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十章 郡主很丑
    ,。

    听唐仪话里的意思,还有这位郡主突然在此现身,牛有道心里暗暗嘀咕,看来那位宁王和东郭浩然交情不菲啊!难道东郭浩然做过宁王身边的法师?

    唐仪又指向牛有道介绍,“郡主,这位就是牛有道,师叔遇难后,座下弟子仅剩他一人!”

    商淑清再次欠身行礼,“见过法师!”

    牛有道拱还礼道:“郡主客气了。”眼睛瞄了瞄唐仪,不知这女人带这郡主来是什么意思。

    “师弟,你不会想让客人一直站在门口说话吧?”唐仪给了一句。

    师弟?牛有道眉头微动,暗骂一声贱人,以前来见还喊声夫君,当着外人的面喊师弟是几个意思?老子英俊潇洒让你老牛吃嫩草你还觉得亏了不成?

    这话只敢心里说,嘴上是不敢说出的,赶紧伸相请:“是我怠慢了,请!”

    几人入内后,唐仪环顾四周介绍道:“郡主,这里便是师叔生前的清修场所,如今师叔一脉只剩师弟一人,唉!”

    “清净雅致,好地方!”商淑清赞了声。

    相继在院子里的凉亭落座,商淑清将身后背负的一个长匣子取下放在了一旁。

    唐仪给了图汉一个眼色,后者斟好茶水后离开了。

    两个女人用茶闲聊,牛有道在边上基本不吭声,也是因为不清楚上清宗的情况,不想说多了惹什么麻烦。

    谁想唐仪放下茶盏后,说道:“师弟,郡主此来是找你的。”

    “我?”牛有道指了指自己鼻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满脑门雾水。

    商淑清将一旁的木匣子端在了桌上打开,亮出了里面的东西给牛有道看,里面静静躺着一支长剑。

    牛有道还是不懂什么意思,目露狐疑之色看向唐仪,貌似在问,送给我的?

    唐仪波澜不惊地解释道:“这是当年上清宗受宁王恩惠时,师叔送给宁王的一把佩剑,曾对宁王有言,但有所求,力所能及之内,当报此恩!如今郡主持剑而来,师叔不在了,这份恩情当由师弟去还!”

    “……”牛有道哑了,有没有搞错,这样也行?可也知道这里没自己讲道理的份,试着问道:“不知如何报恩?”

    唐仪平静道:“郡主这次和小王爷一起出行,身边缺个法师随扈。”

    这报恩听着简单,可牛有道又不是傻子,又冒出个小王爷,人家什么身份出行,按这个世界的情况,如此高贵的身份,身边能没有法师随扈?堂堂郡主亲自跑来请这里还人情,就只为个普通法师随扈?怎么听都觉得有问题。

    他看向商淑清,对方戴着纱笠,看不清反应。

    “这个…”牛有道不情愿道:“我去怕是不合适吧?”

    唐仪起身道:“师弟,你来一下。”

    牛有道只好满肚子狐疑跟了去。

    进了正堂,入了里屋,唐仪霍然转身盯着他,“我上清宗乃名门正派,一诺千金,绝没有反悔的道理,师叔当年许诺于人,若是言而无信,我上清宗岂不遭人耻笑?如今师叔不在了,师叔留下的人情,你不还谁还?”

    牛有道叹道:“人家要的是法师随扈,我跑去算什么,你觉得我能算个法师吗?”

    唐仪道:“人家是什么身份?你以为缺你一个随扈吗?门中不知多少人想去人家身边当法师,可人家就是冲师叔来的,你说怎么办?”

    牛有道盯着她双眼,平静道:“我非去不可吗?”

    此话之下的眼神,让唐仪偏头回避了他的目光,“你不去就是败坏上清宗清誉,按门规当严惩!”

    牛有道嘴角略露一丝自嘲意味,微笑道:“看来我没得选择,好吧,既然是师傅欠下的人情,我去还便是!”

    见他答应了,唐仪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两人回到庭院中,牛有道收下了那支剑,等于答应了下来,当着二女的面拿了剑在,锵一声拔出一截剑身,寒光凌冽,剑身带有纹路,隐有逼人杀透着寒意,不禁赞了声,“好剑!”

    靠近剑柄部位刻有‘碧血丹心’四字,是不是东郭浩然的剑他不知道,但这刻字倒是有几分悲壮意味。

    唐仪说道几句后,商淑清对牛有道拱相谢:“谢法师!”

    牛有道中剑锵一声归鞘,看着她,“郡主从头到尾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话说一半,唐仪忽然喝声打断,“师弟不得无礼!”

