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五章 你以为我怕你宋家?
    ,。

    果断而铿锵有力的一掌,正中许以天前胸!

    闷响中带着一声骨骼咯嘣脆断的声音,便见许以天倒飞了出去,“噗!”当空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令观者触目惊心。

    落地的许以天踉跄中蹬蹬后退不止,口鼻一个劲的涌血,同时瞪大着眼睛看着牛有道,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神色,他太大意了,大意到了意识到不对时已经来不及抵挡,同时未将防御提升到最高。

    对旁观者来说,这一幕看的有点眼花错乱,包括商朝宗等人都有些心惊,一招就将对给伤成这样,难道双方的实力差距竟如此之大?若如此之大,这人为何看起来有些轻敌?

    牛有道印出去的一掌还定着,一掌击退对后,方缓缓放下了,本人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神色依旧平静,心里却在琢磨,这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在人身上试验自己的‘乾坤掌’,不知对方滋味如何。

    蹬蹬后退不止的许以天被陈归硕出扶住了才停下,宋衍青和陈归硕一看许以天口鼻鲜血仍然抑制不住的往外冒,便知被牛有道一掌给打成了重伤!

    两人不禁暗骂许以天轻敌,竟被一掌给打伤成这样,也都认为许以天是太过轻敌了,轻敌到了有点没谱,你起码得忌惮一点对方身上的传法护身符吧?

    殊不知许以天是有苦难言,他此时的体内竟有一阳刚霸烈劲道和一阴柔劲道相互作用,一冷一热纠缠不休,搅的他体内的法力一片紊乱,根本无法施法压制调和气息,内息紊乱的一塌糊涂,硬是被搞的张不了嘴,无法开口说话。

    他心中对牛有道的震惊之情无法形容,他可以肯定牛有道修炼的肯定不是上清宗的《上清心经》,上清宗的功法没这么霸道!

    奈何他心中的震惊无法传递给身边二人。

    宋衍青心中也有几分懊恼,当初悔不该说服上清宗给牛有道修炼功法,看来那厮这些年多少修炼出了点成果,否则也不可能将许以天给打伤。

    不用他招呼,陈归硕放开了许以天,健步而出,腾空而起,当空拔剑,一道剑光直指牛有道,凌空扑来。

    牛有道一如之前,依然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眼看陈归硕要当空扑到,持剑的胳膊一撑,整个人以剑为中心支点撑地,整个人旋身倒翻而起,两腿当空连踢。

    一脚踢中劈来的剑身侧面,将劈来一剑荡开,一脚踢开陈归硕另一劈来的一掌,旋回的另一脚正中陈归硕的胸口。砰一身震响,众人眼花缭乱之际,只见刚扑来还没落地的陈归硕已被牛有道一脚给踹飞了回去。

    那边见势不对的宋衍青已经冲出,腾空而起,凌空在倒飞而来的陈归硕身上踩了一脚,避开的同时,亦再次升空拔高,呛一声剑鸣,凌空出剑,剑光凌厉闪烁,从天倒盖而来,罩向下面的牛有道。

    支撑在剑身上翻飞的牛有道同样还没落地,整个人在凌空旋转时,身形陡然一弓如虾米,又猛然施展开来,倒着旋转的姿势已经翻了过来,呛一声寒光出鞘,脚在支地的剑鞘上一点,整个人悍然升空而起,挥剑迎向上空,抖出凌厉光影,此剑招名为:太乙分光剑!

    这一剑凭牛有道前世的修为根本施展不出来!

    一片剑光如幕挥洒,阳光折射下剑光刺眼。

    凌空倒翻而下的宋衍青吓得魂飞魄散,那凌厉冲天而起的剑影从上往下看去,如同绽放的莲花,他已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不知该如何抵挡,此时此刻他方知牛有道压根不是他想象中的牛有道。

    当啷一声乱响,宋衍青一只胳膊飞了出去,连同握着的剑一起飞走。

    当空与宋衍青错身而过的牛有道旋身斩出一片血光,腾空一记侧踹,砰一声,正中宋衍青胸口,一脚将宋衍青当空踹飞,当空留下两条翻飞溅血的大腿。

    立在地上的剑鞘要倒,腾空的牛有道凌空掷剑,呛一声剑鸣,一道寒光当空射下,正入剑鞘,将要倒的剑鞘定住。

    陈归硕咣当砸落在地。

    紧接着,宋衍青又咣当砸落在地。

    稍候才见一道人影衣袂翻飞,轻飘飘从天而降,落地的牛有道轻轻探,顺扶在了剑柄上。

    无人见到剑锋上染的血,这杀伤利器依然如一根拐杖一般扶在牛有道中,剑名:碧血丹心!

