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十二章 管杀不管埋
    ,。

    赌约欠一万金币倒也罢了,关键三人陆续想起了点什么,想起亲卫回来禀报时说的,牛有道从凤若男的军营里弄了一箱金币出来…

    三人想想有点不敢继续往下想,那买彩礼的钱难道是从凤若男那借的?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盯着牛有道,牛有道被三人盯的怪不好意思的,牵强笑道:“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辛苦跑腿出力,好事也是王爷享,你们不会让我还钱吧?”

    不是还不还钱的事,商朝宗有点忐忑道:“道爷,你借这钱干嘛用了?”

    牛有道两一摊,“还能干嘛用?当然是为王爷提亲买彩礼啊!王爷放心,这钱我一文都没多占,买了什么彩礼亲卫们那边都详细记了账,我不至于占这点小便宜。”

    “……”三人目瞪口呆,真正哑口无言,这钱的用途果然是他们不想接受的,你居然借凤若男的钱买彩礼去凤若男家提亲要娶凤若男?这事说着怎么有点绕啊!这事未免干的也太那个了吧,咱再穷也丢不起那个人呐!

    三人的心情可以理解,堂堂宁王府出身,再落魄,骨子里还是贵族,再穷也不会去干这种不要脸的事。

    商朝宗有点眼花缭乱,有要晕倒的感觉,为了大局,凤若男娶也就娶了,可真要这样娶了凤若男,让他以后面对凤若男情何以堪呐!

    商朝宗真的快哭了,苦着脸道:“道爷,你既然要让我娶凤若男,怎能去借凤若男的钱买彩礼?”

    牛有道一惊一乍道:“找你要一万金币,你喊穷,你说拿不出来,我一刚下山的修士,身上哪来的一万金币给你垫付?”

    商朝宗近乎哀鸣道:“那也没必要借她的钱啊!”

    牛有道瞪眼道:“王爷,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人生地不熟的,这边只能跟一个凤若男扯上点关系,到了这广义郡,我不找她借找谁借去?找其他人,谁知道我是谁啊!一万金币不是小数目,其他人,我说借人家就能借我吗?当然,找其他人也不是没办法弄到这一万金币,打听个把富户,去偷去抢倒是来的快,可咱们来广义郡是来办事的,不是来广义郡惹麻烦的,那些个富户能在乱世立足鬼知道是什么背景,鬼知道对方看家护院的是什么来历,鲁莽下合适吗?等我把这些详细打探清楚再下,谁知道凤凌波还在不在郡城?人家凤凌波也是有一堆事要处理的大忙人,不会老老实实等在太守府等我去提亲,人家有事来来去去很正常,咱们目前的条件很难掌握人家的动向,等我弄到钱,万一人家离开了郡城不在了,事情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咱们目前的处境事情解决的越快越好,拖不起啊!”

    这理竟说的三人无言以对,听着似乎是这么回事,可怎么都觉得别扭,明天怎么好意思去见凤家人呐!

    商朝宗无力道:“既然决定以十万鸦将做幌子,其实送不送彩礼关系不大,凤凌波眼皮子不至于这么浅能重视这点彩礼,事情能不能成和这点彩礼没关系,真犯不着去借凤若男的钱。”最不好意思和凤家人见面的是他啊!

    牛有道惊讶道:“王爷,你当我愿意去借这钱弄这么大的动静?王爷,凤凌波大小也是一方诸侯,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吗?王爷你自己什么情况你自己清楚,凤凌波愿意跟你扯上关系吗?你真当这亲是这么好提的,随便动动嘴皮子人家就能把女儿嫁给你?不搞出动静来,凤凌波能见我吗?我只要自报家门只怕人家将我赶出城去都有可能。难不成我随便见个人就说十万鸦将的事让人去通报?这事不确认诉说对象能随便说吗?再说了,本就是要搞出动静来,要让凤凌波知道这事没办法隐瞒,要彻底斩断人家的非分之想,否则咱们可都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万一被人家上段给悄悄控制了,只怕连哭的地方都找不到。王爷,我一片好心为你着想,你不能没良心呐!你不会真想让我还这钱吧?”他摆明了还钱的事和我没关系的样子,管杀不管埋!

    “我…”商朝宗哑口无言,人家貌似句句在理,顺人家的话想一想,还真是一切都在为他费心考虑,他还能说什么?

    商淑清柔声道:“哥,道爷已经尽力了,这钱咱们想办法还吧!”

    蓝若亭苦笑,商朝宗也只能是无奈地点了点头,关键是这边都知道牛有道是他派出去的,是为他提亲,由不得他不还,你娶亲让别人出彩礼钱也说不过去啊!

