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八章 你有事,我扛!
    ,。

    暂时就这条件,你也不能逼人家弄那没有的东西出来,暂时将就着过吧。

    刚抓了切肉的小刀在,正准备切肉,门口出现了一个窈窕身影,除了郡主商淑清还能是谁。

    不见猴子人影,这女人却来了,有点意思!牛有道微微眯眼微笑,伸做了个请的势,也放下了上小刀。

    商淑清走到小几旁,跪坐在了牛有道对面,“打扰了道爷用膳,罪过!”

    道爷?牛有道露出似笑非笑意味,对方居然改口成了‘道爷’,这称呼在这世上可是猴子的独家,笑道:“无妨无妨,也没什么胃口。”

    商淑清:“可是下面人的艺不合道爷的胃口?”

    那也配称艺?牛有道腹诽不已,懒得打击对方,摇了摇头,“是今天的事影响了胃口,怕王爷和郡主责怪啊!”

    商淑清默了默,徐徐道:“逝者已逝,但求活着的人能活得更好,能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比什么都强,所有人都应该向前看,沉湎于过去而无法自拔没必要。”

    两人都在含糊其辞,都没把事给捅破。

    牛有道笑道:“郡主怎有雅兴跑来找牛某聊天?”

    商淑清直奔主题道:“道爷是不是要准备离开?”

    牛有道莞尔,“有这想法。”

    商淑清挺直了胸脯,堂堂正正道:“清儿此来是希望道爷能留下助我兄妹一臂之力!”

    牛有道笑眯眯,“我不过一炼气境界的小修士,怕是没能力助你们一臂之力,还是另寻高人吧。”

    商淑清:“不瞒道爷,也不是对道爷无礼,我兄妹落魄到如此地步,前途叵测,危重重,已经没人愿意跟我们沾边,人人避之如蛇蝎,我们兄妹也没了挑三拣四的资格,但凡是有本事的人,我们兄妹都要尽力争取,积少成多,聚沙成塔,相信终有浩瀚澎湃的那一天,更何况道爷是东郭先生的弟子!”

    牛有道呵呵道:“我并不清楚我师傅跟你们的关系,那层关系绑不住我,拿我师傅说事没任何意义,还是就事论事的好,我凭什么留下为你们卖命?”

    商淑清:“道爷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尽全力为道爷提供修炼资源!”

    牛有道挑了挑眉,慢吞吞道:“你们自身难保,有修炼资源可提供给我吗?”

    商淑清:“所以愿同道爷携共同努力,而不是让道爷为我们效命!不说道爷得罪了宋家,就凭道爷是上清宗弟子,这天下修士怕就很难容下道爷,道爷想获得修行资源很难。【愛↑去△小↓說△網www.】虽然我们兄妹现在没什么修行资源可提供给道爷,可只要有寸许所得,都是道爷的,道爷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全力为道爷挣取修行资源!”

    牛有道拿着桌上小刀把玩,听完后,貌似有些不耐烦道:“行啦,啰里啰嗦没什么意义,就这么定了吧!”

    “嗯?”商淑清有些不解,疑惑道:“道爷的意思是?”

    牛有道漫不经心道:“我答应留下!”

    “呃…”商淑清愣住,满是难以置信,这么容易就说服了?她做了攻坚的准备,酝酿好了一大套说辞,结果还没用上,这就成了?惊疑不定道:“此话当真?”

    牛有道抬眼看向对方,反问:“莫非牛某在郡主眼里是个出尔反尔之人?”

    商淑清闻言大喜,赶紧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裳,长鞠一躬,旋即又直起身兴奋道:“道爷稍候,我这就请我哥过来答谢!”

    “谢就免了,你们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谢,虚头虚脑的东西没那必要,还是先听我把话说完吧。”拇指拨弄着上刀锋,牛有道目光沉冷盯着对方,道:“留下可以,但我有条件,不许让猴子冲锋陷阵,不许把猴子当枪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中小刀一抖脱,插进了盘中肉里。

    商淑清一怔,陷入了两难之中,自己哥哥要留袁罡不就是觉得袁罡有那方面的能力吗?若是不让袁罡去冲锋陷阵,那要来干什么?若只为个人武力的话,那牛有道的确比袁罡更合适。

    犹豫再三,这件事不难做出抉择,不答应的话,对方就走了,什么都得不到,答应的话至少还留下了两个人。本着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有比没有强,商淑清最终还是点头道:“好,我答应道爷,我哥那边我可以代为保证!”

    牛有道颔首,“那就一言为定!”

