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十九章 赌还是不赌?
    ,。

    所言之事,无非是那十万鸦将。

    听了真相后,牛有道明白了,朝廷本要将宁王的势力斩草除根,商朝宗本来是必死无疑的,这位蓝先生为了保住商朝宗而故意造谣,眼瞅大燕国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知道可趁之到了,又加了把火,将那十万鸦将的所藏之地暗指向了苍梧县,这才让商朝宗重见天日出了天牢。

    他也明白了几人为何不愿告知真相,万一他是朝廷派来的探子,一旦从他们口中套出了真相,让朝廷知道了十万鸦将乃是谣言的话,后果可想而知,事关这么多人的生死,可以理解。

    他不由再次多瞟了眼商淑清,刚才明显是在这女人的示意下对方才松了口,发现这女人的确有点意思。念头一转,牛有道又问:“蓝先生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将十万鸦将所藏之地指向苍梧县吧?”

    蓝若亭给了个解释:“苍梧县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王爷去后便于立足。”

    牛有道冷眼一睨,“五百骑兵在平地作战尚可,地势险要反而成了骑兵软肋,根本施展不开。就算苍梧县地势险要又如何,区区五百人马守在苍梧县能挡住朝廷大军?蓝先生莫非欺我年轻好糊弄?”

    此话弄的蓝若亭有些尴尬,商淑清忙出声圆场道:“父王在世时多少还有些旧部潜隐,正是安置在了苍梧县。”

    牛有道问:“有多少人?”

    商淑清轻叹了声:“父王生前虽执掌大燕兵马,但所谓树倒猢狲散,加上当今的强力清洗,忠心可靠者不多,仅有千余人在苍梧县等着哥哥,一般人也不敢轻易招往。”

    说到这事,牛有道倒是有几分奇怪,“宁王威名我也曾听说过,沙场名将岂是无脑之辈,就算要恢复武朝盛况压制天下修士,也犯不着明着说出来,何苦将天下修士得罪个遍?”有句话没说出来,若非如此,堂堂兵马大元帅身边有一群修士高保护的话,岂能那么容易遇刺?

    提起这个,又是件让几人尴尬的事情,宁王的主张侵犯了天下修士的利益,这位道爷毕竟也是修士。

    一直在默默观察牛有道的商朝宗徐徐道:“这事怕是和当今圣上脱不了干系。”

    牛有道哦了声,“此话怎讲?”

    蓝若亭叹道:“天下修士、各门各派,需要扶持世俗代言人为己输送利益,也就是所谓的修炼资源。而那些代言人也不甘心作为傀儡一直被人控制,遂居中拉拢各门各派互相牵制打压,不让一家坐大,不然随时会有性命之忧,于是形成了如今的天下格局。其实各国朝廷没谁愿意被修行中人挟持,心里想的估计和宁王都差不多,只是没人敢表现出来罢了,宁王又不傻,怎会公然引起众怒,这事说到底还是有人在背后作祟。当年,先皇其实有意传位于宁王,却突然爆出宁王的极端主张,在各方修行势力的压迫下,先皇压力之大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最终,先皇突然驾崩,死的不明不白,接着又是遗诏传位于当今,其中透着太多太多的蹊跷!”

    这么一说,牛有道懂了,这背后说白了就是皇权之争。

    他对这事没兴趣,只是了解下情况,知晓后也就不多说了,找到大燕国地图在桌上摊开。

    商朝宗有几分冷眼旁观的味道,倒要看看这位道爷要干什么。

    商淑清纱巾下的目光不时瞟向牛有道,略有期待。她记得袁罡之前说过,对你们的处境来说,道爷那个人比他的修为重要。对此她虽怀疑,却也并非一点都不信,早先就因人家年轻而小看了人家的修为,结果一出惊人,颇有深藏不露的味道,因此颇为期待。

    地图上,大燕国的国土面积不如其他国家,东有宋国、北有韩国、西有赵国,南临茫茫大海。苍梧县隶属于燕国南州青山郡,正好处在青山郡临海的位置,东边靠近广义郡,西面隔了一个县,快接近赵国。

    南州下辖十一郡,青山郡和广义郡都隶属于南州,州牧周守贤乃是燕国当今圣上的心腹大臣,为当今镇守一方,颇有几分能力,一直压制着广义郡太守凤凌波……

    絮絮叨叨一大堆,听蓝若亭介绍完苍梧县周边态势后,牛有道指着地图上的广义郡,问道:“凤凌波区区一郡之地敢拥兵自重,其背后的修行门派实力怕是不弱吧?”