    两条被整齐切断在空中翻飞的大腿砸落在左右。

    周围众人静默无声,刚才一幕真正是看得他们眼花缭乱,掌败许以天,脚败陈归硕,剑败宋衍青,前者还罢,大家看了个清楚明白,后两者的交过程那真是兔起鹘落、乱花迷人眼。

    等到两条断腿落地,众人再看倒在地上苟延残喘蠕动的宋衍青,才知道宋衍青的一条胳膊和两条腿已被牛有道给斩了,一个个暗暗心惊,修士果然是修士,非一般武夫能比!

    之前不知多少人因牛有道的年纪而看轻他,包括商朝宗、商淑清和蓝若亭,此时方知自己看走了眼,顷刻间连败上清宗三位修士,就算上清宗派三个这样的修士给自己也抵不过这位看似年轻的牛有道啊!

    以貌取人愧对先父的说教!商朝宗不禁暗暗羞愧,是自己无识人之明,途中言语中颇有怠慢。

    他想起了见牛有道扔掉干粮时,自己忍不住冒出的冷嘲热讽,真正是人家大度不跟自己计较。

    站在人群中的袁罡默默看着牛有道,心中一声轻叹,道爷的实力远胜当初!

    一群棍僧,尤其是其中的圆方主持,面有惊慌忐忑之色,心中发出哀鸣,自己本就不想卷入这种大人物之间的是非,现在好了…他现在想跑又不敢跑!

    支撑着爬起的陈归硕捂住胸口,看向倒在地上凄惨无比的宋衍青,脸色越发惨白,有些惊恐地看着牛有道,往事历历在目。

    他站起来了,又有人倒下了,勉强支撑站立的许以天又“噗”出一口血来,站不住了,体内翻江倒海一般,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不过一口血吐出,气息终于顺畅了些,勉强能提气调息压制体内的紊乱。

    他的跌倒让众人渐渐回过了神来,蓝若亭暗暗轻叹一声,不知牛有道为何宁愿对那两位下留情也要对宋衍青下如此狠,难道不知宋衍青的背景吗?你把人家弄成这样,宋家岂会放过你?宋家能驱使动的修真门派怕不是一个上清宗能比的。

    殊不知对牛有道来说,从看到宋衍青在这里,获悉是宋衍青来杀自己后,就知道跟宋衍青和平不了,不说什么因当年软禁羞辱之恨,自己横刀夺爱娶了唐仪就是原罪。他两世为人,对宋衍青这种人太清楚了,你这次放过了宋衍青,宋衍青也不会放过你,照样会驱使更厉害的人来找你麻烦,既然放不放过的最后结果都一样,那只能是先捞够本再说!

    他道爷前世在江湖上能容事,也能咽的下气,却也不是什么没见过血的善茬!

    冷眼盯着倒地的宋衍青,牛有道拄剑慢慢走过去,居高临下站在了宋衍青跟前,剑鞘轻轻拍了拍宋衍青的脸,“喂,我说了,我不喜欢打打杀杀,咱们和气收场多好,大家都不吃亏,你非要逼我出,这又是何苦?你以为我怕你宋家?你宋家在老子眼里就是个土包子,算个屁!”

    商朝宗等人闻言很是无语,宋家这样的豪门在你眼里是个土包子?

    宋衍青费力抬头,一张脸痛的变了形,却强挤出笑脸,“师弟,师弟,是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放了我好吗?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提,只要你肯放过我!”

    牛有道懒得理,回头看向商朝宗,“王爷,让你下面人回避一下,我有点事要问问这王八蛋!”

    商朝宗当即挥示意左右退下。

    圆方主持脑袋一缩,调头就想跑,谁知牛有道淡淡一声,“我让你们走了吗?王爷,把这些人控制起来审一下,回头若是跟这王八蛋说的对不上,再算账也不迟!”连同许以天和陈归硕也指了指。

    不消说,一群亲卫冲来,直接将这二十来名和尚给绑了,一群和尚没一个敢反抗的,连圆方都乖乖束就擒,南山寺僧众就这样被带走了。许以天和陈归硕自然也是同样下场,见识了牛有道的厉害,加之有伤在身,知道跑不了。

    四周清净了,牛有道中剑鞘轻轻拍打着宋衍青的脸,“说吧,为何要杀我?”

    宋衍青哀鸣道:“师弟,不是我要杀你,是唐长老授意的,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他压根就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只知活着比什么都强,哪会讲是因为横刀夺爱,自然是能推脱掉责任就推。

    “唐长老要杀我?”牛有道愣了一下,倒是记得那老太婆似乎对自己一直没什么好感,第一次见面就差点杀了自己。“我从入上清宗开始,便一直被软禁在桃花源,自认没干过任何对不起上清宗的事,她为何要杀我?”

    商淑清等人闻之诧异,一直被软禁?

    “原因很简单,想也能想到,唐长老是想让唐仪坐稳掌门的位置,只要你在一天,唐仪那个掌门就名不正言不顺,就随时可能有人会为你翻案……”宋衍青哀鸣着讲出了一个外界不知道的惊天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