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六章 恩断义绝
    ,。

    这个秘密一爆出,真正是把牛有道给惊呆了!

    掌门?牛有道做梦也没想到,就因为在破庙中被东郭浩然收为弟子,自己居然就成了上清宗的掌门?

    这个秘密令牛有道好一阵才慢慢消化了下来,依旧是难以置信。【愛↑去△小↓說△網www.】

    此时此刻,许多的不解终于解开了,许多的疑惑如拨云见日终于明朗。

    终于明白了为何唐素素一见自己连个解释的会都不给就痛下杀。

    终于明白了为何要把自己给软禁在桃花源不让和外面任何人接触,因为不想让他知道上清宗的状况,不想让他知道上清宗的门规,否则他一旦跳出来,上清宗门规在上,不好压制他。

    终于明白了为何突然有一天要把自己给叫到上清宫当众询问自己愿不愿做掌门,这是故意设了个套,逼他不接掌门的位置。

    终于明白了为何突然逼自己和唐仪拜堂成亲,说白了就是给上清宗上下一个交代,表示没有亏待他牛有道,也是为了让唐仪接掌掌门之位更名正言顺,掌门都变成了他老婆,多好的说头?

    终于明白了为何不给自己这个上清宗弟子分毫的修炼资源,怕他崛起后有些事情纸包不住火。

    终于明白了为何要在上清宗之外杀自己,上清宗上下那么多人看着,在他牛有道没有犯任何错误的情况下,谁敢在上清宗杀他这个原本应该是掌门的人?把他推给了商朝宗这边,商朝宗的处境出点意外太正常了。

    牛有道也理解了唐素素为何非要杀自己,诚如宋衍青说的那般,上清宗很多人都清楚,唐仪那个掌门的位置来的不光明,谁敢保证以后会不会出什么情况让一些人跳出来拿这个说事?于是唐仪坐稳掌门的位置后,他就成了隐患,哪怕是为了维护上清宗内部的团结,也是要除掉他的。

    “呵呵!可悲呀,可笑……”牛有道摇头轻叹着发笑,笑容有几分苦涩,尔虞我诈竟弄出这么个结果来。

    敢情闹了半天,他才应该是上清宗的掌门,东郭浩然给他的那面铜镜用不着交给唐牧,也用不着交给上清宗,他拿着也是一样的。若是上清宗堂堂正正,让他做掌门,全力以修炼资源支持他,他觉得自己肯定会安心修炼,也会将上清宗视为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家,自己也当全力以报,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又何必搞成这个样子?

    袁罡沉默不语,之前听道爷说过一些情况,也没想到这背后居然还藏了这么个隐情。

    商淑清垂纱下看向牛有道的明眸中满是同情意味,桃花源初见这位,还以为这位过的悠然自在,没想到竟然是被长期软禁在那,连山都不让下一步。

    商朝宗也没想到眼前这位竟本该是上清宗的掌门,竟是被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剥夺了掌门的身份,还要在半途中害这位的性命,其间的尔虞我诈果然是凶险!

    蓝若亭轻叹了声,道:“上清宗的门规我大概是知道一些的,是有这么个规定,为了防止过分的内乱争夺,历代掌门都是由上任掌门指定的,为了防止其他老资格的人夺权,譬如长老之类的也都有门规来制衡,一旦晋升为长老就失去了再染指掌门权位的会,奈何世间无绝对安全法,终究是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总之不管怎么说,三人算是确认了,这个牛有道还真是东郭先生亲自收下的货真价实的弟子。

    “师弟,不关我的事,真不管我的事,我也是奉命行事,师弟救我…”

    使劲往外推了责任的宋衍青躺在地上苟延残喘,不但是外伤严重,内伤也同样严重,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没任何血色,哀鸣求救。

    几人看向牛有道,看他怎么处理,总之今天这仇算是和宋家结下了,两条大腿、一条胳膊,等于把宋衍青给废了,宋家岂能善罢甘休?想必你牛有道也没条件拿出让宋家罢的理由!

    牛有道没有理会宋衍青的哀求,拄剑慢慢转过了身去,背对。

    袁罡缓步上前,蹲下去扶宋衍青。宋衍青如蒙大赦,以为是要救自己,奈何感激的话还没说出口,袁罡突然从大腿上拔了匕首,一道寒光在宋衍青脖子上抹出一道血花,又顺势双用力,咯嘣一声,直接将宋衍青的脖子给拧断了,脑袋转了个圈,正面朝向了背面,瞪大着眼睛,有点死不瞑目的味道。

    商朝宗等人无语,还真敢将宋家子弟直接给宰了,难道真的不知这后果有多严重?哪怕捏在里当人质也好啊!

