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章 没白来
    ,。

    一道强光在墓穴通道内划过,持强光电的男子四处照射,探寻通道的石壁和拱顶,还有那黑黝黝的前方。

    强光近距离照射石壁时,黑暗中辉映出了男子的模样。

    中年男子,清瘦,背头发丝不乱,面容白净,精气神十足,两眼十分有神,神态淡定从容。

    整个人打理的干干净净,穿戴也很整齐,一身黑色唐装,持一根笔挺的杖。

    如此整洁妆容出现在这种墓穴环境下,不认识的觉得少见,认识的则会觉得很正常。这是位‘地下考古工作者’,早年江湖上人称盗爷,后来随着江湖资历以及地位的增长,被人尊称为道爷。

    如今一般情况下,道爷都在闭关清修,真如道士一般,很少亲自出马,只有遇上比较有趣的地方才会亲自走一走,譬如眼前的墓穴形制就很罕见。

    杖随着步伐咚咚点击着地面,待到地面发出“当”一声金属撞击声,道爷停步,并没有急着看地下,而是目光随着电光柱扫视前方四周,眼前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巨大地下空间,光柱照射下能大概分辨出到了墓穴的地宫,如此巨大的地宫极为罕见。

    大致观察了一下四周,电光柱才照到了脚下,杖在地面再次“当当”敲击了几声,又用脚尖在地面蹭了两下,刮去一片积尘,露出了略带古铜色光泽的金属地面。

    杖一提,夹在了拿电的胳膊下,空出一自然垂放,又缓缓虚提掌,地下积尘微微出现气旋,突然翻掌朝前一推,内力喷薄,掌风呼一声吹了出去,一路荡开前方地面的积尘,连拍几掌,尘土飞扬。

    抓了杖又杵在身边静候,翻涌的灰尘难近其身,强光电朝着掌风刮开积尘的地面看去,可以判断出,前方十几米的半径内的地面都是金属铺就的,并非只是脚下一小块地方,金属地面上似乎有雕刻的纹路,不把积尘全部清除的话,难见完整真容。

    待到尘埃落定,道爷继续拄着杖前行,电不时照看上方的穹顶,这地宫四周,还有数个黑黝黝入口,如同他走进来的甬道一般,只是不知通往何处,尽头又藏着什么秘密。

    “这种形制还真是没见过,有意思…”道爷微笑嘀咕,脚下却发出咔嚓一声,似乎把地面给踩陷了一块,紧接着地下似乎传来嗡嗡声,有簧的动静在响。

    轰!进来的甬道方向传来重物落地的震撼声。

    道爷脸色微变,凭他的经验一听便知是进来的通道被落下的什么东西给阻断了。

    紧接着其他几处黑黝黝的洞口又传来沉闷的嘎吱声,似乎是有什么重门打开了。

    道爷脚下松开,退了几步,电快速环照四周,心知是踩中了关,不知道触发了墓室的什么关布置,能断进出通道,就说明这关来者不善。

    他高度警惕四周,然而静候了一会儿,四周静悄悄一片,听不到任何动静。

    反倒是进来的入口方向传来“咣”一声爆炸的震响,震的这里地面都颤动,嗡嗡声回荡在地宫内。

    很快,他察觉到了嗡嗡回荡声中传来了不一样的动静,电光迅速照向了一个黑黝黝洞口,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奔跑的动静,光照下一双绿油油的眼睛从那洞口深处出现,紧接着轮廓完整呈现,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出现了。

    也不像人,干尸般,浑身长着白毛,尖牙利齿,电下眼冒绿光,十指尖爪青黑锋利,狂冲出洞口,发出咆哮声朝他直扑了过来,四周洞口皆有出现。

    僵尸!道爷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上没停,杖把一拧,顺势一道寒光从杖内出鞘,身体轻闪快退一步,侧身避开僵尸凌厉一扑,起一道剑光,刹那从僵尸颈部带出一蓬绿血。

    僵尸头颅飞了出去,与身子分了家,身躯咣的砸在了地面,在地面抽搐着,爬了几次爬不起来。

    道爷动静却未停,中剑光连闪,一道道扑来的人影被他斩落在地,只见电光在他身前乱晃。

    不止一只僵尸,四周洞口内不断有僵尸朝他咆哮着狂冲而来,越来越多。

    围攻之下,措不及,仅凭中剑已来不及御敌,脚并用,仓促之下一剑刺穿一只僵尸的心脏,却发现刺穿心脏部位没用,那僵尸仍然一爪拍来。道爷身下一脚飙出,力道雄浑,把那僵尸踹的倒飞了出去撞翻了后面几只,不待脚落,身体腾空旋身一记后踹,又踹飞一只,再次凌空扭腰翻腿连踢,快速踢飞了几只,中寒光又斩下了几颗脑袋。

