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十八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

    凤凌波夫妇皆陷入沉默,商朝宗欲娶的‘赤诚’是什么样的对方已说的很清楚,并非是有多喜爱,而是能倚仗这边的势力换取一线生。只是女儿是这边倚仗的重将之一,轻易嫁出去似乎有些不妥,不过话又说回来,若真如对方说的那般,‘十万鸦将’能捏在中当把柄的话,朝廷对这边的压力必然减轻,女儿出嫁了似乎也尚可。

    “你是上清宗的弟子,名声较之宁王,似乎也好不到哪去,接不接受商朝宗另说,似乎没必要给你提供庇护吧?”

    倚靠在后面顶梁柱旁的白遥突然漫不经心冒出一句话来将军。

    牛有道偏头一看,随口挡消:“我已被上清宗逐出师门,和上清宗已无任何关系!”

    在场诸人皆一愣,别的话能乱说,修行界这般脱离师门的话有欺师灭祖的嫌疑,可没人敢乱说,难道宋衍青截杀与此有关?

    白遥慢吞吞再次强调了一次:“你和宋家的事,我天玉门不想卷入。”还是上句话的意思,天玉门没必要庇护你,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牛有道不以为然,开什么玩笑,他在南山寺与商朝宗等人辞行时就说到过宋家报复的事,他说过自己会解决此事,如今跑到这里来了岂能白跑一趟?面对凤凌波微笑道:“忘了告知太守,我师傅名叫东郭浩然,恩师座下弟子仅剩我一人,宁王炼制十万鸦将之事正是恩师一包办,寻找那十万鸦将之事,也许我能帮上忙!如若不需要在下帮忙,我自会离去,绝不打扰!”言下之意是你们看着办。

    这厮居然是东郭浩然的弟子?众人无语,若真是的话,还真有这可能,宁王和东郭浩然的关系不是什么秘密。

    白遥缓缓闭上了眼睛,被堵的没话再说。

    凤凌波倒有几分奇怪道:“先不说商朝宗为人,商朝宗目前的处境并非明主,你为何这般卖力追随?”

    牛有道面不改色道:“识英雄、重好汉!”似乎回应了之前劝说凤若男的话。【愛↑去△小↓說△網www.】

    凤凌波哼哼冷笑一声,斜睨道:“商朝宗我多少了解点,虽不是窝囊之辈,却不如其父,谋不至此,否则当初也不会中计锒铛入狱。这般设计,让你来做说客的可是洛少夫的弟子蓝若亭?”

    洛少夫便是蓝若亭的授业恩师,乃宁王心腹,也是宁王麾下第一谋士,宁王在那般逆境下能支撑多年不倒,洛少夫居功至伟,其名号天下皆知。

    牛有道本就是个不喜欢出风头的人,太平盛世都不愿招摇的人,又何苦是这乱世之中,当即点头道:“不敢有瞒,正是蓝先生的建议!”

    “蓝若亭…名师出高徒啊!”凤凌波颇为感慨地叹了声,又瞅着牛有道问道:“你可愿来我麾下效命?”有点看上了,他又不瞎,对方在这厅内夸夸其谈的三寸不烂之舌也算是本事,也算是个人才。

    眼神又瞟了下袁罡,他发现商朝宗下能人还是挺多的,有眼前嘴皮子耍的溜的牛有道,还有善于谋略的蓝若亭,那个袁罡也不错,不知还有没有其他人,他倒是颇为期待,若真能将商朝宗一伙打包囊括进来也许并非坏事。

    牛有道笑言:“太守今后和郡王都是一家人,为郡王效力自然就是为太守效力,没什么区别,今后旦有所命,焉敢不从?”搞的商朝宗已经娶了凤若男一般。

    彭玉兰忍不住骂了声,“好一个伶牙俐齿!”

    牛有道笑脸以对,再次拱道:“夫人过奖了,不过诚心盼夫人早日成为王妃之母倒是真的!”目光又看向了凤凌波,等他确切的回复。

    ‘王妃’字眼再次让彭玉兰心动了一下,转而心情又异常复杂,这般嫁女似乎…

    “此事容我再斟酌!”凤凌波徐徐沉吟。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凤凌波的态度又如此缓和,牛有道知道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了,只是这种事干系重大,凤凌波还不能做主,怕是要请示背后的天玉门。

    牛有道也不扫他面子,提醒道:“有一事需提醒太守,郡王还在南山寺等消息,这边迎娶的动静这么大,朝廷那边的人怕是已经得知了消息而上报。郡王这一路上难说没有朝廷的修士高在盯梢,拖久了郡王怕是会有危险,不管太守答应还是不答应,都希望太守能派人去接应,免得郡王遭人毒!”