    几人算是看出来了,这牛有道和袁罡应该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配合太默契了,牛有道甚至不需要吭声和任何表示,袁罡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法干净利落的袁罡在宋衍青衣服上擦干净了匕首上的血迹,匕首收回了大腿刀鞘里。

    背对的牛有道又轻轻交代一声,“另两个家伙审一下。”

    袁罡默默点头一下,转身大步进了寺院内,招呼许以天和陈归硕去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牛有道略显惆怅一声,拄剑走到了山缘边,眺望起伏山峦,眼神凝重。

    后面三人相视一眼,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牛有道身上老成的一面实在是和年纪不符,洒脱之下兼具阴狠的一面,利用亲卫之事就不用说了。三人都不是愚蠢之人,刚才发生的事情很显然,怕是上清宗都不知道这位的真正实力,否则不会派宋衍青几个来送死,上清宗将其软禁了几年都不知道这位的底,可见一斑。

    商朝宗和蓝若亭随后也进了寺院之内,死了几十个弟兄,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能放任不管。

    至于害死几十名弟兄的罪魁祸首牛有道,从确认了对方的确是东郭先生的弟子后,不管是不是憋火,冲着东郭先生的面子已经是不好再追究下去,也见识了对方的本事,就算追究,怕也很难奈何对方,此事只能暂时放在一边再说。

    夕阳晚照,暮风徐徐吹动垂纱,商淑清款款走到了山缘边,与牛有道并肩站在了一起,试着问了声,“法师想回上清宗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牛有道知道她指什么,无非是上清宗掌门的位置,双掌搭在了,杵剑身前,淡淡笑道:“没那个必要,都过去了,也没打算再回上清宗。”

    商淑清讶异道:“不再回去?掌门之位就这样放弃?是因为唐仪吗?”

    牛有道耸耸肩,“和唐仪无关,本就是缘巧合,牛某何德何能去坐那掌门的位置?更何况事情明摆着的,有些事情并非唐素素一人之力能做到,门规在上,唐素素岂能一遮天?显然也得到了其他人的默许!既然整个上清宗都不希望我当掌门,既然都不欢迎我,我又何必跑回去看人脸色,又何必跑回去为难别人也为难自己?”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商淑清感觉从这番洒脱的话中听出了酸涩,“法师大度,可唐仪怎么办?她毕竟是你拜过堂的妻子!”

    “重要吗?大家都不愿再见面,已经过去了!”牛有道嘴角勾起一抹自嘲意味。

    商淑清欲言又止,还想问问他是不是准备离开了,然话到嘴边终究是没说出来,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没多久,袁罡回来了,看了眼商淑清,站在了牛有道身边不吭声。

    商淑清很识趣,看出了两人有私话说,遂主动找了个借口回避。

    待商淑清离开了,袁罡方对牛有道低声道:“道爷,那两人比宋衍青有骨气,嘴比较硬,其他乱七八糟的倒是招了出来,有关上清宗的事却是一句都不肯提,要撬开他们的嘴巴可能要点时间。”

    牛有道随意挥了下,“算了,放了吧,放他们回去。”

    袁罡提醒道:“宋衍青背景不小,这两人不如灭口。”刚才当着商淑清面不愿说的就是这个。

    牛有道知他意思,放那两人回去,肯定会说宋衍青是栽在了他牛有道的里,会惹来宋家的报复,微微摇头道:“这么多人看到,要灭口除非将这里所有人杀光,何况三人是干什么来了上清宗心知肚明。先解决上清宗那边的麻烦,希望宋家对这事不知情、唐素素能把宋家给糊弄过去,把他们两个带过来吧,我有话让他们带回去。”

    见他有了决断,袁罡也就没再说什么,回了寺院,将五花大绑的许以天和陈归硕推了出来。

    见到外面宋衍青的尸体,二人心中发寒,皆有惶恐不安神色。

    牛有道转过身来,直言不讳道:“麻烦两位帮我带话回上清宗,上清宗把事情做的这么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念及师傅恩情,我也不怨,不过从此以后,我与上清宗恩断义绝,再无任何瓜葛!让他们放心,我对那掌门之位没兴趣,不会再回上清宗,希望上清宗也不要找我麻烦,不要再逼我,否则我就把上清宗那点破事全部抖出来,让天下人来评评理!”说罢一挥,“放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