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章 古人诚不欺我
    ,。

    如此内置让他隐隐察觉到有点不妙,脚下观音坐像内部也隐隐有动静传出。

    一把将铜镜从穿带上撸了下来,还不等他从坐像肩头跳下来,地宫地面下已经传出“嘎嘎嘎”的簧声,这动静可比前面触发的关强多了,地面都在嗡嗡颤动,整个地宫剧烈摇晃了起来。

    差点跳下去的道爷一胳膊挂住雕像脑袋,电迅速打量周围情况,这种情况下误打误撞不是什么好事。

    有窸窸窣窣的东西从上面洒落,电光往上一照,发现穹顶正在裂开。

    “猴子,穹顶要坍塌,快走!”道爷吼了声,自己已经纵身从雕像肩头跳下。

    可是运气不好,一块巨大的落石直接把他从空中砸了下去。

    待他趴在地上呛血抬头时,隐见轰隆隆纷落的石块中,瘦小汉子身形快闪,一个翻滚窜进了进来的甬道中,紧接着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脑中纷纷乱乱,头疼欲裂的感觉如潮水般退去后,缓缓睁开双眼,光线昏沉,火光摇影。

    目光左右打量,看到了光线来源,一根柱子上斜插的火把,自己似乎身处在一座颇具古风的老旧破庙内,不知是哪,但估计是逃出去的猴子救了自己。

    之前被砸趴下的感觉还在,就凭那石头的份量,估计不死也好过不到哪去,能活下来已是万幸。

    凭他的经验,人若在重伤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有剧烈动作的好,身体虽然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也有可能是神经麻木的作用。

    先动了动指,确认十指活动自如,没事!

    掌到胳膊动了动,运转自如,也没事!

    又抬了抬双脚,屈膝伸缩大腿,还是没事!

    惊喜之下,他双往地上一撑,正要试试体躯状况,突见一张带着微笑的老脸遮挡在上方视线中,发簪、发髻还有那衣服的风格,一个古装打扮的老头。

    “小兄弟,你醒了?看来还真是老夫的运气。”老头微笑道,过在他肩膀上搬了一把,顺带将他扶了起来。

    道爷略保持着警惕,想运功戒备,却发现内力调节不出来,估计是受了重伤的原因,不过坐起扭动了下身子,又没发现身体有什么大碍,只是后脑勺隐隐作痛,似乎遭受过什么重击。

    左右看了看破庙内的环境,目光落在老头脸上,问道:“老哥,这是…”话一出口,发现自己的嗓音不对,显得有些稚嫩,估计也是受了伤的原因,干咳一声,继续问道:“这是哪里?”

    “老哥?”老头愣了一下,忽呵呵笑道:“年轻人口气不小,好吧,老哥就老哥,有个性我喜欢。这地方具体叫什么我也不清楚,我也没精力去查探,反正就在燕国紫云郡内的一个山窝里。”

    燕国紫云郡?道爷茫然一顿,这是哪跟哪?

    不由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发现对方胸腹衣服上有大片的血迹,隐隐能闻到血腥味,看脸色有点惨白,似乎受了伤的样子,但眼中神采依然清明,问道:“不知老哥尊姓大名?”

    老头笑道:“老夫上清宗弟子东郭浩然。”

    道爷又是一愣,字听清楚了,但是没听明白什么意思,再次上下打量对方,穿着古装,话中带着古意,这位不会是入戏太深了吧?你要扮古人也要扮像一点好不好,古人操着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他怀疑有人在耍他,扭头四处喊道:“猴子!猴子……”

    老头也愣了下,道:“我也刚到,没看到什么猴子,这附近的山林中有猴子吗?”

    没猴子的响应,自己怎会出现在这里是个疑问,但能把自己从那古墓里弄出来的人肯定不简单,道爷沉声道:“老哥,不知哪条道上混的?”

    老头笑道:“上清宗自然是正道。【愛↑去△小↓說△網www.】”

    道爷冷笑一声,“老哥,再这样闹就没意思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好!”老头点头道:“我身受重伤,时间不多了,你也许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只需记得一点,上清宗也在这紫云郡内,离此大概有三百余里,这山下不远处有条河,漂流直下,抵达一处断崖瀑布时可停下,在那钟灵毓秀之地便是上清宗所在,记清了吗?”

    话毕,老头盘膝坐正,单掌在胸前柔和旋转一推。

    道爷瞬间大惊失色,发现自己被一股无形力道挟持,钳制的一动不能动,整个人轻轻飘离了地面,心中可谓震惊,想不到这世上竟有内力如此高深之人,简直高深到了他无法想象的地步,本以为自己修为在江湖上已经算是顶尖高,如今看来不过是米粒之珠与皓月争辉,古语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古人诚不欺我!

