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一章 太乙真气
    ,。

    宋衍青两眼一瞪,“什么叫好像?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牛有道指了指他上,那意思是这不现摆着么,肯定有。

    宋衍青立马一脸热情,“小师弟,快把你老师写过的诗词一块儿写出来,趁着空闲,好好鉴赏一下。”

    牛有道摇头:“师父临终前交代过我,让我到上清宗好好修炼,不是写这种东西的。”

    “……”宋衍青愣了一下,旋即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修炼也不在乎这一天两天的,写点这个费不了多少时间。”

    牛有道一脸天真道:“可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宋衍青凝噎无语,最终无奈道:“你反正也闲着没什么事,好好想想,想起来了立刻写下来,回头给我看看。”说着将上纸张小心翼翼卷起。

    牛有道貌似奇怪道:“宋师兄,我老师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写这个有什么用?”

    宋衍青眼皮一抬,一只胳膊与之勾肩搭背道:“小师弟,我自有用处,你想起来后尽管写下来,师兄我亏待不了你。对了,这事不要对其他人说起,明白吗?”一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的样子。

    牛有道则绝对是一副对此事不感兴趣的样子,答非所问道:“师兄,我想修炼上清宗的功法,希望能早日像你们一样飞来飞去。”

    宋衍青有点不高兴道:“先把我交代的事做好再说!”

    牛有道似在耍少年脾气道:“师兄,我闷在这里心烦意乱,保不准哪天就会说漏了嘴。”

    宋衍青两眼一眯,冷笑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牛有道平静道:“我只是觉得若能早日完成师父的遗愿,也能早日安下心来回忆老师写过的那些诗词,希望能更好的完成师兄的交代。”

    宋衍青不禁嘿嘿冷笑,上下审视着牛有道久久不语,发现这位便宜小师弟有点意思,有着超乎年纪的成熟,这是在跟自己谈条件了。话又说回来,若这小师弟写的东西真能帮自己讨师姐欢心的话,答应下来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修炼了又如何?不怕这小子能翻天,可问题的关键是,让不让这便宜师弟修炼他也作不了主。

    啪!略作斟酌后的宋衍青一掌拍在了牛有道的肩头,抓着他肩膀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修炼的事我帮你说说话,问题应该不大,可你记写的东西若是不能让我满意,我保证你没地方后悔去。”倒不是虚言,有些事他虽然做不了主,可宋家对上清宗的影响很大,他真要想办法的话,牛有道修炼的事也不算太难办。

    话毕,顺一推,牛有道咣一声倒地,摔了个狗吃屎。

    等牛有道爬起,宋衍青已经大步离去了。疼的呲牙咧嘴的牛有道扯开衣领子,看了看刚才被捏过的肩膀,已经留下了五道青红指印,对方有心给他教训,差点没捏碎他的肩骨,红肿疼痛。

    一直以来,牛有道也不想得罪宋衍青给自己找麻烦,尤其是知道了宋衍青的背景,可他历经艰辛来到上清宗是为了什么?好不容易捕捉到了一丝会,自然是不想错过,忍不住露了些峥嵘冒险一试……

    早年的上清宗弟子上万,如今只有数百人,因此居住的宅院很充裕。

    回到自己院子,宋衍青迫不及待地进了书房,取了笔墨纸砚,准备将那首词誊抄成自己笔迹时方有些傻眼,忘了问这首词叫什么,遂自己取了个名落笔。

    傍晚时分,宋衍青寻入一座幽静山谷,出了山谷翘首张望,目光一定,脸上露出笑容。

    前方山脚,两座新起的坟包前,静静伫立着一道婀娜背影,不是别人,正是唐仪。

    两座坟包内埋葬着唐牧和司徒浩然这师兄弟两人,上清宗至今搞不清两人究竟出了什么事,但从唐牧的话中品出了事情非同小可,遵唐牧遗言,秘不发丧,连两道墓碑上都没有留名讳。

    宋衍青一猜就知道唐仪在此,果不其然,整了整衣冠,快步走了过去,喊了声“师姐”,然后又分别对两座新坟恭恭敬敬作礼。

    待其完事,唐仪蹙眉道:“宋师弟来此何干?”

