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十章 蓝若亭害我
    ,。

    就差没失态发飙,是可忍孰不可忍,有气得发狂的征兆。

    正常来说,随扈法师也算是下,虽然这个随扈法师的情况不太一样,因个人实力有限没办法对其有什么牵制,压根约束不了人家,但表面上的名分摆在这。见过这样的下吗?竟敢擅自帮主公去娶亲,这么大的事连声招呼都不打,和把主公给卖了有什么区别?

    那亲卫算是看明白了,敢情这事王爷真不知情啊!

    蓝若亭捻须略默,挥了挥,示意那位亲卫先退下了,方徐徐道:“王爷息怒,这事怕还是冲借兵去的!”

    商淑清亦微微点头,“哥,先生说的有理,娶亲和借兵之间并不相悖,反而可能有助益,还记得他走之前说过可能要让哥受点委屈吗?也许正是此事!”

    商朝宗努力平复下心情,脸上怒色慢慢压下,稍微理智了一点后,沉声道:“凤若男乃是凤凌波麾下主将之一,哪能轻易外嫁,更不用说是嫁给我,娶人家的女儿还要借人家的兵,你们觉得可能吗?”

    这事是让二人觉得有点奇怪,为了借兵而娶人家女儿,凤凌波又不是傻子,何况商朝宗如今的状况,凤凌波怎么可能把女儿嫁给商朝宗?不可能加上另一个不可能那就是绝对的不可能,这事让人满头雾水想不通。

    商淑清沉吟道:“按理说,凤凌波是绝不可能将女儿嫁给哥的,可看这两头来人的情况,连凤府的管家都亲自来了,似乎真有可能。”

    若不可能倒还罢了,商朝宗怕的就是这个有可能,这不是开玩笑么,咬牙道:“你们谁见过凤若男?听说此女之雄壮更胜男子,也不知是真是假。”

    蓝若亭嘴角牵强了一下,商淑清声音轻轻柔柔地问了声,“哥,样貌真的很重要吗?”

    “……”商朝宗一愣,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凤凌波不可能答应。【愛↑去△小↓說△網www.】”心中满是自责,怪自己说那样的话忘了妹妹的感受,毕竟妹妹的样貌…

    猜来猜去也猜不出个真相,几人当即还是决定去郡城当面弄个明白。

    人马集结,一起在新坟前祭拜告别后,连同寿年等人,一行出了山,上了官道,隆隆疾驰而去。

    一路上,商朝宗那叫一个惆怅啊,其实凤若男的样貌他真不在意。当然,若真娶的话,谁不希望娶个娇俏娘子。关键他有自知之明,到了他这个地步,已经没了挑肥拣瘦的资格,只要能带着大家走下去,能让大家有条活路,能给大家争取到前途,他个人的得失已经不重要,儿女之情早已不做那奢望。

    怒气过了,冷静下来想想,他现在反倒期望牛有道能不负他所望,只要事情能成,就算娶个母夜叉,他也认了!

    隆隆蹄声中,身形在马背起伏的商淑清不时偏头看看神色惆怅的哥哥。

    她也明白,若凤若男真如传言中的那般,对哥哥的出身来说,的确是委屈了他。然而她没有劝,也没有安慰,更没有表示同情,是因为她很清楚,兄妹两个走到今天这步都没了多余的选择,走到今天这步已经不仅仅是兄妹两人的事,身边追随的这些人已经将身家性命托付给了他们兄妹,不是寻常百姓家,个人荣辱已经不重要,别说哥哥娶凤若男,就算是凤凌波要娶她为妾,她也会咬着牙认了,奈何她这张鬼脸能辟邪,掀开纱巾就能把人吓一跳,估计也没哪个男人能看上自己!

    护送的寿年偶尔会回头看上一眼,一行后面跟了二十来名和尚,全部换上了便装带着毡帽掩饰光头的和尚,每人都背着大包小包的经书,他就纳闷了,商朝宗带着这群和尚干什么?

