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三章 铜镜谜破
    ,。

    更甚至,上清功法难以撼动那道太乙真气,他前世不是没有修炼过其他功法,有过经验,这无异证明自己渴望的《上清心经》还不如《太乙》功法。

    印象中东郭浩然的修为让他惊为天人,可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上清宗没有拿出真正的修行功法给自己?

    可回头向陈归硕套了话后,发现没错,《上清心经》就是上清宗最正宗的功法,上上下下的人修炼的都是这个,功法是绝对没问题的,唯一差别就是弟子层级不够不能修炼其他术法而已。

    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牛有道想来想去,想到此番修炼《太乙》的进度远超前世,渐渐明悟出了点什么,也许《太乙》真的比《上清心经》只强不弱,真正的差别在于前世所在之地的灵气远不如这边。

    有此明悟后,很是无语,折腾这么久感情白瞎了,早知如此历经艰辛冒险跑来上清宗干什么?差点连命都丢了,这下好了,闹了个还不知道要被软禁到什么时候。

    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有比较不知道好坏,有些亏吃下去是必然的,还能说什么,只能继续潜心修炼《太乙》。

    又一个月后,傍晚,与陈归硕桃花树下畅饮。

    “这每一盅酒酿造出来耗的都是粮食,外间不知多少凡夫俗子食不果腹,饿殍遍野,我等却在这享用美酒,不知算不算是罪过……”喝得神态有几分醺醺然的陈归硕一脸笑意,口中碎碎念似乎玩笑般,只是这玩笑有些沉甸甸。

    牛有道目中稍显凝重之色,随即又微微一笑,执壶为之斟酒,“师兄满上。”

    两人一直吃喝到天色暗下,正要收场之际,登顶石阶下飘来一团亮光,正是一只发光的蝴蝶,尾随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长老唐素素,后面还跟了两名随从弟子。

    陈归硕和牛有道一惊,没想到唐素素会突然出现在此,忙脚乱地站了起来见礼,“唐长老!”

    唐素素目光冷冷扫了眼小桌上的狼藉,冷厉目光一抬,似乎瞪了眼满身酒气的陈归硕。【愛↑去△小↓說△網www.】

    陈归硕顿时吓得不轻,一脸惶恐,低下了头,唐素素是上清宗执法长老,平常管的就是刑罚,加之脾气不算太好,上清宗上下弟子没有不怕她的。

    不过今天的唐素素似乎还算好说话,淡淡一声,“成何体统,还不收拾干净?”

    “是!”两人应了一声,如蒙大赦,牛有道正要跟着陈归硕打扫收拾。

    谁知唐素素却道:“牛有道,来一下。”说罢自己先转身进了院子里。

    “……”牛有道愣了一下,对陈归硕目露询问神色,不知道什么事。

    陈归硕赶紧偏头示意了一下,示意他快点进去,别让唐长老久等。

    牛有道只好快步跟了进去,也不知道唐素素此来想干什么,见唐素素在庭院中慢慢转悠,只好亦步亦趋地尾随,态度恭谦。对于这位唐长老,他可谓印象深刻,第一次见面,那真是毫不客气,直接就是要他的命呐,当时若不是东郭浩然在他体内布下的传法护身符,一条小命早就完蛋了,所以警惕中带着小心。

    “打扫的还算干净。”里外转了趟的唐素素步入桃花堂后开了腔,停步在祖师爷坐像前恭敬行礼,直起身板后,又盯着祖师爷塑像徐徐道:“想当年祖师爷来到此地开山立派,两袖清风,什么都没有,最早的落脚地就是这桃花源,能住在这里,等于沾了祖师爷的光,也算是你的福气。”

    “是!”牛有道恭敬应道:“是弟子的福气。”心里却在嘀咕,福气个屁,明明将老子给软禁了。

    唐素素转过身来,将屋内四处打量了一下,边问道:“住的还习惯吧?”

    牛有道:“回长老,清净的很。”

    唐素素直接无视了他话中的另一层意思,面无表情地问:“在家可有婚配?譬如有没有定过亲之类的。”

    “呃…”牛有道愕然抬头,不知她问这是哪一出,小心答道:“年纪尚小不曾婚配,家徒四壁,也没条件定亲。”

    “话倒是出口成章,不像是山野出身。”唐素素冒出一句不知是夸还是讽刺的话,继而又回到正题上,“男子汉大丈夫,争的是前程,若要论什么出身倒是小家子气了,不过如今倒是有一桩良缘给你,也算是你的运气来了。”

    “……”牛有道懵懵地看着她,什么意思?想听她后话。

    唐素素却回头看了眼祖师爷坐像,当祖师爷的面,似乎有些话出口也有忌惮,招呼上牛有道出了桃花堂,一起溜达在了后院,方再次开口道:“掌门唐牧仙逝,他的女儿唐仪也就是你唐师姐,你也是见过的,样貌如何?”

