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十八章 有夜宵吃吗?
    ,。

    一番交流后,圆方告退,宋衍青派了许以天去陪着,实际上就是看管着,别让圆方跑了。对宋衍青来说,圆方接不接受招安的事情另说,起码不能让圆方坏了自己的好事,暂时要将这南山寺控制在自己的中。

    圆方走后,宋衍青有些忍俊不禁地笑骂一声,“这熊妖有点意思。”

    陈归硕凑到他跟前,眨了眨眼,道:“熊,金毛,毛发刀枪不入!师兄,你有没有点印象?”

    宋衍青目光微凝,略颔首道:“他一脱衣服露出那一身金毛,我就看出来了,异兽录上的金王熊,以其毛发编织的衣甲具有很强的防御力,很罕见的东西,居然被我们在这里遇见了。看他那样子,估计和修行界的人没什么接触,否则如此低弱的修为焉敢轻易暴露自己。不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就看他识不识相,先把眼前要做的事办好。”

    陈归硕“嗯”了声,发现这熊妖也算是命大,若非还未彻底化形成功有一身的金毛抵挡,怕是动之初就被他们给宰了。

    随后,陈归硕又陪了宋衍青在南山寺到处走动查看,观察环境以备。

    他们三个离开上清宗后,几乎是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路,就是为了早来布置,这一路得益于宋衍青的背景,沿途能找驿站换乘马匹,不然三人的坐骑经不住这样赶路……

    明月照大江,江畔一座座帐篷,江波滚滚映月。

    江畔岸岩上一座凉亭,显得有些破败,商朝宗负凭栏眺望江上月色。

    蓝若亭从不远处走来,慢步走入亭内,问道:“王爷对江愁眠,有心事?”

    商朝宗轻叹一声,“我虽自信满满鼓舞士气,但我们的情况自己清楚,身边没有法力高强的法师保护,也不知能不能平安抵达封地。过了广义郡,离苍梧县就不远了,越到最后我越是担心。”

    蓝若亭安慰道:“王爷放心,在没得到那十万鸦将之前,我们这一路不会有什么太大风险,应该会平安抵达,我倒是担心封地那边,朝廷怕是事前已经做了准备。”

    商朝宗回头道:“我在考虑,如今的情况之下,我们还有没有必要去苍梧县。”

    蓝若亭神情一肃,连连摆道:“王爷,万万不可,这一路上朝廷肯定布置有眼线,我们若老老实实前去还能保平安,若是失控偏离方向,怕立马要惹来人追杀。另外,属下在京城费尽心思打点酝酿,推动他们把王爷的放逐之地定在苍梧县封地也不是没原因的,先王在世时,苍梧县略准备有家底,这是王爷最后的希望,我们上已经没什么可用的资源,不可轻言放弃!”

    商朝宗默默颔首,道:“希望能给这些誓死跟随的弟兄们一个交代吧!”

    就在这时,五名百夫长之一的关铁大步而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腿有点瘸的白发苍苍老翁。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亭内,关铁抱拳禀报一声,“王爷,方叔来了。”

    那白发老翁单膝跪地行礼,语带颤音道:“小人方平参见小王爷…不,参见王爷!”

    “方叔,快快请起!”商朝宗抢步上前,亲自双将老翁给扶起。

    这老翁原是宁王商建伯麾下的一员亲兵,后因在战场上受了伤,腿脚不便而退役,归了家乡,家就住在这一带。

    等他站起,蓝若亭问道:“方平,我事先差人让你准备的渡江工具可准备好了?”

    方平一脸羞愧摇头道:“小人无能,至今只准备了几只木排而已。”

    蓝若亭皱眉,“几十个人,这些天只准备了几只木排,怎么回事?”当年商建伯放了一些兵卒退役,特意安置在这一带不是没原因的,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方平叹道:“蓝先生有所不知,广义郡太守凤凌波拥兵自重后,与朝廷大军发生几次冲突,免不了波及附近的村子,加上强征青壮为兵,我们这几十人死了一半,还有一半被凤凌波的人给抓走了,死活不知,也只有小人年纪太大,加上腿脚不便,人家看不上,因此躲过一劫。”

    蓝若亭陷入了沉默。

    “原来如此!方叔,不用多虑,这怪不得你。”商朝宗闻言安慰一声,回头沿着大江上游指去,“我若没记错的话,上游江面狭窄处有桥,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绕点远路。”

    蓝若亭苦笑道:“王爷有所不知,凤凌波与朝廷大军的几次冲突属下皆有关注,为了防备朝廷大军偷袭,这沿江船只全部被凤凌波控制了不说,江上但凡能来往的桥梁也全部被凤凌波给毁了。真要绕远道的话,起码要绕道八百里外,咱们这些人没个几天时间怕是绕不过去,绕过江后又要绕远路,得不偿失,还不如扎木排渡江!”

