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章 他说咱们是废物
    ,。

    呛岔了气虽迅速运功压制了下来,可他却似乎咳嗽的更厉害了,给人连肺都要咳出来的感觉。

    牛有道咳嗽着指了指自己,对几人摆了摆,表示自己不行了,没办法奉陪了,直接离席,咳嗽着离开了。

    就这样跑了?几人相视无语。

    商淑清静默,听袁罡那么一说,她本还想请牛有道将那词弹唱一曲的,结果人家压根没给她开口的会。

    目送牛有道离去的背影,袁罡嘴角抽搐了一下,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道爷是什么样的人么,这是借咳嗽为由头遁了,他还想反坑道爷一把,结果道爷就是道爷,连个解释都不需要,就这样顺坡下驴,滚了!

    没能坑上,枉做小人,袁罡也很无语,什么都没说,也没跟几位告辞,像个陌生人似的,提着剑转身大步离去。

    商朝宗三人随后也反应了过来,牛有道这是借遁了!

    看看桌上的酒菜,被牛有道喷了一遍,没办法再吃下去,蓝若亭摇头道:“词的确是好词,不知谁说的才是真!”

    商朝宗冷哼一声,“你觉得谁的话更可信,还用说吗?”

    商淑清莲步轻挪,转身走到了凭栏处,眺望月色下的滚滚大江,徐徐吟道:“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好一个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一个豪迈沧桑,一个诗酒田园,但两者都透着淡薄世间名利之意,出自同一人是有可能的!只是依旧不肯交心,有意和我等保持距离,哥,此人我们怕是留不住了,恐迟早要和我们分道扬镳!”

    商朝宗脸上有不快神色,“跟着我们危险,为求自保,情理之中的事情!”

    蓝若亭叹道:“不管怎么说,至少对方的去意证明了一点,不是外部派来图谋不轨的!”

    帐篷内,牛有道盘腿坐在一张毡子上打坐。

    帐帘掀开,袁罡进入,淡淡问了句,“夜宵好吃吗?”

    “能有什么好吃的,除了蒸、煮、烤,还是蒸、煮、烤,这边的烹饪花样太少,等安定下来了,这事要解决!”说到这,牛有道睁开了双眼斜睨,没好气道:“猴子,你可以啊,胳膊肘往外拐!”

    你还有脸说?袁罡给了他一道鄙视的眼神,懒得跟他扯那不靠谱的事情,宝剑连同剑鞘插在了他的跟前,转身在对面铺地的毡子上坐下了,“道爷,离南山寺可是不远了,你确认有人会在南山寺对你动?”

    牛有道也立马将刚才的事扔在了脑后,他们两个之间,刚才的那点事对他们来说压根就不算事,略琢磨后道:“图汉不提醒,我只怕想不到,图汉既然提醒了,有那封假信,事情怕是十有八九。要在南山寺对我动,无非两个可能,要么是上清宗的人躲在南山寺对我下,要么另有人要在南山寺对我下。”

    袁罡直问:“你想怎么做?”

    牛有道:“首先,我还没有活得不耐烦,我还不想死。理想中的解决办法,最好是让上清宗误以为解决了我,那么就断绝了上清宗再盯着我不放的可能,可供我们从容离去,为我们提升自己的实力争取时间,这样就算以后上清宗发现了我还活着,我们自己有了实力,也不需要怕他,这是最稳妥的办法,否则被上清宗的高纠缠上了,怕是会很危险,我们人生地不熟相当吃亏,这也是我迟迟不敢离开这支队伍的原因。商朝宗再不济也是个王爷,没大人物开口,公然袭击商朝宗人马的事上清宗还不敢做!”

    两人多年的配合很默契,说到这,袁罡大概明白了牛有道想干什么,问:“李代桃僵?”

    牛有道颔首道:“如此一来,在南山寺的两个可能意味着两种结果,若是上清宗的人对我动,对方十有八九认识我,李代桃僵也没用,之后还是会追着我来。若不是上清宗的人,则可顺利瞒天过海!”

    袁罡:“具体计划?”

    牛有道:“人一定要从这五百人里找,找个大致上和我轮廓差不多的,你想办法把他修饰一下,送到南山寺去。若不是上清宗的人,见到假冒我的持信人必定下毒,人一死,杀以为得了,商朝宗的人马也必定会去找自己人,我们可趁迅速脱离。若是上清宗的人,就不会下打草惊蛇,你若见人安然出来,立刻发出求救信号,引商朝宗人马去驰援,一是争取让商朝宗的人马缠住凶,二是为了吸引凶的注意,至少不能让凶第一时间知道我们的去向,我们可趁遁离!总之不管是哪种结果,咱们没必要陪这兄妹俩冒险,点火后立刻走人!”

