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三章 计划出漏
    ,。

    可就在这时,急骤嗖嗖声起,腾空的陈归硕剑势一改,侧甩挑出剑花。

    丁零当啷声中,五六支射来的箭矢被陈归硕乱剑挑飞,只见下方埋伏的上百号人在关铁的带领下突然冲出,端着弓弩徒步往上冲来。

    关铁之前受了蓝若亭的示意,带着自己麾下人马悄悄前来查看,谁知刚好遇上了袁罡遇险,知道王爷极为欣赏这位,他焉能不救。

    借着一波箭矢攻击,袁罡迅速脱险下冲。

    陈归硕仓促落地,来不及躲藏,又是一波箭矢射来,而且数量颇多,有几十支密集射来,挥剑也难以全部封挡住,迅速振臂施法,法力外放结成护体法罡。

    几十支箭一射到陈归硕跟前,迅速凝滞,凭空停止,硬生生被他的法力给陷住,箭锋离陈归硕近的近、远的远,近的离陈归硕的眼球只有一指的距离,差点将陈归硕惊出一身冷汗。

    陷住的箭矢锋芒之所以远近不一,是因为箭矢连续攻击下差点破了陈归硕的法力防御。道理很简单,箭矢接连射到,先到的面对的防御力较强,同时也消耗了部分防御力道,后到的箭矢遇到的阻力自然小了,攻击距离自然更靠前。

    这还没完,关铁一挥,又是一波箭雨射来。

    陈归硕哪还敢硬抗,炼气境界的修为根本无法挡住太多箭矢的连绵攻击,挥一甩,将陷在身前悬空的箭矢给扫飞了,侧身一扑,闪身藏到了一棵大树后。哚哚声急骤响起,有箭矢钉在了树干上箭羽颤动,也有箭矢从大树旁擦过。

    陈归硕被压制住了,袁罡也冲入了一群人之中,在众人的保护下,暂时脱险。

    一提刀的关铁上下打量袁罡一眼,见应该没事,问:“怎么回事?”

    袁罡漠然道:“不清楚。”

    见只有他一人,关铁似乎想起了什么,急问:“苏杰仁在哪?”

    袁罡看向山顶,“还在寺庙里!”

    关铁二话不说,立刻对下弟兄挥道:“上!”就要去南山寺内去救人。【愛↑去△小↓說△網www.】

    袁罡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警告道:“应该不止一个修士,危险!”

    关铁沉声道:“英扬、武烈卫没有扔下弟兄不管的事!”

    袁罡神情一顿,怔怔看着他,眼神复杂。

    关铁没做多想,再次朝下人员甩头,“走!”

    一群人开始向山上冲去,逼向陈归硕的藏身之地。

    欲按计划趁势脱身的袁罡,回头看了眼下山方向,又再次回头看向冲上山的一群人,脸颊紧绷了一下,最终没有按拟定的脱身计划走,而是跟着人群冲了上去,从一端弩箭的亲卫身后借了柄背着的斩马刀一用,加快了速度前冲,冲到了最前面压阵。

    就在众人接近陈归硕藏身之地的当口,上空树冠上突然一人倒飞而下,正是许以天,一入人群,剑光四闪,顷刻间间撩出朵朵血花,转瞬被他连放倒五六人,令结阵人群一阵混乱。

    许以天直接冲进了人群中,周边人不敢放箭,怕伤到自己人,纷纷拔刀冲上来硬拼,然而哪是许以天的对。

    眼见弟兄一个个倒下,关铁双目欲裂,怒吼:“响箭!”

    袁罡刚回头看究竟,树后的陈归硕骤然闪身而出,一剑刺来,有所察觉的袁罡回刀横斩。

    当!一声脆响,刀剑相碰,陈归硕再次领教了袁罡的蛮力,震的剑身发出阵阵颤鸣,掌亦震的发麻。

    反倒是袁罡似乎没什么事,抡刀照着陈归硕一顿狂砍乱劈,一力降十会,反而逼的陈归硕连连后退躲藏。陈归硕反一记‘玄清掌’拍出,隔空掌力轰在袁罡身上,打的袁罡踉跄后退,然袁罡一蹬腿稳住身形,又立刻挥刀冲了上来狂砍。

    几支响箭陆续被拉响,几道流光咻咻冲天而起,在空中砰砰接连炸开。

    一声惊响,官道上等候的人群霍然回头看向南山寺方向,只见一道红光在上空炸开,紧接着又是数声炸响,数道红光在空中闪现,紧急求援信号!

    无论是商朝宗还是商淑清,所有人第一时间冲上了马背,远远近近分散的戒备人马火速冲来,蹄声隆隆,数百人马弓弩、战刀在,紧急拍马而去,火速集群赶去驰援。

    牛有道眉头深深皱起,什么情况?怎么冒出了好几道求援信号?

