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四章 没见过这么装的
    ,。

    事实上关铁带来的人已经有一部分先摸上了山顶四周监视。

    随着商朝宗一声令下,数百人马结阵推向山顶,商朝宗本人提了斩马刀在,商淑清亦利剑出鞘跟随在哥哥的身边。

    屈五等人见这状况,也只好跟着上了山。

    经过袁罡身边的牛有道,抬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什么话都没说,也跟着上了山。

    南山寺外,下山的台阶上,宋衍青负而立,居高临下瞅着一群推上山的人,许以天和陈归硕护卫左右。几人身后是以主持圆方为首的二十来名僧众,一个个提长棍,口角挂血的苏杰仁押在他们上。

    见到商朝宗等人身后的牛有道,宋衍青嘴角泛起笑意,还担心牛有道跑了找起来麻烦,人还在就好。

    一想到能把和唐仪拜过堂的男人给宰了,心中就有抑制不住的兴奋,雄性驱逐竞争对霸占雌性的快感。

    跟在众人身后上山的牛有道见到山上扼守路口的宋衍青三人多少一愣,刚才听商朝宗亲卫讲交经过时,就断定袭击者的实力不会太高,没想到竟是这三个家伙,和唐仪成亲后,与这三人有个几年没见过面了,上清宗就派这三个家伙来杀他?

    转念一想,上清宗应该也没有瞧不起自己的意思,自己在上清宗刻意保持着低调,能一下派出三个这样的家伙来对付自己已经算是很看得起自己了。

    他之前还担心有什么高,现在看来,这人呐,平常低调点没什么坏处。

    路口被扼守住了,商朝宗也没有见宋衍青绕道的打算,只能止步在台阶下,抬头看着上面,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动本王人马!”

    宋衍青是认识商朝宗的,以前偶尔回京城时见过商朝宗,只是那时宁王还在,那时的宋衍青还没什么资格往商朝宗身边靠。而他早年长期呆在上清宗,回京城这几年商朝宗又在坐牢,倒是商朝宗不认识他。【愛↑去△小↓說△網www.】

    里提了支剑的蓝若亭立刻在旁低声提醒,“此人名叫宋衍青,是宋九明的孙子,宋舒的儿子,父子二人皆是上清宗弟子。”他是认识的。

    上清宗弟子?商朝宗霍然回头看向后面的牛有道,很想问问牛有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商淑清见到了被押的苏杰仁,一看苏杰仁类似牛有道的打扮,瞬间明白了什么,暗暗心惊,亦猛然回头看向后面的牛有道,心想,此人看似从容懒散,没想到竟是个城府极深、心狠辣之辈!

    宋衍青面对商朝宗也没有曲意降格的意思,依然居高临下在上,拱了拱道:“早年在京城见过小王爷,今日再见,分外感慨,宋衍青有礼了!至于我是什么人,想必你身边的蓝先生是清楚的,呵呵!”明知商朝宗已经是正式的郡王,依然称呼为小王爷,什么意思都能理解。

    后面的圆方心惊肉跳,上清宗他惹不起,京城宋家他更惹不起,如今又冒出个什么小王爷来,自己究竟卷进了什么事里?

    商朝宗:“原来是宋廷尉的孙子,本王问你,你凭什么对本王的人下毒?”

    宋衍青摇头:“小王爷,你要搞清楚一件事,不是我们对你的人下毒,而是你的人先对我们放箭下杀,我们只是在自卫,这个道理去哪都讲的通,就算去京城打官司,我也理直气壮!”他心里清楚,就算他没理,商朝宗如今在京城的影响力也比不过宋家,更何况宋家上执掌着司法大权。“不过看在小王爷的面子上,只要你交出此人,这事我就不追究了!”指向了牛有道。

    众人皆看向牛有道。

    牛有道没什么反应,提在上的剑又落地了,饶有兴趣地看着宋衍青,没吭声,也在等着看商朝宗怎么回复。

    商淑清等人已经习惯了牛有道持剑的风格,别人剑如君子,这位却是剑如拐杖。

    商朝宗目光从牛有道身上挪开,盯向了宋衍青,沉声道:“杀了我的人,还要我的人,姓宋的,你好大的威风!”

    宋衍青:“牛有道明明是上清宗弟子,什么时候成了小王爷的人?”

    商朝宗:“至少他现在还是本王的随扈法师!”

    “随扈法师?”宋衍青忍不住呵呵一乐,至于牛有道够不够资格成为随扈法师,他就不在这当众斗嘴了,“我劝小王爷还是把他交出来的好。”

    商朝宗冷然道:“本王不交又如何?”

    宋衍青:“我也是为小王爷好,这一路上山高路险,带着他是个累赘,小王爷怕是不能平安抵达目的地。”

    “你在威胁本王?”商朝宗骤然眯眼,冷冷道:“宋家果真是好大的威风,看来连大燕皇室也不放在眼里!”

