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十三章 以后跟我混
    ,。

    刀架在脖子上宁求一死也不肯走?牛有道多少有些讶异。

    他对这个世界了解不深刻,但多少有些了解,佛教在这边信奉的佛祖并非释迦牟尼,也无释迦牟尼这号人物,另有其人,而佛教在目前这个时代也并不兴盛,貌似曾经有过兴盛的时期,大概在武朝的时候略兴盛过,后来战乱频繁受了影响,颇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诗里的味道。佛门逐渐凋敝,南山寺那种寺庙已经是零星偶见,没想到如此没落的佛门还能遇见个信仰坚定的熊妖。

    若说之前只是因为没见过妖而对熊妖有点兴趣,现在则是对熊妖那个人起了兴趣,不禁哦了声,乐道:“我倒要见见这宁死不屈的妖精…郡主请回,早点休息,不用送了!”

    商淑清倒也没有矫情,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审讯口录,“我曾拜读过《异兽录》,看过这份审讯口供后,发现这熊妖倒像是榜上有名之物,也不知对不对,还请道爷自己明察!”双奉上后,略欠身,转身离开了。

    异兽录上的妖精?牛有道愣了一下,越发来了兴趣,走到屋檐下悬挂的一盏灯笼下,翻开了亲卫在南山寺审讯僧众时的口供查看,看完后顺递给了袁罡让他也看看,摸着下巴嘀咕,“金色毛发的熊,还刀枪不入,难道是异兽录上的金王熊?”异兽录他也看过。

    袁罡没看过什么异兽录,只是把口供大概浏览掌握了一下情况。

    瞅着袁罡收起的口供,牛有道略微一笑,“这女人倒是个有心且细心的人,走,咱们去见识见识那妖精。”

    两人找了名亲卫问了下南山寺僧众落脚的地方,直接闯了过去。

    一个小院子,二十来名僧众打着地铺,分两间房挤在一起,熊妖圆方也在其中,小院子里还有亲卫住宿。

    长途奔波辛劳,僧众大多疲惫之极,全都打着呼噜睡着了,而妖精就是妖精,牛有道闯进屋里,僧众们依旧在呼呼大睡,唯独盘膝打坐的圆方霍然睁开双眼。见到牛有道和袁罡,圆方立刻爬了起来在那点头哈腰满脸堆笑。

    牛有道上下打量圆方,个头不高,老头模样,清瘦略显佝偻,肤色较黑,但是精神头不错,一挂白须,两眼有神,身上僧衣换成了便装,一顶毡帽盖了光头,不过从毡帽下的周边还是能判断出是个秃子。

    看看睡了一地的和尚,牛有道也没打扰,招了下,将圆方招呼出了房间,来到了小院的客厅。

    一进客厅,牛有道转身对跟进来的圆方笑道:“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啊!”圆方瞪着眼,很是犹豫。

    牛有道摆道:“不用害怕,没见过妖,想见识一下。”

    原来如此!圆方松了口气,也叹了口气,无奈之情溢于言表,慢慢解开了上衣,露出了身上还未彻底化形完全的一身金毛,旋即低眉垂目站那缩着身子,任由身边两位一脸好奇地围着自己转圈欣赏,身上毛被牛有道拉扯了两下有点疼也忍了。

    不忍也不行,他可以反抗,但反抗的后果会殃及南山寺僧众。

    转了几圈,牛有道忽对袁罡给了眼色,但见袁罡顺拔了贴腿的匕首,挥带出一道寒光。

    锋刃划过圆方身上,唰!竟有金属摩擦声,事实证明圆方果然刀枪不入,毛发未断分毫,皮肉也丝毫无损。

    圆方却吃了一惊,霍然转身,连连后退闪开,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神色,怎么还动上了刀子?

    牛有道却是兴趣不减,乐呵呵道:“不用怕不用怕,那个,现出原形看看。”见对方犹豫,立刻眉头一挑,“嗯”了声。

    圆方见识过牛有道的段,宋衍青三人都不够人家一个照面打的,他哪是对,威吓之下屈服,又慢慢解开腰带,将裤子给脱了,里面倒是有件宽松短裤。

    脱衣服倒也没有什么,关键是被两个大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已修炼成精仰慕人性,自然也有羞耻之心。

    蹬掉脚上鞋子,没了束缚后,圆方突然深吸一口气,那一口气似乎将整个身躯给吹的膨胀了起来,四肢跟着变粗变大,脸盘也在变大,秃头上开始钻出金色毛发,脸上皮肉扭曲变黑。

    这个过程看着有些恶心,容易吓到人,然牛有道和袁罡也不是一般人,坟墓里尸体之类的恶心东西见得多,连僵尸也见识过,这种情形吓不到两人,倒是这变化过程令两人感到新奇。

    平常一贯面无表情的袁罡亦明显一脸好奇。

    转瞬,一只毛色金光灿灿水亮的大熊以狗熊站姿的方式站在了两人面前,体躯健壮程度比之前大了有三倍,高大雄壮,威武吓人。那件宽松短裤已经涨裂了,如同草裙围在腰上。熊掌和脸盘皮肉厚实黝黑,亮出的爪子尖锐。