    蓝若亭捻须颔首:“的确如此,背后支持凤凌波的是天玉门,是燕国数得上的修行大派,凤凌波的妻子彭玉兰乃是天玉门现任掌门彭又在的女儿。凤凌波能在广义郡成气候,可谓成也彭玉兰,败也彭玉兰。”

    “哦!此话怎讲?”牛有道讨教。

    蓝若亭解释道:“正因为娶了彭玉兰,得了天玉门的大力支持,凤凌波才敢、也才有了今天的气象。却也因为娶了彭玉兰,其他修行门派不敢让凤凌波坐大,怕凤凌波得势后令天玉门独占大头利益,因此而压制。”

    “原来如此…”牛有道摸着下巴思索着,盯着地图沉吟了好一阵,徐徐道:“不知王爷去了苍梧县后有何打算?”

    商朝宗一字一句道:“道爷,这不是信任或不信任的问题,你问的都是要命的问题,一旦走漏风声,不知道多少人要人头落地。”言下之意是有些事情不便告诉你。

    牛有道微微一笑,对方不说,他还在怀疑,这么一说,他反而有了几分把握,指点在了地图苍梧县位置,“弹丸之地,就算还有一千后备人马又怎样,十万鸦将的事能糊弄朝廷一时,糊弄不了长久,一旦朝廷要动,王爷头上的那点实力根本挡不住。更何况朝廷敢放王爷来,在苍梧县必然就有所准备。想必王爷这边已经谋划好了后路,出路无非就那么几条,东边的宋国相隔遥远,王爷没会去投奔,西边的赵国倒是有些会,不过观王爷途中能对牛某扔掉干粮而不忿,估计王爷投敌的可能性不大,何况赵国也未必会给王爷再起的会,那么想来想去…”

    他指向下一滑,指向了苍梧县南边的海域,“也只有出海这条路了!王爷这边在苍梧县经营多年,想必有办法避人耳目脱身,到了苍梧县可视情况而定,一旦情况不妙,立刻收拢人马,经秘密渠道南下出海!先自保,而后图东山再起,不知牛某猜的对不对?”

    此话一出,商朝宗、蓝若亭和商淑清皆面露骇然。商朝宗之前在天牢还不知情,蓝若亭和商淑清在牢外为了准备后路却是密谋了多时,商朝宗也是后来才知晓,仅有三人知道的秘密,却不妨被牛有道一语道破,这真要泄露出去的话,那可真是断了他们最后的退路。

    袁罡观察了一下三人的反应,估摸着被道爷给猜准了。

    牛有道的指又点在了广义郡,“王爷,依我看,苍梧县暂不急着去,不妨在广义郡内多拖延上一阵。”

    商朝宗的态度已是瞬间改变,拱请教道:“愿闻其详!”

    “现在去了苍梧县的结果基本上没了其他路可走,宁王的儿子,哪个国家都不敢轻易收容,王爷只有南下出海避祸,这一走,等于放弃了在燕国的最后立足之地。王爷这一逃,搞不好就要扣上个叛国的帽子,不宜今后收拢燕国百姓人心,只要燕国不垮,只怕王爷此后很难再有会回来,又焉知当今不会派人海上寻找继续追杀?”牛有道指着广义郡道:“凤凌波拥兵自重就是王爷的会,可联合凤凌波以抗朝廷!”

    商朝宗苦笑:“我上这点实力,凤凌波怕是连正眼都不会瞅上一瞅,怎么可能和我联合,再说了,天玉门怕是也不乐意看凤凌波与我搅和在一起。”

    “王爷此言差矣,王爷的硬实力是差了点,不过软实力还是有一点的,就凭王爷是宁王儿子这块招牌,就大有可为。”牛有道安慰一句,又露诡笑道:“不如牛某和王爷打个赌如何?”

    此话一出,商淑清和蓝若亭面面相觑,商朝宗哦了声,饶有兴趣道:“不知作何赌?”

    牛有道笑言:“我愿为王爷走一趟广义郡,向凤凌波借一支人马,可保王爷在苍梧县安稳立足,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商朝宗三人全部愣住,那样子似乎在说,你说梦话呢?别说跟人家联合,凤凌波不赶咱们走都是好的,还指望人家借人马给你,这岂不是在开天大的玩笑,凤凌波傻子还差不多。

    在场诸人,唯有袁罡波澜不惊。

    商淑清出声道:“道爷,此事可开不得玩笑。”

    牛有道摆,“只问王爷赌还是不赌?”

    商朝宗断然道:“好!本王赌了!不知赌注为何物?”

    牛有道指向袁罡:“我若不能借来人马,让猴子在王爷帐前听令,我若能借来人马,怕是要让王爷受点小小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