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十四章 定给你出那口恶气
    ,。

    牛有道有点忍俊不禁。【愛↑去△小↓說△網www.】

    袁罡居然从这熊妖的神情中看出了‘归属感’,那种大家都是妖的归属感,他很想照对方脸上给一拳,淡淡问了句:“知不知道熊是怎么死的?”

    “呃…”圆方心惊中带着狐疑,小心问道:“怎么死的?”

    袁罡朝牛有道努了努嘴,“他是牛!”

    “牛…”圆方愣了下,旋即瞪眼惊呼道:“牛?”

    牛有道嘿嘿一声,转身背个离去了。

    袁罡也扔下了圆方没管,跟了出去,几步追上牛有道后,问道:“道爷,这妖精脑袋似乎有些不灵光,你真要收他?”

    前世的时候,道爷下也有不少弟兄,看上了欣赏的人将之招收过来也是常有的事,袁罡也不是第一见。

    牛有道呵呵一声,“你看走眼了,这是个能屈能伸、扮猪吃老虎的货色。只是还没什么见识,缺了点江湖经验,才失栽在了宋衍青的里。宋衍青是个自大的人,你信不信宋衍青再在南山寺呆久一点的话,一旦被麻痹的放松了警惕,十有八九不需要我们动,就得被这妖精给做掉!”

    袁罡惊讶,“何以见得?”

    牛有道轻笑道:“你仔细想想,不说别的,那二十多名和尚本可以趁安然脱身,然而在这般情况下还愿冒险跟着他…之前好像还被宋衍青他们杀了十几个,人心最是叵测,何况还是一群敢黑吃黑的和尚,能收拢几十条人心看起来还这么傻的人岂能简单?仅凭这一点就可见一斑!他没你想的那么不堪,底子还是不错的,顶多也就是人生观、价值观有点问题,是个可塑之才。想收这种人的心,仅仅对他好是没用的,就一句话,让他服!你抽空多调教一下。”

    袁罡闻言沉默,露出若有所思神色,旋即转身扭头就回,迎面撞上了刚走出屋的圆方,二话不说,一脚狠踹了出去。

    咣!胸口正中一脚的圆方倒飞了回去。

    袁罡冲了进去,一顿拳打脚踢,膝撞肘击,狂揍!

    屋内,圆方惨叫连连,求饶不断。

    好不容易惨叫声停下,袁罡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无视附近讶异看来的亲卫,拉了拉衣服,大步离去。

    稍候,一瘸一拐的圆方也走了出来,鼻青脸肿地抹着鼻血,疼的脸上直抽搐。他有点不知为何挨打,连个解释都不给,被打的莫名其妙……

    太守府,花园中静悄悄,凤凌波负仰望夜空皓月,神情中有怅然,想到要这样将女儿给嫁出去,心绪复杂。

    彭玉兰轻轻走来,一件披风轻轻披在了他的肩头。

    春意虽浓,夜间寒露之气依旧,她丈夫并非修士,不宜抵御寒气侵体。不仅仅是她丈夫,她三个儿女的体质竟然也没一个适合修炼的,不然凭她的出身完全可以引荐进天玉门,这让她心中多少有些无奈。然而没办法,人与人的经脉构造多少都有差异,适合修炼的人毕竟只是少数。

    凤凌波回头一看,微微一笑。

    彭玉兰随递出了一张薄纸给他,“我爹传了消息来,天玉门内部商议后,赞成此事,担心你这边分人去苍梧县后人不够,已经紧急调了人赶来。”

    正常情况下,天玉门的人不可能全部堆在广义郡,天玉门还有其他的势力范围要顾及。天玉门安插在这里的人一部分除了担当护卫外,还有一些是负责日常的灵草收集,广义郡内百姓采集到的灵草都是上缴给这些人换取钱粮,而这边收拢了灵草后又要集中送去天玉门,由天玉门炼制修炼用的丹药或在修行界做交易。

    事实上各大修行门派划分势力范围后都是这般去做的,天大地大,灵草这种东西又不是到处都有的,靠门派中的弟子踏遍山山水水到处去搜寻采集的话,效率未必能高到哪去,这玩意不是你跑得快就一定能找到的,毕竟门派中的人有限,更何况修行中人若把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寻找灵草上的话,会贻误修炼。【愛↑去△小↓說△網www.】

    当然,所谓的修炼资源也不仅仅是指圈定势力范围后能搜刮到的灵草,还有钱粮。

    想有效修炼,财侣法地一样都不能少,没自己的势力范围,别人地盘上的东西岂能让你轻易借用?

    凤凌波接了纸张借着月色看过后,默默将纸张揉捻在了掌心,结果不出意料。良久后,他叹了口气道:“若男那边你再去劝劝吧!”

    “嗯!”彭玉兰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管家寿年大步而来,对两人行礼。

    凤凌波问道:“怎么样?”

