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十八章 英扬武烈
    ,。

    “你?”商朝宗惊讶,“怎么回事?”

    蓝若亭苦笑道:“王爷入狱,我发现情况不对,不断有人落井下石,这分明是想置王爷于死地。【愛↑去△小↓說△網www.】宫中那位既忌惮先王上的兵权,又担心没了先王震慑诸国的后果,我知道宫中那位担心什么,遂放出了风声,说先王暗中挑选了十万战死沙场的忠魂秘密炼制了一批‘鸦将’。”

    商朝宗恍然大悟,明白了,呵呵冷笑一声,“还当宫中那位顾及亲情不杀我,原来是想得到那十万‘鸦将’,如此说来,我这次能活着出狱,怕是也和那十万‘鸦将’脱不了干系吧?如今大燕的局势如何?”

    蓝若亭点头:“王爷英明,说到了要害上!先王一去,这些年来,陛下对先王旧部大肆清洗,闹得军心不稳,北面守将邵登云更是被逼得一怒之下开关献城,引韩国大军攻入我北部边界,势如破竹,朝廷花费巨大代价才遏制了住了韩国大军攻势,大片国土沦丧宿敌之不说,更引得周边各国虎视眈眈,形势岌岌可危,陛下不得不连续送出了几个公主和亲,拉拢一些国家来制衡才勉强稳住了局势。然内乱之下,一些将领渐渐滋生出了野心,有人开始趁拥兵自重,拒不听调,内忧外患,大燕国已在风雨飘摇之中!”

    咚!商朝宗一拳捶在了坐榻上,面浮狰狞之色:“送公主和亲,奇耻大辱!邵登云竟敢叛敌,该死!”

    蓝若亭缄默不语,有些事怎么说?不和亲就有灭国之忧,宫中那位能怎么办?邵登云不叛敌就只有死路一条,让邵登云怎么办?

    商朝宗情绪平复下来后,叹道:“我明白了,我能在这个时候出狱正是因为大燕内忧外患,宫中那位急于得到那十万鸦将稳定局势,放我出狱的目的是想钓出那十万鸦将!若得不到,那位怕依然是不会放过我!”

    蓝若亭:“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只要王爷能脱困离开这京城,就还有会,若不能离开京城,那就永远没有会……”

    日出,京城又开始了喧嚣的一天,商铺陆续开门,街头贩夫走卒往来,不知貌似普通的马车里究竟坐着什么人。

    马车一到东城门便受到了特殊关照,一堆人马驱散了来往行人,阻绝了人员进出,将马车给围了。

    一守将用刀背敲着马车喝道:“下车!接受检查。”

    蓝若亭先钻了出来,欲搭扶脚不便的商朝宗,后者依然拒绝,自己跳了下来。

    两人一看周边情形,便知是特意冲他们来的。

    “哟,这不商朝宗商小王爷嘛!”那守将突然乐呵呵大声喊了句,引得排挤到周边的百姓纷纷惊讶看来后,他又调侃道:“小王爷,您怎么穿成了如此破烂模样?”

    商朝宗冷冷瞅了对方了一眼,他已承袭王位,虽从亲王贬为了郡王,但毕竟已是王爷身份,对方称呼‘小王爷’明显有戏耍的意味。

    蓝若亭拱笑道:“王爷奉旨出城,还望将军高抬贵。”

    守将冷笑一声,“奉旨出城和接受检查并无冲突!小王爷光天化日之下打死良民还能大摇大摆,咱们底下当差的可比不得小王爷,得按规矩办事。”一挥,“搜身!”

    一群兵卒一拥而上,当众在商朝宗身上一通乱摸乱扯,破烂衣服扯的更破了,屁股都差点被扯露了出来。

    这摆明了是故意羞辱,商朝宗紧绷着腮帮子不语,屹立原地任由搜身。

    蓝若亭看得暗暗感慨,看来小王爷这几年的牢也不是白坐的,经受了磨砺,成熟多了,换了之前的脾气怕早就动了,否则又怎会中计打死人?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然那马夫却气得瑟瑟发抖,瞪着两眼,有暴怒的冲动,刚要挪脚便被蓝若亭抓住了腕。

    蓝若亭对其摇头,示意不可冲动。

    一听说是权贵,又听说光天化日之下打死良民,周边围观的百姓可不管商朝宗是不是被冤枉受辱,大多都是消息不对等不知情的愚民,见商朝宗受辱皆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甚至有人幸灾乐祸或鼓掌叫好。

    城楼上暗中唆使此事的人冷眼旁观,只觉得一群愚民愚蠢好笑,却不想想这群愚民为何如此讨厌权贵,恨不得将权贵统统浸猪笼才好!

