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十一章 娘家有人
    ,。

    官道旁,驿站,一圈栅栏包围,里面有堆集如山的草料。

    远处一骑火速冲来,临近驿站减速,陈归硕直接纵马拐进了驿站内。

    入内勒停,跳下马来,一块令牌对着迎来的小吏亮出。

    很快,小吏重新牵了一匹养精蓄锐的骏马给他,陈归硕翻身上马,又直接冲出驿站,一路快马加鞭,马歇人不歇……

    广义郡境内的某官道,牛有道率领着一行十骑,奔驰速度倒是不快,这一路来不疾不徐,毕竟他们没有驿站可用,需考虑马匹的体力消耗。

    商朝宗的亲卫已经全部换了普通的人便装,一部分被牛有道布置在了沿途,一部分随行。

    前方,郡城高大的城墙已经出现在视线中,袁罡打了个势,尾部两骑留下,拐入了一旁的山林中藏身,负责接应传递消息。剩下一行不停,到了城门口下马接受守卫盘查,自有商朝宗的亲卫上前打点应付过关。商朝宗虽然落魄,可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非战时严密戒备的情况下,准备个什么商行的身份掩护进城还是没问题的。

    进了广义郡城就能发现,鱼米之乡富庶之地就是不一般,街头相当繁华,行人如织,商铺林立,穿着体面的人不少,不是外界的破败萧条能比的。牛有道骑在高头大马上蹚开人群,一路东张西望,打量着这世间繁华。

    找了间不错的客栈,马匹自有客栈伙计牵去照顾,亲卫把入驻的客房准备好了。

    一行找到客房认了下自己的房间,又聚集在了一起,袁罡吩咐了三人去城内打探所需的消息,继而又对另三人道:“一路奔波辛苦,抓紧时间轮流休息。”

    “是!”三人拱领命,旋即转身回了自己客房。

    而袁罡自己随后又跟牛有道出了客栈,溜达在了郡城街头。【愛↑去△小↓說△網www.】

    两人正儿八经是闲逛的感觉,遇上绸缎庄,牛有道跑进去抱着好的绫罗绸缎抚摸,不时回头对袁罡啧啧一声,“你看看这织造工艺、这做工,精美,不错不错!”

    这话夸的店里的掌柜高兴,然而牛有道问了问价钱,却又不买,扭头又走了,害掌柜的白高兴一场。

    什么首饰店、禽畜贩卖点,到处留下了牛有道问价钱的身影。

    总之二人一点都不像是来办事的样子,倒像是来买东西的……

    京城,宋府,一身便装的宋九明站在了客厅外的台阶上迎客,能让堂堂廷尉大人亲自等候迎接的客人自然不会简单。

    宋九明看似闲散站那,两边的角落里,护卫高却是若隐若现。

    稍候,假山影壁那边转出了一行人,一名络腮胡须的壮汉龙行虎步而来,绷着一张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此人正是京畿四大卫戍之一的大统领,名叫王横,官职级别虽不如宋九明,但上掌握着数万大军,在这京城谁都不敢小觑。王横也正是宋衍青的岳父,亦步亦趋低头跟在其身后的胖乎乎女子正是宋衍青的夫人王留芳。

    宋舒夫妇在旁一脸陪笑,那是一路从大门外亲自将亲家给领进来的,奈何亲家这回似乎不太给面子,脸色不好看。

    王横左右跟了四名修士护卫,此四人一路上警惕着四周。

    走到客厅台阶下,王横朝上抱拳拱,冷冰冰道:“下官见过廷尉大人!”

    向来面无表情的宋九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快步下了台阶,抓了王横的腕,“亲家多礼啦,这里没什么下官和上官,都是一家人。大统领,里面请!”亲自抓了王横的,热情拽进厅内。

    两人分宾主落座,宋舒等人也只有站着的份,王留芳低个脑袋,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站在父亲王横的身后。

    下人上了茶,宾主端茶意思了一下,宋九明问到了正题上,“什么风把大统领吹来了?”

    咣!王横上茶盏几乎是砸在了茶几上,很不客气道:“我再不来,小女怕活不下去了。我王横小门小户,高攀不上廷尉大人,今天来,是为小女向宋家求一份休书的!”

    宋九明惊讶道:“大统领何出此言?芳儿乖巧贤惠,我们一家喜欢都来不及,怎会活不下去?他们小两口夫妻恩爱,又何来休书一说?大统领莫非想棒打鸳鸯不成?”

