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八章 疑是掌门
    ,。

    剑又在中摆弄了一下,发现没有练过的就是没练过的,腕有点吃不住剑势摆动,摆弄的角度不习惯容易伤及筋骨。长剑归鞘,活动着腕,琢磨着要开筋拉骨练上一练,身子骨还嫩,现在练还来得及。

    负在庭院中慢慢溜达查看,修炼的事也放在了心上,必须得具备自保的能力,否则老是被人轻易威胁,老是当缩头乌龟的滋味可不好受,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能总曲不伸吧?

    找了个合适的房间,暂时安顿了下来,反正闲着无事,就此盘膝打坐,默练以前的修炼功法《太乙》,这功法他早已吃透,修炼起来驾轻就熟。他不辞辛劳来到上清宗,是因为见识到了东郭浩然的本事,想来修炼更高深的功法,不过目前看来似乎没那么容易得,只能暂时先练自己的,图些自保能力。

    至于他所修炼的《太乙》来历,这功法是他曾经地下考古的时候在一个古墓里发现的,墓主人遗骸盘膝而坐,捧了个玉匣子,里面装有几页金册,记载的正是《太乙》修行功法。后对其苦苦钻研,不知翻阅考证了多少古籍求解,才练得了后面的成就,成就了江湖上的‘道爷’之名。

    但他并不满足,原因很简单,那几页金册的内容有限,只记载了一篇练气术和一道剑术,根据前言解读出的玄之又玄的总纲来看,练成后的结果应该能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想想都让人心旷神怡,而那篇练气术和剑术远远不可能达到那种境界,给他的感觉只是入门的东西,他相信修炼的并非是完整的《太乙》。于是之后,他不断寻求完整《太乙》的线索,若非如此也不会在古墓中遇难。而在见识了东郭浩然的实力后,给他的触动可想而知,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个山村。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日三餐虽然准时送到,却是囚禁的滋味。外面有人看守,始终不让他踏出院门一步,也没人跟他说什么话,像是把他给与世隔绝了。

    他屡次求见唐牧也没用,对此他感到有些不正常,听东郭浩然话里的意思,如此信任唐牧,又是唐牧的师弟,按理说东郭浩然死了,唐牧不可能不见他,他意识到了其中可能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变故,这怕是看守态度对他不友善的原因。可他没会跟外面接触,在此也没能力有什么活动,只能耗着,等着!

    有此空闲,他也没有浪费时间,除了修炼太乙,也开始锻体,劈叉、倒立、负重之类的,拉筋骨到了这个年纪稍微有些晚,可谓吃了不少苦头,然而有这个心,什么苦头不能吃?

    再则,就是摆弄那面铜镜,这铜镜曾被宋衍青搜身的时候搜出来过,但宋衍青显然没把这铜镜当回事,反倒是对那女将射箭给予的铭牌颇感兴趣,问过铭牌来历后,看不上眼的铜镜扔还给了他,铭牌给收走了。

    牛有道却觉得这铜镜肯定不简单,首先是觉得极像自己在古墓里看到的那面古铜镜,其次东郭浩然说过命就是丢在了这面铜镜上,并叮嘱他只能交给唐牧,试问这铜镜怎么可能简单,估计是宋衍青有眼无珠不识货而已。

    可他把铜镜摆弄来摆弄去,一有空就拿来研究,也没研究出个什么名堂……

    上清宗主殿名为上清宫,有一行三人直奔主殿,见到了罗元功、苏破和唐素素。

    如今上清宗掌门缺位,暂时由三人共同执掌掌门令牌理事。

    待拜见的三人行过礼后,罗元功问:“查的怎么样了?”

    为首弟子禀报道:“经小庙村的人确认了牛有道,应该不会有错。牛有道已经离开小庙村有段时间,在小庙村遭遇兵祸的第二日牛有道就失踪了,时间上能对上,小庙村的人也在找他,还以为他被野兽给祸害了,牛有道的画影小庙村的人一看就认出了。另就是那块铭牌,吴师弟奔赴广义郡找到了铭牌的主人,也确认过了,的确有其事。”

    唐素素绷着脸道:“牛有道的谈吐可不像是山野小子。”

    那弟子回:“这点也查过,早年的时候有个落魄书生曾在小庙村落过脚,牛有道家人遭兵乱遇害,就他一人住,家里有空房间,那落魄书生曾在牛有道家里住过,教过牛有道读书写字,牛有道算是村里少有的会识字的,至于牛有道学识的深浅,村民那点底子也分不清高低。而那书生离开后去向不明,现在想找到人核实也困难。”

    罗元功问:“小庙村的人会不会有诈?”

