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十三章 钱我要,人我也要!
    ,。

    牛有道拱道:“不才正是牛有道,见过凤将军!”

    没错,这位女将正是凤凌波三个儿女中最小的女儿凤若男,闻言眉头略挑,“故人?我和你算哪门子故人?”

    牛有道笑答:“将军还记得当年紫云郡河边的竹排上吗?牛某对将军可是印象深刻,躲过将军的箭射却差点冻死在了河水里。”

    凤若男翘了翘嘴角,这事她是有印象的,就算没有得到商朝宗一行的通报,她对牛有道这个名字也有印象,当年射出铭牌离去后她才想起,那小子不会冻死在河里吧?事后想折返去看看,但考虑到河流走向,估计也找不到了,遂作罢。而后来让她加深印象的是,上清宗的人持她铭牌找到了她,向她核实是否和牛有道真有一段交集的事情,她才知道那竹排上的灵小子名叫牛有道,已经入了上清宗,只是这事牛有道至今都不知道罢了。

    然后就是最近,一听说商朝宗的随扈法师是上清宗的弟子,名叫牛有道,她立马想起了是谁。而据她今早才看到的消息,牛有道连败宋衍青师兄弟三人,更是让她很惊讶,这牛有道才入上清宗几年,居然有这实力?刚才投掷出的那一枪就有试探意味,不想让袁罡给截了。

    “原来是你呀!”凤若男略有不屑,面带讥讽道:“怎么?今天跑来是要找本将军报仇吗?”

    牛有道:“不敢,今天是奉王爷之命来郡城采购的,想起有故人在此,特来探望。”

    凤若男:“就为这个?”

    牛有道干笑一声:“当然,还有点小事想求将军帮帮忙。”

    凤若男不禁冷笑,那样子明显在说,我凭什么帮你?不过嘴上还是爽快道:“先说来听听。”

    牛有道两搓了搓,有点不好意思道:“想找将军借点钱,不知将军头上方不方便?”

    借钱?凤若男明显愣了一下,狐疑道:“借多少?”

    牛有道乐呵呵地伸出一根指,“也不多,就一万金币!”

    凤若男脸色微变,开什么玩笑,一开口就要一万金币,这数目对她来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只是她和牛有道的关系还没有到能借这么多钱的地步,更何况对方跟商朝宗一伙卷在一起,当即毫不客气地挥道:“头上紧张的很,一点都不方便,法师还是另找他人吧。来人,送客!”

    当即有一黑衣女子闪到台下,伸道:“请!”

    牛有道抬示意稍等,觍着脸道:“将军不妨开个条件,怎样才肯借?”见对方不耐烦,压根不愿谈下去的样子,心念急转,觉得必须引起对方的好奇心才行,立马又改口道:“一个时辰,就借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立马还给将军!”又伸出了一根指。

    一万金币借一个时辰?凤若男还真有点好奇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冷冷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若卷钱跑了,我找谁收账去?”她这是说说,在她的地盘上,还真不怕牛有道一个时辰能跑哪去。

    牛有道拍着胸脯道:“不跑,我在这里做人质如何?一个时辰后,若是不能将钱归还,任由处置,认杀认剐!”

    凤若男不屑道:“要你命有何用?你这小命,宋家怕是迟早要取走吧?”显然已经知道了牛有道杀宋衍青的事。

    牛有道哈哈大笑道:“我这条小命,宋家可没那么容易取走。不过将军既然如此认为,我愿跟将军打个赌,我若赌输了,一个时辰后,一万金币愿连本带利成十万金币归还奉上,决不食言!”

    十万金币?那可真不是小数目,几名黑衣女子互相看了眼。

    凤若男有点心动,十万金币足够给广义郡的所有人马发上几波饷,不过嘴上不饶,讥讽道:“你连一万金币尚要来借,哪来的十万金币给我?”

    牛有道:“就算拿不出十万金币,也定当拿出价值十万金币的东西来抵债,我家王爷虽没现钱,但一点值钱的家当还是有的。将军若是不信,我愿以此物为信物。”他从怀里摸出了一面令牌,扔了过去,这是他临出发前找商朝宗借用的,说是来见凤凌波总得有信物确认身份,也是为了便于号令随行亲卫。

    对面的黑衣女子接到检查过后,转交给了凤若男。后者拿到一看,发现是商朝宗的郡王令牌,反复查看后,确认应该不会有假,上面有巧夺天工的皇室印记,很难假冒。这令牌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也不值钱,关键是看令牌主人的权势如何,对如今的商朝宗来说,其令牌显然是不值什么钱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对商朝宗本人却是信誉和重大颜面问题,也就是说,对别人不值钱,对商朝宗却是值钱的。

    有了这令牌在,凤若男安心了,不怕商朝宗赖账,令牌拨弄在中,淡然道:“你想打什么赌?”

