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章 桃花源
    ,。

    眼看毙命在即,危急关头的刺激下,一道熟悉的炙热感再次出现,只见一道血色符文骤然从他头部冲出,刹那正面撞上唐素素劈来的掌力。

    轰!一声震响,罡风四溢,吹得四周乱草连根拔起飞走,牛有道震的向后连滚了几个跟头,撞在山坡脚下才停。

    劲风呼啸声偃息,飘舞的乱草落地。

    “传法护身符!”罗元功和苏破齐念叨了一声,又相视一眼,随后一起看向了一脸木讷呆住的唐素素。

    唐素素一张脸阴沉了下来,没了再动的意思。

    传法护身符乃是上清宗绝学,只有内门弟子能修炼,却非所有人都能练成,只有对阵法之类的有相当造诣的人才有可能练成。另有一点,一般也没人会修炼这个功法,因为练成对自己没什么作用,这纯粹是耗费自己修为成全别人的功法,修炼过程中的尝试就要耗费不少修为,得不偿失。

    目前的上清宗也只有东郭浩然会这个,哪怕罗元功等长老也不会,由此也代表东郭浩然在阵法造诣上的确不凡。

    一见牛有道有上清宗的‘传法护身符’护体,牛有道是不是东郭浩然的弟子已经不用多说,东郭浩然若非是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加持给对方,如此繁复的术法也无法施展出来。

    牛有道晃了晃震的有些发懵的脑袋,慢慢爬了起来,抚着胸口捋顺了气,环顾一个个盯着自己的复杂眼神,有暴怒的冲动,尤其想骂唐素素一个狗血喷头。

    最终还是介于这老太婆太猛了,一言不合就是杀招,随便一掌就可以灭了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得不忍下了,得想办法过这一关才行。想了想,什么也没说,走回了东郭浩然的遗体旁,拉起掀开的破烂布幔重新盖好,扯起藤索挂在了肩头,抬起担架,拖着往回走。

    什么意思?众人愕然。

    待发现他是离开这里,苏破闪身而出,拦住了牛有道,问:“你要去哪?”

    牛有道:“对不起,打扰了,我可能找错了地方。【愛↑去△小↓說△網www.】”说罢,又拖着担架绕开了他,窸窸窣窣蹚着杂草荆棘继续前行。

    众人感受到了一股孩子气,能理解,毕竟是还没长大的少年。

    苏破瞅了眼唐素素,偏头示意了一下,示意赔礼道歉。

    唐素素扭头一旁,神情淡漠冷酷,没有赔礼道歉的意思。

    苏破无奈,只得再次闪身拦住了牛有道,叹道:“刚才是误会,你没找错地方。”

    “找错了,我要带师傅回家。”牛有道坚持己见,再次拖着担架绕开他。

    这倔强之言让人莫名体会到了一股心酸滋味,不远处貌若天仙的唐仪心中不忍,有些欲言又止,但宗门长辈在此,轮不到她来做什么决定。

    苏破一伸,摁在了牛有道的肩头,令牛有道难以动弹,温言相劝道:“没错,这里就是上清宗,跟我们走吧!”顺卸下了牛有道肩头的担架。

    牛有道双往左右袖子里一钻,抱在胸前,一身破棉袄,破鞋露着脚趾头,一身的鱼腥味,腰上挂着竹筒、别着柴刀,脏兮兮不自知,还臭着一张脸抬头看天,一副不想理谁的样子。

    这是不知自己有多丑吗?苏破有些哭笑不得,招了下,过来两名弟子,左右架了牛有道胳膊。

    “你们想干什么?”牛有道左右瞅着,惊叫连连。

    那两名弟子不管他,架着他往林中飞掠而去,直接走人。

    苏破随后又招来两名弟子,将东郭浩然的遗体给抬走了。

    让其他弟子退下后,现场只剩下了三位长老,此时罗元功才对唐素素道:“师妹,你刚才做的有点过了。”

    唐素素冷声道:“这小子明显在胡说八道,还不知是谁派来的奸细。”

    罗元功:“传法护身符怎么解释?”

    唐素素梗着脖子争辩道:“你们听他的谈吐,像是山野村民吗?”

    罗元功:“这个可以慢慢查证,不至于不听解释就匆忙下毒,你是怕他做上清宗掌门吧?”

    唐素素目光避开他的眼神,不冷不热道:“二师兄,你想多了,东郭浩然弟子众多,掌门的位置轮谁也轮不到他头上。”

    罗元功轻轻摇头:“东郭率领座下弟子齐出,如今只回来一具遗体,怕是和唐牧的情况差不多,但凡有一个幸存者,东郭也不置于在一个外人身上施下传法护身符,也轮不到这小子将其遗体带回来,怕是没了办法才如此,我就不信你心里没点数。”

    唐素素指向上清宗方向,沉声道:“若真如此,按门规,师兄是准备让这个无名小子来执掌上清宗吗?”

