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十章 并非夸夸其谈
    ,。

    感觉这话里有话,商淑清似乎有点担心哥哥吃亏,怕哥哥匆忙答应下来,忙问:“小小委屈?不知道爷能否明示?”

    蓝若亭闻言点头,他也担心这个。

    牛有道淡然道:“也算不上什么委屈,实在是王爷上能动用的资源有限,我此去也许会为达目的干出些不择段的事来,届时还望王爷能配合,不要责怪。”

    商淑清:“所谓兵不厌诈,道爷此去施展一些段自然是能理解,可若是太过伤天害理,容易陷我哥于…”

    牛有道抬打断:“郡主放心,王爷也大可放心,牛某在此保证,绝不会让王爷背负伤天害理的名声,也不会做出让王爷难以承受的后果,总之此去不会干出任何对王爷有害之事,若违此诺,王爷大可不承认和我有任何关系。”

    这么一说,几人倒是稍微放心了些,可依旧难以置信,凤凌波怎么可能借兵?

    沉默思索中的蓝若亭出声道:“道爷,在广义郡盘桓太久怕是不合适,朝廷那边不知会有什么反应。还有宋家那边,道爷杀了宋衍青,却逗留在广义郡,目标太过明显,宋家怕是会做出对道爷不利之事。”

    “朝廷那边好办,那几十名亲卫的牺牲,王爷大可感伤一些,悲悲戚戚祭拜,迟迟不愿离去,多逗留个几日也算说的过去。”牛有道丝毫不为那些亲卫的死而内疚,“至于宋家,此去正要解决此事,我自有办法应对!”

    商朝宗颔首,“就依道爷所言,不知道爷何时出发,此去要做何准备?”

    牛有道:“事不宜迟,连夜出发赶往郡城。另外,请王爷拨二十名灵点的亲卫随我同行,再就是需要一些财物,一万金币!”

    “一万金币…”商朝宗和商淑清面露为难之色,这可真不是小数目,这笔钱现在的数百人马花几年都够用。

    兄妹两个想不通了,要这么多钱干嘛,难不成拿这钱去换人马?一万金币虽然不少,可若说拿出去换一支足够在苍梧县立足的人马显然是不够的,凤凌波也不会答应,人家还不至于穷到为个一万金币给你人马。

    蓝若亭苦笑道:“不瞒道爷,若是到了苍梧县,一万金币凑一凑应该没问题,目前头上加起来还不到一千金币,一万金币实在是拿不出来。”

    牛有道大一挥,“没有就算了,钱是小事,到了郡城我再另想办法,先拿个一百金币给我当盘缠应急便可。”

    几人相视一眼,哪怕对他们这种出身来说,一万金币也不是个小数目,不知这位去了广义郡郡城如何弄来一万金币,这是准备仗着身去打劫还是准备去抢?可别在广义郡闹出事来惹恼凤凌波,能拿出这么一笔数目的人在广义郡绝非平民百姓,肯定不会简单。

    拿不出来一万金币是真,刚刚蓝若亭多少也有些怀疑牛有道是不是想卷了财物潜逃,一听一百金币,瞬间贬了一百倍,立马又意识到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的身不至于为了一百金币费这么大劲。

    看了看商朝宗的意思,蓝若亭颔首道:“道爷稍等,我这就去取,顺便安排随行人。”

    牛有道立马交代道:“切记,回避屈五一行,不要让他们发现,给我留点周旋的时间。”

    “明白!”蓝若亭拱了拱快步离去安排此事。

    而商氏兄妹也实在是好奇牛有道怎样借人马,商淑清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道爷,不能透露吗?”

    牛有道呵呵道:“现在还说不清楚,具体情况临应变,到时候再看。”

    又是这没句实话不靠谱的样子,商朝宗有点担心呐,不过之前见识了对方一语道破自己的后路,看出了牛有道见识非同一般,已是高看一眼。

    一旁不吭声的袁罡突然出声道:“道爷,上清宗那两位招供说,主持圆方是个熊妖。”

    “呃…”牛有道愕然回头,“妖?妖精?”

    商朝宗接话道:“没错,下面人审了一下,真正的主持圆方已经过世,现在的主持圆方是南山寺僧人两百年前从山中捡来收养的一只小熊,如今得了些道行,变化成了圆方。这南山寺和上清宗也没什么关系,是之前宋衍青来到与之交,逼得这熊妖屈服了而已。”

    牛有道目光连闪,妖精?还是熊妖?他正儿八经来了兴趣,尽管知道这世上有妖的存在,但还是第一次撞见,没见识过,自然是想见识一下,袁罡刚才的提醒显然也有同样的兴趣,也想见识一下。奈何他现在另有要事去办,不是慢慢研究妖怪的时候,只好叮嘱道:“王爷,这妖精别放了,等我回头好好跟他聊一聊。”

    商朝宗笑道:“好,帮道爷留着!”

