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十四章 鸡飞狗跳
    ,。

    军营门口,等候在栅栏外的六名亲卫见到牛有道和袁罡出来,想靠近门口迎接,却又被守卫给拦下了。

    二人出来,牛有道招了下,“马车!”

    这边立刻牵了马车过来,袁罡将沉甸甸的箱子放上了马车,回头问牛有道:“你留在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牛有道:“只要你那边干净利落点,我不会有事。”

    一名亲卫好奇道:“道爷,你不走吗?”

    袁罡回头喝道:“别废话,走!”自己也翻身上了马。

    牛有道在旁叮嘱道:“动静闹大点!”

    袁罡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回头招呼上几人迅速离去。

    来到了栅栏前的菊,盯着眼前一幕看了看,发现这边连马车都准备好了,这是笃定了能从将军这边借到钱呐!

    牛有道回头转身,见到她,微微点头笑了笑,与之擦肩而过,回了军营内。

    菊扭头看了看他,旋即快步离开了军营,追着袁罡的去向去了。

    而袁罡也并未走远,一到街头拐角,立刻招了六名亲卫上前,有的钻进马车,有的堵在马车外围观。

    马车内的袁罡打开了箱子,一箱的金币耀眼,众人不禁轻哗一声,皆面面相觑,居然一转眼弄来这么多钱,明显是从军营内弄来的,那位道爷可真有能耐啊!

    袁罡则开始分钱,给其中四人一人装了一袋,命他们两人一组去采购东西,采购东西的地点和价格都早已拟好了清单给他们,让他们直接去指定地点买就行,买好东西再带着东西到指定的地点碰头。要求只有一个,事情不但要办好,还要快速。

    两组人带着钱散去,也不知道袁罡这样吩咐是什么意思,反正照做就是。

    袁罡则带了剩下的两人和多半的钱走人。

    跟在后面的菊见一群人分了三个去向,不知跟哪个好,最终还是跟了袁罡,毕竟袁罡一看就是一群人的头。不过她也没放过另外两批人,就近从一家商铺内拉了几个伙计出来。她一亮明身份,几个伙计自然是不敢不从,遵她的意思跑去了盯另外两批人的动静。

    袁罡第一个停脚点是一家绸缎庄,进去后采购了一批最好的绫罗绸缎,支付了定金,要求店家按要求在指定时间内送到指定的地点。店家高兴的不行,碰上了出豪放的大主顾,再三保证不会有误,让袁罡绝对放心。

    出了绸缎庄,第二个停脚点是城内最好的一家首饰铺子,如同之前一般,又是一大笔定金,要了一堆上好的首饰。

    这一路真正是花钱如流水般。

    菊在后面一路跟着,有点搞不懂袁罡究竟要干什么,最后见袁罡去了一家戏班子,从里面带了一群吹拉弹唱的人出来,不知要去哪。

    来到城中心地带后,菊发现此地热闹的不行,车拉马拽的一车车东西,后面还有成群的牛羊,成挑的鸡鸭鹅雁,分三批的人已经和袁罡在此碰了头。首饰店的人护着一屉屉首饰到了,绸缎庄的掌柜带着伙计们送的东西也到了,并按照事先提好的要求,服务周到,帮忙装车,并在成挑、成车的其他物品上帮忙扎上了喜庆的红绸。

    袁罡指挥其他人一律披红挂彩,一群人忙碌的不行。

    街道两旁不断聚集的人群在看热闹,不少人看的羡慕的不行,纷纷在议论,“这是谁家娶亲呐,真是好大的笔啊!”

    人群中旁观的菊也在奇怪,这看起来的确是嫁娶的样子,这是送亲呐,还是迎娶?

    同来配合的亲卫们也有点懵,袁爷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啊!

    见所有人披红挂彩准好了,袁罡示意六人前后左右压阵护卫,旋即领骑在前,对后面列队的戏班子喝道:“热闹起来跟我走!”

    叮叮咚咚敲锣打鼓吹拉的声音瞬间喧嚣热闹了起来,引得两边人群不少人叫好。

    袁罡一挥,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领着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路开拔,一路不少人跟着前进,想看看究竟是哪家办喜事,菊也在其中纳闷着。

    浩浩荡荡的队伍最终抵达的目的地令菊有些傻眼,郡城太守府!

    太守府周围重兵把守,正前一块空地,外围摆着拒马,一队士兵守着,见到一群人簇拥而来,引起了防守人马高度警惕,瞬间刀枪林立。不过守卫人马见到这喜庆热闹的迎娶队伍也愕然,不知什么情况。

    有一队军士从拒马后面走了出来,拦下了接近的迎娶队伍,为首一将喝道:“什么人?”

    端坐马背的袁罡朗声喝道:“庸平郡王商朝宗前来迎娶广义郡太守之女凤若男!”

