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四章 乾坤诀
    ,。

    他情绪明显变得有些激动,快速翻看中的镜子。【愛↑去△小↓說△網www.】

    镜背的百花浮雕栩栩如生,证明正是东郭浩然给他的那面铜镜,刚才无意中拿了出来,没想到一直破解不开的谜团在月色下破开了。之前为了破解铜镜之谜,别说月光,就连太阳底下也试了,水煮火烤更是不用说,愣是没瞅出任何端倪,居然在此意外的情况下撞现了端倪!

    他又伸在水缸中的凉水里拨了拨,嘴中依然念念有词,“月为阴,地势坤,水聚阴而显,九宫八卦,怎么就没想到……”嘀嘀咕咕一阵后,又陷入了走神中,想起了古墓中出事前的情形,正是因为他破解了山中的九宫八卦迷障才找到了古墓入口,而他又是因为触及了古墓中的那面古铜镜才出的事。

    难道这铜镜真的和古墓中的古铜镜有关?若真如此的话,那个为古墓设置九宫八卦阵的人,其目的怕就是指向这面铜镜,能破阵的人自然就能解开古铜镜之谜。

    念及此,他不禁重重拍了拍额头,直摇头,因上铜镜是东郭浩然给的,让他漏过了什么,若没有在古墓出事,古铜镜带回去经科学仪器透析检查一旦发现端倪,他怕是早就因破古墓大阵而联想到了破解古铜镜的办法。

    事情经不起深思,越想越惊疑不定。

    按下心中疑虑,回到了现实中,镜子再次对月背水,九个朦胧光点在微微荡漾的水面再次浮现。

    牛有道一持铜镜,一开始掐指推算,慢慢绕着水缸转圈,对镜背的图案推算定位。

    心中有数后,看了看对月的角度,中镜面一翻,露了镜背对着月光,指在百花图上的一朵朵浮雕花朵上点着,嘴中嘀咕:“乾、坎、艮、震、中、巽、离、坤、兑!”

    确认了那九朵花,他蹲在了水缸边,铜镜扣在了地上,双掌摊开,并排碰了拇指,两根拇指合一,点在了最大的一朵花朵上,左右各四根指又各摁在了一朵花上。左右四指为八,加中间合并的拇指为九,中间两根拇指翘开又可为阴阳八卦中的两点鱼眼,十指这般合在一起便是九宫八卦指法,他以此指法同时摁住了九朵花,整齐发力,一起摁了下去。

    铜镜内“咔嚓”一声轻响,牛有道眉头一跳,不出所料,要找准九朵花一起发力才能破开铜镜的封禁,有一丝错乱也无法打开。

    双松开,那九朵之前纹丝不见缝的花朵已经弹凸了起来,花下露出了缝隙。

    牛有道拿了铜镜在,再对着月光照水,那九颗光点已经消失了,再抬头看天,不禁微微点头嘀咕道:“是了!阴破阳出,看来要等到明天见太阳了!”回头四周看了看,快步进了屋内,一夜无心修炼,静候明天日出……

    次日露面,外面换了许以天守着,此人始终不屑跟牛有道多一句话,牛有道问了声好,也懒得跟他废话触霉头,知道问了也白问,用了许以天送来的早餐便回了院子。

    瞅着旭日阳光,牛有道回桃花堂拿了藏好的铜镜,又出来找了间窗口对阳的房间推开了窗户,镜背对着太阳一照,立见光洁镜面浮现朦胧金晕,密密麻麻的金色光影字样出现在了镜面上,一旁附着三个开篇的金色字样:乾坤诀!

    仅凭这三个字,就让牛有道精神一振,再细看小字,很快确认了,是一套修行功法无疑!

    不过仅凭这一面,也没多少字。他又翻过铜镜盯着背面的花纹打量,能破开这铜镜的秘密,剩下的花样已经难不住他,稍作推算,捻住一朵花轻轻旋转了一下,闻听轻微咔嚓声而停,再镜背对向阳光,镜面文字已经换了篇,接上了上文,不禁轻声一笑,不出所料,果然如此。

    整个白天,他算是抱着铜镜瞅了个如痴如醉,为了追寻阳光,不断换房间,中午甚至爬到梁上捅开了一片瓦来取光。

    当阳光彻底消失在了天空,躲在西边厢房内的牛有道才关了窗,将铜镜背面凸起的花纹复了位,弹指敲击了一下镜子,又是浑如一体的声音,谁能想象到里面竟藏了如此玄。

    这一个白天下来,他已经囫囵吞枣式的将镜中所藏内容给大致浏览了遍,里面那真是图文并茂,的的确确是一套完整的修炼法门,不是他那套残缺的《太乙》能比的。

    那么多的内容全部藏在了一面镜子里其实并不嫌多,随着镜中关九宫八卦阵法的错换,镜中画面可千变万化不断翻页,完全可以藏的下这些内容。

    真正让他抚镜唏嘘感叹的是,这镜子内部构造之复杂、之精密,哪怕前世的科技段也难以造出,怕是连复制出来都困难,这个世界的锻造工艺实在是大大超乎他的想象啊!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这里面所藏的功法肯定不简单,怪不得东郭浩然说为了这东西断送了性命。

