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十一章 下山
    ,。

    唐仪走后没多久,一个名叫田香的女弟子快步而来,走到唐素素跟前低声耳语了几句,唐素素眉头挑了挑,发出一阵冷笑,复又低声交代了几句。

    稍候门外又来一人拜见,不是别人,正是宋衍青。

    得了允许进入的宋衍青见唐素素递了一封书信给身旁的田香,并交代道:“让牛有道下山后交给广义郡小南山南山寺主持,顺道的事,让他务必送到!”

    “是!”田香双接了书信应下,转身离去时悄悄瞥了眼宋衍青。

    宋衍青则盯着她上书信颇为留意,回头又对唐素素恭敬行礼道:“弟子拜见长老!”

    唐素素乐呵呵抬了下,示意不用多礼。

    然宋衍青面无表情,平静道:“长老,听说牛有道要下山给商朝宗做法师随扈?”

    唐素素稍颔首,“是有这么回事。”

    宋衍青脸皮略绷紧了几分,沉声道:“长老,您之前刚刚保证过上清宗不会给商朝宗派随扈法师的。”他是先商淑清先回到上清宗的,事先已经跟上清宗打过了招呼,现在上清宗又要派人给商朝宗,回头这事他没办法跟家里那边交差。

    唐素素叹道:“实在是事出意外,商郡主拿出了上清宗当年给予宁王的报恩信物,亲自上山找上了门,让上清宗如何推脱?上清宗乃是名门正派,欠了人家的恩情,人家现在要你还,若是不还的话,以后上清宗上下还有何面目在修行界见人?会被人戳脊梁骨笑话的,衍青,这可不是可有可无的小事,实属无奈。”

    宋衍青道:“报不报恩的,弟子对那往事并不清楚,不便妄做评断,弟子只知京城那边的话已经带到了上清宗,现在上清宗的举动出乎京城那边的预料,弟子想请问长老,弟子该怎么对京城那边交代?”语气略显深沉还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

    唐素素呵呵道:“多虑了,牛有道什么情况有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吗?就凭他能给人当随扈法师吗?纯粹是敷衍商朝宗罢了。”其实这边一开始的确没想过要派人给商朝宗,但人家找上了门拿出了信物,事关一个门派的信誉,不好直接拒绝,不得不与之周旋。让商淑清去见牛有道,也是想让商淑清知难而退,毕竟牛有道的年纪摆在那里,谁知商淑清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同意了,倒是搞的上清宗有些骑虎难下。

    宋衍青淡然道:“弟子这些年没在上清宗,牛有道什么情况弟子不知道,弟子只知京城那边的意思是,不能派人给商朝宗,一个都不许!”

    “你呀!”唐素素指了指他,微微摇头道:“我是在为你着想,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呃…”宋衍青愣了一下,“为弟子着想?弟子看不出哪里是在为弟子着想!”

    唐素素漫不经心地点了一句,“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掌门唐仪压根就看不上牛有道,这么多年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至今没和牛有道圆房,掌门至今还是清白处子之身。如同我早年跟你说的那般,掌门只是为了担负重任,并非是真想许身给牛有道,掌门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山野村夫,你和牛有道比起来,掌门难道还分不清哪个好吗?可掌门是上任掌门的女儿,有些责任她必须承担,你身为男人要理解她一个女人的苦衷。”

    “……”宋衍青彻底怔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两眼渐渐放光,一颗心又活络了起来,什么意思唐素素已经暗示的很明白了。

    唐素素留心了一下他的反应,又继续说道:“商朝宗什么情况大家心知肚明,注定危重重不得善终,何况牛有道压根没有自保能力,跟着商朝宗和找死有什么区别?有些事情上清宗是不好明着做的,道理你应该懂,人在上清宗出事不太合适,若是被商朝宗给连累了,那则是另外一回事。宁王和东郭浩然的关系你也知道,商朝宗指定找东郭浩然的弟子出山,上清宗其他弟子也能理解,不会有疑。”

    宋衍青目光忽闪,不知在琢磨什么东西,总之绷着的脸色缓了下来。

    殿内静默了一阵,察言观色的唐素素忽又笑道:“当然了,凡事都有意外,也许商朝宗能渡过重重危,顺带保了牛有道平安,那只能说是他的造化,那掌门和他的夫妻关系也就还得继续维持着。衍青呐,上清宗有上清宗的苦衷,牛有道算不上什么法师随扈,情况你要帮宗门跟京城那边解释清楚啊!”