    ‘庸平’是商朝宗的封号,商朝宗自从在京城出事入狱后,世袭亲王‘宁’字封号已被剥夺,亲王降为郡王,给予的‘庸平’封号就可想而知朝廷对商朝宗的态度。

    此话一出,旁观的菊有点懵,迎娶将军?闹了半天是来迎娶将军?

    六名亲卫也傻眼了,王爷娶亲?

    周边百姓有人愕然,有人欢呼叫好,对有些人来说庸平郡王商朝宗很出名,但对这远离京城的地方百姓来说,许多人压根不知道商朝宗是谁,只听到‘郡王’二字便知是极有身份的人,这是哪个王爷要娶凤将军呐!

    前来阻拦的人马也懵了,拒马后面的人马面面相觑,有这事?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听说?如此大事,太守府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

    问话小将目瞪口呆,袁罡跳下了马,双奉上一份大红礼单,“这是迎娶礼单,请将军呈交太守!”

    “……”那小将欲言又止,这么大事他实在做不了主,只好请袁罡稍等,一路小跑着进太守府禀报去了。

    袁罡则不慌不忙地朝周围叫好的人群拱,答谢诸位观礼的样子。

    这边搞这突袭也是没办法,商朝宗受宁王影响名声太差,直接来拜访的话,只怕连凤凌波的人都见不到,凤凌波十有八九不愿惹这麻烦。

    这边动静一传到太守府,立刻将太守府内闹了个鸡飞狗跳,有人跑到门口朝外看动静,还有人爬上了墙头朝外面张望,那果真是长长一大串迎娶礼物,数不清装了多少车。

    不一会儿,那小将跑回,把袁罡请去了太守府,至于其他人,一律不让入内。

    菊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别人进不去,她进太守府自然是没问题的,她现在还有点懵,得进去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好向凤若男禀报。

    太守府正厅外聚了不少人窃窃私语,男男女女都有。

    正厅内,只有数人,一短须锦袍的瘦高汉子负在厅内来回踱步,气度不凡,颇有威仪,只是脸色有点不好看,正是广义郡太守凤凌波。还有一名身材高大的华衣妇人端坐在上,里捧着礼单查看,乃是凤凌波正妻彭玉兰。

    “这礼单上的东西怕是不下万金,不愧是郡王,一出就是万金拿来玩乐!”彭玉兰发出一声冷笑

    而袁罡一进太守府,立刻被两边一拥而上的刀斧给绑了,还挨了几记拳脚,不过袁罡并未反抗,任由擒拿捆绑。

    五花大绑的袁罡被推进了正厅,硬邦邦站那,不忧不惧,宠辱不惊的样子。

    一看就知并非做作出来的,凤凌波目光闪了下,暗赞一声,好一条汉子!不过嘴上却是一声冷哼,“你是何人,竟敢假冒庸平郡王来迎亲?”

    袁罡淡定道:“王爷麾下小卒袁罡,的确是奉王爷之命来迎亲,不曾假冒!”

    袁罡?凤凌波上下打量他一眼,根据传来的消息,商朝宗下面的确是有个叫袁罡的人,“就算你是商朝宗的人,凤某什么时候答应过要把女儿嫁给他?堂堂皇族,难道连点礼数也不懂吗?”

    袁罡道:“仓促之下有所欠缺难免,不过王爷奉上的迎娶礼物却是诚意十足!”

    “笑话!”彭玉兰拍案而起,信将礼单砸在了袁罡的脸上,怒道:“这点东西就想娶我女儿?”

    袁罡道:“夫人刚看的礼单只是为礼数周全拿来装点门面给别人看的,真正的重礼不曾摆出来,另一份礼单在我怀里,绝对的重礼,保证太守和夫人看了喜欢!”

    夫妇二人相视一眼,凤凌波颔首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人上前,伸到袁罡怀里一阵摸,最后果真硬抽出了另一份礼单,转交到了凤凌波的上。

    凤凌波打开礼单,只瞅了那么一眼,便立刻眼皮子直跳,啪一声,迅速将礼单给合上了,看向袁罡的眼神满是惊疑不定。

    彭玉兰诧异,什么礼物能让自己丈夫如此失态?遂伸从凤凌波中抽了礼单过来,带着几分好奇打开一看,谁知亦是只看了一眼便骤然瞳孔一缩,亦啪一声迅速合上了礼单,似乎怕被别人看到似的。

    按下心中惊疑,凤凌波指着门外探头探脑的人喝了声,“看什么热闹,滚!”

    门外的男男女女立刻一哄而散,赶紧跑了,还了庭院清净。

    凤凌波审视着袁罡,沉声道:“礼单上的东西当真?”

    袁罡道:“我不是迎亲的正使,也没有看过礼单,不知其中的名堂,只是奉命行事。迎亲正使另有其人,他应该清楚。”

    凤凌波眯眼道:“既是来迎亲,为何不见正使,岂不失礼,有这样迎亲的吗?”

    袁罡道:“非正使不愿来,而是想来也来不了,正使此时正被令千金凤若男给扣押在军营内,只怕随时会有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