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十五章 卑鄙无耻
    ,。

    夫妻二人面面相觑,难道女儿已经知道了这事所以将迎亲正使给扣押了?

    彭玉兰忍不住问了声,“正使是何人?莫非是蓝若亭?”

    袁罡道:“是王爷的随扈法师牛有道!”

    牛有道?夫妇二人凝噎,稍后凤凌波皱眉一声,“瞎胡闹!”也不知是在说凤若男还是在说牛有道。

    彭玉兰却是立刻后看,招呼道:“白遥,你带上两个人立刻去看看,把人带过来,别让那丫头胡闹。”

    后面有一中年汉子,双臂抱胸倚靠着一根顶梁柱,一把剑抱在怀里,看着年纪不老,一头白发却宛若银霜,白的彻底,神态平静地点了点头,快步出了正厅,外面招呼上了两个人,直接腾空而起落在了屋顶上。

    三人走高处出了太守府,一路在郡城街头巷尾的屋顶上足点飞掠,身轻如燕一般,街头来往路人竟少有能注意到的。没多久,三人便从一处屋顶飞落而下,落在了军营外的空地上,大步朝军营内闯去。

    尽管军营守卫没人阻拦,白遥还是亮了一下通行令牌,方领了人闯入。

    一行直奔中军帐,不经守卫通报硬闯了进去,怕凤若男干出什么糊涂事来真把正使给杀了,入内见到了帐内身穿盔甲正背个看帐墙上地图的凤若男。

    “将军…”跟着跑入的守卫有些尴尬,因为未及时通报。

    凤若男转身,见状愣了一下,挥让守卫退下了,奇怪道:“白叔,你怎么来了?”

    白遥问道:“你扣押了牛有道?”

    凤若男又是一怔,颔首道:“是啊!怎么了?”

    白遥左右看了看:“人在哪?”

    凤若男:“隔壁的帐篷里看管着…”

    不等她话说完,白遥扭头便走,出了帐篷左右一看,见左边有一帐篷,门口有人守着,立刻大步走去,守卫不敢拦他,任由他揭开帐帘闯入。白遥入内,见到了坐那悠哉喝茶的牛有道,一身黑衣背剑的兰,静静杵在里面看守着。

    “师叔!”梅迅速拱见礼。

    白遥不管她,盯着牛有道上下打量一番后问道:“你是牛有道?”

    牛有道慢慢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拱道:“正是在下,不知有何指教?”

    此时,凤若男也掀开帐帘进来了,正奇怪,却见白遥对牛有道伸示意道:“跟我走一趟。”

    牛有道也不管来人是谁,很好说话,笑着点头道:“好!”

    “慢着!”凤若男当即两眼一瞪喝止,道:“白叔,他不能走,我留他有事。”

    白遥平静道:“你娘要见他,有什么事等他见过你娘之后再说。”

    牛有道闻言笑容可掬,可以确认袁罡那边已经顺利见到了目标,对于袁罡办事,他还是放心的。

    凤若男神情抽搐,嘴硬了一句,“不行,他还欠我钱,不能走。”

    钱的事能跟你娘的事来比吗?白遥皱眉盯着她,一副你好不懂事的样子,沉声道:“钱的事回头再说。”

    凤若男:“白叔,我们在打赌,现在不能放他走。”

    牛有道忽叹了声道:“将军,我又不赖账,跑不掉的。”

    有他这句话,白遥也就不废话了,朝牛有道偏头道:“跟我走吧!”

    牛有道朝他拱了拱,跟在了他身后,经过凤若男身边时,嘴角勾起一抹诡笑报以。

    凤若男看了火大,却也阻拦不了白遥带人走,跟出了帐篷,喊了声,“牛有道,你要是敢少我一分,我要你好看!”

    牛有道回头朝她拱了拱告别,可谓哈哈大笑而去,笑得肆意张扬、好不畅快的样子。【愛↑去△小↓說△網www.】

    “我让你笑,回头看你怎么哭!”凤若男咬牙一声,这里正准备吩咐人去太守府打听究竟怎么回事,菊在这个时候匆匆回来了。

    凤若男暂时按捺下打听的事,对走来的菊问道:“弄清了怎么回事吗?”

    菊的神情有些古怪,带着几分哭笑不得的意味道:“那个袁罡带着人去太守府提亲去了。”

    “提亲?”凤若男愕然,“提什么亲?”

    菊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怪自己不会说话的样子,解释道:“也不是提亲,而是直接上门帮商朝宗迎亲。”

    “迎亲?”凤若男好奇道:“商朝宗要娶家里哪个妹子吗?娶谁?这么大的事我怎会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菊有些无语,发现这位怎么还没反应过来,苦着脸道:“将军,是娶你!袁罡卖了一堆迎亲礼物,上门为商朝宗求娶将军你啊!”

