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六章 掌门夫君
    ,。

    没走正路,图汉拉着人走小道来到护法长老的清修之地。【愛↑去△小↓說△網www.】

    身为护法长老的苏破并未为难那弟子,问明确认了情况后,叮嘱那弟子道:“这事不要再对任何人提起,明白吗?”

    那弟子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知道肯定和自己送的食盒有关,隐隐猜到宋衍青可能做了什么脚,他也惹不起宋衍青,哪敢乱说什么,唯唯诺诺点头道:“弟子明白。”

    苏破挥了挥将其屏退。

    走到门口确认那弟子走了,图汉又拄拐走了回来,沙哑着嗓音道:“长老,上清宗乃是名门正派,竟有弟子使出如此卑鄙阴毒的下作段,难道就这样放过不追究吗?”

    苏破缄默一阵,反问:“追究?你想怎么追究?”

    图汉愤怒道:“宋衍青有恃无恐,无非是仗着宋家背景,知道上清宗不敢惩处他,才敢如此妄为,不妨把事情捅破闹大,届时门规在上,其他两位长老想不惩处都不行!”

    苏破缓缓闭眼:“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宁王牵扯之下,朝廷有心扫清宁王‘余孽’,一些大派虎视眈眈,各派若非忌惮宋家,上清宗怕是已经飞灰湮灭,得罪了宋家,宋家只需稍微流露出那么点意思,就能把上清宗逼入绝境!是一个宋衍青重要,还是我上清宗的生死存亡重要?”

    图汉痛心疾首道:“长老,上清宗对宋家来说,其实已经没了任何作用,让他们勉强支持的原因是因为宋舒是上清宗弟子,欺师灭祖的名声不是那么好担的,尤其是宋家的身份,纯粹是做点样子给天下人看的。如今宋家只是在等一个会,等一个名正言顺放弃上清宗的会,并非是因为宋家多么想护着上清宗,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弟子还是建议放弃这里,暂时归隐,以待来日,否则就是坐在这里等死啊!”

    “此并非你们行军打仗,说放弃就能果断放弃,这事你在我面前说说就行,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说起,免得别人怀疑你身份!”苏破轻叹了声,偏头看着他,道:“若你说的那天真的来了,记住,不要管这里,你立刻离开,去妖魔岭找你师傅!”

    图汉欲言又止,苏破抬打住,“好啦,不要再说了,回去吧,务必保护好牛有道。【愛↑去△小↓說△網www.】东郭浩然颇通相术,既然能收牛有道为弟子就必然有原因,不会无的放矢,不要让他出事!”

    “是!”图汉默默应了声,转身离去。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吉日已到,上辈子都没成过亲的牛有道,这辈子提前补上了,鲜嫩嫩很幼稚的补上了。

    桃树下挂的大红灯笼,灯火映衬桃花,在山崖上随风摇摆,竟有几分凄美。

    桃花源虽张灯结彩看着喜庆,但上清宗并未大肆操办婚事,连正儿八经的喜宴都没有,更别说向其他修行门派广发喜帖之类的。

    一群内门弟子露了个面,混在其中的宋衍青盯着一身红妆披着红盖头的唐仪和牛有道拜了堂,两眼简直快冒出火来。

    他左右都有人不动神色地防备着,防备他乱来,一旦有异常会立刻制住他。

    “送入洞房!”司仪一声高唱,一对新人被送走了。

    简单喝了两杯喜酒意思了一下的宾客们也就散了,或唏嘘,或摇头,神情各异。

    倒是有不少人看着脸黑如锅底的宋衍青暗暗感到好笑,上清宗上下都知道这家伙喜欢唐仪。漂亮女人谁都喜欢,奈何没人敢和宋衍青争,这回好了,冒出个无名小辈坏了这家伙的好事,有人暗中幸灾乐祸。

    洞房榻上,一对新人并排而坐,看着那对燃烧的红烛。

    喝了交杯酒,掀了红盖头,引礼的女弟子便退下关了门,留了空间给一对新人自由发挥。

    边上幽若体香袭来,坐着有些无聊的牛有道不时偏头看看身边打扮得娇艳欲滴的新娘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关键闹不懂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心中一直保持着警惕琢磨。

    而唐仪则静静坐那不动,神色异常平静。

    两人就这样干坐到了天明,连都没有正儿八经碰一下,待到外面有人敲门叫房,唐仪终于起身离开了。

    回头有名女弟子进来对牛有道说:“唐师叔说宗门还有些事处理,先走了。”

