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二章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打通经脉的过程比较缓慢,此时的经脉未经正式利用过,基础脆弱,来不得强行暴力冲刷,需要适应过程。这就好比一根质量差的水管,突然经受高压很容易爆掉。

    而体内的行气经脉就是真气修炼的根基,修炼中有‘筑基’一说,所谓的筑基其实就是将体内那张网一样的行气脉络筑造牢靠,让体内的真气流畅管道能承受高压、能经受高速冲击。一旦将这基础打好了,也就达到了所谓的‘筑基’境界,能放开了耍。当然,基础打的如何,也有好坏之分,基础越好承压能力自然是越大。

    他如今在练气境界内尚刚起步不久,离筑基境界尚远。

    经脉疏通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好的,这是个细活,需要一定时间,更何况他白天还要露面虚与委蛇。

    晨曦一露,他立刻收功,一缕真气收于丹田之中,如一道漂浮竖立的宝剑蓄势待发,气饱满。

    洗漱沐浴,祛除了一身的血腥味,站在庭院中张开双臂迎接第一缕阳光,真气练成,感受着久违的精气盈体滋味。

    白天应付了许以天和陈归硕,一到晚上,暂时放弃了其他修炼,立刻进入经脉疏通状态。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似乎没人会把主要精力放在他的身上,他自我感觉处在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倒是宋衍青老是会惦记着他,三天两头跑来,问他老师的诗词记起来了没有,牛有道自然是软钉子回应,不见兔子不撒鹰。

    又几天后,长老罗元功来了,此人是上清宗的传法长老,颇有虎壮气势,三缕如墨长须,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相比较起来,长老苏破在上清宗弟子的印象中显得沉默寡言,平常不太说话,而长老唐素素则显得比较尖锐,不知是不是和女人有关。

    宋衍青也跟着来了,一行并无他事,正式对牛有道传授修炼功法,罗元功亲临无非是个小小仪式罢了。

    尽管如此,牛有道还是挺佩服宋衍青的能耐,能把罗元功给折腾来,可见宋家在上清宗的影响力。

    桃花堂内也有祖师爷坐像,拜了祖师爷后,罗元功命随行弟子将捧着的几本典籍传于了牛有道,又命牛有道跪在祖师爷面前起誓,保证不会将功法外泄之类的毒誓。

    仪式完毕,罗元功看牛有道的神情其实也颇为复杂,内因自己心里最清楚,说是心中有愧也不为过,尤其是面对祖师爷坐像,更是惭愧,一阵欲言又止后,脸部森严气势放缓,态度温和地叮嘱了一句,“我师兄也算是颇具慧眼,收的几个弟子皆是人中翘楚,你师傅便是其中之一,算是上清宗这些年来少有的俊杰,希望你好好修炼,不要辜负你师傅的临终期望,盼功业有成,也好为我上清宗的将来出一份力。”

    “是,弟子谨记!”捧着典籍的牛有道毕恭毕敬,内心实则狂喜不已,恨不得立刻翻看中典籍饱览个够。

    罗元功转而又对宋衍青道:“同门师兄弟应该互相扶助,你东郭师伯仙逝,牛有道无人传功授业,修行上指点迷津为之解惑的事就交给你了,可有怨言?”

    宋衍青立刻拱道:“没有怨言,弟子当竭尽全力!”

    罗元功点了点头,随后又在桃花源内游逛了一番,不知是不是因为感慨东郭浩然的早逝,留下几声轻叹,带着一脸惆怅离去。

    没了外人后,牛有道立刻如饥似渴地翻阅那几本典籍,两眼放着光,历经艰辛来到这,不就是冲这个来的么。

    一部《上清心经》,正是上清宗的正宗修炼功法。

    一部《上清拾遗录》,其中则是包罗万千,分了好些篇章,有草药篇、丹药篇、飞禽走兽篇、外事篇等等。所谓的外事篇记载的都是一些修行界的人物事迹,牛有道稍微翻阅了一下,从记载日期上可以看出一直在增补添加。

    《上清拾遗录》正是牛有道需要的东西,对他了解行情有莫大的帮助,不过只是暂时大概翻了翻便扔到了一边,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上清心经》上,这是他急切的东西。

    翻开这么一看,他就看入了迷。前世为了修炼《太乙》,不知翻阅了多少古籍、拜访了多少高人解惑,才吃透了《太乙》典籍,积淀下的东西对他如今解读《上清拾遗录》发挥了作用,理解起来并不困难,反而有滋有味。

    他知道上清宗肯定还有些法门没有交给自己,也不可能一来就一股脑全给他,并无怨言,一步一步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上的东西足够他享用许久。

    次日,宋衍青又跑来了,找他要诗词,对于答应罗元功的话跟放屁差不多,牛有道捧着《上清心经》问某处是什么意思,人家压根没耐心解释。总之就是,我答应你的已经给了你,你答应我的也得给我!