    铜镜的谜团解开了,里面的东西让牛有道热切期盼。

    接下来的日子,好生花了心思研读那《乾坤诀》,心中有数后,正式开始了修炼。

    小半个月后,他就感受到了这《乾坤诀》的厉害,修行进度不是《上清心经》能比的,甚至比他修炼的《太乙》提升修为进度都快了不少,一运功,那道太乙真气便被撩拨的乱转,不像修炼《上清心经》根本难以撼动那道太乙真气,越发增加了他修炼下去的信心。

    唯一让他后悔的是,若早知这铜镜是这么回事,他就留在小庙村拉到,干嘛跑这来被人给软禁。

    然话又说回来,留在小庙村怕是要为填饱肚子而烦恼,修行中人,财侣法地哪样能缺?待在这,目前看来至少衣食无忧,如今也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

    又数日后,牛有道明显感觉到体内浑然一体的真气有了天地乾坤意味,出现了阴阳之分,体内真气一道热,一道冷。

    又数日之后,悬浮的太乙真气似乎在那冷热真气的淬炼下显得异常脆弱,终于绷不住了,崩断收缩成了四团,两团微微泛着金光,两团微微泛着银光。

    一团金光和一团银光匹配交缠旋转不休,成了两对,各自冲向任督二脉时,再遇东郭浩然在其体内留下的障碍,三十三道传法护身符如蛛网般牵连血气盘踞在三十三处穴位中!

    原本是三十六道,在山野小庙轰杀那妖怪时用了一个,竹排顺河漂流时差点冻死时又用了一个,抵御唐素素毙命一掌时又浪费了一个,剩下了三十三道!

    太乙真气冲撞蛛网时被震开了,牛有道有心试试乾坤真气的反应,故意运气驾驭冲撞。

    如上次一般,传法护身符上再次威力反弹,成对的金光和银光被震开了,却没弹远。金、银二团滴溜溜旋转着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这一幕让牛有道若有所悟,立刻驾驭金、银二团迎难而上,不再硬碰硬,而是接近后将二者分开了,开始绕着血色蛛网上的丝线旋转,如同炼化太乙真气一般,以冷热各不同的乾坤真气缠绕着炼化。

    果然,血色蛛网丝线上被淬炼的部位渐渐冒出血雾,这不是他的血,而是东郭浩然当初施法时打入他体内的血。

    令牛有道震惊且欣喜的是,乾坤真气不但炼化出了传法护身符上的异种血气,其中的异种真气也同样在一点点被炼化,炼化之后竟然在乾坤真气的乾坤旋转之下被乾坤真气给吸收相融了。

    传法护身符是东郭浩然临终前以毕生所剩修为打入他体内布置而成的,如此强悍的异种真气,乾坤真气居然能炼化吸收为己有,那岂不是说,自己能接收东郭浩然的修为?

    确认的确如此后,牛有道可谓是欣喜若狂,东郭浩然的修为对于他来说,那是何等的强大!

    他明显能感觉到,吸收东郭浩然的真气来提升修行进度远超他自己的修行进度,其进度差距怕是能用千百倍来形容。

    以真气内视感知,他修炼出的乾坤真气相较于盘踞的传法护身符来说,体型对比如同蚂蚁和大树的差距,想炼化一个传法护身符怕也不是短期内能做到的。

    可也正因为如此,三十三道传法护身符所蕴含的修为可想而知。

    牛有道万万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意外惊喜,也没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毛细孔慢慢飘出淡淡的血雾,正是炼化清除东郭浩然遗留在他体内鲜血的原因,令室内再次漂浮淡淡血腥味……

    “长老!听说师姐要嫁给牛有道?”

    唐素素正在香炉前对祖师爷坐像上香,冲入殿内的宋衍青一副要抓狂的样子,冲到她背后大声质问。

    插上香的唐素素霍然回头,目泛杀,冷冷盯着狂躁不已的宋衍青,厉声道:“还有没有规矩,你想干什么,当我上清宗的门规治不了你吗?”

    如同一盆冷水浇下,宋衍青吓一跳,狂躁神色迅速消退,冷静了下来,上清宗是忌惮宋家的权势不错,可真要把人家给惹火了,杀自己也能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

    宋衍青规规矩矩行过礼后,一脸纠结地问道:“长老是真的吗?”

    慢慢转过身来的唐素素淡定道:“是真的又怎样?”

    宋衍青顿时面露悲愤道:“长老,您答应过的,要把师姐嫁给我的,为何出尔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