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十六章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

    牛有道诧异道:“事实俱在,难道太守大人看不到?”

    凤凌波冷然道:“少跟我故弄玄虚,礼单上的东西在哪?只要肯交出来,我可以考虑把女儿嫁给他。”

    这种漂亮话牛有道哪会当真,真要先把东西交出来了,你能嫁女儿才怪了!当即毫不示弱,硬邦邦顶了回去,“不是考虑嫁,而是一定要嫁,令爱…我们王爷娶定了!”

    凤凌波冷笑连连,“好大的口气!人到了本座的地盘上,还由得你们想交就交、想不交就不交吗?”

    牛有道霍然转身,挥指向门外,掷地有声道:“只要太守大人敢到外面大声说上一句庸平郡王上有十万鸦将,这十万鸦将我们王爷立刻奉上,分文不取,用不着你来威胁!”

    厅内诸人一怔,十万鸦将?商朝宗上有十万鸦将?有人暗暗心惊,难道这就是礼单上所谓的重礼?

    凤凌波目光诡谲,不知牛有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怎敢跑到外面公然暴露此事。

    牛有道回头,咄咄逼人发问:“太守大人敢吗?敢问一声,太守敢还是不敢?”

    凤凌波还有些没转过弯来,“不交出东西,休想离开广义郡!”

    牛有道轻扫衣袖,满脸不屑道:“王爷既然敢让我来,岂能没点准备?离不开广义郡又如何,只要太守敢乱来,自有人将十万鸦将的事捅出去!届时这弹丸之地会是什么后果恐怕不用我多说吧?别说大燕国,只怕西边的赵国要第一个攻破青山郡,杀入广义郡,太守挡的住吗?试问诸国群雄有哪个能坐视太守得逞?”

    凤凌波脸色晦明晦暗,明白了对方之前的敢不敢提问,这是笃定了他不敢对外声张。他直接撇过了要不要扣留商朝宗的问题,沉声道:“东西既然附上了礼单,难道不是送给本座的吗?不见礼单上的东西,本座如何把女儿嫁给他?”

    牛有道神情放缓道:“东西嘛,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没必要欺骗太守,也骗不了,王爷上暂时还没那十万鸦将。”

    “什么?”彭玉兰怒目圆睁,这不是拿自己女儿开涮吗?顿时憋不住了火,“没有的东西你们也敢加在礼单上,戏耍我们不成?”

    牛有道摁了摁双,示意对方息怒,“暂时!说了是暂时,迟早还是会有的。”

    凤凌波皮笑肉不笑道:“红口白牙,满嘴狂言!拿个还不知道有没有的东西就敢跑来扬言娶我女儿,当我们傻子不成,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已经是目露凶光。

    “红口白牙?”牛有道诧异一声,断然反问:“太守觉得当今是傻子吗?宁王一死,当今为何突然对王爷发难?凭太守的耳目想必不难知道真相,分明是当今忌惮掌握兵马大权的宁王已久,分明是当今想将宁王一脉给斩草除根!可是为何将王爷囚禁了这么多年不杀?难道是当今心慈软?为何突然又将王爷给释放了?难道是当今念及皇族血脉亲情?此为何来?此中一二,难道不值得太守深思吗?”

    此话一出,厅内众人大多露出若有所思神色,彭玉兰默然,凤凌波有细细思量神色。

    袁罡平静无波地站在那,平心静气地看道爷在那激口夺人、挥斥方遒,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牛有道又快步上前两步到了彭玉兰面前,指外界,貌似激愤道:“不是当今不想杀王爷,也不是当今心慈软,当今更不是念及皇族血脉亲情,而是知道宁王遗留有十万鸦将给王爷,想将那十万鸦将掌控在!”

    又快步到凤凌波跟前,慷慨激昂,“王爷岂能轻易交出,自然是知道一旦交出必死无疑!于是数年来,困在天牢内的王爷尽管被日日刑讯逼问,却宁死不招!幸好苍天有眼,当今自作自受,清洗宁王旧部,造成大燕局势动荡,内有譬如太守者拥兵自重,外有边将邵登云引宿敌韩国大军攻入,周围敌国虎视眈眈欲瓜分大燕,当今连嫁几个公主出去和亲也难平乱象!内忧外患之下,当今放王爷出狱又是为何?绝非悔过,只因知道无法让王爷松口,遂欲擒故纵!王爷自知凭自己目前的实力若冒然取出那十万鸦将,必然是为当今做嫁衣裳,当今这般对待宁王一脉,王爷岂能让他如愿?穷途末路之下,王爷为争一线生,才宁将那十万鸦将献于太守,也不愿便宜当今呐!王爷为何要娶令爱?只因令爱乃是太守掌上明珠,又为固守广义郡征战有功,王爷娶了令爱,太守得到那十万鸦将后,必不会过河拆桥,起码不会杀害我们王爷,起码王爷能保得一条性命!前因后果无非如此,不知太守何故疑虑?难道认为王爷活得不耐烦了故意戏耍不成?若真如此,岂非可笑!王爷欲娶令爱之心赤诚可见、天日可表,太守还需怀疑吗?”