    两扇窗户前各站一人,皆借着打开的一道窗户缝隙观察着下面,一人正是廷尉宋九明。

    至于另一人,是个清清瘦瘦的汉子,白面无须,两鬓霜白束发,一根碧玉发簪,整个人打理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鹰钩鼻,神态平静,目光沉冷,一袭黑色裹肩披风,自有一股内敛的雍容,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能让宋九明亲自陪同的人自然不简单,名叫尕淼水,名字有点怪,宫中宦官,皇帝身边的人,看着皇帝从小长大的人,地位可想而知,人称水公公。

    “这样有意义吗?”宋九明回头问了声。

    尕淼水平静道:“羞辱一下,让他心心念,逼他早日拿出商建伯的底牌。”

    宋九明若有所思,明白了。

    下面一场闹,终于放行了,衣服被扯的破破烂烂难以蔽体的商朝宗再次钻入马车,马夫再次驾车前行。

    然马车刚出城门,忽有人从城内跑出,指着马车大喊道:“官爷,快拦住他,马车,有人偷了我的马车!”

    如同排练好了的一般,城外的官兵迅速合围,再次将马车给拦下了。

    大叫大喊的人冲到马车前面,扯住了缰绳,哭声道:“这是我的马车,是我的马车,官爷为我做主啊!”

    之前刁难的守城将又领着人大步来到,走到马车旁喝道:“下车!”

    端坐在车内的商朝宗冷笑一声,“看来本王连坐车的资格都没有了,想让本王走去封地吗?陶信,吹号!”所谓陶信正是外面驾车马夫的名字。

    “慢着!”蓝若亭出声阻止了一下,对商朝宗拱道:“王爷,还请忍耐!”

    商朝宗弯身钻出了马车,站在了车辕上,挡住了后面的蓝若亭出来,虽穿的破破烂烂狼狈不堪,却是站的腰板笔挺。

    守将指着商朝宗叫嚣道:“小王爷,还是下来把这事弄清楚的好!”

    商朝宗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陡然喝道:“吹号!”

    驾车的马夫陶信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支黝黑发亮带着沧桑感的牛角号,放在嘴边鼓起腮帮子用力吹响。

    “呜…呜呜…呜……”

    号声沉闷回荡在城门外,令周围兵卒一愣,守将更是愣住,军号!

    紧接着,远处传来隆隆声,越来越近,很快,守城军士皆脸色大变。

    城楼上经窗户缝隙偷窥的尕淼水和宋九明皆眉头一皱,皆顺彻底推开了窗户,只见前方左右各有一支骑兵人马疾驰而来,看规模各有两百来人的样子,一路穿青色劲装,一路穿土灰色劲装,结队拍马疾驰而来,人虽不多,却是气势汹汹,一往无前!

    宋九明瞳孔骤然一缩,喃喃自语道:“英扬卫!武烈卫!”

    先皇在世时,表彰宁王商建伯战功,赐‘英扬武烈’四个字嘉奖,商建伯将这四个字拆开,给自己的左右近卫军赐名,这就是英扬卫和武烈卫的来由。

    五千英扬卫、五千武烈卫陪伴宁王商建伯征战沙场,屡建奇功,威震敌胆。最经典的一战是当今圣上御驾亲征时遇险,宁王商建伯亲率英扬、武烈两卫百里奔袭救驾,以区区万人正面冲击韩国十万大军,硬生生杀入重围将当今圣上给救了出来。那一战令英扬、武烈两卫名震天下,然却未能换来当今的感恩,反而换来忌惮。

    如今两卫已经成为过去,几乎被当今给清洗了个干净,眼前这数百人怕是集结起来的一些残余。

    两支骑兵合二为一,卷起尘烟隆隆冲来,城门守军为之色变,有人惊呼:“英扬卫!武烈卫!”

    “小王爷,你想造反吗?”站在车旁的守将脸色煞白,哆嗦发问。

    站在车辕上的商朝宗没有理会他,而是满脸骄傲地看着冲来的那支人马。

    驾车的陶信两眼红了,看着冲来的人马,热泪盈眶,抹了把眼泪,举起号角再次“呜呜”吹响。

    领骑在前的是一个青衫女子,头上戴着纱笠看不清容貌,号角一响,女子呛一声拔剑在,挥剑前指。

    五百冲击人马迅速变幻成锥形冲击战阵,一个个抽出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斩马刀在,一往无前火速冲来。

    站在窗口的尕淼水看了眼城下守军,不禁皱眉,守军已经是不战而怯,下意识渐渐后退。

    阻挡在马车前的兵卒已经吓得让开了路后退。

    五百骑兵冲到马车前迅速勒马而停,动若惊雷,不动如山岳!

    “哥!”近前勒马的青衫女子语带颤音,正是商朝宗的妹妹商淑清,她显然没想到虎背熊腰一向体魄健壮的哥哥居然形销骨立成了这般模样,遭了多大的罪可想而知,纱笠下已经是泪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