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章 传位之争
    ,。

    天寒地冻,寒霜不封流水,远处飞瀑隆隆。

    星月下,一骑驰骋而来,骏马一路呼着热气,马背上的人笼罩在黑色斗篷内。

    行至浅水滩河边,拐入河滩,涉浅水,溅着水花冲到了河对岸,继续疾驰向远方山林。

    山中林木幽深,光影暗绰,冲进山林之际,骑士一挥,黑袍内闪出一道粉白暖光,照亮前途。

    粉白暖光是一只振翅急飞的蝴蝶,名为‘小月’,寓意为小月亮的意思,身有硬甲,翅膀内有骨刺,白天面对强光不显异常,于黑暗中发光,散发出的光华柔和,两丈内的距离照明不成问题,飞行速度快慢兼具,被修行中人驯养来照明。

    ‘小月’发光来源在翅膀上,翅膀背面无光,光来自翅膀内面,因此擅动翅膀时,光线辐射范围忽大忽小,有忽明忽暗感,停落收翅时完全可以当照明灯来用。

    ‘小月’一路领路在前照明,骑士纵马在后。

    前方林中忽逸出一道流光拦在了路中,又是一只发光的蝴蝶。

    骑士紧急勒停,引路的‘小月’闪回他的跟前,笼罩在斗篷内的骑士抬起了脸,是个面容清矍的老头,三缕花白长须,两眼有神,随扔了只令牌出去。

    潜伏在树上的人影接了令牌查看过后,将令牌扔回,阻拦的发光蝴蝶迅速收回,隐没在了黑暗中。

    骏马再次疾驰而去,追在‘小月’后面一路消失在山林深处。

    皓月生辉,山林深处是一钟灵毓秀之地,奇峰峭崖林立,山崖之上有殿宇宫楼,可见通明灯火,此地正是修行界上清宗宗门所在之地。

    黑袍骑士在一处山崖下跳下坐骑,掀开了斗篷帽子,露出了真容,正是上清宗掌门唐牧。

    一名弟子立刻过来见礼:“掌门!”

    唐牧顺将缰绳扔给了对方,什么话都没说,快步而去,沿着崖壁上‘之’字型回转的石阶快速闪身而上,脚下几个点落纵跃便飘落在了崖顶,已经来到山上巍巍宫殿之外,继续快步前行。

    飞檐屋宇下,一青螺发髻披纱的女子静立。

    眉黛如细长柳叶,一双凤眼,明眸黑玉宝石般,瑶鼻娇美,樱唇如绽放花蕊,面若芙蓉,又略带端庄冷艳,肤白娇嫩如细瓷,胸隆饱满,身段婉约,一袭灰色笼纱长裙,气质出尘如仙。

    正是唐牧的女儿唐仪,举头望月,寂寥之夜独自孤立赏月。

    发光蝴蝶引人注目,虽然一到崖顶就被收了,却还是被唐仪发现了。

    唐仪回头看了眼,略显诧异,走向了台阶那边迎接,看了看父亲身后,不见其他人,不禁有些奇怪地对登上台阶的唐牧问道:“爹,师兄他们没一起回来吗?”

    谁知唐牧身形一晃,分心之下居然被脚下台阶给绊的摔倒在了台阶上,同时噗一声呛出一口血来。

    唐仪大吃一惊,凭父亲的修为怎么可能这样,迅速闪身而去相扶。

    靠近后闻到了父亲身上不轻的血腥味,触袖臂发现是湿的,还有点黏糊糊,抬借着屋檐下的灯光一看,才发现是血迹,不由大惊失色道:“爹,你受伤了?”

    唐牧微微摆,示意她不要声张。

    外面天寒地冻,山上气温更冷,但屋内却是温暖如春,一个硕大的铜炉,类似炼丹炉的东西镇在厅内中央,人站在炉下需要仰望,里面全是燃烧的炭火,靠近能感受到炙热,将整个屋内烘烤的暖烘烘,热气直通内部的各间里屋,敞开着大门也难减屋内暖意。

    将父亲扶入内坐下,唐仪一脸焦虑,要给父亲检查伤势。

    唐牧抬阻止,沉声道:“立刻通知三位长老和内门弟子前来见我,我有要事宣布!”

    唐仪着急:“爹,您的伤…”

    唐牧喝声打断,“快去!快!”

