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五章 有人下毒
    ,。

    “出尔反尔?”唐素素喝斥道:“你就是这样跟师门长辈讲话的?”

    宋衍青隐隐有些按捺不住火气,摇头道:“弟子想不通!”说着噗通跪地,磕头恳求道:“弟子是真的喜欢唐师姐,若有半分违心,天打雷劈,恳请长老成全弟子!”

    唐素素任由他磕了几个头,方俯视道:“要成全你也不是不行,你可愿做上清宗掌门?只要你答应做上清宗的掌门,牛有道不需要考虑,我立马让唐仪嫁给你,怎样?”

    “这…”宋衍青抬起头来,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不是没有过这个念想,可京城父亲那边已经警告过他,上清宗和宁王商建伯的关系扯不清,容易惹来皇帝陛下的忌惮,宋家身居高位,不能碰这个位置。

    孰轻孰重他不至于一点都分不清,再说了,凭他的家世背景犯不着沾这个光,何必劳心劳力给自己惹麻烦。

    “弟子能力有限,承担不起这个重任。”宋衍青低头弱弱一声。

    唐素素平静道:“既如此,你不妨尝试说服你父亲,只要你父亲愿意接掌上清宗掌门之位,我也一样把唐仪嫁给你。”

    “父亲的事,做儿子的怎能做主。”宋衍青心虚着回了句,他不能坐这个掌门的位置,他父亲就更不能碰这个位置,这点道理岂能不明白。

    唐素素目光闪烁道:“好啦,这种事不会勉强你们父子。我再问你,你可希望唐仪做掌门?”

    宋衍青猛然抬头,眼巴巴道:“当然,弟子当然希望师姐能做掌门,师姐能做掌门的话,弟子是一万个高兴。”

    唐素素心中暗骂了声蠢货,你父子不愿碰这个位置,宋家又岂会容许你娶上清宗的掌门?从决定让唐仪继承掌门之位开始,你便注定和唐仪无缘!

    不过她还是耐着性子问道:“掌门唐牧仙逝前指定的接任者是东郭浩然,如今东郭浩然同样罹难,按照门规,又该是谁接掌掌门之位?”

    “这…”宋衍青犹犹豫豫一阵,很不情愿地吐出一个名字来,“牛有道!”复又铿锵辩解道:“可牛有道已经主动放弃了掌门之位!”

    唐素素:“他是怎么放弃的,想必不用我多说,大家都心知肚明,大家不吭声是因为知道他不适合担当上清宗掌门。如此一来,上清宗还有何人有威望执掌上清宗?大家倒是看好你父子的背景,希望你父子能出面引领上清宗振兴,可是由于一些原因,你父子不愿接掌。我们三个老家伙倒是有这威望,可上清宗自有制衡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规则,退居长老之位者不得复出接掌门之位。本来魏多是最合适的,奈何是个结巴,做掌门只会让人笑我上清宗无人,何况魏多一根筋,死拧着唐掌门的遗命不放,嚷着规矩一破就是祸患起始之时,在那胡言乱语,只好罚他去后山面壁思过!其他人呢?牛有道那般情况下弃权,谁都不愿出头背负这个骂名,一个个明哲保身!”

    说到这,她自己都忍不住暗暗叹气,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如今的上清宗落魄了,又处在风雨飘摇中,前途充满危,领头羊可没那么好当,若是在兴盛时期,只怕一堆人愿意出这个头,抢着当这个掌门。

    宋衍青道:“所以弟子认为师姐最适合接掌!”

    唐素素嗯了声,“唐仪是掌门之女,如今这个关头,她不出来勇挑重担谁出来?可这个位置是怎么来的,内门弟子上上下下皆心知肚明,她何以服众?又如何证明她唐仪不是私心作祟?她要承担这个责任就要付出代价,你以为她愿意嫁给牛有道吗?她要坐这个位置就必须给牛有道一个交代,她牺牲自己也是为了给上清宗里里外外一个交代,你明白吗?”

    说着从袖子里摸出一封书信,扔在了宋衍青跪地的膝前,“这是你父亲刚刚从京城传来的书信,你自己看看吧。”

    宋舒虽然是她的弟子,可上清宗有些事情还是要跟宋舒通气,征求宋舒的意见,事关宋家对上清宗的支持力度,不得已而为之。而宋舒的回复也赞成唐仪接任掌门。

    宋衍青捡起书信打开一看,顿时一脸愁苦,其父宋舒严厉警告他,不得做非分之想,让他听从唐素素的管教,否则严惩不贷。

    看到这封信,宋衍青彻底瘫坐在了地上,黯然神伤,心在滴血……

    打发走了宋衍青,唐素素去了后面庭院,见到了坐在亭子里下棋等候的罗元功和苏破。

    见她来了,两人一起停,罗元功看着她问道:“宋家那边安抚好了?”