    稍候,蓝若亭来到,一只钱袋子奉上,二十名人马也安排好了。

    双方再次密谋一番后,商朝宗等人出了南山寺故意弄出了点动静吸引人注意,不但是要吸引屈五一行,同样也是为了遵牛有道的意思吸引可能在暗中监视的朝廷眼线,所做一切就是为了掩护牛有道离去。

    而牛有道领了袁罡以及二十人马趁着夜色悄悄下了山。

    南山寺外,火盆几只,火光熊熊,商朝宗等人貌似为了祭奠牺牲的亲卫,正在烧纸。

    半途中一名亲卫来到,在商朝宗身边低声禀报道:“王爷,人已经顺利离去。”

    “嗯!”商朝宗微微点头,中纸钱陆续抛入火盆,同时看向一旁的蓝若亭道:“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更不知能不能成,问也问不明白,总之没句实在话,让人听了心里没底。”

    蓝若亭迟疑道:“此人办事,看着法老道,城府真不像这个年纪的人,好像什么事都不想让人摸清自己的底,为人感觉有点不像是正道上的人,真不知道凭东郭先生的眼光为何会收这样的弟子。倒是郡主,似乎颇为相信他。”

    商淑清:“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看,他若有问题,就不会杀宋衍青。哥,先生,事到如今我们已无太多选择,让他试试损失也不大。”

    商朝宗一叠纸钱抛入火盆,看着冉冉升起的飞灰,轻叹道:“拭目以待吧!”

    城郭内,灯火阑珊,一条人影从街头走来,走到一间酒楼外,抬头看了看招牌,正是陈归硕。

    伙计热情上前招呼,“客官,几位?”

    陈归硕没理会他,一把将他拨开到一旁,直接闯到了柜台前,盯着柜台后面的老掌柜。

    老掌柜抬头一看,愣了一下,旋即对上来纠缠的伙计偏头示意了一下,伙计只好退下。

    时间较晚,已经快打烊了,也就楼上还有一桌客人,老掌柜四周看了看,对陈归硕做了个请的势,将陈归硕领到了后堂的一间偏僻静室内。

    门一关,老掌柜上下看了看陈归硕,“有什么事吗?”

    其实陈归硕也不知道这老掌柜是什么人,甚至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但之前跟随宋衍青途径此地时来这里接触补给过,他大概猜到了这间酒楼可能是宋家安排在这边的一个点或者眼线之类的,宋家那般权贵有此安排并不奇怪。

    而实际上他和许以天虽是上清宗弟子,可后来也逐渐被宋家吸收成了眼线,宋家许了前程,就算上清宗垮了,他们也不怕。宋衍青遇害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向宋家禀报。

    “出事了。”陈归硕瘫坐在椅子上叹了声。

    老掌柜眉头一皱,“出什么事了?”

    陈归硕沉重摇头道:“我师兄宋衍青死了。”

    “啊!”老掌柜大吃一惊,急问:“怎么回事?”

    “我们去了南山寺……”陈归硕把事发经过详细讲了一下,又接受了老掌柜一番询问后,道:“消息你想办法传回京城,我还要赶回上清宗报信,帮我安排一匹马,最好是帮我弄个身份,让我能在沿途驿站换乘!”

    这一连串的事情老掌柜迅速安排好了,操办起来极为迅速。

    让人送走陈归硕后,老掌柜又到了酒楼的密室,迅速写了个密报,随后从一旁的笼子里抓出了一只身体黝黑两只翅膀金亮的猛禽,将密信塞入了猛禽脚上的小空筒里。

    此鸟名为‘金翅’,无论是飞行速度还是持久力都非同一般。最神奇的是,此鸟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找到自己下的蛋,不管相隔多远,都能辨别准确方向去寻找,也因此‘金翅’雌鸟被驯养后用来送信,价格昂贵。至于公鸟却没这能力,只能是用来交配,也不值钱。

    装好信,一块蒙布盖了抓在中的‘金翅’,老掌柜匆匆出了密室,来到一间不见灯光的屋内,推开了窗户,扯掉蒙布,顺将‘金翅’挥向窗外,鸟儿迅速振翅而去,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次日天明,商朝宗等人出了南山寺,再次来到了战死亲卫的墓前祭拜,神态悲戚。

    这边正是要配合牛有道所言,要在这里拖几天。

    旭日金光冲破山林之际,一亲卫来到禀报,告知,牛有道正在将随行亲卫一路间隔布置,欲架构起一道广义郡郡城与商朝宗这边的临时联系渠道,保持和这里的消息畅通。

    道理很简单,一匹马长途疾驰是吃不消的,需换骑才能保持消息的高效传送节奏,牛有道显然已把此事先筹划在了前面。

    蓝若亭闻讯略颔首,“并非夸夸其谈,此人果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