    噼里啪啦一通陈词,急骤而言辞不乱,压的听者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可细想想又有令人释然感觉的确如此的恍然。【愛↑去△小↓說△網www.】

    厅内陷入安静,众人正思索回味刚才这番话之际,外面传来凤若男的娇喝声:“狗贼,受死!”

    厅内众人齐齐看向外面,只见身穿盔甲的凤若男提了杆长枪疾奔而来,那叫一个杀气腾腾。也只有她敢在太守府这般横冲直撞,麾下带来的铁骑已经在府外被拦截了下来,下面人哪敢拿着武器在太守府硬闯乱来,想造反还差不多。

    凤若男可不是嘴上说说,而是真的动了杀心,对她来说,借她的钱买彩礼来娶她,无异于在羞辱她的长相嫌她嫁不出去,更何况还是骗她的钱,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羞愤难耐,不杀牛有道难消她心头之恨!

    火急火燎地冲入厅内,二话不说,嗖一声抖枪,带着一道劲风直刺牛有道的胸口,可见这女人出的力道不小,是个长期练武之人。

    凤凌波和彭玉兰有几分冷眼旁观的意味,似乎想看看牛有道实力如何。

    然袁罡没让他们的意图得逞,横杀了出来,脚步一挪,身形一闪,拦在了牛有道的前面,身形突兀一侧,胸口避开枪锋,一把抓住了枪头下面,将刺来的一枪定在了身前,无法再后刺。

    “呀!”凤若男吐气发声,双持枪,身体前绷,拼着力气和袁罡较上了劲,银牙狠咬,涨红了脸。

    袁罡抓枪在身前不动不摇,冷眼斜睨,任由对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厅内众人看向袁罡的眼神颇显讶异,这边都知道凤若男从小习武,加之天生力大,大多男人的力气都远不如凤若男,而这边又都看出了袁罡不是修士,皆惊讶于袁罡如此年轻竟有如此强悍的横练功夫,相当罕见!

    牛有道是心里有底的,试问能以蛮气力和陈归硕等人硬碰硬不落下风的人,凤若男岂能轻易占便宜,他自己早前也没想到袁罡的硬气功到了这边竟能强悍如斯。

    凤凌波盯向袁罡的目光闪烁,心中给了判断,此子上了战场可为万军丛中厮杀之猛将,由此一斑可窥全貌,宁王当年能威震敌胆,英扬武烈卫果然名不虚传!

    下面人通报的消息并未提袁罡的来历,他误以为袁罡是英扬武烈卫出身。

    见女儿根本碰不到牛有道,也占不了便宜,彭玉兰偏头示意了一下。

    厅内一旁站了名略显富态的老头,下人打扮,花白头发,闪身而出,一掌拍在了枪杆上,枪杆撞在了把持的袁罡胸口,震的袁罡踉跄蹬蹬,急退!

    而老头又顺势夺了凤若男中长枪,一只轻飘飘摁在近乎发狂的凤若男肩头,硬生生将凤若男给定在了原地无法挣脱,实力可想而知。

    牛有道闪身而出,挥掌摁在了袁罡后背,结果发现暗劲涌来,竟带着他一起后退,迅速后撤一条腿蹬地,快速施法卸力,连退两步,两人才稳住了身形停下。

    牛有道霍然回头盯向那老头,对方明显护短要给袁罡教训,出不轻,看似漫不经心一掌,实则内藏的力道足以伤人。牛有道刹那目露凶光,冷冷道:“老家伙,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突然冒出如此狠话,惹得所有人侧目相看。

    那老头看向袁罡的眼神多了几分讶异,这一掌他虽没有尽太大的力,却自认能将袁罡给震吐血,谁想不在意料之中,一般人的横练功夫练的都是筋骨皮,难道这人的横练功夫还能锻炼五脏六腑不成?

    袁罡稍微端了一下双臂散发体内力道,翻涌的五脏六腑终于平歇了下来,“呼”徐徐吐出一口气来,偏头对牛有道低声说:“道爷,没事!”

    牛有道立刻换了笑脸,对那老头笑眯眯道:“老人家,这一掌我记下了,以后若有会,定让老人家也吃我一掌试试!”

    那老头神态和蔼,欠了欠身,“老奴候着。”

    “好!”牛有道笑容可掬,微微点着头,目光很深刻,似乎一时半会儿不愿从对方脸上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