    王八蛋!牛有道心里问候了他三个字,研墨提笔又写了首词给他。

    宋衍青捧着看过后大喜,回头欣喜道:“还有没有?”

    牛有道苦着脸,“暂时就想起一首!”他哪能全部倒给对方不给自己留后路。

    “就一首?”宋衍青脸一沉。

    牛有道:“师兄,我记性不太好,总得容我慢慢想吧!这个地方是什么意思?”又捧起了《上清心经》请教。

    宋衍青不耐烦道:“不懂的地方去问许以天和陈归硕,让你办的正事别耽误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扔下狠话扭头就走了。

    如他所言,牛有道对于《上清心经》不懂的地方就去请教许以天和陈归硕,倒不是他前世懂的东西没作用,而是两边世情毕竟有些不同,有些地方还是有差异的,的确还有疑惑的地方需要请教弄清。

    就这样,白日里研读典籍,晚上潜心修炼,继续疏通自己的经脉。

    而经脉梳理时,他又发现了问题,东郭浩然遗留在他体内的问题,打入他穴位中的传法护身符居然如蛛网般在穴位中盘踞,凭他的修为难以清除。强行试了下,那传法护身符仿佛一座大阵,已经与他的血气相连,强行清除会反弹,他的太乙真气与之相比太弱,直接被弹开了。

    这传法护身符如此盘踞,多少影响他的真气运行,如今已修炼出真气,他倒是能触发将之给释放出来,不过想到这玩意的确有护身的效果,想想也就没有浪费,留待护身没什么坏处。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幽静庭院中,捧着宋衍青墨宝的唐仪徐徐漫步,轻声诵读,情有所感时,不禁捧入怀中久久回味。

    回头又让人打听宋衍青动向,依旧是没有发现宋衍青有接到外界书信迹象,而是又去了桃花源。

    牛有道醉心修炼,宋衍青隔三差五地来打扰,而唐仪则隔三差五地收到宋衍青的佳作。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唐仪漫步庭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唐仪梳妆台前。

    “关关雉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唐仪半倚窗台。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唐仪站在小楼上,慢慢放下中纸张,明眸目光远眺对面山崖上的桃花源。

    若不是知道宋衍青的底细,她差点被宋衍青给搞懵了,隔三差五便作出一首好诗词送来,还全都是情诗,攻势实在是太猛了,足以动人心扉,搞得她小心肝怦怦,差点有些招架不住。

    规律她已经摸出来了,只要宋衍青去了桃花源,就必有好诗词送来。

    桃花源内有什么人?许以天和陈归硕轮值,与经常前去的宋衍青错开相见,那么就只剩下那被软禁之人。

    可她又想不通了,一个山野少年就算读过书能写诗词,才多大的年纪,怎能写出这些情诗来?

    若不是,那又是谁写的?宋衍青自己?不可能,真有这才华,哪能憋到现在才绽露。

    她隐隐怀疑是牛有道从哪听来的,可若真是听来的,一股脑写出来不就完了,何故让宋衍青隔三差五往那跑?

    实在有太多疑惑,这事犹如一团迷雾般困扰着她……

    “宋师兄慢走!”

    牛有道拱相送,目送宋衍青出了庭院后,嘀咕着骂了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还没完没了了…呃,陈师兄!”只见陈归硕乐呵呵走了进来。

    陈归硕看了看放一旁的食盒,啧啧有声道:“最近宋师兄对小师弟着实不错,每每亲自送酒菜过来。”

    牛有道好气又好笑,宋衍青如此献殷勤,估摸着的确是讨了唐仪的欢心。

    此事不提,老规矩,牛有道提了食盒打开,与陈归硕分享,两人把酒言欢,已经很熟悉了。

    其他的事情对牛有道来说,暂时都无所谓,体内的经脉已经全部疏通,发现自己的修行资质还算不错,欣喜不已,精力投入了《上清心经》的修炼中。

    练着练着,又发现了问题,不知是不是搞错了,自己费尽心思弄来修炼的《上清心经》功效居然不如《太乙》的修行进度,而且进度差了不止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