    袁罡点头:“明白了,这事我去处理,你稳住商朝宗他们!”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我刚不是想稳住他们么,你捣什么乱呐?”

    袁罡头一扭,躺在毡子上闭眼睡觉,当什么都没听到……

    次日天明,袁罡打了水来,帮牛有道把晨起需要的用水都准备好了。

    帐篷外洗漱之余,东张西望的牛有道见人马奔走,回头问了声,“什么情况?”

    袁罡:“听了一两句,进山伐木,扎木排渡江。”

    “噢!”牛有道看向四周。

    洗漱完后,牛有道四处溜达,见到江畔坡上指着江面指指点点的商朝宗等人,牛有道主动凑了过去,“王爷,这么大动静,是要扎木排渡江吗?”

    几人回头一看,亦纷纷打招呼,蓝若亭笑道:“是啊!若仅仅是人过江还好办,这么多马匹,不扎个上百只木排怕是不方便。”

    牛有道顺上下游瞅了瞅,好奇道:“上下游没桥吗?”

    蓝若亭:“法师有所不知,广义郡太守凤凌波拥兵自重,为防朝廷大军,严控江上来往船只,至于江上桥梁亦是烧的烧、毁的毁,绕道又太远,咱们只能是扎木排渡江。”

    “拥兵自重?”牛有道走入几人中间,眺望对岸影影绰绰的景物,“区区一地郡守就敢对抗朝廷大军,这个凤凌波很厉害吗?”

    商朝宗兄妹互相看了眼,连这个都不知道,也不知道牛有道是不是明知故问。

    蓝若亭微笑,捋须道:“一郡实力对抗整个朝廷自然是不行,不过如今的朝廷正面临敌国大军压境,不宜造成内乱。而凤凌波也的确是有几分实力,有修行门派撑腰不说,麾下更有十万精锐大军,长子凤若义、次子凤若节皆是能征善战之虎将,就连女儿凤若男亦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凤凌波有两儿一女为将,连败朝廷征讨大军数次,逼得朝廷暂时只能安抚,不敢将其彻底逼反。加之广义郡地处鱼米之乡,气候温润,粮食充足,人口自然也不少,可谓给了凤凌波充足的先天自立条件,因此敢趁着朝廷内忧外患而对抗!”

    下面一个郡守都敢拥兵自重,看来这大燕国的麻烦不小!牛有道露出若有所思神色,嘴里嘀咕了一声,“凤若男…”

    他想起了一件事,当年刚出小庙村顺河漂流时,曾遇上一个女将,喊话时就曾让他来广义郡投奔,记得射给他的铭牌上就刻着一只凤凰,还有一个‘男’字。

    听见念叨的蓝若亭试着问了声,“法师认识凤凌波的女儿凤若男?”

    “呵呵!”牛有道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后方的临时驻扎地突然出现一阵骚乱动静,商朝宗霍然回头,喝道:“怎么回事?”

    回头看了眼的牛有道见袁罡被一群人围着,眉头略动了一下。

    几人随后快步走去,百夫长关铁上前开路,围着的人群让开。见袁罡明显和自己亲卫对上了的样子,商朝宗再次喝道:“怎么回事?”

    袁罡屹立原地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他对面的另一名百夫长陈树林指着袁罡,面有怒色道:“王爷,他说咱们英扬、武烈两卫的人是废物!”

    几人迅速盯向袁罡,商淑清暗暗觉得奇怪,这袁罡绝对不是个多事的人,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商朝宗:“袁兄弟,可有此事?”

    袁罡无动于衷道:“是我说的。”

    一句话越发激起众怒,周边人一个个面有怒色,连商朝宗亦脸色沉下,蓝若亭和商淑清互相看了眼。

    上拿着剑走哪都当拐杖用的牛有道单杵剑,漫不经心地嚷嚷了一句,“猴子,胡说八道什么?”

    袁罡淡然道:“没胡说八道,说的是实话而已,谁若不服气,可以比比看!”

    两卫亲兵立刻一个个摩拳擦掌,明显准备狠揍袁罡一顿的样子。

    商朝宗则是精神一振,他第一眼见到袁罡就对了眼,袁罡身上的那股气质他相信自己不会看走眼,早就想探探袁罡的本事如何,此时会送到眼前,不禁喝道:“好!哪位弟兄出来陪袁兄弟玩玩!”

    “我!”

    “我来!”

    “王爷,让我来!”

    一群人争先恐后,最后还是百夫长陈树林一声喝,压下了其他人的意见,亲自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