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二章 陷入危机
    ,。

    抵达对岸,在驻守人马的监视下,一行再次上岸。

    对方将领携部将前来拜见商朝宗,这边还没有彻底造反,名义上还是朝廷的属员,而商朝宗也还是朝廷的王爷,于情于理都要过来拜见。总的来说,这边对商朝宗还算客气有礼,也都知道商朝宗算不上朝廷的人,谈不上是敌人。

    这边将领本要设宴款待,商朝宗婉拒了,只要了些补给,对于这些拥兵自重的叛军,他谈不上什么好感,他好歹也是皇族。

    然这边依然客气,特意派了一支十人小队的人马护送商朝宗一行,说是要护送商朝宗出了广义郡为止。

    商朝宗没有拒绝,也拒绝不了,知道名为护送,实际上是监视,毕竟他上捏着的可是五百精锐骑兵,摆出阵势来完全可以冲锋陷阵,几千步兵结阵怕是都挡不住,完全可以配合朝廷的行动,广义郡和朝廷的关系摆在这,人家不得不防。

    一行再次上路,后面跟了支小尾巴,领队的小将名叫屈五,一路不远不近地跟随监视,途经驿站会将沿途状况传递上报。

    进了广义郡境内,其实离小南山就已经不远了,次日终于抵达了小南山脚下,官道旁的一片丘林地带就是所谓的小南山。

    商淑清偏头喊了声,“哥!”

    商朝宗面色凝重地抬了一下,之所以面色凝重,是因为这边几人已有判断,牛有道迟早要和他们分道扬镳,留不住了,之所以迟迟未离开怕是和送信的事有关,到了小南山怕就是牛有道辞行的时候。

    一行人马见势令行禁止,皆勒住缰绳,人马停在了路上。

    端坐在马背,戴着纱笠的商淑清身子微微前倾,偏头看向另一头的牛有道,“法师,你不是要送信吗?小南山到了。”

    “哦!到了吗?”牛有道一副才知道的样子。

    楚泽是负责前哨探路的百夫长,指着不远处进山的路道:“南山寺由此道而入!”

    牛有道回头指了指袁罡马背上挂的包裹,道:“猴子,信在包里,你帮我跑一趟吧!”

    袁罡默默点了下头,一撇上缰绳,坐骑出了队伍,原地转了半圈,扬鞭指向了队伍中的一名亲卫,一点都不客气道:“你,陪我走一趟!”

    那亲卫名叫苏杰仁,见指了自己,不禁愕然,看向自己头领。商朝宗回头颔首示意了一下,他方纵马而出。袁罡一甩缰绳,纵马跑向山路,苏杰仁追随其后而去。

    “戒备!”蓝若亭喊了声,同时对一旁的关铁使了个眼色。

    关铁会意,微微点头,领了一支人马去了一个方向警戒,五百骑兵大部分奉命散开警戒。

    负责监视的广义郡小将屈五领着人跑了过来,问道:“王爷,怎么了?”

    蓝若亭笑着代为回道:“没什么,派了人去南山寺送信,等人回来,要不了多少时间。”

    屈五“哦”了声,领人退开,一直东张西望打量……

    “跟我来!”

    山路上驰骋的袁罡突然回头喊了一声,坐骑拨转方向,拐下了山道,冲入一片地势平缓的密林中。

    苏杰仁跟着拐弯冲入。进了密林不远,前面的袁罡忽又勒停了坐骑,默默观察着四周。

    苏杰仁近前跟停,狐疑道:“袁兄弟,不是要去南山寺送信吗?”

    “下马!”袁罡给了一句,掀腿跳下了马,摘下马背包裹,从里面取了套衣裳出来,正是牛有道的衣裳。

    苏杰仁刚下马,措不及地接了袁罡扔来的衣服,满头雾水地抱着。

    袁罡朝他抬了抬下巴,示意道:“换衣服!”

    “为什么?”苏杰仁不解。

    袁罡:“让你换就换,哪来那么多废话!”

    苏杰仁有些无奈,只好照做,动作稍慢,袁罡又喝了声,“快点!”

    三下两下换了外套,袁罡又上前扯他头发,要给他变变发型。

    这次苏杰仁不干了,捂住发髻后退,警惕道:“你究竟要干什么?”

    袁罡也不勉强,“你不愿意就回去,回去告诉王爷你不愿为我跑腿打杂,让王爷换个愿意的人过来。”

    “……”苏杰仁无语,也无奈,最终从了。

    不一会儿,袁罡便将他发型换成了牛有道那款很随意往脑袋后面一绑的马尾,一封信拍在苏杰仁胸口,“要做的很简单,假冒法师去南山寺送信,你就说你是上清宗弟子牛有道,奉掌门之命送信,求见主持!送信都是其次,最主要的任务是观察寺庙内的情况,记住了吗?”最后一句纯粹是为了稳住苏杰仁,模糊存在的危险。

