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十四章 道爷、猴子
    ,。

    是夜,该休息的基本上都休息了,牛有道观察了一下一行人马的防御戒备布置。五百人马虽然是轮值休息和戒备,但看样子,估计方圆几里之内有什么异常难逃这边的察觉,他也就放心了一些。

    一座帐篷内,垂帘拨开一道缝隙,蓝若亭盯着牛有道的举动细细观察后,微微一笑,嘀咕自语:“有点意思…”

    稍作溜达的牛有道回了自己帐篷内,摸出了那封信,借着外面的篝火火光,拔出宝剑以剑锋小心剔开了密封,抽出了里面纸张翻来覆去看了看,竟然是张白纸,连一个墨点都看不到。

    对着外面的篝火火光反复看过后,又将纸张放在鼻子前反复嗅了嗅,最后还伸出舌尖在纸张上乱舔了一通,砸吧着品尝了一下滋味。他还担心用了什么隐藏字迹的药物,这一舔,什么都明白了,敢情是封假信。

    “广义郡小南山南山寺主持…看来老图的提醒并非无的放矢,还真想害老子,真当老子是泥捏的……”牛有道自言自语地皱起了眉头,琢磨着真要是被上清宗盯上了闹个阴魂不散的话,怕是麻烦,毕竟许多事情他还搞不清深浅。

    反复思索后,心中有了谋划,又将白纸折好,重新装回了信封……

    次日大早,天刚蒙蒙亮,众人吃过东西准备出发。

    帐篷有人搭有人收,马匹有人喂好了送过来,什么都不用牛有道管,一切都有人打理的好好的,明显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家伙。

    一行再次出发,隆隆疾驰,牛有道察觉到了与昨日的不同,已经没人再把他夹在队伍中间看着他。

    跑了些路后,牛有道突然快马加鞭跑到了前面,与商朝宗三人成排在前。

    三人看着他,牛有道随口找了个话题,“王爷,以您的身份,身边就五百人马吗?”

    商朝宗道:“本王的品级,没有官职的情况下,按祖制,只允许有五百亲卫。”

    “哦!原来如此。”牛有道点了点头,其实就是找个话茬,说完了就赖在前排不退了,跟在后面吃灰多难受。

    蓝若亭忽笑问道:“恕蓝某见识浅薄,敢问法师,不知五陵豪杰墓在何地?”

    “呃…”牛有道立马意识到了和自己的桃花诗有关,不禁看向商淑清,奈何人家遮着脸,看不清反应,看也是白看,遂呵呵一声道:“瞎诌的。”

    这解释还真让蓝若亭无语,随后又向牛有道打听上清宗的情况,牛有道虽在上清宗呆了几年,可压根就不知道什么,皆以‘一言难尽’带过。

    其实他说的都是实话,可在蓝若亭等人看来,这家伙没一句实话!

    半上午过去,穿过山,越过荒原,道路又顺到了河道旁,看着沿途的风景,牛有道神情中渐渐流露出思索回忆神色。

    直到河道对岸的山脚下出现了三棵并排的苍劲老树,牛有道才确认了过来,离五年前离开的那个山村应该不远了。

    河流走向开始向山中迂进,快到前方通往山中的一条小路时,牛有道突然回头道:“王爷,前面路口能不能停一下?”

    说话间已经到了,商朝宗抬,人马陆续勒住缰绳停下。

    商朝宗问道:“法师有事?”

    牛有道扬鞭指向一旁小路,“不瞒王爷,这里面有个山村,正是我出身的地方,我少小离开,还不曾回去过,想回去看看怎么样了,不会耽误太久时间,能不能请王爷稍候。”

    商朝宗看向蓝若亭,有征求意见的意思。

    蓝若亭四周看了看,笑道:“既如此,王爷,不妨一起去看看能出法师的地方是何钟灵毓秀之地。”

    商朝宗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想趁探探牛有道的底细,点头道:“也好!”

    牛有道心知肚明,也懒得解释什么,笑回一句,“穷山窝子罢了,就怕王爷嫌弃。”

    “走!”商朝宗扬鞭一指,立刻有几名前哨纵马跑去探路,其他人不疾不徐地随后。

    途径山中林密之地,不用吩咐,左右人马有人开始弓弩上弦,或抓住了武器,高度戒备着四周。牛有道回头看了看这些人,能感觉到这些人都不是一般的军士,极具实战经验。

    “嘘…嘘…嘘嘘。”

    山中突然传来鸟鸣声,牛有道似乎被电触了一下般,猛然看向鸟鸣方向,瞪大了眼睛。

    “王爷,这鸟叫的不地道。”

    护卫军士中突然有人出声提醒,商朝宗等人立刻勒住了马,高度戒备四周。

    有人马护住了商朝宗等人,也有人开始将牛有道夹在了中间,弓弩已经隐隐对向了他,虎视眈眈,貌似把牛有道当做了故意诱他们进陷阱的人还是怎的,一旦不对随时要发难。

    “嘘嘘…嘘嘘”

    远处又隐隐传来鸟鸣声。

    牛有道立刻神色激动了起来,目光探寻着四周,也撮唇“嘘…嘘…嘘”学了三声鸟叫。

    四周陷入了安静,等了一会儿后,才又传来“嘘…嘘”两声鸟叫。

    牛有道顿时两眼放光,无视身边随时带来的威胁,怒喝道:“让开!”

