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一章 真乃虎将
    ,。

    袁罡还是站那不动,明显一副你们换谁上都行的样子。【愛↑去△小↓說△網www.】

    牛有道也喝了声,“猴子,别乱来,回来,这不是你瞎玩的地方!”

    “我没瞎玩,我若输了任由王爷处置。”袁罡给了个承诺。

    商朝宗闻言暗喜,正想将袁罡收入麾下,从小庙村那边的山林见闻来看,能带领村民抵御匪兵的抢掠,就足以证明此人具备一定程度上的作战指挥素养。

    而袁罡又朝对面的陈树林微微抬了抬下巴,“你输了又如何?”

    陈树林也道:“我输了也任由你处置!”

    袁罡淡然道:“你是王爷的兵,你的话能算数吗?”

    “……”陈树林被堵的哑口无言,不禁看向商朝宗求助。

    商朝宗哈哈大笑道:“准了!”

    袁罡偏头看向他,“我不想处置谁,只是这一路奔波,想找个跑腿打杂的,我若赢了,王爷准我随便挑人跑腿便可,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商朝宗大一挥,“准了!”

    牛有道又喊了声,“猴子,别闹了!”

    不过他的话似乎没什么用,亲卫们哪会听他的,连袁罡都无动于衷,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比拼的赌注一拟好,众人都来了精神,长途奔波的确枯燥无味,如今起码有热闹可看,纷纷左右退开,让出了开阔场地,两匹马牵到了二人跟前,另有亲卫标配的斩马刀奉上。

    陈树林翻身上马,接了抛来的斩马刀,捉着缰绳纵马跑远了方停下转身看着这边。

    牛有道却没有退下,待到送马送刀的人退下后,反而上前斥责袁罡:“你瞎闹什么!”后面又低声轻轻补了一句,“你行不行?别逞强!”

    袁罡亦低声回了句,“我在小庙村和匪兵打了几年,你猜的没错,硬气功在这边的修炼速度远超想象!”

    听他这么一说,牛有道放心了,有把握就行,遂又指着袁罡一顿骂,骂也没用,最终甩袖转身而去,陪在了商朝宗等人身边观望。

    远处,陈树林耀武扬威,挥舞中斩马刀对这边摆出各种挑衅动作。

    袁罡看了眼,中缰绳扔回了马鞍上,中斩马刀拍在战马屁股上,战马吃疼,奋蹄跑开到一旁,被附近亲卫给扯住。

    两边观战的人愕然,另一头耀武扬威的陈树林亦愣怔,不知道袁罡是什么意思。

    然袁罡接下来的动作更让人吃惊,只见袁罡随翻动斩马刀,信向身侧一抛。

    嗖!斩马刀飞来,应声插在了商朝宗跟前的地上。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难不成还想赤空拳对战纵马驰骋的陈树林不成?若真如此的话,在对决的力量对比上绝对是吃大亏的,战马的冲击力量可是很惊人的,被战马撞上不死也得残,人在战马上借势一刀的威力更是可怕!

    商朝宗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袁罡的一举一动,从袁罡身上看到了临阵从容不迫的气度,颇有大将之风,心中越发欣赏不已。

    牛有道拄剑当拐,神态平静,眼神中也略露饶有兴趣的意味,也想见识一下袁罡如今的实力如何。

    众目睽睽之下,忽见袁罡抬起了一只胳膊,握拳对陈树林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接着拳头翻转,大拇指朝下!

    尽管现场知道这动作是什么意思的只有牛有道一人,但大家都不傻,都能猜出这是一种看不懂的挑衅势。

    对面的陈树林面露冷笑,心中冒火,竟敢赤空拳挑衅,未免太不把咱放在眼里!

    “驾!”陈树林挥刀后拍在马屁股上,两脚跟一敲马肚子,座下战马立刻撒开四蹄狂奔而来,四蹄下的泥土和青草飞溅,人马如一团疾风般冲来。

    放下胳膊的袁罡不动如山,两腿岔立,自然垂放的双臂渐渐绷紧握拳,身体骨骼隐隐发出咔咔闷响,双眼紧盯冲来的战马,突然人如猎豹般骤然蹿出,直线迎着战马当头冲去!

    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皆暗道这厮疯了吗?

    眼看人和战马要撞上,单臂拖刀,疾驰而来的陈树林中刀身一翻,刀刃换成了刀背,抡刀朝冲来的袁罡劈去。此举也算是高抬贵,身在王爷身边多少看出了王爷对此人的欣赏,如此比试又不是杀人,遂临时藏了刀锋,改用刀背敲打教训便可!