    宋衍青脸上挤出一丝笑意,连连点头道:“弟子也是上清宗弟子,自然是帮着师门说话的,长老放心,弟子知道该怎么跟京城那边解释。”

    唐素素颔首:“那就好,那就好,我果然没看错人。”

    “长老若没其他吩咐,弟子先行告退!”宋衍青拱告辞道。

    唐素素乐呵呵挥袖道:“去吧去吧。”

    宋衍青恭恭敬敬后退几步,旋即转身快步离去。

    一离开这边,他立刻回去找到了许以天和陈归硕这两个跟班,一个让准备马匹,一个让去跟宗门告假,理由是要回趟京城。

    一切准备好了,三人快马加鞭离开了上清宗。

    这一路上,宋衍青心中是颇为兴奋的,因唐素素的话而兴奋,唐仪和牛有道竟然是有名无实的关系,实在是让人意外,看来这朵鲜花还是要等他来采的,他下定决心这次势必要将唐仪给弄到,唐素素应该清楚再三糊弄他的后果,敢不配合试试看!

    “师兄,走反了方向,那边不是去京城!”

    三骑跑出上清宗范围,刚涉浅水滩跨河跑到对岸,领骑在前的宋衍青纵马跑了个相反的方向,追上来的陈归硕赶紧喊了声提醒。

    “废话!我又不是瞎子,跟我走就是!”宋衍青回头骂了声。

    许以天和陈归硕面面相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好加速跟上……

    盘膝闭目在蒲团上的唐素素静默无声,殿内灯火并未挑的太明,光线半沉浸在昏暗中。

    田香快步从殿外闯入,跪坐在了唐素素跟前低声道:“长老,人没有往京城方向去!”

    “蠢货倒是想的美!”唐素素睁眼冷笑一声……

    次日,天刚蒙蒙亮,一名上清宗弟子来到‘桃花源’,请牛有道下山,问有没有什么要帮忙收拾的。

    看得出来,这名弟子的眼神明显对这位掌门夫君带有好奇意味,然牛有道问他什么时,他又小心着什么都不肯说。

    牛有道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带了两套换洗衣服之类的打了个包裹,连同商淑清送来的那把宝剑一起背在了身上,就这样下了山。

    沿着山崖中间劈空陡峭之地的‘之’字型台阶一路到了山下,过了一道石桥,只见商淑清正在那等着。

    商淑清身后还跟了四名彪形大汉,两人一身青色劲装,另两人一身土灰色劲装,腕上戴着皮革护腕,腰上也绑着护腰皮具,皆流露出一股肃杀凶悍气息,身旁的马匹上挂着弓弩刀剑之类的武器。

    “法师!”商淑清拱见礼。

    牛有道点头笑了笑,田香牵了匹毛色神骏的枣红马过来,见礼后指着马身上挂的包裹道:“师叔,这里有宗门给你预备的金银细软,还有一些路上用的干粮。”随后又从袖里掏出一封封好的书信递来,“这是掌门让您途中顺带给广义郡小南山南山寺主持的一封信,您途中会路过那个地方,详细地点问问便知,掌门让您切记送到。”

    牛有道接到翻看了下,没见信封上有署名,顺塞进了马匹上挂着的包裹里,抬头看了看上清宫方向,问道:“我不需要去辞行吗?”

    田香笑道:“掌门说不用了,说郡主他们还要赶路。”

    “哦!那就走吧。”牛有道嘴角略带自嘲地笑一声。

    这么多年了,他在这里一向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这次也一样,说多了都是废话,接了缰绳,利落地翻身上马。

    郡主一行亦迅速上马,率先调头驰骋而去,牛有道尾随在后追去。

    一行纵马狂奔,踏踏疾驰而去。

    上清宫山崖边的一棵苍松下,衣袂飘飘若仙的唐仪居高临下,蹙眉看着骑行的一幕,对牛有道的来历越发狐疑,看牛有道利落驰骋的样子,难道牛有道早年经受过骑乘训练?一个山窝里的穷小子有这条件?

    马蹄急骤脆响声中,牛有道回头看了眼‘桃花源’,只见桃花依旧灿烂,不知自己此去还有没有会再回来……

    上清宗的地域范围不小,快马在山林道路间驰骋了片刻,快要出地界时,前方数骑突然在林**路上紧急立马而停,逼得后面的牛有道也赶紧停下了,探首一看,只见独眼瘸腿的图汉拦在了前面的路上。

    “郡主,我有话和他单独谈谈。”图汉指了指后面的牛有道,声音粗犷。

    商淑清回头看了眼,见牛有道没什么意见,遂挥带着四名随从先走了。

    牛有道跳下马来,笑道:“什么事需要在这劫道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