    唐素素扫了眼棋盘上的胜负,道:“刚把宋衍青打发走,只要宋舒那边没什么意见就代表了宋家的态度,一切都好办。现在的问题是,宋衍青的情绪很大,在牛有道身上吃这亏他是忍不下的,这纨绔子弟明着也许不敢,但暗地里还不知道会对牛有道干出什么事来。总之事情已经快要落实下来,牛有道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事,真要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谁都没办法给上下弟子交代,届时唐仪坐上那位置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任谁都要怀疑是她干的,后患无穷。苏师兄,这事还要你安排可靠的人去费心,桃花源那边不能再让宋衍青把持了!”

    “嗯!”罗元功也朝苏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苏破什么话都没说,默默起身离开了。

    唐素素目送其离去,目光沉稳坚定,为了帮唐仪扫清所有障碍登位,她可谓煞费苦心,她丈夫为上清宗而死,她儿子为上清宗而死,如今她侄子又为上清宗而死,她一家为上清宗付出了太多太多,她已经将上清宗当成了家业来守护……

    “我是图汉!从今天开始,你的饮食起居由我来照顾。”

    桃花源,陈归硕和许以天都不见了,一个独眼拄拐壮汉出现在了牛有道的跟前道明自己,声音沙哑沉闷,嗓子似乎也坏了,仔细看能发现脖子上有刀疤,似乎声带有损。。

    牛有道不禁打量这个拄拐瘸子,皮肤黝黑,虬须络腮,不知是不是因为脸上有刀疤划过一只眼睛的原因,面目看着有些狰狞,属于走出去能吓哭小孩的那种长相。

    “有劳有劳!”牛有道客气着接了对方上的食盒。

    图汉又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牛有道试着问道:“为何换了人?”他正担心宋衍青会对自己不利,在这个时候换人,是宋衍青的意思还是怎的?

    见问这事,图汉什么都没说,转身拄拐而去。

    牛有道无语,看来又碰上个不愿搭理自己的。

    几天后,桃花源开始张灯结彩,一群上清宗弟子在桃花源里里外外忙碌,为两天后的吉日做准备。

    站在另一座山崖之上眺望的宋衍青妒火中烧,为了唐仪在这山野之地守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要到嘴的肉,谁知突然有人横插一抢走了。若是什么名门子弟也就认了,偏偏是个乡村土包子,让他情何以堪。

    回头还得眼睁睁看他们拜堂成亲?他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最终扭身下了山。

    为桃花源送食盒的时间是有规律的,一名弟子提着食盒刚过一座木桥,便被走出的许以天和陈归硕拦了下来。

    “二位师兄,上面交代了,送餐的事不再劳烦二位。”那弟子客气一句,之前长期是这二人往桃花源交替送食,他有点误会了。

    宋衍青从一旁的山石后面转了过来,走到他跟前伸道:“拿来,我检查一下。”

    “这…”那弟子有些为难。

    宋衍青直接伸一把拽了食盒到中,扭头便往山石后面走去。

    “宋师兄…”那弟子有些着急跟上,却被许以天和陈归硕同时横身拦下了,他欲言又止,又不敢得罪宋衍青,上清宗谁不知道宋衍青的背景,连几位长老都忌惮,他哪敢招惹。

    幸好,宋衍青似乎也就随便查看了一下,很快又从山石后面转了出来,食盒递还,挥了挥赶人,“看过了,没什么问题,送过去吧!”

    那弟子唯唯诺诺提着食盒离去。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走远后,找了个背人的地,打开食盒看了下,见里面的东西完好,似乎没被动过,才松了口气。

    一路来到桃花源下的半山腰,那有一间石洞,图汉就暂住在此,食盒交给图汉后,那弟子又回去了。

    图汉打开食盒,摸出了一只银簪,从一瓷瓶里沾了白色粉末,插入饭菜中准备一样样检查,结果银簪一拔出,立见插过食物的部位变成了黑色。

    有人下毒!图汉脸色剧变,本就有些狰狞的面容显得越发狰狞,一个闪身到了洞外,近二十丈高的山崖直接翻身飘了下去,拦在了下山的路口,刚好堵住了那送餐的弟子,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沉声道:“食盒送来的途中有没有出什么状况?”

    那弟子吓一跳,不知有什么事,被他再三推搡逼问之下,不得不将途中遇见宋衍青的情况讲了下。

    “跟我走!”图汉一把扯了他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