    寿年道:“已经安置好了,明天应该会过来拜见老爷。”

    凤凌波颔首,表示知道了。彭玉兰却关切了一声,“那个商朝宗长的怎样?”

    寿年道:“相貌堂堂,颇有男儿气概!”

    彭玉兰哦了声,多少放心了些,然而又另起了些担心,长的相貌堂堂能看上自己女儿吗?倒不是担心商朝宗不娶自己女儿,谅商朝宗也不敢,怕就怕商朝宗以后冷待自己女儿,让自己女儿受那说不出口的委屈,有时候冷暴力更伤人。

    不久后,彭玉兰来到了女儿的院子里,进了女儿的房间。

    屋内,梅、兰、竹、菊四女奉命寸步不离地盯着凤若男,防止出什么意外,而凤若男身上战甲一直未卸下,躺在榻上发呆。

    彭玉兰挥了挥,示意四女退下了,坐在榻旁。

    还不待她开口,凤若男已经先开了口:“娘,你不用再劝我,我说了不嫁就是不嫁,谁逼我都没用!”

    彭玉兰有些气恼道:“我也不愿看你这样嫁人,可你好歹是个统兵将军,难道在战场上不知道什么叫顾大局吗?”

    凤若男霍然坐起,没好气道:“这叫什么顾大局?我看顾的是天玉门的大局吧!你让外公来见我,我倒要问问他,拿自己外孙女来成全天玉门,是不是男人干的事?”

    “放肆!”彭玉兰啪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猛然站起,指着她喝斥道:“不顾天玉门的大局能有广义郡的安稳吗?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取你爹的性命吗?各大门派的竞争不进则退,你不壮大,别人壮大了有了实力就要吞并你,一旦天玉门垮了,广义郡还保得住吗?你爹、你娘还有你兄长将死无葬身之地,难道这就是你愿意看到的?”

    此并非虚言,各门派与自己地盘上的俗世势力本就是相互的关系,你想拥有更大的地盘攫取更多的修炼资源,就得有人帮你占有地盘来打理俗事,门派中的弟子再多也不可能全部扔到俗世去打理军政事物,偌大个地盘得扔多少弟子出去才看管的过来?这不现实。不说修行中人的主要精力是修炼,修行中人处理俗事的能力未必比得过俗世中人,因此就需要在俗世扶持代理人来打理,扶持俗世中的俊杰、杰出人物来帮忙打理,这是最节约门派弟子资源的办法。

    想要更多修炼资源就需要更大的地盘,而需要更大的地盘就需要更多的弟子,不可能不对俗世代理人以及代理人的下线骨干提供安全保障,否则代理人以及代理人的下线骨干很容易被竞争对给干掉,这就是随扈法师的由来。而随着地盘的扩张,门派中派出的随扈法师自然也要增加,就需要培养更多的弟子,反过来又需要更多的修炼资源来供养,这是因果关系。

    凤若男捂着脸,咬着唇,眼噙泪光,她当然不希望家人不幸,可她也不想这般屈辱嫁人。

    “若男,就算娘求你了好不好?”彭玉兰放缓了语气,哀声道:“娘给你跪下了行不行?”说着走到了女儿正面,双膝一曲,就要跪下。

    凤若男双迅速托住了她的胳膊,在那摇头,哪受得起母亲的跪拜,眼泪汪汪道:“娘,您别这样,我嫁还不行吗?”

    母女两个立刻抱在一起痛哭。

    “娘,我憋屈,那个商朝宗太欺负人了…”凤若男在母亲怀里哽咽。

    彭玉兰拍着女儿后背,给出了保证,“你放心,娘已经盘算好了,定给你出那口恶气,你爹也默认了的!”

    次日半上午的样子,牛有道还在屋里盘膝打坐,袁罡敲门而入,到旁提醒:“道爷,那三个在外面求见。”

    牛有道缓缓收功吐出一口气来,睁开了双眼,他当然知道那三个是指谁,除了商朝宗三个还能有谁。

    起身来到了外面,果然见到那三人在台阶下,三人一起过来拱见礼,“道爷!”语气明显恭敬了不少。

    牛有道不以为意,脸面这东西都是自己挣来的,不过一瞅商朝宗那两个黑眼圈,不禁呵呵一乐,估计这位昨晚没睡踏实。收了笑容,又一本正经地拱道:“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商朝宗笑道:“正要去会见凤凌波,邀请道爷同往。”

    “这个嘛,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就行。”牛有道在那乐呵呵摆,没干好事自然有些心虚,这看人脸色的事还是让眼前这位去受吧。他随口问了句,“那一万金币凑的怎么样了?”

    商朝宗无奈摇头,“这里人生地不熟,一时间是真凑不出那么多钱。”挥示意了一下蓝若亭,“只好让先生难为情,待会儿找凤凌波商议一下,暂欠上一欠,到了苍梧县再想办法补上。”

    欠?牛有道看着三人,一脸无语,道:“你们三个折腾了一晚上就想出这么个办法?你们这样空着去,回头闹得灰头土脸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