    牛有道:“还是那句话,找将军借一万金币,我一个时辰内归还,此令牌为质押信物。”

    凤若男晃了晃中令牌,“我问你怎么打赌?”

    牛有道暗骂,这女人胃口还真大,看来还真想赚那十万金币。所谓的打赌,他只是想引起对方的兴趣好谈下去,别一两句话对不上就给轰走了,干笑道:“打赌就没必要了吧?”

    凤若男眉头一挑,脸色一寒,“你敢耍我?”

    “不敢不敢,好好好,我们打这个赌!”牛有道两一抬,举做认输投降状,拟出赌法:“一万金币,借一个时辰,我赌到时候将军不让我还钱,还放我安然离开军营。若我赌赢了,这一万金币自然是不用还,若我赌输了,连本带利十万金币奉上,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凤若男琢磨了一下,感觉这赌有问题,明眸闪了闪,冷笑道:“我意不妥,还是换个赌法的好,我借你一万金币,限你一个时辰内归还,若能顺利归还,我放你安然离去,若逾期,连本带利十万金币还我,你本人任由我处置,还有他…”朝袁罡抬了抬下巴,“不能按期还钱,他得到我帐下来效命,怎么样?”

    牛有道有些忍俊不禁,发现这女人还真是个不吃亏的主,这般赌法,人家左右都不吃亏。他故意摆出一些为难意味道:“将军,你这赌法,我似乎一点好处都没有啊!”

    凤若男瞪眼道:“我愿意借钱给你难道不是好处吗?你当谁都能从我这借到钱吗?怎么,你没把握一个时辰之内还钱?如此说来,你是有意跑来骗钱的?”

    牛有道苦笑:“我愿在此为人质,怎会是骗钱?”

    凤若男喝了声,“若有把握限期还钱,你怕什么?赌还是不赌?”扶上了腰间剑柄,一副欲要愤怒拔剑的意味。

    牛有道只能哭笑不得道:“好好好,听将军的,我赌!”

    凤若男盯向袁罡,“喂,大个子,你同意吗?”

    袁罡点了点头,凤若男果断挥道:“取一万金币来!”

    很快,有数人抬了一只沉甸甸的箱子过来,箱盖打开,里面露出一堆金灿灿的金币,一只空箱子摆在边上,当着牛有道和袁罡的面倒腾换箱,实际上就是清点清楚。

    确认钱数无误,凤若男又挥道“笔墨纸砚,拟赌状!”

    立刻有人捧了笔墨纸砚来,写好了赌状,端来让双方画押,凤若男、牛有道和袁罡都在上面签了押,双方各持一份。

    借钱的过程算是完成了,只见袁罡蹲下“嗨”了声,吐气开声,竟将几人才能抬动的箱子独自端了起来,抬臂半扛在了肩头。此举再次让凤若男目闪异彩,暗赞一声,好汉子,好大的力气,可为猛将!

    “将军,我送他到门口,顺便交代几句话就回。”牛有道回头对凤若男请示了一句,毕竟已经答应了为人质。

    凤若男很大方地挥了挥,也不怕牛有道在自己的地盘上能跑了。

    兄弟两个走远了点后,牛有道回头看了眼,对边上扛个箱子的袁罡嘀嘀咕咕道:“这女人不怀好心,胃口大的很,十有八九想坑我,回头我看她怎么哭!”

    袁罡道:“道爷,你这样坑她,小心她恨你一辈子。”

    牛有道呵呵一乐,“我明明是在帮她好不好?猴子,话说回来,这女人的块头看起来倒是和你很配啊!”

    “你眼神有问题!”袁罡鄙视一眼,又改口道:“你若是能让她答应,我不介意!”

    “呃…”牛有道干笑道:“还是算了吧,这匹烈马不是谁都能有资格去骑的,你我兄弟无福消受,还是留给那有福气的人去享受吧!”

    点将台上,目送二人走远,凤若男对左右道:“去盯着,看看他们究竟要搞什么鬼,不要让他们跑了,必要的时候直接传我令封闭四城门!还有,做好准备,若是他们真能按时还钱,途中设置上障碍,不许他们在规定时间内回来,这赌注我赢定了,钱我要,人我也要!”

    身旁四名女护卫名为梅、兰、竹、菊,四人闻言轻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竹、菊二人点头应下,离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