    这话倒是让凤凌波和彭玉兰的脸色一肃。

    彭玉兰:“活该!谁让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牛有道心想,不搞的人尽皆知,让人知道商朝宗娶了凤若男借广义郡的势,何以让朝廷那边忌惮,万一你这边悄悄控制住我们这边,岂不是要节外生枝,自然是要先切断你这边可能产生的非分之想。

    他也只能是一笑了之,继续催促,“郡王那边不宜拖延,迟则生变!”

    凤凌波立刻看向之前刚回来的那个老头,沉声道:“寿年,你亲自带几个高去南山寺那边接应,其余接应人马随后就到!”

    牛有道瞅向那个刚对袁罡动的老头,心里记下了对方的名字!

    “是!”老头应下,转身大步而出,走到门口一张,不知从哪扔出一支宝剑,啪一声抓入,整个人背影气势都变了,哪还像个毕恭毕敬的老奴。

    牛有道略眯眼,看来这个太守府内的高不少,随便一个看似老奴仆的人都不简单。

    不过也能理解,若非如此,凤凌波只怕早就被朝廷的人给做掉了。

    从侧门而出时,寿年身后已经跟了四个黑衣人,五人一起纵马离去。

    城门而出,五人立刻纵马加速驰骋,放开了狂奔,寿年在前,大袖兜风,衣衫猎猎飞扬。

    就在五人出城后不久,五百铁骑隆隆驰骋而出,奔往了同一个方向。

    前面五人先行是一路的驿站有坐骑换乘,后面五百骑驿站肯定没那么多马匹换乘,速度赶不上可想而知。

    没多久,又有一骑出城,是牛有道安排先行去报信的亲卫,商朝宗那边一点都不知情,怕会出现什么误会。

    此时天色渐渐暗下……

    广义郡城内议论纷纷,城中百姓皆在议论凤若男嫁给商朝宗之事。

    太守府,传给天玉门的消息已经发出,静候天玉门的回复。

    书房内,烛光摇影,凤凌波踱步来回,思索中问了句:“夫人,你觉得天玉门那边会答应吗?”

    坐在一旁的彭玉兰放下中茶盏,“牛有道所言完全在理,天玉门没理由错过壮大自己的会,此事完全值得天玉门暗中施展拳脚,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我也如此认为,只是若男那边…”凤凌波话未说完,外面有下人来到,奉上了一份密信。

    凤凌波接了密信看过后,冷笑一声,回头对下人吩咐道:“传消息给京城那边的人,暂时避避风头。”

    “是!”下人应声离开。

    彭玉兰起身走来,“京城那边怎么了?”

    “王横!牛有道杀了他女婿,你说还能怎样?”凤凌波顺把密信给了她。

    彭玉兰接查看,内容是王横希望凤凌波这边帮忙扣下牛有道押往京城,说什么这事算是他王横欠凤凌波一个人情。

    王横的人情和那十万鸦将比起来,有点微不足道,凤凌波让京城的人避避风头,彭玉兰便知丈夫是什么态度,问道:“如何回王横?”

    “迎娶的动静闹这么大,王横很快就会知道消息,还用回吗?”凤凌波摆了摆,不提这事,反而叹了声,“若男年纪也不小了,早该嫁人了,这事成了我的心病,可她东看不上,西看不上,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男人?说到底还是有点自惭形秽,表面上硬逞强故作掩饰罢了。若男那边还是要你这个做娘的去劝劝,你们女人间好说话,耐心点,道理跟她好好讲明白…唉,说实话,这样把若男给嫁了的确是有些不妥,不过话又说回来,商朝宗依附咱们这边后,就要看咱们的脸色,总比嫁一个不受咱们控制的好,女儿嫁给他,咱们也放心,至少不会吃亏,你好好跟她说说。”

    “唉!”彭玉兰一声叹,点了点头,她心里清楚,这事真要是天玉门做了决断,由不得女儿不答应。

    话又说回来,她女儿太强悍,加上外形上的确不太娇媚,正常点的男人都不敢娶,这一年年拖下去早就过了适婚的年纪,她心里也着急。尽管知道那个牛有道是个伶牙俐齿的说客,可细想想人家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嫁给商朝宗也没什么不好的。女儿不嫁则以,一嫁就变成了王妃,如此结果其实再好不过了,她还真没什么不满意的,商朝宗那边的利益诉求她也完全能理解。有些事情她也心知肚明,就自己女儿那外貌条件,还有那性格和脾气,真正愿娶的男人估计都是冲凤家背景来的,放在商朝宗头上也一样。

    “我去看看那丫头。”彭玉兰唉声叹气地走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