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十五章 这人有点不地道
    ,。

    猴子自动过滤了姑娘大肚子的事:“想过。【愛↑去△小↓說△網www.】但当时的确伤的重,养了小半年才把伤养好,多亏村里人照顾吧。后来地里粮食熟的时候,又亲眼目睹了匪兵抢掠,的确有点不像话,这里的兵跟匪没什么区别,每次粮食熟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来抢上一次。”

    牛有道能理解他的心情,知道猴子以前是特殊兵种出身,有某种情结在身。而自己若非无意中帮了猴子那孤寡老娘养老看病送终,凭猴子的本事怕是也不会投奔自己这种人,毕竟自己是另一条道上的人,猴子跟自己纯粹是为了还不孝儿欠老娘的东西,之后渐渐结下了足之情。

    “后来我想,去外面也不见得能找到你,估摸着你迟早要回这村里看看,就像你说的要回来还人情,决定在这里等你。而我也要还村里的人情,为了避免他们屡次被抢,留下将村里人组织训练了一下。还有就是这身体底子不太好,我也趁这些年把这身体锻炼了一下,不然这世道这么乱,跑出去没点自保能力遇事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牛有道点头,两人都懂对方,看来两人再见也是必然的事情。

    “你呢?”猴子朝商朝宗等人送了送下巴,“什么情况?明明跟你一起来的,看起来对你似乎不太友善。”

    “呵!”牛有道回头一看,才想到把那些人给晾下了,拍了猴子后背,“来,给你介绍一下。”

    带了猴子过去,牛有道把商朝宗等人给介绍了一下,又介绍猴子,“这是我好兄弟,叫…”挠了下脑袋,回头问猴子,“你叫什么来着?”刚才忘了问他现在叫什么。

    蓝若亭等人的下巴差点掉下来,你好兄弟你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你们交情明显非同一般,有这样睁眼说瞎话的吗?上清宗派来的这人有点不地道啊!

    猴子目光淡定扫视诸人,“袁罡!”

    “哦!对,袁罡,离开村里太久了,你名字都忘了。”牛有道回头朝众人尴尬笑道:“我这人记性不太好。”

    这话大家信不信另说,不过都在仔细打量袁罡,目光下意识都注意到了袁罡绑在小臂和大腿上的匕首上,穿着看起来像山窝里的村民,但那气质明显不像,目光中不把他们当回事的味道很明显。

    一般的山野村民看到他们这阵容不吓得战战兢兢才怪了,哪能这样淡定?王爷!难道不知道王爷是什么吗?商朝宗等人相视一眼,不由心中狐疑,难道这村里出来的人都这德性?

    念及此,他们有些好奇起来,还真想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村子。

    “让你们的人别乱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袁罡盯着商朝宗冷冷警告一声。

    商朝宗身边的护卫顿时脸有怒意要发作,商朝宗却伸拦了一下。

    袁罡给了那护卫一个蔑视的眼神,转过身,两指抠进嘴里,“嘘”吹了个嘹亮的口哨。

    边上山林里立刻有动静,陆续跑出了五六个小伙子,面带警惕神色靠近了这里,明显有些畏惧官兵。

    蓝若亭等人又相视一眼,觉得这反应才像村民的样子嘛。

    “罡子哥,这是?”为首一个小伙子试着问了声。

    袁罡一指牛有道:“大棒,回去跟村里说一声,就说牛有道回来了,我不回去了,要跟他走了,你们以后照我说的看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没征求牛有道的意见,他就直接帮牛有道做了主,不回村!

    牛有道微微点头对几人露出笑意,他明白袁罡的意思,不想外人跑进村里探村里的底,至于跟自己走,那是应该的。

    “牛有道?”大棒愣了一下,盯着牛有道上下打量,突面露惊喜道:“呀!道哥儿,真的是你啊,你变富贵了,罡子哥不提,我都认不出你了。道哥儿,我是大棒啊,以前常跟你屁股后面玩的大棒啊!”

    “还有我,我猛子啊!”

    “道哥,我小狗子…”

    “我大碗呐,道哥,你这些年跑哪去了,当时你不见了,村里到处找你呢。后来还有人来村里打听你,还有人在城里见过你……”

    几个小伙子围了过来,争先恐后嚷嚷,高兴的不行的样子。

    有人来村里打听?村里还有人在城里见过我?牛有道愣了一下,随后大概猜到了点什么,哈哈大笑一声,伸将凑来的小年轻都指了遍,“大棒、猛子、小狗子……”反正把他们自我介绍的名都点了遍,“都记得,大碗当初跟我去河里摸鱼差点被淹死…”反正他一个都不认识,就照山村小子估摸着可能都会干的事乱说了遍。

    袁罡嘴角抽了一下,发现道爷还是那个道爷!