    事情有点出乎计划外,担心猴子出事,牛有道亦纵马追了去。

    广义郡这边的屈五等人愕然,见商朝宗等人火急火燎地跑了,屈五亦跳上马挥道:“走,去看看怎么回事!”

    十人上马疾驰,也追了去。

    南山寺客厅内,闻听求援信号,正在答话周旋的苏杰仁亦猛然回头。

    宋衍青和圆方亦愕然,几人第一时间跑了出来,见到了在空中绽放的信号。

    苏杰仁脸色剧变,锵一声拔剑在,就要冲出去。

    宋衍青目光一闪,翻一记‘玄清掌’轰出,正中苏杰仁后背,将苏杰仁打的噗血扑飞了出去砸落在地。

    “看管起来!”宋衍青回头对圆方喝了声,一个闪身而出,纵身跳上了前殿的屋顶,飞速跑去看动静。

    林中激战处,见到对方发出了求援信号,知道不宜纠缠下去,又见陈归硕被逼得忙脚乱,许以天亦反一记‘玄清掌’轰出,一掌轰翻数人,身形一闪,挑剑杀出重围,飞剑直挑背对厮杀的袁罡。

    “小心!”关铁一声提醒,人也横冲了出来阻拦,一刀狂劈向许以天。

    当!许以天一剑就将劈来的斩马刀挑开了,顺势一剑溅起一朵血花,剑锋直接没入了关铁的胸口。

    得了提醒的袁罡回刀努斩向许以天,然许以天已经纵身翻空而过,飞脚一蹬树干,喝了声,“走!”

    陈归硕立马调头急闪脱身。

    嗖嗖箭矢急射而出,冲上来的一群亲卫弓弩急射,在密林中终究是难以发挥最大的效果,许以天和陈归硕借着树干遮挡,几个纵身上了树冠,飞身而逝,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一群人冲到前面端着弓弩戒备,另有人扶着倒地的关铁,悲声道:“大人!大人…”

    众人簇拥下的关铁伸出了一只血,伸向一旁静默站立不语的袁罡,满脸期待地看着袁罡。

    众人也都看向了袁罡,有两名簇拥的人给他让了路。

    袁罡上前,抓了关铁那只血,慢慢蹲下了。

    关铁用力抓着他的掌,鼓着力气对他说,“袁兄,留下,留…下……”

    袁罡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看着他,直到关铁没了声响脑袋一歪,倒在了旁人的怀里,袁罡也没有给他想要的答复。

    无视周边悲愤看来的目光,袁罡神情漠然,单刀拄地,慢慢站了起来,放眼看去,只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关铁带来的上百名亲卫就倒下了三十多个!

    南山寺外,飞掠而回的许以天和陈归硕在寺庙门口和宋衍青碰了头。

    见许以天身上染了不少的鲜血,宋衍青立问:“得了?”

    许以天摇头:“没看到牛有道,倒是撞上了一群精锐军卒,打了起来,应该都是商朝宗的亲卫人马!”

    “小贼倒是狡猾的很,难不成以为商朝宗能护住他?”宋衍青冷笑一声。

    也就在这时,山下隆隆蹄声传来,俨然是在向山上冲来。

    陈归硕有点担心道:“师兄,应该是商朝宗的其他人马来了,我们要不要避一避?”

    宋衍青回头喝道:“怕什么,就凭商朝宗的人还能留住我们不成?”

    陈归硕忧虑道:“商朝宗毕竟还是堂堂郡王,咱们对郡王动是不是不太合适,传出去的话,怕是麻烦不小,哪边都吃罪不起。”

    “谁说要对商朝宗动了?我不想惹他,可他也不要惹我,一个过气的郡王能怎样?”宋衍青不屑一声,冷笑道:“我既然来了,商朝宗就要给我一个交代,必须交出牛有道!”

    许以天和陈归硕相视一眼,想想也是,凭商朝宗目前的实力想留下他们几个基本没有可能。

    “把寺里的人都集中过来,免得那熊妖跑了!”宋衍青又回头吩咐了一声,随后踱步到下山的台阶上,负冷冷看着下面上山的路,一副恭候大驾的样子。

    陈归硕则迅速去了寺庙内集合人。

    数百人马冲到了半山腰,与关铁所部人马会合了,跳下马的商朝宗紧急步入上山道路一侧的林中,站在了关铁的尸体前,目光在几十具尸体上来回扫视。

    四周人马保持高度戒备。

    随后而来的牛有道亦快步赶到,见到静静默立安然无恙的袁罡,终于重重松了口气,只是有点不明白袁罡为何不遵计划离开。

    喉结上下耸动了一下,商朝宗满脸阴霾地问了声,“怎么回事?”

    “王爷,我们来此查看,撞见袁兄弟遇袭,遂出解救……”一名亲卫将事发经过详细讲了遍。

    听完事发经过,牛有道深深皱眉,盯着静默不语的袁罡。

    获悉苏杰仁可能还在寺庙里,商朝宗目光落在袁罡脸上又转到牛有道脸上,最终挥一喝,“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