    “哦!”牛有道点头应下。

    没了外人,他倒头就睡,一觉睡到傍晚爬起。

    待到再走出房间,张灯结彩的灯笼和红绸在幽静庭院中显得有些刺眼,一切都给人一种一场清梦的感觉。

    出了大门,只见图汉正在桃花树下给灯笼上火,点完外面,一声不吭的图汉又与他擦肩而过,进了庭院点里面灯笼。

    穿着一身大红袍的牛有道站在桃花树下,眺望对面山崖上的上清宫,对面的灯火也在逐渐亮起。

    夜色渐渐降临,碎碎花瓣随风飘零打落在他肩头。

    也就是在大婚的这天和唐仪见了下面,之后的日子里,他基本上就没再和唐仪照过面。

    他住在这里,唐仪却不住在这里,只有每次过年的时候,唐仪才会过来一趟,与他面对面坐着用顿饭,之后也不会睡一个房间,另去厢房小住一晚,天一亮又走了。

    安静、安宁、孤寂,这是牛有道对大婚之后日子的感受,陈归硕在的时候,偶尔还有人能聊聊天,换来的图汉实在有够闷,长的又难看。

    不过图汉似乎有些好酒,经常抱着酒葫芦喝得醉醺醺,也只有图汉喝醉了的时候,牛有道才能趁和他聊上一聊,偶尔能套上一点有用的消息。

    也是从图汉的嘴中才得知,唐仪在大婚不久之后就成了上清宗的掌门!

    也就是说,自己成了上清宗掌门的夫君,却被软禁着。牛有道越发迷糊了,上清宗这样对自己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有头绪,也没有人告诉他任何答案……

    又是一年春风来。

    似乎永不凋零灿烂如霞的桃花树下,一名身段笔挺的青年负而立,眉目英俊,面容很有立体感,透着坚毅内敛,气质温和恬静,一头随意收敛在脑后的马尾长发又令其散发着一股慵懒之意,正是牛有道。

    日月如梭,一转眼,牛有道已被软禁了五年,已从一小少年变成了一个颇具风度的小青年。

    换了一般年轻人这样闷着非闷坏了不可,但他还好,前世的修养今生同样潜移默化受益,静的下来,打坐修炼、清静无为的心有之,就当是闭关修炼。

    事已至此,他也不急,他相信自己迟早有一天能离开这里,凭自己的能力离开这里,尽管上清宗不给自己提供修炼资源,但体内的传法护身符就是他最大的倚仗!

    目前为止,他体内的传法护身符也只是炼化吸收了两道而已,但修为已达炼气巅峰。

    而随着修为越来越高,炼化传法护身符的速度自然也会越来越快,这就是他的底气!

    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后面传说中的修为不提,从图汉嘴中套来的消息来看,这天下修为达元婴级别的高不多,达到元婴境界的都是天下顶尖高,金丹级别的也已经是相当不错的高。

    上清宗目前也就是三位长老达到了金丹境界,之前本还有两个,奈何唐牧和东郭浩然这两位颇具天赋的金丹高已经挂了,余者与二人同辈的基本都还在筑基境界内,掌门唐仪好像去年才在三位长老的联帮助下突破到了筑基境界,其他弟子都还徘徊在炼气境界。所以这样掂量一下,他目前的修为在上清宗不算低的,只是他低调不显而已,在局势不明没有足够把握自保的情况下,他没打算显露。

    他现在的心态挺好,在这里有吃有喝,又安静,正是安心修炼的好地方,听说外面世道纷乱,未必能找到比这更好的清修之地,所以他并不急着离开。

    舒放了一下心情,牛有道又躺在了树下躺椅上,闻着淡淡桃花幽香,进入了懒洋洋假寐状态……

    夜幕下的燕国京城,华灯初上,商铺林立,街头熙熙攘攘,很是繁华,外界的民不聊生似乎和这里无关,在那阴暗角落里栖身的大量乞丐似乎生活在另一个世界。

    闹中取静的一座府邸上书‘宋府’二字,燕国廷尉大人宋九明的府邸。

    一辆马车来到,一裹着披风的男子下了马车,捋着胡须迈步上了台阶,有几分大摇大摆的意味。

    门房中迅速出来一仆人点头哈腰道:“曹先生!”另有门房迅速跑了进去通报。

    门口几句应答后,里面有一男子快步而出相迎,人还没走出门口,便拱呵呵笑道:“什么风把曹先生吹来了?快请,里面请!”

    亲自出来相迎的人是宋九明的长子宋全,已是官身。

    来客曹奉夺虽是白身,却是大司空身边的谋士幕僚之一,因此惊动了宋全亲自来迎。

    两人说笑着并肩而入,一路进了内院的客厅用茶。

    稍等了会儿,一身便装面容白皙的宋九明姗姗来到,无论容貌还是气色似乎都保养的不错,厅内二人站起。

    曹奉夺拱行礼,“见过廷尉大人!”

    宋九明嗯了声,径直走到主位坐下,不苟言笑地问道:“曹先生亲临,可是老大人有何吩咐?”

    “正是!”曹奉夺应下,旋即放低了声音道:“明日,宁王商建伯的儿子商朝宗就要出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