    大碗乐呵呵点头道:“是啊是啊!”心里却在纳闷想,鱼好像摸过,有差点被淹死吗?

    “道哥儿,回来了不去村里看看吗?刚子哥说你们要走,要去哪啊?”大棒好奇问道,丝毫没意识到袁罡所谓的要走是什么意思,在他们的印象里,这村里人也走不了多远。

    袁罡:“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别问那么多。”

    看的出来袁罡在一群小年轻里还是挺有威信的,他这么一说,大家也就不问了。

    大棒挠头道:“罡子哥,带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呗。”

    “外面乱着,呆村里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其他的以后看情况再说。”袁罡扔了句话,回头问牛有道:“有钱吗?”

    牛有道朝自己马匹抬了抬下巴,“包里,正要给村里送去。”

    袁罡走去伸到包裹里一搅,扯了只钱袋子出来,里抖搂了一下,哗啦作响。走回打开钱袋子一看,金钱、银钱、铜钱一堆,金银都是铸造好的铜钱模样,金钱居多,金灿灿晃眼。

    “哇!”几个小子从未见过这么多钱,一起围了过来,都想伸摸一下,颇有见钱眼开的味道。

    袁罡钱袋口绳子一拉,扎紧了,扔给了大棒,提醒道:“这钱交给村里几个老人集体保管,跟他们说,钱虽然多,但不要拿出去乱买东西,外面兵荒马乱的,露财容易给村里招祸,实在急用或必须要买的东西才能拿出来用,记住没有?”

    闻言,蓝若亭三人又相视一眼,看向袁罡的眼神越发感兴趣了。

    牛有道也点头道:“嗯,乱花的话,回头别怪我让村里还钱,我的钱也是辛苦挣来的,是解难的,不是给人乱花的。”

    几个小伙子连连点头,大棒拍着胸脯道:“道哥儿放心,我们知道挣钱不易,你肯拿出这么多钱给村里那是好心,哪能乱花,回去定会说清楚的。”

    牛有道呵呵道:“那就好。”

    袁罡挥道:“好了,都回去吧。”

    他的话还是挺管用的,几个小伙子依言而去,一步三回头地摆,“刚子哥、道哥儿,我们先回去了,你们早去早回啊!”

    牛有道微笑摆,袁罡笔直站那不动目送。

    等到人不见了,袁罡转身对牛有道说:“走吧!”

    坐在马背的蓝若亭笑道:“袁兄弟,会骑马吗?”

    牛有道扭头乐呵道:“别说骑马,他飞、坦克都能开。”

    “飞?坦克?”

    蓝若亭、商朝宗、商淑清异口同声,一起傻眼,超级茫然的样子,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其他人也懵的样子才知没听错。

    “飞、坦克是何物?”商淑清问了声。

    袁罡神情冷酷,没任何反应。

    牛有道也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呵呵笑道:“乡下东西,你们也看不上,不说也罢。”

    “倒是我们孤陋寡闻了。”商淑清可惜一声,见人家不愿多提,也就没再多问。

    蓝若亭倒是朝山路尽头送了送下巴,“法师既然回到了家乡,不回去看看?”

    不愿跟他们搭话的袁罡冷冰冰一句,“每次官兵来,都要进村洗劫一次,乡下人见不得这大场面。”

    几人都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蓝若亭和商朝宗面色有些凝重,倒不是因为这话生气,而是因为能充分理解这句话,不说以前,仅这次一路走来,就见过不少袁罡说的这种惨况。

    但商朝宗身边的护卫却怒了,扬鞭指着袁罡喝斥道:“大胆!王爷岂是…”

    袁罡冷眼一斜,商朝宗嗯了声,示意那人闭嘴。

    见闹得有些尴尬,牛有道忙乐呵呵圆场道:“主要是不愿因为一点私事耽误王爷的行程,不去也罢,不去也罢。”

    商朝宗回头道:“给袁兄弟一匹马!”看的出来,第一印象上,他对袁罡比对牛有道更有好感。原因很简单,他只一眼就从袁罡身上看到了属于英扬卫、武烈卫的气质,看着都亲近,而这个牛有道嘴里没一句实话,不像什么好人。

    后面很快有人解来一匹坐骑,袁罡接了缰绳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落。

    蓝若亭等人明显留意了一下,看出了袁罡不像一般山野村民,对驾驭马匹是有相当经验的。

    商朝宗打了个势,一群人中止了继续向前,后队改前队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