    “还是郡主英明!”牛有道竖着大拇指对商淑清赞了一句。

    商淑清欠身给礼,“道爷呕心沥血多劳,辛苦了。”

    “不辛苦,应该的,应该的。”牛有道乐呵呵摆了摆,话锋一转:“不过有句丑话我可是要说在前面。”

    三人立刻紧盯他,接连冒出让他们有些吃不消的事,不知这家伙又要冒出什么事来。

    奈何也不能捂住人家的嘴不让说,商淑清只好柔声道:“但说无妨!”

    牛有道漫不经心道:“咱出力办事没问题,绝对任劳任怨…咱们也没必要绕弯子,我直说了吧,我只办事,不担责任!”

    这口气让三人有些提心吊胆,一个个心里暗问,又有什么事啊!

    商淑清试探道:“不知…道爷指的是什么责任?”

    牛有道朝蓝若亭抬了抬下巴,“蓝先生,你的老师是叫洛少夫吗?”

    蓝若亭愣了一下,点头道:“洛少夫正是恩师名讳。”心中满是狐疑,怎么又扯到自己老师头上了?你又想造什么孽,难道连个死人也不想放过?

    “原来是真的!”牛有道唏嘘一声,“还是听凤凌波说起才知道,凤凌波貌似很仰慕令师啊,把令师夸的天花乱坠,还问我,这提亲的策略是不是蓝先生你的主意…我这人年轻,肩膀骨还软,担不起什么责任,所以我承认了是蓝先生的策略,人家立马夸名师出高徒,咱们也不好出尔反尔再改口引人家怀疑,回头您怕是要多担待着点。”

    “……”蓝若亭有点茫然,想了想,保持狐疑问道:“这也不需要担什么责任,说不定还能得凤凌波欣赏,我怎能揽道爷你的功劳?”

    “功劳不功劳的算了吧,我要这功劳作甚,我这人一贯低调,不喜欢出风头,还望先生体谅!”牛有道下意识挠了一下鼻头,漫不经心道:“对了,这借钱买彩礼的事自然也是先生的主意,望先生多担待一二!”

    “啊!”蓝若亭大惊失色,瞪大了眼盯着他,有点‘受宠若惊’,心中悲愤,这不要脸的事情你这般厚脸皮的人都不好意思担责任,居然说是我出的主意?

    商朝宗和商淑清兄妹俩彻底无语了,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这家伙什么事情都敢做,反正坏事他干,责任都由别人来扛,能把自己给摘的干干净净的,他又有什么是不敢做的,反正有人出来背黑锅!

    经此事,三人算是认识了这位,蓝若亭就想不通了,东郭浩然那般风范的人,临终怎会收个这样的弟子?

    袁罡对道爷知之甚深,站在一旁波澜不惊,对此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蓝若亭那表情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关键你不好不答应,人家辛辛苦苦把这么大的事情搞定了,帮人家承担点责任都不肯也说不过去。

    然而,蓝若亭有点担心明天见到凤家人,还不知道要被人家怎样好好问候一顿。

    无债一身轻,牛有道明显多了笑容,又和几位商议了一下明天和凤家正式见面该怎么操作。

    和凤家谈嫁娶的具体事宜自然是交给了蓝若亭,这种事商朝宗亲自谈不合适,让未出嫁的妹妹去谈也不合适,也只有蓝若亭最合适。牛有道去谈不是不行,关键这种繁文缛节的事牛有道懒得去操心,对他来说,桥帮你们搭好了,路也帮你们铺好了,若还能走歪了,那也是没得救了,跟一群猪在一起迟早要被连累死,那他还不如趁早走人算了。

    所以他扭头去找地方休息,剩下的让这几位慢慢乔。

    “道爷,我送送你!”商淑清跟了出来,亲自来送。

    牛有道享受的理所当然,也没拒绝,不过话说回来,对这通情达理的丑八怪女人渐有好感,随口开了个玩笑,“大晚上戴个纱笠走路,能看清吗?别绊倒了。”

    商淑清温婉道:“习惯了。”

    这话虽坦然,但深处似乎隐藏了那么一丝酸涩,让牛有道不好意思再拿她这事继续开玩笑下去,顺口换了话题,“之前看到,你们怎么把南山寺那一群和尚全部带来了?”

    商淑清款款随行在旁,柔声回道:“道爷离开南山寺之前曾有交代,要把那熊妖留着,离开时自然要带上给道爷一个交代。然而那熊妖死活不肯独自离去,说他一旦走了,凭南山寺僧众的实力很难在这世道生存下去,南山寺最后这点凝聚力若是散了,他对不起老主持临终前的托付。总之他就是不肯独自离去,哪怕刀架在脖子上,宁求一死也不肯扔下那群僧众,没办法,我们只好把他们都带上了,看道爷你怎么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