    算是见识到新鲜玩意了,大开了眼界,两人围着这只特大号金毛熊转圈欣赏。

    金毛熊吐着舌头,黑溜溜的眼珠跟着转圈的两人左右滴溜溜转动,眼神中能看出无辜来,也不知道两人要欣赏到什么时候。

    不一会儿,牛有道又给了袁罡一个眼色,袁罡中匕首连挥,几道唰唰金属摩擦声,没能划破金毛防御,突然势一变,匕首直接捅在了金毛熊的大腿上,这次一刀见血,插进去了小半。

    “噢…”金毛熊吃疼跳开,口吐人声求饶,“二位高抬贵放过贫僧好不好?”

    牛有道明白了,这金毛的确刀枪不入,但是密度有限,挡不住锋利武器的直刺,他挥了挥乐呵道:“失礼,失礼,变回来吧!”

    金毛熊立刻如泄气中的皮球,身形快速缩小,很快又变回了那个圆方,扭身背对,扯了腰上的破布片,将大腿受伤的地方进行了简单包扎,然后一瘸一拐地捡了衣服重新穿回。

    穿戴完毕,圆方老老实实站那,脸上略有哀怨神色。

    牛有道伸相请,“你腿脚不便,坐下说,坐下说。”

    圆方后拐着脚后退两步坐下了,开始接受牛有道的详细问话,说到自己在南山寺的所作所为时,又如同当初向宋衍青招供的那般,再次强调自己做了多少多少好事,表明自己不是坏人。

    牛有道一听乐了,不管是不是为了振兴南山寺,为了一己之私,谋财就是谋财,哪来那么多借口,稍微救济一下乡民就叫劫富济贫了?那是不是坏事做尽再做点好事就能免罪了?还美其名曰清剿土匪叻,分明就是一山不容二虎,一块地盘上打劫的太多了,影响了你们南山寺的财路,于是把那些土匪给黑吃黑了。

    “这两年谋财害命弄了多少钱?”坐椅子上的牛有道翘个二郎腿,指在茶几上轻轻敲打着问了声。

    圆方摇头道:“没钱了。”

    牛有道眉头一挑,冷笑道:“怎么,怕我抢你钱财?”

    圆方苦着脸摇头道:“您误会了,南山寺的位置太偏,也弄不到什么钱,寺里这么多人的吃用养活,还有寺庙破败后的整修,偶尔还周济一下乡民,也就剩了个几百金币的样子,之前全部被王爷他们给收缴了,说是我们这么多人一路的吃喝费用!”

    牛有道呵呵一乐,敢情被正缺钱的商朝宗他们给洗劫了,笑道:“你这妖精,莫非还觉得委屈了不成?遇上我们算你运气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干黑活总有失的时候,你躲在那打劫,迟早要碰上硬茬,遇上那些斩妖除魔的修士,就是你丧命的时候。不如这样吧,以后跟我混怎么样?我给你弄个能光明正大行走的身份。”

    圆方哭丧脸道:“法师,您就放了我吧,我答应了老主持将南山寺维持下去的,并在佛前发下宏愿,要以振兴南山寺为此生己任,若违此誓要下地狱的!”

    牛有道笑道:“这个好办,你跟我混,以后帮你盖个天下最大的寺院。”

    圆方愕然抬头,“真的?”

    牛有道:“起码给足你能盖天下最大寺院的钱。”

    圆方觉得不太靠谱,重点是不想卷入什么是非,稍作斟酌后,弱弱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牛有道冷笑一声,“不给我面子?再给你最后一次考虑的会,别逼我翻脸!”

    圆方态度立变,果断点头道:“好!以后听法师的吩咐。”

    牛有道偏头对袁罡道:“这妖精以后若不老实,把南山寺那些和尚全部做掉!”

    袁罡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冷眼斜睨坐对面的圆方。

    圆方神情抽搐,慌忙摆道:“不会不会,我们都是老实人!”

    一不小心收了只妖精,以后可以慢慢研究!牛有道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圆方跟着站起,合十道:“贫僧圆方。”

    牛有道没好气道:“还真把自己当真了,圆方是你吗?问你本名。”

    圆方反应了过来,“也没有名字,以前寺里的人都叫我小金。”

    “小金?”牛有道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那老头模样,指了指袁罡,“他是猴子,以后就叫你老熊吧!”

    圆方立马看向袁罡,惊讶道:“你是猴子?”一副你隐藏的好深我没看出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