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七章 有眼不识金镶玉
    ,。

    完了!许以天和陈归硕心中一声叹息,本来获知要放他们离开是可以松口气的,却因牛有道的话而心情猛沉,不用多猜,肯定是宋衍青没骨头,把什么都招了出来,否则牛有道焉能知情说出这样的话来?

    宋衍青把这种隐秘说了出来,等于让牛有道抓住了上清宗的把柄,回头二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向唐素素交差,怕是要令唐素素恼羞成怒啊!

    袁罡起刀落,匕首划断了陈归硕身上的绳索,一脚踹在了陈归硕的后背,将陈归硕踹的翻滚下了台阶。

    待陈归硕爬起回头一看,瞳孔骤然一缩,满脸惊恐,只见一道寒光在许以天的脖子上划过,热血喷洒而出。

    一刀划断了许以天的脖子,袁罡又是一脚将瞪大了眼、嘴里咕咕冒血泡的许以天踹翻了下去。

    看到滚到自己脚下抽搐的许以天,陈归硕喉结耸动,不敢轻举妄动,牛有道的实力摆在那,自己又有伤在身,这种情况下想跑是跑不掉的。

    双杵剑身前的牛有道面无表情,也没问袁罡为何要杀许以天,对袁罡的动静看都没看一眼。

    倒是袁罡给了他一个交代,“回去带话,一个人就够了!”

    牛有道依旧没吭声,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从之前在半山腰听到亲卫讲厮杀过程的时候,他心中就已经有了猜测,因为他太了解猴子了,眼前许以天的死无非是印证了他心中的某个判断,许以天杀了那么多亲卫,猴子不会让其活着离去!

    “滚!”袁罡又对下面的陈归硕喝了声。

    陈归硕不敢停留,得了允许,立刻扭头,迅速下山离去。

    牛有道神色平静,提了中剑,转身进了寺庙参观……

    条件有限,不方便一路将三十多具亲卫的尸体带走,如今的情况也不便逐一送还家乡。【愛↑去△小↓說△網www.】所谓青山处处埋忠骨,一群人就在附近山林选了个藏风聚水之地,就地掘墓,将战死的亲卫逐一安葬。

    多人一起动速度也快,有人劈了木头做墓碑,刻上碑文后,一个个打桩在了一座座墓碑前。

    这边众人忙活之际,商淑清却找到了事发时的当事人,再次详细询问具体事发经过,获悉关铁临死前曾经挽留过袁罡,她又细问了一下有关袁罡当时的前后详细举动。

    将情况略有掌握后,商淑清陷入了沉思中。

    所有战死亲卫全部安置好了,商朝宗招呼上了商淑清过来,一起敬酒、上香、送别,焚香是从寺庙里拿来的。

    一应仪式走完,天已暮色,众人陆续散去,该戒备的戒备,该回寺庙休息的休息,总之心情都很沉重,还没到封地,就损失了三十多名精锐。

    商朝宗、蓝若亭、商淑清刚回到寺庙门口,忽有一亲卫跑来对商朝宗禀报一声,“王爷,袁罡去了弟兄们的墓地。”

    商朝宗点了点头,也没多想,正要进寺门,商淑清却道:“哥,我回趟墓地。”

    商朝宗偏头叹道:“死了这么多弟兄,大家心情都不好过,有些事情心里记住便好,想想怎么安置他们的家人才是上策,不用太过刻意注意表面形式,都是老兄弟,心里都有数,不兴那套。何况这边情况我们不熟悉,你一个女人势单力薄在外不合适,不要想多了,回去歇着,养足精神,明天一大早还要赶路。”

    商淑清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以为自己要去守墓,“哥,我去见下袁罡,说不定能帮哥说服他留下!”

    “嗯?”商朝宗慢慢转身,蓝若亭也转身看着她,皆一脸疑惑。

    商淑清朝两人颔首示意了一下,旋即转身快步而去,优美身姿飘然下山。

    “清儿什么意思?真能说服袁罡留下?”商朝宗回头问蓝若亭。

    蓝若亭摇头,“估计够呛,袁罡明显以牛有道马首是瞻,牛有道虽是东郭先生的弟子,却没受过东郭先生的教诲,心态和其他修士无异,怕是不愿招惹这麻烦。不过郡主天资聪慧,不会无的放矢,既然能这样说,想必有什么原因,王爷不妨拭目以待!”

