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五十六章 逆徒!
    ,。

    “小王拜见岳父大人,拜见岳母大人!”

    明里暗里的一切谈妥,一群人再次聚集在正厅内,当着众人的面,商朝宗执晚辈礼,对上座的凤凌波和彭玉兰改了口。而夫妻两人亦有见面礼送上。

    站在一旁观礼的商淑清目睹哥哥这般,已是泪眼婆娑,觉得委屈了哥哥,想到了父母,倘若父母还在的话,哥哥的亲事何至于如此草率。同时也有感慨,兄妹两个这几年无论是在天牢内的还是在天牢外的,都不容易,才刚出天牢没多久,哥哥一转眼就要成亲了,她不知自己是不是因欣慰而泪流,幸好有面纱挡着,外人看不到。

    面带笑意旁观的蓝若亭心中亦是黯然,宁王若在,何至于如此!

    凤凌波和彭玉兰心中又何尝不感慨,若放在以前,宁王的儿子能成为他们的女婿,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礼后,又是凤家的人对商朝宗这个新姑爷改口,这边也有红包赏钱。红包的事蓝若亭早有准备,哪怕是下人们,也是一人一枚金币,出相当大方,得赏的下人自然是欣喜若狂,连连道谢,姑爷喊的亲热。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对凤凌波这种人物蓝若亭可以直接表明囊中羞涩,却不好对下人们小气,因为凤凌波可以无视这些身外之物,下人们却是要靠这些身外之物来谋生的,会在意,给少了会让下人们看不起,商朝宗再落魄也不能让这些下人嘀嘀咕咕暗骂小气,这点面子蓝若亭还是要为商朝宗维护的。

    幸好,南山寺的时候这边洗劫了一群和尚,这点钱蓝若亭还是拿得出来的。

    临告辞时,凤凌波貌似调侃地叮嘱了商朝宗一句,“贤婿,这两天好好休整,养好了身子好洞房,卖战马的事就别再干了。”事情一定下,他态度立马改变了,没必要再为难商朝宗弄个出力不落好,颇有示好宽商朝宗心的味道。

    此话一出,商朝宗汗颜,对牛有道卖战马的馊主意哭笑不得,有点怀疑牛有道是不是想太多了,凤凌波夫妇似乎没那么难办,知道这边头紧张,大婚的事情包揽了过去,太守府一操办。

    一行出了太守府,马背上再回首看看那太守府,皆有恍然如梦的感觉,崎岖坎坷之路居然蹚出了一条平路,竟然娶了凤凌波的女儿,刚离开京城惶惶不知前途如何时,真的是做梦也没想到会出现如此不可思议的变化!

    随行的一群亲卫们精神抖擞,心情振奋,都知道凤凌波是拥兵自重的一方诸侯,王爷娶了凤凌波的女儿,朝廷必不敢轻举妄动,实实在在的活路摆在眼前,不用死磕,大家如何能不高兴!

    商淑清的思绪已经先一步回到了大家暂时落脚的园子,想到了那个随拄剑当拐的男人,想到那了棵灿烂如霞的桃花树下慵懒吟诗的男人,嘴角不由勾起一抹莞尔。

    桃花树下那一幕如今想来很美,在这乱世忽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群山巍巍,钟灵毓秀,上清宫内,掌门和三位长老盘坐在蒲团上,唐仪盘坐在上,下面左右是罗元功、苏破和唐素素。一张纸在四人间流转,纸上的内容是外界的金翅传讯,唐仪看后静默,罗元功看后缓缓摇头不止,苏破依旧波澜不惊面无表情,唐素素眉头紧皱。

    消息是从广义郡那边扩散开来的消息,上清宗虽然没落,却也并非是瞎子、聋子,对扩散开的消息多少有些捕获。

    罗元功很感慨地打破了殿内的宁静,“凤凌波居然会把女儿嫁给商朝宗,简直是不可思议,天玉门能顶的住当今的压力吗?没有天玉门点头,凤凌波没这么大的胆子,这事掌门怎么看?”

    唐仪:“如今大燕内忧外患,若这门亲事真的能成,就说明凤凌波执意要保商朝宗,也必然有保全商朝宗的把握,否则不敢如此,只怕当今也不敢彻底撕破脸。看来是我们小瞧了商朝宗,竟被他硬生生走出了一条活路,虎父无犬子!”说着看向了唐素素。

    唐素素冷哼一声,“日子还长,是不是走出了活路还得另说,总之我们的选择是没错的,和宁王划清关系对上清宗有利无弊,否则商朝宗又和拥兵自重的凤凌波厮混到了一起,摆明了图谋不轨,简直是火上浇油,朝廷的怒火必然要牵连到上清宗的头上。朝廷也许不敢拿凤凌波怎样,但要对付上清宗却是一句话的事情,我们承担不起那个后果!”