    “上次写的诗师姐看不上眼。”转过身来的宋衍青将一卷墨宝双奉上,乐呵呵道:“这次费尽心思又写了首词,再请师姐鉴赏指教。”

    唐仪实在有点不耐烦他的纠缠,她岂能不明白宋衍青存了什么心思,对宋衍青在京城流连风月场所的纨绔事迹也有所耳闻,可如今的上清宗要仰赖宋家,唐素素那边也再三叮嘱了她,不要撕破脸闹得大家都难堪,让她识大局敷衍一二。不管之前这边有没有人埋怨东郭浩然跟商建伯搅和在一起会连累上清宗,可事实是宁王商建伯一死,上清宗如今连最后一道威慑也没了,上清宗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实在是得罪不起宋家。

    她也只好耐着性子接了宋衍青的墨宝在摊开,起初不经意,然看到所写内容后,樱唇忍不住微微启动,默读出声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反复几声吟读,神情已是有几分痴了。

    一旁察言观色的宋衍青见状欣喜不已,知道果然打动了这女人。

    他平常也不敢当面直盯盯无礼,这回倒是趁着唐仪走神近距离细细看了个饱,那冷艳中带着柔美的娇容,那白皙如天鹅颈项般的脖子,那饱满的胸,那纤美的腰肢,那优美动人的婀娜身段,尤其是那出尘若仙的气质极为优雅,宛若一朵浊世红尘中独立的清莲。这种美不是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所谓美人能比的,也正是为了这份美,他甘愿留在这山野之地,否则他早就回了繁华京城,哪能有性子守这山野的冷清,他要走上清宗也拦不住他。

    回过神来后,唐仪明眸扫视着纸上的字迹,问道:“这是你写的词?”

    宋衍青略有心虚,不过转念一想,牛有道翻不起浪来,就算传出去让那个所谓落魄书生知道了,也能让他喊不出声来,遂微笑道:“拙作让师姐见笑了。”

    唐仪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他是什么货色她岂能不知,能写出这种词来才怪了,不过顾及对方的面子也没有捅破,只是点了点头,赞了声好词。

    两人一路交谈着离开了这里,出了山谷各奔各处,关键唐仪拒绝宋衍青相送。

    唐仪一回头就找人打听,打听宋衍青是不是又接到了什么书信之类的,结果没这方面的回馈,只知宋衍青今天去了趟桃花源。再琢磨那首词,唐仪心中纳闷,难道那词真是那纨绔子弟写出来的不成?

    浮云掩月。

    桃花源内,盘膝静坐在榻上的牛有道双眉颤抖不止,内心极不平静,体内更是不平静,犹如惊涛骇浪一般。

    此时他体内的气息极为紊乱,乱到了连他自己也难以控制的地步,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中的冥冥之物似乎已经积攒到了一定的地步,血肉难以蓄容,在体内翻滚不止,跌宕起伏,如云涛般翻滚。

    轰!最终体内似乎发出了一阵想象中的剧烈雷鸣,震的人身心颤动,冲撞翻滚不止的云涛中似乎酝酿出了一道霹雳,确切地说,是一道真气!

    那演变过程更像是化学反应,闭目不张的牛有道脸上隐隐流露出激动神情。

    想不到,真的没想到,和前世一样,同样是在修炼《太乙》这套功法,前世足足花了三年时间才修炼出第一道真气,如今居然不到两个月就修炼成功,这个世界的灵气含量显然远超自己的想象。

    这一道真气丝缕孱弱,但一现身便宛若吞云吐雾的真龙,在云雾中灵巧扭动,四周的云雾嗖嗖云集而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体内跌宕起伏的云涛一扫而尽,被这缕真气给吸收了个干净。

    吞了这么多东西,细微弱小的家伙不见有丝毫长大,却似乎更显活力,喷薄出强大气,与牛有道的血肉相连,若加以放纵的话,气息甚至能从毛细孔中渗出。这种气息贯通血肉的感觉,明显能增加肉身的活力和力道。

    在没有练成真气之前,只知道练气吐纳,是感受不到气流在经络中行走的,真气一出,体内就多了真正能感受到的实物,不过却是气体,这也就是所谓‘真气’的由来。

    有了实实在在的感受,才能调节驾驭,否则无从下控制。

    体内的不羁和剧变皆平复了下来后,神色亦恢复平静的牛有道开始驾驭真气贯通经脉,对这套流程,他是驾轻就熟的。而正常人的经络有许多地方一辈子都发挥不了太大作用,刚刚胎生时是通畅的,随着长大后的生活习性影响,譬如污浊之物的产生,会让大多地方处于闭塞或半闭塞的状态,他要行气将闭塞之处全部打通,便于今后运气驾驭自己的血肉之躯,同时也是在检查自己的经络构造是不是比较适合修炼。

    这个过程略显痛苦,年常日久没有遭遇过外物,突然遭受侵袭可想而知,真气所到之处,清理挤压之下,有类似血污的东西渐渐从毛细孔中渗透出来,室内隐隐有血腥和腥臭味浮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