    老头忽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噗出一口血来。

    血出成球,一团漂浮,老头指插入漂浮身前的血球,快速搅动,血球中弹出一只只血色符文,符文飘出,绕着道爷周身飘转。

    如此诡异神奇的一幕,看的道爷心惊不已,这内力操控的精深程度,他连做梦都想不到。

    随着符文的弹出越来越多,血球越来越小,最终全无,化作了三十六道血色符文绕道爷周身旋转。

    老头突然双齐齐搅动,漂浮的道爷整个人亦上下左右旋转了起来。

    老头一掌掌拍出,每拍出一掌都拍在了那旋转的血色符文上,血色符文迅速凝缩,化作一道红光,精准打入道爷的穴位经络中。

    那种被什么东西活生生钻入体内的感觉,疼的道爷直冒冷汗。

    待到三十六道血色符文全部拍打注入道爷体内,老头翻飞的掌一立,道爷亦徐徐飘落,盘坐在了他的对面,呆若木鸡地看着他。

    老头凝重神色又露出微笑之意,只是那精光双目中的神采变得黯淡了,语气虚弱道:“我以上清宗秘法将毕生所剩修为化作三十六道护身符,为你护法辟邪,照我说的路径前往,应该足够护送你抵达上清宗。我伤势太重,命在旦夕,无法再回上清宗,能在此弥留之际遇见小兄弟,是我运气,也是上清宗的运气。小兄弟能遇见我,也同样是小兄弟的运气,算是咱们有师徒缘分,做我弟子总比你呆在这山窝里做个乱世乡民强,想必你也没理由拒绝,你去了上清宗就说是我弟子,我打入你体内的护身符就是证明,他们自会相信。”

    道爷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消化着他的话。

    老头又从怀里摸出一只铜镜,递给他道:“为得此物,我这条命算是断送在了这上面。上清宗掌门唐牧是我师兄,此物你带去上清宗交给我师兄,千万切记,此物不可向其他人显露,只能交给我师兄本人,千万不能落在其他人的里,记住了吗?”

    道爷下意识点了点头,伸接了铜镜在翻看,心里哗哗的,满是惊疑不定,这…这应该就是他从那观音雕像上摘下的那只古铜镜,不能确认,因为当时没细看,但中铜镜看着极像。

    抬头看向老头,对方刚才的神通让他有点信了点什么,可这铜镜又有点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想问点什么,谁知刚一张嘴,老头两眼一闭,带着微笑,干净利落地一头栽倒在了他的身上。

    “老哥!老哥……”道爷拍着唤了两声,见没反应,伸一试气息,再摸了摸对方颈部的脉搏,死了!

    反复确认对方是真的死了后,道爷愣神傻眼半晌,耍他或开玩笑没必要玩这么逼真吧,这是真死啊!

    慢慢将老头遗体放平整了,翻看着上的铜镜,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的也是古装,两掌形也不是自己的掌模样,头顶感觉有些不自在,抬一摸,又拽了拽,疼!是真发髻!

    不禁爬起环顾四周,外面突然传来“哑”一声尖叫,像是乌鸦的声音。

    道爷快速朝门口走去,想看看外面的情形确认点什么,拉开门栓,大门一开,走出到了外面的台阶上。

    明月当空下的山峦起伏,寒星缀满夜空,屋外大树上又“哑”一声尖叫,吸引了他的注意,似乎真是一只乌鸦,但那乌鸦两眼清晰可见,隐隐冒着红光,似乎正盯着他中的铜镜。

    乌鸦眼中红光亮起,振翅一张,膨爆成一团黑雾冲来,前端化作人形模样,挥就是一只明晃晃的大刀劈砍而来。

    如此诡异的情形,道爷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大吃一惊,下意识躲闪,可身体能似乎跟不上他习惯的反应速度。眼见要命丧刀下,他惊慌失措之下条件反射性地挥臂一挡之际,胳膊上一道热流冲出掌,掌心烫的不行,一道红光喷射而出,化作一张巨型血色符文,硬生生撞在了冲来的乌鸦怪人身上。

    轰!一声闷雷般的响声回荡,撞上血色符文的乌鸦怪人瞬间被震成了飞烟,那血色符文也随之消失。

    挥着一只胳膊,侧弯着腰,僵硬了一会儿没动的道爷似乎难以置信,这是自己的杰作?不由想起了老头刚才传法后说的话。

    见鬼,外面貌似有点危险!

    道爷一个闪身,往后一蹦,跳回了屋内,迅速把门一关,将里面的火把也给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