    “……”凤若男傻眼,脑子半晌转不过弯来,愣愣看着她,“你没糊涂吧?商朝宗娶我?这怎么可能?”

    她身后的梅和兰也茫然,明显也觉得不可能。

    菊跺脚道:“将军,是真的,袁罡众目睽睽之下当着城中百姓面大声宣告的,这事估计很快就要传遍全城了,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绝不会有错。”

    凤若男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有些局促不安地自我安慰道:“就算是真的,父亲、母亲也不会答应,不可能把我嫁给商朝宗那将死之人,不会的!”

    菊摇头道:“这个我不知道,袁罡具体跟太守和夫人谈了什么我不清楚,不过看样子,这事似乎有的商量。”

    “不可能!”凤若男断然否决,她现在忽然明白了点什么,明白了牛有道之前为何会跟她提那个赌注,赌什么一个时辰之内她会放他离开,这是知道她家里会派人把他带走,知道她拦不住,这是弄了套子让她往里钻,摆明了想要赖账啊!

    想到那一万金币,她忙问:“借给他的钱在哪?你带人去想办法偷偷劫回来!”

    菊愣怔,被提亲的事搞懵了,经提醒,念头才回到钱上头来,几乎跳脚道:“怕是劫不回来了,袁罡把借来的钱买了大量的迎娶彩礼,已经送到了太守府那!”

    凤若男顿时失声惊呼,“什么?借我的钱买彩礼…”娶我的话愣是没能说出口,两眼瞪的大大的。

    菊苦着脸点头。

    梅亦惊呼,“卑鄙无耻!”

    兰咬牙恨声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几个女人对这种行为显然是深恶痛绝。

    “啊!”回过神的凤若男怪叫一声,双捂脸,懊恼到脸都快没地方放了,自己还想坑人家,自己还想钱也要、人也要,人家才真是钱也要、人也要,这脸实在是丢大了,这辈子不是没丢过人,但没这般丢人过,简直就是一个白痴,亏自己还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中!

    她快被气晕了,连连跺脚发泄了一下无尽懊恼,猛然抬头,头盔都快气炸了,厉声喝道:“集合人马,随我去杀贼!”

    这边很快集结了百余铁骑,隆隆驰骋而去,凤若男这回真的是火大了,简直是在城里横冲直撞,所到之处一片混乱。

    路边等候的竹,亲眼目睹了凤若男一伙人火急火燎离去,诧异,有点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她还带着人在这等着,准备设置障碍让牛有道无法准时回来还钱呢……

    牛有道随着白遥到了太守府,有白遥带路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直接来到正厅。

    凤凌波等人的目光瞬间全部集中在了进来的牛有道身上,就一个感觉,年轻!

    南山寺那边的消息也传来了,那个轻易击败宋衍青三人的形象很难和眼前这人吻合到一块。

    白遥又走回了彭玉兰的身后,抱剑倚靠在了那根顶梁柱旁。

    牛有道目光在几人身上扫了一下,在彭玉兰身上稍微多停留了一下,心里嘀咕,怪不得那个凤若男那般高大,原来是有遗传呐。目光最后落在了五花大绑的袁罡身上,略皱了下眉,不理他人,只问袁罡,“没事吧?”

    袁罡微微摇头,见他来了,也就放心了。

    牛有道伸扯了绳结,解开了绳子,众目睽睽之下若无旁人地先给袁罡松了绑,之后才对站在主位的凤凌波和彭玉兰拱给礼道:“牛有道拜见太守,见过夫人!”

    凤凌波冷冷问道:“你就是商朝宗派来提亲的正使?”

    “正是!”牛有道应下,又纠正道:“不是提亲,而是迎娶,这事不宜拖着,我家王爷等不急,还是尽快娶过门的好。”

    我有答应把女儿嫁给商朝宗吗?凤凌波想喷他一脸唾沫,不过正事要紧,否则也不会这样急着把人给招来,上扬起那份礼单,沉声道:“这礼单上所谓的重礼你知情吗?”

    牛有道左右看了看,发现除了夫妻俩,还有几个人,似乎都是修士,不禁迟疑道:“这里谈这事合适吗?”

    彭玉兰出声道:“你放心,这里都是可靠的人,但说无妨。”这几位修士都是她同门,要谈的事非同小可,有些事情需争取天玉门的支持,否则他们夫妻也做不了主。

    牛有道这才点头道:“王爷事先和我商量过,我自然是知情。”

    凤凌波又晃了晃礼单,“我怎知这礼单上的东西是真还是假?”

    牛有道笑道:“是不是真的,想必太守大人心中已有判断,何故明知故问?”

    凤凌波没好气道:“废话!我拿什么判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