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章 此桥在哪?
    ,。

    他说自己不懂,牛有道也就装作不懂了,否则一个山村野小子能理解这些未免有些扯谈。

    又随便闲聊了一阵,牛有道回了院子。

    院里浪荡一阵,进了‘桃花堂’往蒲团上一坐,随扯了一旁置纳杂物的一只小箩筐过来,里面有针线、剪刀之类的东西,还有两只铜镜,看着似乎都是日常使用的物品,并无显眼异常的地方,然其中一只铜镜正是他带来的那只。

    东郭浩然如此郑重托付的东西,他这般随意存放,无非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藏的太严实了被人翻出来反而令人生疑。

    铜镜摆弄在上翻看,这东西该何去何从令他有些纳闷。

    东郭浩然的交代显然非比寻常,人家拿性命之事相托付,他前世出身江湖能在江湖上混出那般资历,心中自然有‘道义’二字,可唐牧死了,东郭浩然又郑重告诫东西只能交给唐牧,不能让第三者知晓,这让他很为难呐。

    他也犹豫要不要将东西交给上清宗,犹豫的原因固然有东郭浩然的交代,也因上清宗对他实在不咋地,至今一直将他给软禁。于是他想将这铜镜好好琢磨一下,看能不能考究出其中奥秘,然后视情况定夺要不要交给上清宗。

    然而至今为止,火烤、水浸、光照、敲打听音等等,他对这铜镜使用过各种办法,都未能参详出任何端倪,这铜镜似乎浑然一体,从敲击声响来判断,里面没有任何关的迹象。

    他现在有点怀疑这铜镜是不是类似什么信物的东西。

    翻来覆去查看,还是老样子,没看出什么来,牛有道呲了呲牙,顺又将铜镜扔回了小箩筐内。

    随后又对身体进行一些日常性的锻炼,负重劈叉,扯着绳子悬梁翻转之类的,倒不是要练出什么匹夫之勇来,而是要锻炼身体的柔韧性。根据他的江湖经验,深知多解锁一些肢体的技击和自卫角度一旦需要自保,关键时刻能保命,无论是在小庙村还是在上清宗听到的消息,都证明这个世界处在乱世中,不管将来如何,他尽量做一些未雨绸缪的准备。

    修炼分文武,除了功法和肉体上的修炼,空闲之余翻出了宅子里的笔墨纸砚练习这个世界通用的小篆字体,对着一些书籍照抄。小篆字体对他这种‘资深考古人士’来说,辨认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毛笔字本也写的不错,但还真没有正儿八经使用过毛笔写小篆字体,笔锋走向不一样,所以需要练习。

    好在他原本的毛笔字功底不错,一开始的变形走样,短短一个来月后已经变得有模有样。

    书案旁摆着炭盆,写完就将自己的墨宝给焚烧。

    他练字所需的东西,上清宗倒是充足供给,这也算是得了宋衍青高兴的好处。

    软禁至今,凭他目前的能力别无选择,倒也把自己的每一天安排的很充实……

    次日,一张崭新的躺椅还散发着木香味,一看就是新造的,摆在了桃花树下。

    陈归硕指着躺椅对牛有道挤眉弄眼道:“小师弟,你要的躺椅来了。”

    牛有道没想到他办事效率如此之高,估计和躺椅弄来是给他陈归硕自己用的有关,拱笑道:“谢谢陈师兄。”

    这次同来的还有许久不见的宋衍青,心情似乎不错,一见牛有道就眉开眼笑,笑容里的玩味不加掩饰,有恶趣意味,拍着牛有道的肩膀问道:“小师弟,在这里住的怎样?”

    牛有道:“还好还好,比在村里吃的好一万倍,就是圈在这不能出去走动有点闷的慌。”

    宋衍青乐呵呵道:“你才来了多久,先把心静静,心静不下来怎么修炼?放心,以后有你走动的时候。【愛↑去△小↓說△網www.】”说罢负走到了山崖边眺望对面的上清宫,一脸美好畅想神色,时而又露出皱眉思索神态,最终一声轻叹,“可惜不在京城!”

    牛有道凑了过去,好奇道:“宋师兄,京城怎么了?”

    宋衍青茫茫然叹声,“山野之地,比不得京城诗词歌赋的繁华!”

    牛有道顿时满头雾水,诗词歌赋?你一个修行中人为个诗词歌赋长吁短叹的,几个意思?