    商朝宗略沉思,随后断然道:“既如此,天亮后伐木!”

    事情就这么定了,关铁刚将方平送走休息,戴着纱笠的商淑清抱了具古琴走来,身后跟着几人提了食盒过来。

    商朝宗瞅她这情况,不禁乐道:“清儿,看来是有了雅兴。”

    商淑清摇头道:“哥,那两位怕是不愿跟咱们交心,如此良辰美景,不妨请来小酌几杯,清儿愿为诸位抚琴助兴,来了兴致说不定能解开心结。”

    商朝宗犹豫道:“要你抚琴助兴?堂堂郡主如此屈尊,清儿,你是不是太过看重他们了?”

    商淑清道:“哥,礼贤下士并不丢人。就算对方不是贤士,我们落得如此地步,哪还有什么资格谈什么屈尊不屈尊,就当做是客人热情招待一番也是应该的,并不亏什么。万一对方真是贤士,能得其助一臂之力则更好。哥,咱们的情况不怕多交朋友,就怕没朋友,退一万步说,好聚好散少一个仇人也是好的,你说呢?”

    蓝若亭心中暗暗感慨,这位郡主聪慧无比,更有男儿难及的心胸,可惜是个女儿身,不然大有作为!

    “倒是我眼皮子浅,受教了!”商朝宗诚意拱了拱,一副受教的样子,惹得商淑清咯咯一笑。

    商朝宗亦莞尔,回头朝蓝若亭颔首,示意他去请来。

    谁知商淑清道:“还是咱们一起去请吧,也显得有诚意一点。”

    商朝宗点头,“也好!”

    于是商淑清摆放好了古琴,又吩咐了一声,让兵卒摆好酒菜,这才与商朝宗和蓝若亭一起前往。

    三人找到牛有道暂歇的帐篷,刚靠近,走在前面的商朝宗脚步一顿,感觉脚上绊到了什么东西。

    这边还没反应过来这么回事,一道人影已从帐帘下翻了出来,袁刚那健壮体躯突然现身,拦在了外面,一支匕首倒握在腕后,虎视眈眈地盯着三人。

    商淑清和蓝若亭皆注意到了商朝宗的异常,顺着他脚看去,才发现商朝宗脚下绊到了一根丝线。

    三人不禁面面相觑,敢情有人悄无声息地在这浅草丛中布下了预警装置,一旦有人接近这帐篷周围立刻会被帐篷内的人发现。之前的牛有道不会在帐篷周围搞这东西,他们早先这般接触过并没有发现,这装置是谁布置的已不用多说,三人一起看向了袁罡。

    商朝宗看向袁罡的眼神中越发流露出兴趣,下这么多人盯着,居然没人发现这个袁罡悄悄做了脚。

    见是他们,袁罡的声音和他的脸一样冷酷,“什么事?”

    商朝宗道:“这一路奔波,招待不周,难遇今日这般良辰美景,江边略备酒菜,请法师和袁兄弟一起小酌几杯!”

    袁罡冷冷道:“不用了,法师已经睡了!”

    三人一愣,正以为碰了一鼻子灰,谁知帐篷内突然冒出牛有道的声音,“有夜宵吃吗?”

    帐帘一掀,牛有道钻了出来,顺一掸歪在肩头的马尾,瞅着三人,目光忽闪,又乐呵呵补了一句:“有夜宵啊?”

    “夜…宵?哦,是有夜宵,就在江边亭中,请法师赏光!”商朝宗伸相邀。

    牛有道够着脑袋朝江边的亭子方向瞅了瞅,又回头问袁罡:“你饿不饿?不饿就去睡你的。”说罢又对商朝宗回礼道:“有劳有劳,请!”

    几人转身而去,袁罡闪身回了帐篷内。

    商朝宗三人以为袁罡真的回去睡了,谁知袁罡很快又闪身而出,上多了一把宝剑,正是牛有道的随身佩剑。他也没说肚子饿不饿,默不吭声地跟在了牛有道的后面,目光若有若无地警戒着四周。

    到了江边亭子里,牛有道来回晃悠了一顿,最后停步凭栏,瞅着明月江波感慨一声,“的确是良辰美景!”

    “法师,请坐!”商朝宗站入座位热情邀请。

    牛有道面带微笑入座,蓝若亭也做陪衬入座,反倒是袁罡没那个意思,提把剑守在牛有道身后。

    “袁兄弟,请!”商朝宗伸示意。

    袁罡冷冷道:“不饿!”一点面子都不给,闹得商朝宗有些尴尬。

    倒是牛有道帮着解围道:“他就这样的人,一根筋,不通人情世故,我不知说过他多少回了,照样没用,王爷不必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