    两人客套一番后,商淑清告辞,来时抖擞了精神来的,去时却有些意兴阑珊,人留下了,却没有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商淑清走后不久,门外又出现了一人,袁罡默默走了进来。

    牛有道盘膝打坐,瞅着眼前盘子里食物一动不动,袁罡盘腿坐在了他对面道:“刚看到郡主从这出去,什么事?”

    牛有道平平静静道:“还能有什么事?就她那丑八怪样,看了都倒胃口,我还能跟她谈情说爱不成?她希望我们能留下助他们兄妹一臂之力…我答应了!”

    袁罡微微垂首,道:“这事怪我…”

    话还没说完,牛有道一口打断道:“和你无关,她提出的条件我难以拒绝,她答应了以后若能成事兄妹两个全力提供我修炼资源。”

    袁罡垂首默然道:“道爷,今天的事我做错了,是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对不起!”他心里清楚,有些事情是瞒不过道爷的,彼此都太了解对方了,道爷是因为他的原因才留下的。

    牛有道在那漫不经心慢吞吞道:“说什么对不起有点过了,两世为人,一世兄弟,你有事,我扛!”

    袁罡静默无语,脸颊紧绷了一下。

    牛有道伸敲了敲桌子,没好气道:“你看看,你看看,又是这么一大坨,大家都是斯文人,还能不能让人有点吃相?天天这种饭桶吃法,看了都上火,回头安定下来了,你想想办法。”

    袁罡没说什么,伸拔了那一大坨肉上的小刀,开始将肉一块块切片,刀法娴熟,肉片薄厚均匀。

    牛有道这才拿了自备的筷子,夹起肉片纳入嘴中慢慢咀嚼。

    将一坨肉全部切完了,袁罡直接用抓,一片片塞入嘴里细嚼慢咽。

    两人就这样不说话,对坐着慢慢将一盘肉给吃完了。

    待到袁罡将现场收拾干净了,牛有道伸了个懒腰,抓了摆一旁的剑当杖,杵着站了起来,“走,吃饱了溜溜!”

    来到屋外,庭院幽暗,屋檐下灯笼摇影,有的亮着,有的不亮。

    东逛西逛,逛到了商朝宗落脚的院落,有人进去通报了一声,商朝宗、蓝若亭和商淑清都出来了。

    “道爷!”见面打招呼,居然都换了称呼,只是这称呼从年纪比较大的蓝若亭嘴里出来感觉有些怪怪的。

    牛有道稍怔,看了眼商淑清,很显然这女人的保证有效,这边都答应了。

    既如此,他也就不绕弯子了,“一直在上清宗软禁着,对外面的情况不了解,诸位的出身,想必地图是常备的,我要地图,还有掌握周边的态势和情况,尤其是苍梧县封地一带的!”放在之前,他压根就没想去商朝宗的封地苍梧县,所以就没放心上,但是这次不一样了,开始关注。

    随从在旁的袁罡精神一振,牛有道这话一开口,这作派,让他又看到了那个曾经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道爷的影子,意识到道爷这回要动真格的了,真的要正式介入这群人的事情当中。

    几人面面相觑,在他们的印象中,随扈修士通常就是保护目标的安全,或者干些平常武夫不能做到的事情,听这要地图的口气似乎有点不对。

    不过商朝宗还是颔首道:“有,道爷里面稍候!”伸邀请入内。

    一群人进入,很快有人取了几份地图过来,小到苍梧县的详细地图,大到大燕国的略图都有。

    这边正要帮他摊开地图,牛有道抬了抬,“不急,先问些情况,希望王爷能如实告知。”

    几人相视一眼,商朝宗点头,“道爷但说无妨!”

    牛有道皱眉道:“非去苍梧县不可吗?”

    几人大概知他意思,蓝若亭接话道:“道爷有所不知,若敢偏离路线,怕是立马会惹来朝廷的追杀,凭我们的实力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这个风险我们承担不起!”

    牛有道哦了声,“朝廷既然这般对待,又何必放你们出京,难道这苍梧县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能似囚笼般困住王爷、让王爷脱不了身吗?”

    其中的真正原因让商朝宗几人有些难以启齿。

    牛有道一瞅这几人反应,淡然道:“跟在你们身边就是玩命,我兄弟俩就一条命,不想死的糊里糊涂,我要听真话!愿说则说,不愿说,我们两个立刻走人!”

    “哥,蓝先生!”商淑清忽然出声,对二人点了点头。

    于是商朝宗也慢慢点了点头,蓝若亭叹息一声,苦笑道:“当初朝廷寻借口抓了王爷,分明是想将王爷置于死地,我见状不对,于是放了个风声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