    一番叮嘱后,两人再次上马出了密林,回到山路继续前行。跑到隐见山顶南山寺的位置,袁罡再次单骑躲进了山林,苏杰仁独自纵马冲向了山顶。

    躲入林中偏僻处,袁罡将马匹安置好了,迅速徒步向山顶潜伏而去,最后躲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冠中观察着,亲眼目睹苏杰仁进了寺庙大门内。

    “主持,外面来了一人,自称是上清宗弟子牛有道,说是奉掌门之命来给主持送信的。”

    后院正厅内,主持圆方正在与宋衍青等人喝茶谈话,一弟子来到禀报了一声。

    圆方还没回话,宋衍青已霍然站起,两眼冒光,嘿嘿一声,“果然来了!”回头又对圆方道:“让人进来!”又朝许以天和陈归硕招了下,领着二人去了偏房小间内暂时回避,隔间的窗户纸被送宋衍青连戳了几个窟窿眼。

    圆方挺无奈的,他不愿介入修行门派之间的是非,那不是他一个小妖能惹得起的,可是没办法,只能对通报的弟子挥了挥,“请进来吧!”

    很快,一路左右观察着四周的苏杰仁来到,面见圆方后见礼,从怀里摸出了书信双奉上。

    偏房小间内的宋衍青眉头皱起,他岂能不认识牛有道,来者只是做了个牛有道的扮像,压根不是牛有道,回头对许以天和陈归硕道:“你们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两人领命直接从偏间里走了出来,压根不回避这个假牛有道,快步离去了。

    圆方拆开了书信,抖出里面的信纸,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翻来覆去的看,愣是没看懂什么意思,硬是没找到任何字迹,分明就是一张白纸嘛!

    走出的宋衍青伸一把将书信夺了过来,上下瞥了眼苏杰仁,再回头看中书信内容,目光一愣,什么情况?旋即也在那翻来覆去查看……

    南山寺大门口,许以天快速冲出,顺着台阶向山下跑去,目光一路两边查看。

    躲在树冠中的袁罡悄悄注意着,目光忽又一闪,只见寺院围墙内又闪出一道人影,顿足在墙头一点,翻空而来,落在了寺院外的树梢上,树梢借力又再次轻身弹起,轻若飞燕般,一路踏着树梢飘来,目光也是在左右搜寻的模样。

    来者正是陈归硕,与许以天一上一下联配合着查看。

    袁罡却是暗暗叫苦,实在是巧的不能再巧,陈归硕一路飘来的方向正是他所躲藏的位置,现在他想变动换位躲藏都不敢了,一动就很有可能被发现,遂一动不动,只能寄希望陈归硕没注意到。

    然而没那么幸运,从前面树冠弹身飘来的陈归硕还没落到这边树冠上,目光一闪,就已经锁定了他,瞳孔骤然一缩,锵一声,信拔剑,甩剑抖出剑花,直接朝躲藏的袁罡凌空扑了过来。

    袁罡身形一矮下滑,踩中树干分叉,借力一个冲刺起跳,亦飞扑了出去,从这边树上飞扑向了另一边的树上。

    唰唰几声,枝叶粉碎飞舞,剑光闪烁中,遮挡碍事的树冠枝叶被陈归硕中剑影绞了个粉碎,脚在树上一蹬,不见停歇,人如穿雨飞燕直接洞穿树冠,一人一剑继续向袁罡追杀而去。

    飞扑到另一棵树上的袁罡扯了一根树枝坠弯落地,在树林间闪身狂奔快跑,他一看对方身轻如燕能踩着树梢飞行,就知道自己陷入了危,那根本不是一般的武士。

    后面追来的陈归硕足不落地,飞足在林中树干上左蹬右踩,速度不是袁罡的逃跑速度能比的,转瞬撵上,凌空挥掌拍出,一记‘玄清掌’迸发出呼啸声,隔空掌力轰向袁罡。

    察觉到危险的袁罡来不及躲避,后背硬邦邦绷紧了一拱,咣一声震响,硬生生挨了一掌,人震的加速飞蹿了出去,猛然拉开了和追杀者之间的距离,继续狂奔。

    陈归硕惊“咦”一声,没想到对方挨了自己一掌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蹿身追向在林中借助树木乱绕躲避的袁罡,再次追近,吸取了教训,凌空一剑刺出。

    袁罡一个侧闪避开,胳膊带了下眼前的树干,身形顺势绕到了树后,可谓绕树转了一圈,一拳呼啸而出,狂轰向树后陈归硕。

    一剑贴着树干追去的陈归硕不妨袁罡从另一边杀出,更没想到袁罡居然还敢反攻,听拳风,力道似乎还挺刚猛,仓促之下一掌拍出,硬接一拳。

    咣!一声震响,袁罡震的身形失去了控制,向后翻滚下山。

    陈归硕亦震的落地连退几步,后腿一撑斜坡才稳住,有些心惊,这厮好大的蛮力!

    袁罡这一拳也彻底激起了陈归硕的杀心,再次飞身而起,很快再次追上,剑光腾空而下,罩向下面的袁罡,这次没了留活口盘问的意思,而是要痛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