    长途跋涉,半途中,与广义郡派来接应的五百铁骑会面在了一起,双方汇合成了规模更大的骑兵阵容。

    寿年也注意到了,途中偶尔有商朝宗的零星下从两边山林跑出加入。

    这一行的进度明显比不得寿年来时一路驿站换马疾驰不停。

    天色已晚,太守府华灯初上,接到快报,获知商朝宗一行大概还要两个时辰后才会抵达郡城,牛有道决定提前去城门迎候,有些事情还是在太守府外面和商朝宗等人说清楚的好,如果商朝宗犯倔劲不从,他得想办法脱身,关在高众多的太守府可不好脱身。

    这边让人向凤凌波请示了一下,随扈法师迎候自己主公是正当的,凤凌波倒也没有阻拦。

    得了允许,牛有道和袁罡刚走出客院,只见一行数人堵了去路,正眼一看,不是别人,彭玉兰带着几个人拦住。

    “见过夫人!”牛有道乐呵呵见礼。

    “眼不花的话,就自己看看。”彭玉兰随抖出一张纸来,让身边人转递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接到中借着灯光那么一看,顿时小汗一把,这不是他和凤若男的赌状么,上面还有他、凤若男和袁罡的签押,这赌约他也有一份。不用多想,肯定是凤若男把什么都告诉了自己娘,他还期望凤若男能顾忌颜面,羞于告诉别人,没想到那大块头女人还真是不怕丢人啊!

    袁罡斜了眼上面的字迹,也认出来了。

    牛有道嘴上乐呵呵道:“令爱真调皮!”

    顺就想将这赌状给收起来,结果彭玉兰伸勾了勾,牛有道只好老老实实还了回去,当人家面敢来硬的估计不够人家揍的,好汉不吃眼前亏!

    彭玉兰挥着赌状,冷冰冰问:“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们这般无耻的,连这般不要脸的事情也做的出来!”

    从女儿那获知真相后,她震惊了,居然借她女儿的钱…不,应该说是骗她女儿的钱来买彩礼来提亲娶她女儿,这事说着都绕口,却偏偏有人能干出来,人怎么可以这般无耻?凤若男自己也是羞愤难耐,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奈何大仇未报,一头撞死岂不便宜了狗贼!

    这事凤凌波事后也知道了,让彭玉兰算了,对比起联姻要做的事来,这点钱也不算什么,男人心都比较大。但是彭玉兰咽不下这口气,已经够委屈女儿了,哪能再把女儿这样嫁出去,她得帮女儿来讨个公道。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夫人,实在是没办法,郡王目前的处境想必夫人也有耳闻,实在是囊中羞涩,对,囊中羞涩,又不好空着提亲,蓝先生只好出此下策!”之前凤凌波不是问他是不是蓝若亭的谋划么,这就是不出风头、低调的好处,他现在可以一股脑地将责任全部推给蓝若亭。

    彭玉兰寒着脸道:“我不管他是蓝先生还是紫先生,赌状是谁签的我找谁,这十万金币还有他…”朝袁罡抬了抬下巴,“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

    若单单是要钱,牛有道还能往商朝宗那边推,要袁罡他哪能答应,只好再不要脸一回,立马脸一板,“夫人,您这样说的话,那就有些不讲道理了。”

    “哦?”彭玉兰呵呵冷笑一声,晃着中赌约,“我不讲道理?难道这白纸黑字有假不成?”

    牛有道摆了摆,一脸肃然道:“假倒是不假,可问题是,若真要依赌约来说的话,我并没有输,谁敢说我一个时辰之内不能还钱?问题的关键是,一个时辰还没到,我人就被抓到太守府来了,令爱若是和太守府联合起来这般作赌,的确是有赢无输,只是这理放哪都讲不过去吧,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这话本来是他用来防备和凤若男讲理的,没想到用到了凤若男的娘头上。

    “……”彭玉兰哑了哑,脑子里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可想想又不对,这摆明了是圈套,转瞬怒极反笑道:“好,赌约不说了,那一万金币怎么算?你是不是也准备不还了?”

    牛有道连连点头道:“哪能不还,还,一定还!”

    彭玉兰喝道:“什么时候还?”

    牛有道果断道:“王爷回来后立马让王爷归还!”他才不会去背这个债。

    “好!我等着,敢食言不还试试看!”彭玉兰砸下狠话扭头就走,她笃定了对方目前还不起,若能拿出这笔钱来,也犯不着行此下作段,回头准备以此好好臊臊那个出馊主意的蓝若亭,是立刻还钱,还是宽限一些时间遵赌约还钱,任选!有她盯着,她保证整个广义郡无人敢借钱给商朝宗,打定了主意帮女儿出这个头,不出这口气憋的慌,太欺负人了!

    她走了,怀里抱把剑的白遥却留下了,淡淡偏头示意了一下,“听说你要去迎候郡王,太守让我等陪你们去。”既是保护防备宋家那边下毒,也是盯梢,没办法,这厮是东郭浩然的弟子,也许对找到那十万鸦将有帮助。

    牛有道看出了对方眼里的鄙夷神色,干笑道:“实在是人穷志短,让前辈见笑了。”

    白遥淡然道:“也的确是无耻了点!”

    “唉!蓝若亭害我!”牛有道摇头苦笑,伸做了个请的势,一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