    王横吹胡子瞪眼道:“廷尉大人,明人眼前不说暗话,当年要娶的人是你们宋家,把人娶进来冷落的也是你们宋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小两口怎么过日子,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宽,但没宋衍青那王八蛋那样欺负人的!”咣!又是一掌拍在茶几上,震的茶盏乱跳。

    一声‘王八蛋’骂的宋舒嘴角直抽搐,宋衍青是王八蛋,那他不就成了王八。宋家人都有些尴尬,都成了王八。

    “大统领言重了!”宋九明淡淡一声。

    王横:“一点都不言重,宋衍青那混账东西在外面花天酒地、流连风月场所,我不是不知道,大家都是男人,一些交际应酬我能理解,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有些事情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他在外面玩,我可以不管,我也不可能用绳子把他绑起来,但凡事都得有个度,他是有家的人,不能玩到连家都不顾了,小女连他人都经常见不到,这算怎么回事?这次更过分,整个月过去了,小女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天天独守空房以泪洗面,有这样欺负人的吗?既然过不下去了,那就别勉强,休书拿来,一拍两散!”

    他那嗓门差点把屋顶都给掀掉了,身后的女儿王留芳红着眼眶泪洒,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

    宋家人尴尬的很,难得碰上这样跑上门又吼又拍桌子甩脸色的人,换了一般普通人自然是没这样的资格,谁敢这样试试看?可王留芳的家世背景毕竟不一样,还是那句古话,娘家有人!王留芳平常就算过的再不顺心,宋家上下对她都还是客客气气的,生活待遇上那绝对是从优的,哪怕心里对她有意见的,就算是公公婆婆也得跟她温言和蔼着说话。

    宋九明颜面扫地,憋了一肚子火,冷眼瞅向了宋舒,忽然指去怒斥道:“养不教,父之过!我今天当着亲家的面把话撂这,今后若再有亲家说的这回事,我打断那混账的腿……”

    王横抬头看着屋顶,不吭声,听着宋九明训斥宋舒不管,说什么休书那是说说的,今天来给女儿出头倒是真的。

    好一阵臭骂,将宋舒骂的唯唯诺诺的宋九明站了起来,走到王横身边,和颜悦色道:“大统领,都是我疏忽,你放心,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另外,这事,大统领可能有点误会了那混账。”

    “误会?”王横眉头一挑,慢慢站了起来,他还以为宋九明要赔礼道歉,然后双方和和气气几句好话就过去了,没想又闹出个误会来,他顿时不高兴了,这还真是欺负他王家啊,连他都这般不给面子,以后女儿在宋家还有好日子过吗?

    宋九明略抬,示意他稍安勿躁,贴近他低声耳语道:“一个月前,天牢那位出狱前,上面给了话,衍青星夜赶回了上清宗,有要事办,并非是在外面流连不归,他也算是身不由己,还望大统领理解啊!”

    “哦!”王横眼睛眨了眨,大概明白了什么意思,脸上的怒色渐渐降下,露出几分思索神色。

    而就在这时,宋府管家出现在了门外,朝里面的宋全喊了声,“大爷!”

    宋全快步走了出来,见他神色不对,知道可能出了事,与之一起到了一旁屋檐下,“什么事?”

    管家低声道:“三爷家的少爷出事了。”上一封密信递上。

    宋全接到中一看,脸色渐显凝重,迅速返身回了屋内,将与王横低声谈话的宋九明请到了一边,嘀咕几声后,那封密信转上。

    宋九明看过密信后缓缓闭上了眼,屋内所有人都看出了不对,都在盯着他。

    再次睁开眼后,宋九明看向了宋舒的夫人胡贵芝,道:“老三家的,带芳儿出去转转!”

    胡贵芝应下,到了王横身边请王留芳。王留芳却看向了父亲,王横意识到宋九明应该有什么事,遂抬了下,让女儿跟其婆婆离开了。

    没了影响事的人,宋九明上的密报转到了王横上。

    王横阅后,脸色大变,霍然看向宋九明,“明公,此报当真?”

    “作假也犯不着拿这事作假。”宋九明淡淡一声。

    王横默默坐下了,瘫软在了椅子上的感觉,神情有几分茫然,他身后的护卫面面相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老三,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宋九明偏头看向儿子,“衍青出事了,已经遇难!”

    “……”宋舒愣住,难以置信,旋即抢步到王横跟前,夺了他上的密报查看,看明情况后,向后踉跄几步,摇摇欲坠般,宋全赶紧上前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