    唐仪和苏破没表态,罗元功却是微微点头,“师妹言之有理!”

    就在这时,外面一弟子快步进来,拱禀报道:“掌门,三位长老,弟子陈归硕在殿外求见,说是有要事禀报!”

    此话一出,唐素素眼皮子颤动了一下,商朝宗跑到了广义郡和凤凌波勾搭到了一块,她正琢磨牛有道的下落,也不知宋衍青等人有没有得,谁知想什么来什么,陈归硕回来了。

    “没看我们正在谈事吗?他能有什么要事,让他先退下!”唐素素出声喝斥了一句,出于某些担忧,不想陈归硕入内。

    倒是罗元功抬阻止了一下,“他不是跟宋衍青去了京城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突然回来,既然说是要事,想必也不敢在我们面前夸大其词,不妨让他进来讲个明白。”

    唐素素实在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阻止,琢磨着陈归硕应该不敢乱说什么,难道另有其他事?遂保持了沉默。

    唐仪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是!”进来通报的弟子应声出去了。

    不一会儿,风尘仆仆的陈归硕急匆匆而入,走入殿内,竟然噗通跪在了几人跟前,一脸惶恐道:“掌门,三位长老,出事了,宋衍青和许以天两位师兄遇害了!”

    “啊!”几人全部站了起来,许以天还罢了,宋衍青背后的宋家乃是上清宗最后一道屏障,宋衍青出了事的话,上清宗不好跟宋家交代。

    唐素素勃然大怒,“混账东西,瞎说什么?”她在用严厉的眼神警告陈归硕不要乱说话。

    然而陈归硕视若不见,悲声道:“弟子没有乱说,宋师兄和许师兄皆死在了牛有道的中,因牛有道要让弟子回来传话,弟子才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

    几人震惊,唐素素怒斥:“胡说八道!”挥便是一记浑厚掌力劈了出去。

    罗元功和苏破几乎是同时出,同时劈出了一道掌力拦截。

    轰!一声震响,三道掌力碰撞在了一起,劲风四溢,跪地的陈归硕硬生生被掀翻在地,可谓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当众露面就是怕唐素素灭口,没想到唐素素居然敢当众下杀,低估了这老太婆的心狠辣,若不是另两位长老出,自己这条命就没了,真正是后怕不已。

    他敢不顾唐素素的警告这样说,自然是有所倚仗,途中有宋家人截下了他授意行事,有宋家撑腰,他没什么好怕的。

    唐仪紧绷着嘴唇,看着怒容满面的唐素素,相对来说,她是比较心里有数的,因为唐素素已经暗示了不会再留下牛有道那个后患,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让宋衍青出。

    罗元功闪身挡在了陈归硕的前面,上清宗还没有弟子因为禀报情况就要被杀的事情,盯着唐素素道:“师妹,何故如此,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唐素素怒道:“他明显在胡说八道,宋衍青的去向是京城,牛有道的去向是苍梧县,两个方向,怎会撞在一起,此人必是图谋不轨!”

    陈归硕有点慌了,赶紧大声喊道:“唐长老,你是要杀人灭口吗?”这种情况下,他得求自保。

    此话一出,唐素素怒火冲天,“逆徒!”

    闪身而出,欲要再下杀,苏破人影一闪,挡住了她,沉声道:“让他把话说完也不迟!”

    罗元功缓缓走到了苏破身边,与之并肩而立,摆明了联袂阻拦唐素素,“师妹,稍安勿躁,不要妄为!”这话已经算是在警告了。

    面对这二人联,唐素素自知无法再得逞,霍然转身,看向了唐仪,怒道:“掌门,此獠必是有人派来挑拨离间的,还请掌门明断!”

    罗元功道:“掌门,这大殿内,上清宗弟子不至于连话都不能说,是不是挑拨离间,听听无妨,更不至于连事情都还没搞清就对弟子下杀,没有这样的道理!”

    唐素素气呼呼盯着唐仪,然而她明显没理,让唐仪面对传功和护法两位长老怎么偏袒?

    话不多的苏破亦淡淡一声施压,“师妹,有点过了。”

    “哼!”唐素素甩袖冷哼一声,扭转了身背对。

    罗元功回头对陈归硕沉声道:“说,究竟怎么回事?”

    暂时保住小命,陈归硕揪着的心略缓,慌忙道:“宋师兄并未去京城,说去京城只是幌子,实际上是暗秉了唐长老的授意,在途中的南山寺设伏,欲除掉牛有道…”

    “笑话!”唐素素不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