    唐仪银牙咬唇,明眸中泛起泪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却不得不旋转长裙,快闪而去。

    没多久,有数名内门弟子快跑着先到了,见到唐牧的样子皆震惊,灯光下明显能看出唐牧是受了重伤。

    弟子们迅速上前查看,尤其是唐牧的亲传大弟子魏多,更是急的不行,“师…师傅…您…怎么伤…伤成这样了…弟子为您…疗…疗伤!”他是个天生的结巴。

    唐牧摆,示意退开,不让他们管,一脸憨厚的魏多急得跪在了一旁不起。

    唐牧闭眼,似乎已无精力跟他多说什么。

    稍等了会儿,上清宗居于后山的三位长老飞落门外,联袂而入,两男一女。

    三人分别名叫罗元功、苏破、唐素素,皆显年迈,苍老度胜过掌门唐牧,本都是唐牧的师叔,唐牧接掌上清宗后,三人便退居长老之位。

    尽管三人来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见了唐牧的状况还是吃惊不小,三人上前一起动检查。

    不比下面弟子,唐牧不好拒绝,只好任由。

    三人施法为其检查过后,脸色都显得极为凝重,知道了唐牧不让救治的原因,因为救不了了,伤的太重,五脏六腑毁的差不多了,全靠一口真气吊着不倒。

    三人大概也猜到了唐牧急招大家来是要宣布什么。

    “谁干的?”唐素素有些愤怒地问了声,她是唐牧的亲姑姑,当年唐牧进入上清宗也是她一引荐进来的,后唐牧能坐上这个掌门的位置她亦出力不小,自己的侄子成了这样,叫她如何能不怒。

    唐牧徐徐道:“等人到齐!”

    众人只好等着。

    直到唐仪回来,将上清宗留在的内门几十名弟子全部唤来了,在厅内尊卑有序站了几排后,唐牧双抓着扶坐直了身子,声音清晰有力道:“我因身体原因,无法再执掌上清宗,今内门弟子皆在,听我法旨,人人为证,我正式将上清宗掌门之位传于师弟东郭浩然,听令者不得有欺,上有门规,违者严惩不贷!”

    一群弟子还好,只是互相看了眼,三位长老却是吃惊不小,传位于东郭浩然?

    按照上清宗的门规,上清宗掌门只能由内门弟子担任,由上任掌门来指定,若掌门出了什么意外不能指定的话,则从其弟子中选一人出来继承掌门的位置,由所有内门弟子来推选。除非掌门连弟子都没有,才会从旁系来选择。

    东郭浩然是唐牧的师弟,自然算是内门弟子,也符合掌门指定的接掌人选,可从唐牧这一系来说,却是选了旁系的人来接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从某种角度而言,东郭浩然并非合适人选。

    唐素素第一个绷不住了,厉声道:“还请掌门三思,东郭浩然和宁王商建伯眉来眼去已久,商建伯异想天开,惹得天下修士不满,正是介于此,师兄当年欲传位于东郭浩然时才被师伯师叔们拦了下来而传位于你,如今你又绕了回去,岂不知东郭浩然一旦上位会给上清宗惹来灭门之祸,如此大事岂能儿戏!”

    唐牧平静道:“来的路上我已听到消息,商建伯遇刺身亡,所以商建伯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商建伯死了?宁王商建伯可是燕国当今皇帝的亲弟弟,是位列三公之一的大司马,统领燕国兵马大权,能征善战,真正的位高权重,居然遇刺身亡了,这得是多大的事,这边居然没收到消息?

    仪态老迈的唐素素抬头挺胸道:“我反对!”

    唐牧斜目视之,问:“为何反对?可曾有违门规?”

    唐素素:“不曾有违,但上清宗自建立以来,掌门之位按惯例都是传于亲传弟子,还没有传于旁系的先例,掌门座下弟子中并非无人,何故传于旁系,总得有个理由吧?”

    唐牧闭目叹道:“此番跟随我外出的弟子皆已罹难。”

    众人略默,见到唐牧伤成这样回来,又不见其他随行弟子,心中大概就有了猜测,如今得到证实,一个个不禁疑惑,到底出了什么事?

    唐素素又指向魏多:“魏多是你大弟子,掌门岂可无视?”

    唐牧无动于衷道:“魏多忠厚老实,可为贤辅,不适为主,担不起掌门重任。”

    这个说辞倒也没人反对,加上魏多结巴,做掌门的话的确有损上清宗形象,就连魏多自己闻言都低下了头。

    唐素素又指向唐仪:“唐仪呢,上清宗可没有女子不能做掌门的道理。”

    唐牧:“唐仪是我女儿,上清宗又不是我家私产,我身为上清宗掌门岂能暗藏私心自家代代传?”

    唐素素大声道:“举贤不避亲,谁敢不服?”

    唐牧淡然道:“不妥!”

    唐素素怒了,“说到底,掌门就是想将掌门的位置传给东郭浩然,究竟是为什么,可有见不得人的企图?”

    唐牧霍然睁眼,目光扫去,语气中带了几分严厉,“上清宗的门规对唐长老来说,是不是可有可无?”

    “……”唐素素凝噎无语,双拳紧握,气得瑟瑟发抖,没想到自己至亲的侄子居然会当众这样说她,头回对她如此强硬,当着众弟子的面令她颜面无存。

    “我意已决!”唐牧摸出了掌门令牌,递向就近的罗元功,“师弟东郭浩然不在场,按门规,掌门令牌由几位长老联合代为保管,师弟回来后,掌门之位正式转由东郭浩然接掌,上清宗上下弟子为见证,不得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