    蓝若亭略默,摆了摆,示意人马让开了。

    牛有道直接纵马冲了出去,跑出不远,又停下了,“嘘……”再次撮唇发出一声悠长鸟鸣声。

    接着原地勒马转圈,不断观察着四周。

    没多久,山林中哗啦闪现一个人影,一个魁梧青年冲到半山腰,停在一棵大树下,瞪大着眼睛盯着牛有道打量,丝毫不顾瞄准他的弓弩。

    牛有道亦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对方,两人就这样彼此互相打量个没完没了,后面的商朝宗等人看着奇怪。

    魁梧青年明显很激动,嘴唇嚅嗫哆嗦了许久,最终颤音道:“道…道爷,是你吗?”

    这一声久违的‘道爷’二字,真正是让牛有道热血沸腾!

    牛有道用力握拳收了下肘,猛然指着他,兴奋异常地断然道:“猴子!”

    ‘猴子’二字也让那魁梧青年情绪彻底失控了,不顾荆棘冲了下来,跳落在了山道上。

    牛有道翻身跳下马,两人张开双臂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互相用力拍打着对方的后背,那简直比一对热恋中的恋人还深情。

    蓝若亭等人看的差点起一身鸡皮疙瘩,不过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牛有道从见面就能看出是个从容淡定的人,颇为洒脱,如今居然如此失态,可见是遇上了交情非同一般的故人。

    但几人身边的护卫人马却没敢放松警惕,高度戒备着周围,到现在若还不明白那所谓的鸟叫是有人在发信号才怪了。而且有一点非常能肯定,牛有道对这种鸟叫信号也非常熟悉。

    外人是难以理解相拥二人在这个世界的寂寞的,那是一种心灵深处的寂寞,外人也无法理解二人的交情。

    待到双双情绪稳定下来后,两人推开彼此打量对方,眼神中饱含太多太多的感情。

    看到猴子雄壮的块头,还有那个头居然比自己还高半个脑袋,想想猴子以前那因瘦小身板才得来的‘猴子’外号,牛有道突然笑得前俯后仰。

    猴子刚才的失控情形已经不见踪影,似乎又恢复了从前那面无表情的冷漠样子,很酷!

    有些骨子里的来自灵魂的东西是改变不了的。

    “道爷,你笑什么?”猴子问了声。

    牛有道摇头呵呵道:“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身材有问题吗?”

    猴子愣了一下,意会到了什么,嘴角略微翘了一下,代表自己也觉得好笑。

    摁奈下笑意,牛有道奇怪道:“你怎么来了?我好像见你逃进了甬道。”

    猴子淡定道:“不进甬道也许还有活命的会。”

    牛有道愕然:“这话怎么说?”

    猴子:“整个甬道整体坍塌,我躲都没地方躲。”

    “……”牛有道无语,还以为对方跑的快,没想到下场更惨,叹了声,朝山路尽头方向努了努嘴,问:“你也是从那小庙村冒出来的?”

    猴子点了点头,问:“你是牛有道?”

    牛有道乐了,“你怎么知道?”

    猴子:“醒来后,发现自己中了箭,才知村子不久前遭受过匪兵的洗劫。养伤的时候,听说村里有个叫牛有道的变得有点奇奇怪怪,跟傻子一样找村里人问东问西,说跟我一样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什么时候离开了村子村里人都不知道。我当时就反应了过来,应该是道爷你,奈何我当时的身体伤的很重,不宜去找你,也不知道该去哪找你。”

    商朝宗等人看着这边,距离稍远,听不到二人在说什么。

    牛有道沉默着点了点头,抬拍了拍他肩膀,“我一直以为你当时脱身了,没想到你也来了,否则我不会一个人离开小庙村。”

    猴子就一个字,“懂!”

    有这一个字就够了,牛有道也不多解释了,负眺望四周山林,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又有点庆幸道:“幸好我这次顺道经过这里,想着过来看看那些村民,还点人情,否则怕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与你再见。对了,凭你的本事,这山村怎么能留得住你,你就没想过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把谁家姑娘肚子祸害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