    “无妨!”商淑清倒是坦荡大方,说着伸挽起了面纱,露出一张脸来。

    牛有道本有些期待,谁知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嘴角一抽,差点吓一跳。

    听声音看身段,声音那么好听,身段如此优美,举止那般优雅,还以为哪怕不是个美女也该还过的去吧,谁知对方那脸简直是张阴阳脸,大半面容长着青黑胎记,实在丑陋,大白天都能唬人一跳,终于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一直戴着纱笠。

    唐仪不以为怪,显然是见过了的,冷冷瞪了牛有道一眼,貌似在说,你现在满意了?

    “小女面容丑陋,让法师受惊了。”商淑清露着浅浅贝齿抱歉一声,又将面纱放下了。

    牛有道一脸尴尬,拱道:“是牛某唐突了,郡主勿怪。”

    “好了!”唐仪打住了两人客气来客气去,“现在天色已晚,出行不便,你趁今晚收拾一下,明天一早陪郡主下山。”

    “知道了。”牛有道点头。

    唐仪伸请了商淑清一起离去。

    牛有道送到门口,和守在外面的图汉相视一眼,后者也尾随走了,短暂的人气就此散去,又恢复了平常的冷清。

    桃花依旧笑春风,牛有道又走到桃树下坐下了,抽出中宝剑,剑锋在地面上不费力地一划便是一道深痕,非常锋利,心中啧啧,前有暗藏玄的铜镜,如今再看这宝剑,看来这世上的铸造工艺的确超乎自己的想象。

    把玩着宝剑欣赏,心思却不在剑上,想着终于可以脱困离开这里正式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可是高兴不起来,他明显察觉到了这次的出行似乎有什么猫腻,是好是坏,他却一无所知。

    他真没想到居然是以这种方式脱离上清宗的软禁。

    日头渐渐西下,躺在灿烂如霞的桃树下,沐浴着夕阳余晖,美虽美,却一动不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冷清殿宇内,唐素素盘膝静坐在蒲团上,唐仪款款入内,来到唐素素身旁行礼道:“长老!”

    唐素素问道:“掌门,事情都办好了?”

    唐仪“嗯”了声,没多说什么。

    唐素素:“掌门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做有点过了?”

    唐仪:“我只是觉得既然是上清宗当年受了宁王的恩惠,就应该是上清宗去还,何必将责任全部推倒东郭师叔身上去。”

    唐素素:“他难道不是上清宗弟子吗?何况当年赠剑许诺的也的确是他东郭浩然,现在宁王的儿女遇到了麻烦,师傅许的诺,弟子去还也算是天经地义,并无不妥。”

    唐仪低头看着地面,轻叹道:“他们兄妹又不是傻子,牛有道有没有能耐,相随他们身边迟早要让看出端倪,到时候自然会明白上清宗在糊弄他们。”

    唐素素:“那又如何?若真是聪明人,就该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来找上清宗,不该让上清宗难做。他们找上门了,我上清宗名门正派也不好言而无信,自然是要兑现承诺的,人给了他们,他们还想怎样?”

    唐仪:“可咱们这样做,无异于让牛有道去送命。”

    唐素素慢慢站了起来,盯着她的双眼,“掌门,你不会是对他动了真情吧?掌门要弄明白一件事情,你肩负的是上清宗的复兴大任,我们几个老家伙力顶你上位,对你抱着希望,你不可因儿女私情而忘却大义!”

    唐仪摇头:“长老想多了,我和他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连面都没见过几次,哪来的什么儿女私情。我只是觉得我们这样做又岂是名门正派所为?”

    唐素素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声音变得尖锐起来,“那都是他东郭浩然自找的,明知道宁王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天下修士的公愤,迟早要不得好死,他还敢和宁王眉来眼去,当年师兄想让他接掌掌门的位置,被几位师长压下了,事实证明没错,如今宁王的下场如何?真要卷进去了的话,你以为那些人会放过上清宗?都这个时候了,他们还来找上清宗,不是给上清宗找麻烦是什么?以上清宗如今的底子是真的经不起折腾了,搞不好会带来灭门之祸,你是掌门,该知道轻重!”

    唐仪平静道:“长老似乎忘了一点,他是我名分上的夫君,让他出面,消息一旦传出,和上清宗卷入其中有什么区别吗?”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唐素素情绪很快稳定了下来,淡淡道:“丫头啊,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以后不会有什么牵连的会,如今你地位已稳,不需要再留下什么后患!”

    唐仪悚然一惊,意识到了她话中的深意,骤缩瞳孔死死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