    “……”牛有道惊疑不定,听这前后话的口气,莫不是所谓的良缘就是指唐仪跟自己,不是开玩笑吧?犹犹豫豫道:“唐师姐自然是长的好看。”

    “嗯!”唐素素颔首,停步露出笑意道:“这桩良缘就是你唐师姐,我是她至亲的姑奶奶,能做这个主,准备将她许配于你,你意下如何?”

    “啊!”牛有道惊呼,还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上次说让自己做掌门,现在又让自己取唐牧的女儿,这上清宗究竟在搞什么鬼?慌忙摆道:“不行,不行!”

    唐素素脸上笑意瞬间消失,脸色一沉,“有什么不行的?你唐师姐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你现在年纪还小,有些事情还不懂,等你身子骨再长开些,等到成了大男人能分清好坏时,自然会知道你唐师姐的好。”

    牛有道哪能答应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实在是太蹊跷了,“长老,我年纪尚小,配不上唐师姐…”

    不等他说完,唐素素毫不客气地一口打断道:“也不小了,放在你们村里,你这个年纪生娃娃的怕是也大有人在。这事也没什么配的上配不上的,你师傅生前曾和掌门唐牧盟约过亲事,双方约好了,唐牧的女儿嫁给东郭的徒弟,如今东郭弟子也就剩你一人,这门亲事还能属谁?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何况师命难违。”

    盟过亲?牛有道瞪大了眼睛,见鬼了还差不多,还能这样指婚的?唐牧和东郭浩然盟亲关我屁事!

    他越想越觉得这事蹊跷,怎么看都觉得有个坑在等着自己往下跳,真是好事肯定也轮不到自己头上,遂硬着头皮道:“弟子的年纪和唐师姐实在是不配…”

    唐素素很强势,不容他话说完,又是一口打断道:“你知道在上清宗违抗师命是什么后果吗?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上清宗绝不允许此等败类存在,我身为执法长老,绝不会坐视这种弟子存在!你若真想违抗师命,我也不愿脏了自己的,外面的山崖,你自己跳下去吧!”

    她头顶的月蝶煽动着翅膀悬空,忽闪的柔光照耀着她那张森冷无情的脸。

    “……”牛有道实在无语,还讲不讲理了,这就直接让自己去跳崖自尽了?那见鬼的婚约存不存在他不知道,但现在却知道跟这老太婆根本无理可讲,他干咽了咽口水道:“这事弟子想征求唐师姐的意见,能不能容弟子和师姐面谈?”

    唐素素淡然道:“不用啦,你师姐那边不用你操心,我现在只问你一句,遵不遵师命?”

    最终,牛有道有点精神恍惚地将唐素素送出了桃花源,他自己怎么回来的都记不清了。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唐素素强势的一塌糊涂,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摆明了不答应就杀了你,连丝毫的遮掩都没有,牛有道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他本能地意识到了,这事肯定有问题,哪有这样的事,正常情况下,不说他,唐仪能答应这种事?

    从走神中清醒过来,他又快速来到了外面,想找陈归硕打探点情况,结果发现陈归硕不在了,遂顺石阶跑下山,结果在半山腰被人拦了下来,是唐素素之前来时跟随的两名弟子。

    回到桃花源,从桃花堂内拿了面镜子出来,月光下反复照着自己打量,如此稚嫩的脸,娶亲?

    排除其他的不说,宋衍青的背景他不是不知道,宋家的权势只怕连上清宗都惹不起,宋衍青看中的女人,他敢横插一脚,这不是找死吗?他相当怀疑,宋衍青能放过他才怪了!

    可他现在完全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情况,没得选择!

    放下中镜子的时候,他目光忽然瞟了眼边上的水缸,庭院中分布的五个桩位都摆有水缸,平常用来给花草浇水之类的,水缸中都盛满了清水,刚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水面闪过。

    他又缓缓扬起中镜子,只见水缸内的水中倒映出现了铜镜的轮廓,夜色下也看不太清楚,然而随着镜子角度的摆动,镜面正对上了月光后,水中铜镜倒影中居然出现了九个朦胧光点。

    牛有道轻轻惊“咦”一声,退开几步,镜子正面依旧对着月光,背面对着地,但却不见地面影子里有光点,镜子举上头顶对着月光看背面,也不见镜子背面有任何光点。

    又走近水缸旁,结果九个朦胧光点又出现在了水面,他抬头看看天,又看看中镜子,嘴中渐渐念念有词。

    “天为阳,镜面为阳,地为阴,镜背为阴。天为天盘,镜隔阴阳为门,乃门盘,地为地盘,天、门、地三盘…”嘀咕了一串话的牛有道猛地露出恍然大悟神色,盯着镜子的两眼骤然放光,一声脱口而出:“九宫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