    陈归硕嘴角翘了翘,可谓暗暗好笑,他和许以天基本上就是宋衍青的跟班,太清楚怎么回事了。宋衍青喜欢唐仪多年,而唐仪喜欢诗词歌赋那种调调,宋衍青为了讨好,京城那边一出什么好的诗词立刻有人会传来给他,他则会献给唐仪鉴赏。这回宋衍青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估计是京城那边许久没来好货,一时痒,自己动写了首诗,问他和许以天写的怎样,他两人哪能说他写的不好,自然是说好。结果宋衍青屁颠颠给唐仪送去了,具体的过程怎么样他不知道,总之宋衍青回来后脸色不太好看,还把他和许以天给骂了顿出气,想想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分外明白宋衍青的心情,若是在那京城诗词繁华之地,凭宋家的势力,找好代笔一些好的诗词冒充自己的佳作讨好唐仪不难,在这清修之地有难度,以至于一时痒在唐仪跟前出了丑。

    回过神来的宋衍青似乎也不想多提这事,转身进了院子,到处溜圈检查。

    他负责看管牛有道,不可能放任不管,偶尔来查看一下防备出事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尚在外面的牛有道请教陈归硕,“宋师兄怎么惦记上诗词歌赋了?”

    陈归硕嘴痒,低声提点道:“咱们师门出过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不但一身的实力名震修行界,更兼才华横溢,诗词歌赋痒痒精通,唐师姐打小在他身边待过,算是他的学生,沾染了高雅,跟着喜欢上了诗词歌赋!”

    牛有道却是恍然大悟,明白了,感情宋衍青是想博美人欢心,同时也对陈归硕说的那个人好奇,“不知唐师姐跟的是哪位前辈?”

    说到这位前辈,陈归硕愣了一下,眼中明显闪过忌惮神色,似乎意识到了不该乱说,瞪了牛有道一眼,貌似警告牛有道不该问的别问,闭嘴了,快步跟进了院子。

    牛有道眼珠一转,也快步跟入。

    转了一遍的宋衍青叮嘱了陈归硕几句后,背了个正要离去,牛有道抢步追上,喊着:“宋师兄,在村里的时候,我老师也经常写些诗词,我记了些,就是不知道写的怎么样,要不你帮忙鉴赏一下。”

    宋衍青连回头的兴趣都没有,脚下不停,顺口回道:“一个山野落魄书生,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嗤笑一声,语气中满满的不屑。

    山野落魄书生?牛有道心中一凛,看来上清宗早已将他的底细给摸清了,有过一个落魄书生当老师的事他也是在小庙村从村民口中套自己基本情况时才知道的。

    然而他历经艰辛跑这来是干什么的?是冲东郭浩然那一身骇人本事来的,可不是跑来被软禁着耗时间的,他很想得到上清宗的修行功法。奈何被软禁后,一直找不到缺口下,好不容易撞上了,牛有道岂能轻易错过,嚷嚷道:“我老师说他在京城游历过,写出的一些情诗曾博得过不少女子的欢心。”

    闻听此言,宋衍青慢慢止步在即将出院门的地方转身。

    陈归硕迅速瞥了牛有道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讶异,牛有道明显是接着他刚才的提醒顺话,这小子人小鬼大似乎不简单呐!

    “哦!你老师写过什么诗词不妨说来鉴赏鉴赏。”转过身的宋衍青似乎来了点兴趣。

    牛有道立刻回了桃花堂,跪坐在了书案旁,滴水研墨,扯了张纸铺上,镇纸两边一压,提笔沾墨,落笔书写出一个个小篆字体。

    “不愧是读过书、识过字的,字倒是写的有些像模像样!”走来站在案旁的宋衍青略夸了一句,目光寻摸着字迹慢吞吞读出了声,“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读到这两眼已是骤然迸发亮光,他也许写不出什么好诗词,但对好诗词的鉴赏能力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起码的好坏还是能看出来的。

    待到牛有道停笔,宋衍青已忍不住迅速拨开镇纸,将落有笔墨的纸张抖在中,吹了吹墨迹,再次迫不及待续读,“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那真是反复诵读最后一句,最终一脸美好地唏嘘摇头道:“好词!好词啊!”感觉这词写给他简直太应景了。

    牛有道暗暗好笑,搁笔一旁,站了起来,佯装不懂道:“好词吗?”

    宋衍青点了点头,目光盯着字迹反复浏览,忽目露疑惑地看向他,问道:“鹊桥是什么意思?此桥在哪?”

    “呃…”牛有道有些无语,看来这边没有牛郎织女的故事,遂茫然道:“老师写的,鹊桥在哪我也不清楚。”

    宋衍青想想也是,又对一旁傻眼的陈归硕偏头示意了一下,将陈归硕赶了出去。

    没了其他人,宋衍青对牛有道笑眯眯道:“你说你老师经常写这类诗词?”

    牛有道心想,我肚子里一堆,你想要多少有多少,点头道:“好像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