    弟子回:“弟子先查了小庙村的人,确认都是实实在在的小庙村村民,这一点不会有误。”

    “如此说来,这牛有道的身份应该不会有问题。”罗元功回头看向苏破和唐素素说道。

    唐素素淡然道:“万一有人找了个相似的人假冒牛有道呢?还是让村民当面辨认了一下的好。”

    于是几日后,牛有道终于离开了桃花源,去哪也不知道,只知被带去了最近的一个城郭。他还正好奇城中的风土人情,谁知在城中逛了一圈就回来了,什么事情都没干,搞不懂什么意思。

    回来后又关进了那庭院。

    而上清宗三位长老似乎忙碌了起来,不断召集上清宗的内门弟子闭门谈话。

    足足一个月后,牛有道又被带出了桃花源,来到了对面山崖上的上清宫。

    几只大铜炉将高大空旷的大殿内烤的热烘烘的,在宗门内的内门弟子全部到齐了,不少人面色凝重。

    牛有道站在殿中央左看右看,见一群人盯着自己,有点莫名其妙,不知什么意思。

    他最终又硬着头皮说了声,“师傅临终前命我拜见掌门!”

    上位居中而站的罗元功叹了声,道:“你来晚了,掌门唐牧已经仙逝!”

    “啊!”牛有道失声,愣住了,什么情况?终于明白了唐牧为何一直不见自己,原来挂掉了。

    罗元功徐徐道:“既然东郭浩然已将你收为弟子,今日招你来算是上清宗对你身份的正式认可。另外,还有件事情需问你,如果让你做上清宗掌门,你愿不愿意?”

    “什么?”前面听着还挺高兴,终于认可了自己,然听到后面把牛有道吓一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了看四周有些凝重的眼神,指着自己鼻子问:“让我做掌门?”

    罗元功点头,表示他没听错。

    牛有道第一反应就是其中有诈,就凭之前对自己的态度,哪有让自己做掌门的意思,就算是真的,也必然不是什么好事,有这好事哪轮得到自己,忙摆道:“不妥不妥,弟子才疏德浅,当不了!”

    此话一出,唐素素绷着的脸色缓下不少。

    罗元功再次追问道:“你确认自己不想当掌门?”

    牛有道继续摆拒绝:“弟子连掌门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真当不了,还请另举贤能。”

    罗元功目光环顾众人,大声问道:“都听到了吗?”

    众弟子齐声回道:“听到了。”

    什么情况?牛有道左看右看,对这动静略有狐疑。

    人群中的唐仪没吭声,倒是慢慢低下了头,似乎有点不敢去看牛有道的眼神。

    罗元功却对他抬道:“既如此,你先回去吧。”

    宋衍青走到牛有道跟前,这次倒是露出笑眯眯神色,对牛有道伸道:“师弟辛苦了,请回吧!”

    牛有道一步三回头,仍有狐疑之色,不知这帮家伙搞什么鬼,跟着宋衍青走了。

    而这一路上,也不知道宋衍青在乐个什么劲,不时拍拍牛有道肩膀,显得很亲热的样子,就差勾肩搭背了。到了山上桃花源庭院外时,还对轮流看守的陈归硕道:“以后都是同门师兄弟了,别老是关着门,没事可以让牛师弟出来透透气,对了,回头给牛师弟加两个好菜,上一坛好酒。”

    “是!”陈归硕笑着应下了。

    牛有道也乐了,还以为如同罗元功说的那般,以为自己上清宗弟子的身份正式得到了认可,也在那乐呵呵道:“来上清宗这么久了,还没仔细认过路,我正想下山到处走走看看领略一下咱们上清宗的气派。”他调头就走,以为得了自由。

    宋衍青脸色一僵,赶紧伸拦了他,指了指院子外面这一块的山崖,笑道:“师弟,门口透透气就行了,山下就别乱跑了,你才刚入门,还不到乱跑的时候。”

    “……”牛有道无语,慢慢回头看了看院子外面那一小块地方,发现还真是让自己出来透透气。

    上清宫,一群内门弟子陆续而出,有人显得比较高兴,有人显得比较沉默。

    待一群弟子都离开了,殿内的唐素素摊笑道:“如何,是他自己放弃了掌门之位。”

    罗元功和苏破相视一叹,让牛有道做上清宗掌门的确不像话,可采取这种段似乎又有些卑鄙,只要不是傻子的,估计这么问都不会答应,真有心问的话,有本事让牛有道知道真相试试。

    苏破:“他现在只是疑是掌门,说不定东郭还有其他弟子幸存。”

    唐素素一口咬定道:“好!那就再等三个月,若无音讯,就按我说的办。”

    苏破摇头:“咱们这样做有失光明。”

    唐素素沉声道:“咱们也是为了上清宗好,不然其他弟子又岂会答应,让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做掌门不是开玩笑么?再说了,也不曾亏待他,唐仪的姿色在紫云郡说第二谁敢称第一?说到底还是便宜了他,这样对内对外都能交代!”

    罗元功皱眉道:“唐仪知道后能答应吗?”

    唐素素郑重道:“身为上清宗弟子,又是掌门之女,如今关头,岂能不站出来勇挑重担?我不但是上清宗长老,还是她的姑奶奶,她父母不在了,这事自然是由我这个长辈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