    天色半暗,青山中,新坟座座。

    袁罡在附近徘徊了一阵,采了一堆野花,扎成了一束漂亮鲜艳的花束,拿着花束到了新坟冢前。关铁的墓碑就在正中最前,很好找。袁罡走到跟前,弯腰低身,花束端正摆在墓碑前,起身后站那笔直,静静看着墓碑上的名字,眼神似乎有些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阵蹚过杂草的轻微动静传来,袁罡霍然回头,已经下意识摸到了匕首把柄上,结果见到是头戴纱笠的商淑清,骤然紧绷如猎豹的状态才缓缓松懈了下来,指也从匕首上挪开了。

    商淑清停步在他身边,盯着墓碑前的花束,道:“墓碑前献花的仪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袁罡漠然道:“没什么仪式。”

    看看天色,商淑清也没准备跟他绕圈子,“关铁临终前希望袁兄留下,袁兄一直没给答复,如今能不能给他一个答复?”

    袁罡波澜不惊道:“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我不可能留下。”

    商淑清:“为什么不能留下?”

    袁罡:“因为道爷不会留下。”

    这话令商淑清有些无奈,道:“他是修士,我兄妹二人的处境,没修士敢苟同,否则必然会遭到其他修士的联打压,何况他又招惹上了宋家,目标固定的话容易遭到宋家的狠,他不愿留下我们也能理解,但你和法师不一样,你留下没人会故意针对你,宋家不会注意到你的。袁兄,我哥很欣赏你,他看你这种人是不会有错的,我相信他这方面的眼光,我们兄妹如今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也仅有一片赤诚之心,我们兄妹真心实意邀请您留下,我想这也是关铁希望看到的。”

    袁罡:“我知道你们兄妹怎么想的,你们觉得道爷的修为不高,那是你们有眼不识金镶玉,对你们的处境来说,道爷那个人比他的修为重要,你们挽留错了对象!”

    商淑清饶有兴趣道:“愿闻其详!”

    谁知袁罡面无表情,“道爷留,我留,道爷走,我走!”

    敢情白说了一通,商淑清苦笑道:“那怎样才能让法师留下?”她对留下牛有道真的不抱任何信心。

    袁罡淡然道:“道爷以前常说一句话…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

    商淑清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这话的意思,能让牛有道在乎的事情不多,不过却从对方话中听出了一丝希望,否则对方没必要提及牛有道的曾经,看来自己的判断没错,遂有些兴奋道:“不知什么才能让道爷江湖勒马?”

    袁罡静默了好一阵,最终盯着关铁的墓碑给了句,“道爷对修行中的事情比较感兴趣!”说罢立马大步回头而去,一句话都不愿多说了,实在是他今天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也说了不该说的话,已经让道爷陷入了麻烦之中。

    商淑清转身目送,纱笠下明眸闪烁,露出振奋神色,之前接触牛有道发现其人没句靠谱的话,油盐不进,一直找不到下的方向,袁罡的话无异于指点了那个方向……

    南山寺内,到了饭点,还不见商淑清人影,案上已摆上饭菜,盘坐的商朝宗问对坐的蓝若亭,“清儿怎么还没回来?”

    蓝若亭微微摇头,伸道:“王爷先用吧,饭菜会给郡主热着,郡主那边不用担心,有人盯着,有事会及时通报。”

    这里话才刚落,门外有一亲卫进来,拱禀报道:“王爷,郡主传话,让王爷和蓝先生先用膳,不用等她。”

    商朝宗皱眉:“郡主有什么事吗?”

    亲卫回:“不知,只知她去了法师那边。”

    商朝宗和蓝若亭面面相觑……

    屋内一盏油灯昏暗,牛有道盘坐在一块蒲团上,跟前一张小几,上面放了一只盘子,盘子里装着一大块肉,冒着腾腾热气的很大一块瘦肉,据说是不久前猎杀的一头野猪。

    “唉!”牛有道拿着筷子拨了几下,忍不住唉声叹气,又是白水煮肉,还这么一大坨,让人怎么下嘴啊!

    当然,他也必须承认,商朝宗一行在伙食上是没有虐待他的,每次都是把最好的让给他。一开始,路上遇上有吃肉条件的时候,下面亲卫首先就把最大的一块肥肉端给他,白花花一团肥肉看的人眼花,看的人想吐。可他也能理解,对那些人来说,对一些食不果腹的乱世百姓来说,对一帮体力消耗巨大的武夫来说,这绝对是好东西,最大的肥肉都给了你,对你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

    可他无福消受,之后叮嘱,说自己不吃肥肉,只吃瘦肉,眼前这一大块就是结果之一。

    瘦肉是瘦肉,你们起码切小块弄精细一点吧,这么大一坨,随便白水一煮撒点盐巴就端上来了?这时代的烹饪花样,他实在是不敢恭维,对他来说,哪怕来点小葱拌豆腐也比这个强。

    这已经是他心里不知道第几次告诉自己,等稳定下来了,饮食问题一定要好好改善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