    稍会儿的工夫,他周围已经倒下了二十多具力大凶猛的僵尸,围攻下却没一只僵尸能伤到他,但他脚也停不下来。正常人只怕早就被打的不敢近他身,可这些僵尸根本不怕死,攻击又凶猛,凶悍难缠。

    “哒哒哒……”入口处突然响起急促枪声,自动步枪在一身材瘦小的汉子中喷吐着火舌,子弹狂射向扑向道爷的僵尸解围。

    一番连射,瘦小汉子发现子弹打中目标作用不大,反而引的一些僵尸朝自己扑来。他对付这些东西显然也有些经验,弹着点迅速调整,打僵尸的头颅和膝关节。

    冲来的僵尸不是被打的失去了奔跑能力扑翻在地往这爬,就是被爆头,打的脑浆爆出倒地。

    枪口喷吐的火舌下,照耀着瘦小汉子冷酷没有表情的脸,极为沉着冷静。

    眼见僵尸悍不畏死冲来,他不退反进,迎了上去,以极快动作顺快速换了个弹夹,枪栓飞速一拉,枪声顿停又连贯响起。不疾不徐前行之余,换单端了自动步枪,另一拔出腰间枪,枪身往腰带上一擦,子弹咔嚓上膛,看都不看,顺照着打坏了膝关节快爬到跟前的僵尸脑袋上就是“啪啪”两枪,直接爆头。

    枪时而又回“啪啪”向后开上几枪,将从后面扑来的僵尸脑袋给打爆了。

    自动步枪和枪在他中自如地单换置弹夹,对枪械武器的使用不是一般的熟练,那些僵尸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就纷纷倒下。

    待到道爷闪身一剑斩下了身前最后一只僵尸的脑袋,瘦小汉子中自动步枪亦“哒哒”两声打翻扑来的最后一只僵尸。道爷脚尖挑起杖杆,上空翻滚落下,顺一剑归鞘,变回了杖重新杵地,动作干净利落,抬捋了下甩乱的背头。

    地宫内弥漫着一股古怪的腥臭味。

    瘦小汉子绕道爷周围转了一圈,遇上被腰斩未死透或斩去了双腿还在扑腾的僵尸,自动步枪枪管迎着其脑袋冒出火光“哒哒”两声爆头,或枪迎上去“啪啪”两声。

    待地宫内的僵尸全都没了动静,瘦小汉子警惕着四周,迅速换置了弹夹,枪顺别回了腰上,自动步枪也挂在了肩头,从后背拔出一根管子拉开,“嗤”照明焰火冒出,带着燃烟顺抛了出去,向四周连抛了几根,地宫内大致的轮廓在焰火照明下大概呈现了出来,环形穹顶,地上一片僵尸尸体。

    瘦小汉子走到了整理衣衫的汉子身边,漠然道:“道爷,外面跟来的点子都解决了,入口有弟兄们守着,封堵的落石也炸开了,随时可以撤离。”

    道爷嗯了声,电光照着地上的僵尸尸体打量,杖还拨动着翻看了下。

    瘦小汉子看了看四周的尸体,粗算一下,估计最少也过了百只,多少有些奇怪道:“哪来这么多僵尸?”

    “鬼知道,以前办事的时候就算有遇见,也是零星的一两只,这么多还真是…这地方有点意思,没白来!”道爷呵呵笑了声,强光电再次照射四周,定格在了一尊近十米高的观音坐像上,贴壁盘坐,大慈大悲模样。

    整个地宫内的设置空荡荡,就这么一尊突兀的观音坐像在那,想不注意都难。

    电光定格在了观音坐像的脖子下,发现观音脖子上挂着一件挂坠。整个观音坐像是一体雕刻而成的石像,那挂坠明显是另配戴上去的,暂时看来,怕也是整个浑然一体构造的地宫内唯一一件活动物品。

    道爷小心翼翼走了过去,吃了一次亏,知道这墓穴非比寻常有古怪,杖一路敲击着地面,犹如盲人探路般,实则是听地面的回音是否异常,谨防再踩中关。

    来到观音坐像下,昂首观看了一下,杖再次敲击坐像,听了听音,吸了口气,突然提气纵身轻轻一跃,落在了坐像的腿上,再轻轻一蹿,快速爬到了坐像的肩膀上,蹲那拉着观音脖子上的链子看了看,发现是个金属链子,将那吊坠扯了上来,吹掉灰,电光照着查看,发现竟然是一面巴掌大小的古铜镜。

    这铜镜款式他没见过,但和那挂链不同,挂链已经锈蚀的不行了,铜镜却是古色古香不见任何锈斑。

    此地也不是慢慢研究的地方,想将铜镜摘下带走,却发现那穿附的链子是与坐像一体的,见链子也锈蚀的差不多了,估计也结实不到哪去,搁置下上的东西,抓住链子吐气发力,啪一声,直接将链子给扯断了,却发现链子里扯出了一条金色丝线,似乎拽动了坐像脖子里面的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