    罗元功沉声喝道:“那你也不该这样做,你当其他弟子都是傻子吗?你当大家看不出你的企图?唐牧临终前为何要把所有内门弟子给招来做见证?不就是防备有人篡改他的遗命?你这样做,让大家怎么想?谋杀掌门的罪名你担的起吗?届时就算换个人来做掌门,名不正言不顺,又何以服众?你是想让上清宗留下内乱祸根吗?愚蠢!”

    唐素素绷着脸,无言以对……

    山中温泉内,泡在其中的牛有道眯着眼睛一脸舒坦,脑中回想这些天的经历,感觉跟做梦一样,几天前还在神秘的墓穴地宫内,转眼跑到了这个世界,又辗转到了这里,前路尚一片迷茫,什么都不清楚,不知还有什么事情在等着自己。

    思路又回到了沐浴之前的详细问答上,细细梳理了一下,觉得应该没什么破绽,这才安下心来。

    待到沐浴完毕从山谷内走出,已是洗漱一新,换了身上清宗的灰色长衫,长发随便抓了个马尾在脑后。

    关键以前没留过这么长的头发,也没盘过发髻,不知道怎么弄。

    山谷外三名背剑弟子等着他,之前牛有道已经和他们接触过,为首面带倨傲神色长的白白净净颇有风度的男子名叫宋衍青,另两个名叫陈归硕、许以天,后两者似乎颇为奉承那个宋衍青,师兄之类的话喊的亲热。

    这三人都是上清宗派来看护他牛有道的。

    见到牛有道出来,似乎都诧异了一下,忍不住上下多打量了几眼。

    总之是人要衣装、马要鞍,牛有道的肉身胚子还不错,加之道爷的内在,脏兮兮的山村小子已多了几分飘逸和洒脱。

    走到三人跟前,牛有道扯了扯身上的新衣服,问:“能不能通禀一下,我想见掌门!”

    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要求见掌门唐牧,东郭浩然交代的事还没完成。

    宋衍青眼神中闪过不屑,“掌门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老实点跟我们走。”

    “走吧!”陈归硕和许以天双双伸在牛有道后背推了一下。

    被推的一个趔趄的牛有道也不知道自己哪得罪了这三位,反正从一开始就没好脸色和好话给他。

    被三人夹在中间,一路来到一处陡峭山崖脚下,沿着‘之’字形开凿的石阶蜿蜒而上。行至半山腰,牛有道便被对面山崖上的恢宏建筑给吸引了,从四周建筑衬托的规格来看,想必那就是上清宗的宗门重地。

    登到压顶,看到一座宁静古朴庭院,庭院外的山崖边一株苍老桃树根枝遒劲,枝头粉红簇簇,灿烂如霞,风来花碎,落英飘零。这桃花实在是开的太漂亮了,牛有道再次被吸引,惊咦道:“这个季节居然能开出桃花?”

    跟在身后一侧的陈归硕嘿嘿一笑,“没见过吧?这株桃树已生长了一千多年,本已成精,后被来此创建宗门的祖师爷斩断了慧根,就此平凡屹立。早年桃树还会花开花谢,断了慧根后却是花开不谢,几百年了,不管春夏秋冬永远灿烂如霞,如花冠华盖,乃是上清宗的一道奇观。”

    牛有道闻言惊奇不已,却听宋衍青哼了声,“跟他废什么话。”

    陈归硕面露尴尬,闭嘴了。

    来到庭院门口,牛有道抬头一看,只见门楣上镌刻着三个苍劲大字,桃花源!

    宋衍青停步在门口,朝里努嘴道:“这里是东郭师伯的清修之地,你暂且在此住着,没有允许不得乱跑,否则小心被打断腿,听明白了吗?”

    牛有道皱眉道:“师傅临终前让我拜见掌门…”

    “进去吧你!”许以天揪着他衣领子,近乎将他扔了进去,随后将门一关。

    差点摔倒好不容易稳住的牛有道有点火大,冲到门口扯开了大门,怒道:“你们什么意思,把我当囚犯吗?”

    宋衍青转身看来,冷笑道:“不要闹,若是一不小心失足摔下了山崖,可没人为你喊冤。”言语中威胁的意味很浓,不但是威胁,而且还有实际行动,慢步逼了过来。

    “天气不错!”牛有道抬头看了看天,咣!顺将门给关了。

    人在门后目露杀,前世道上的人称他为道爷,‘道爷’这两个字在江湖上可不是吃素的。

    “哈哈!还挺识相的……”门外传来三人的嘲笑声。

    深吸一口气的牛有道迅速压下了心中怒火,很快平复了心绪,强迫自己换了个欣赏的心情,没有理会外面的嘲讽。负漫步观赏起了这庭院,发现这回廊飞檐的庭院风韵古朴,宁静优雅,很是不错,是个难得的雅静之地,自己情绪也跟着安宁了下来。

    庭院中间一棵擎天大树,砌坛而围,坛上摆着托架,架上横着一支长剑。

    牛有道走去,握住剑柄轻轻拔出,寒光渐渐出鞘,信挥剑,又横在眼前,看着剑中人影,喃喃自语,“山高路远坑深,三尺青锋,仍在桃花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