    一个假动作诱敌,引了陈树林刀势右劈,借着冲势的袁罡突然铲足贴地左闪,避开了陈树林的刀势攻击,人几乎是贴着奋飞马蹄边上擦地而过,只见他顺势一抡出,掌在马的左前蹄上捞了一把。

    “唏律律!”战马嘶鸣,犹如遭遇绊马索,瞬间倾翻,倒地翻滚而出。

    马背上的陈树林被活生生抛空扔了出去,“啊!”两旁观战亲卫人员纷纷发出惊呼。

    陈树林砸落在地翻滚还没停下,疾冲的袁罡已经借着马蹄的绊势力道停下,并带起了整个人,顺势又倒冲了回来,直追翻滚的陈树林而去。

    长期在马背驰骋作战的陈树林也算是临阵经验丰富,摔马后知道该如何自保,借着力道在地面翻滚卸力,人刚借势站起,还没站稳,就听到袍泽们一阵惊呼声传来,“小心!”

    他刚回头一看,还来不及反应,冲来的袁罡已经是飞身一记侧踹,正中陈树林后背。

    砰一声响,陈树林又飞了出去,飞出两丈远,砸落在地,中斩马刀也砸飞了出去。

    袁罡急冲而来,脚尖在地面一撩,勾起陈树林落地的斩马刀,顺势抓刀在,继续朝翻滚的陈树林冲去。

    商朝宗见状急声呐喊,“下留情!”

    接连两摔,又挨一记重踹,陈树林人都摔懵了,口鼻沁出血丝,等他摇了摇脑袋,挣扎着欲站起,发现脖子上一凉,只见两个人影在眼前晃着,实际上是摔花了眼,只有袁罡一人,单持刀抵着他,刀锋抵在了他脖子上!

    “嗬…”陈树林喘出一口闷气,彻底摊开了四肢,躺在地上苦笑。

    袁罡挪开刀锋,信唰一声将斩马刀倒插在了地上,面无表情地默默转身而去,身形高大,步履沉稳,波澜不惊的样子,周边惊叹的眼光对他没任何影响。

    拄‘拐’而立的牛有道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发现猴子如今的硬气功确实不得了,居然敢用去捞疾驰的马蹄。

    “真乃虎将!”商朝宗喃喃自语一声,看向袁罡的眼神别提有多欣赏,就像看到了绝世美人一般,凭他的眼光能看出什么样的人在战场上能发挥什么样的威力,并不仅仅是武力,战场上处变不惊、临应变的能力非常重要。

    一旁的关铁偏头看了王爷一眼,看出了王爷对袁罡不是一般的心动,不禁暗暗苦笑。

    商淑清和蓝若亭亦忍不住再次相视一眼,二人自然也明白能得一员良将意味着什么,在战场上两军厮杀时,能得一员良将可比得一个法师随扈有用多了,法师有了条件自然能吸引来,良将却是可遇不可求的,别人上的可不会给你!

    左右亲卫看着走来的袁罡则是暗暗咋舌,赤空拳去碰疾驰中的马蹄,一般人只怕早就被马蹄给踢得血肉模糊掌骨粉碎了,这人居然还能将马给绊倒,这力气简直大的吓人!

    之前不少人还对袁罡的话感到愤怒,现在气顺了不少,不为别的,只为人家的确有那说大话的资格,也许人家不了解英扬、武烈卫的战绩!

    一队人跑了过去,有人将摔翻爬起的马匹牵走检查是否有伤,要及时医治,需知这个战乱时代马匹是很重要的资源。也有人将倒地的陈树林搀扶起来,左右架了胳膊扶走。

    袁罡走到,和商朝宗正面对视了一眼,无视商朝宗那炽热的眼神,又静静走向了牛有道的身后默立。

    倒是牛有道对商朝宗呵呵笑道:“比试而已,王爷不要往心里去,赌注不算数也罢。”

    商朝宗倒是被提醒了,盯着袁罡道:“本王说话算话,五百亲卫中,袁兄弟想要谁跑腿打杂尽管说!”

    袁罡淡然道:“到时候再说!”

    “瞎胡闹!”牛有道回头喝斥了一句,又对商朝宗笑道:“王爷,你们忙,我们就不打扰了!”拱了拱,带了袁罡扬长而去,引来众人注目。

    目送的商朝宗忽忍不住扼腕叹息一声,“如此虎将,不去沙场名扬天下,居然跟在他身边跑腿跟班,实在是浪费了,可惜了!”他真想拿一堆人跟牛有道去换一个袁罡,奈何他上现在也没什么本钱跟牛有道去谈,人家本就嫌弃他。

    商淑清和蓝若亭皆轻叹一声,能理解商朝宗的心情,商朝宗如今正是缺人马、缺战将的时候,当然,法师也缺,也不仅仅是法师,什么都缺。奈何这边都看出来了,牛有道怕是去意已决,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辞行罢了!

    两天后,大量木排扎好,这边先派人乘了小筏去对岸,向广义郡的人马通气,免得那边误会。

    得了对岸驻守人马的允许后,这边才将战马全部蒙了眼睛,牵上木排,成群结队划向对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