    “……”这帽子有点扣大了,堵的宋衍青脸色一僵,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当众说出亵渎大燕皇室的话来,一旦传到京城去,别说皇宫那位,怕是连大司空童陌都要让宋家好看,得做出个样子给所有商姓皇族一个交代。当即辩解道:“小王爷,话不能乱说,他牛有道还没资格代表大燕皇室!”

    商朝宗突然暴怒一喝:“本王不给又如何?你有本事动本王一根指头试试看!”

    宋衍青脸一沉,眼中同样有怒火,可的确如商朝宗所说,他不敢乱动,已经挑明了身份,再公然动一国之郡王,那是给宋家找麻烦,要动也是是暗中下,不能留下话柄,出身于宋家那样的家庭不会连这种道理也不懂。

    商朝宗大一挥,“反抗者格杀勿论,全部给我拿下!”不知宋衍青身份还罢了,知道了宋衍青的身份,他倒要看看宋衍青敢不敢造次!

    数百亲卫立刻一拥而上,聚向山顶。

    商朝宗以势压人,宋衍青等人为之色变,没想到商朝宗竟如此强硬,不敢轻举妄动,被拥来人群逼得后退。

    “师兄,令牌!”许以天小声提醒了一句。

    宋衍青醒悟过来,翻亮出了一面令牌,当众推向商朝宗,“奉令办差,商朝宗,你想造反吗?”

    令牌上一个‘刑’字显眼,乃是廷尉左右监的令牌,专司缉拿事宜。

    围来的亲卫见令牌皆脚步一顿,就连商朝宗自己也面露犹豫忌惮之色。他以势压人,宋衍青却是以权制人,所谓权势,权在势的前面,有权才能有势,宋衍青上的令牌代表的就是当权者!

    “王爷,让你的人退下吧!”人群后面传出牛有道的声音。

    众人看去,只见牛有道分开人群慢慢走上前来,走到了商朝宗边上。商朝宗盯着他,对他并无好感,商朝宗也看出来了,今天这事怕就是这位搞出来的,折损了他几十名弟兄!

    牛有道对他略欠身道:“王爷,让人退下吧,既然是冲我来的,这事我自己解决。”

    商朝宗:“他杀了本王的人,抓了本王的人,已经不单单是你的事!”

    “这事我尽量给王爷一个交代!”牛有道也不啰嗦,话点到为止,又看向了宋衍青,“宋师兄,咱们的事自己解决,犯不着牵连其他人,把王爷的人放了吧!”他朝苏仁杰那边抬了抬下巴。

    宋衍青要的就是他,没打算跟商朝宗死杠到底,哼哼冷笑一声,抬掸了下,一旁的陈归硕立刻挥示意圆方放人。

    圆方那边立马将苏仁杰这个烫山芋给推了出去,亲卫这边有人迅速上前扶了苏仁杰退下。

    蓝若亭碰了一下商朝宗的胳膊,示意先看看再说,商朝宗这才抬了抬,围着的人慢慢后撤开了距离。

    剑鞘杵地,牛有道一撑在了剑柄上,淡淡问道:“宋师兄,这事我有点看不懂了,你们追到这来找我是什么意思?”

    宋衍青反问:“重要吗?”

    牛有道看了看四周,问:“就你们三个?”这事还是想确认一下的,别藏了什么高才好。

    宋衍青:“你以为你是谁?”言下之意有我们三个还不够吗?

    牛有道笑了,问:“你想怎样?”

    宋衍青:“你触犯门规,我们是来清理门户的!”

    “触犯门规?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看来宋师兄是不准备跟我讲理了。”牛有道很是无奈地叹了声,旋即又温言细语道:“其实我这个人,最讨厌打打杀杀,实在是生生死死的事情见的太多了,所以希望宋师兄能高抬贵放我一马!”

    宋衍青歪嘴一乐,见过装的,没见过这么装的,就你这么个一直被软禁的家伙,也敢说出生生死死见的太多了的话?待会儿看你怎么哭!他偏头示意了一声,“抓活的!”

    敢抢我的女人?一想到牛有道和唐仪拜堂成亲的一幕,他心中就憋屈的难受,准备抓了牛有道好好虐待一番,狠狠出口恶气,不会让牛有道死的太舒服。

    一旁的许以天骤然闪身而出,一提剑,一抓向牛有道,连剑都懒得出鞘,可见是何等的轻视。

    在众人看来,许以天的速度已经够快,转瞬就到了牛有道的跟前,一爪抓向了牛有道的肩膀,而无动于衷的牛有道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然变化就在刹那,就在许以天五爪即将碰到牛有道肩膀的当口,一扶剑的牛有道动了,另一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印在了许以天的胸口,发出砰一声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