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章 我们是王爷的护卫
    ,。

    话毕,两人对视一眼,袁罡不吭声了,转身走了。【愛↑去△小↓說△網www.】

    牛有道目送,咂嘴,“那妖精不会又挨揍吧?”

    小院,一群和尚倒是佛心不泯,似乎保持着南山寺的作风,读经的读经,扫地的扫地,院里倒是不需别人清扫,他们自己就打扫的干干净净。

    袁罡一到,一群和尚犹如惊弓之鸟,不管干啥的,都放下了里的活,一个个盯着他,都觉得袁罡可怕。别人的可怕是喜怒无常,这位是脸上看不出喜怒,没任何道理可讲,说动就动,令人防不胜防。

    最近他们可是天天目睹袁罡把圆方往狠里揍,袁罡每次一来,就是打主持,这又跑来了,一天打两次,今天不是已经打过两次了吗?怎么又来了?

    闻讯而出的圆方迎接不是,不迎接也不是,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今天不是打完两次了吗?

    极度担心畏惧,可还是觍着脸凑了过去,点头哈腰道:“袁爷,有什么吩咐?”那姿态有损堂堂住持的形象,不过如今这鼻青脸肿的尊容也谈不上什么形象。

    跟着牛有道叫‘猴子’,失口叫了两次被打了两次狠的,改了口。

    “进来一下。”袁罡扔下话,与其擦身而过,直接进了一间没人的屋,也是第一次揍圆方的那间屋。

    圆方提心吊胆,不敢进去,可是对方那一不高兴就下狠的习惯他又吃罪不起,拳脚太硬太重,不敢拖延,硬着头皮赶紧了跟了进去,咣!门被关了。

    院内的其他僧众面面相觑,盯着,竖起耳朵听着,有人开始拨动中念珠为主持祈祷。

    都在为主持担心,就算是妖精,也经不住这样天天打吧?

    似乎祈祷有效,屋内挺安静的,没大家担心的动静出现。

    不过屋内很快传来圆方吃惊的声音,“袁爷,我不干这种事的。”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那个…袁爷,我真没那东西,咣!啊…”

    众人汗毛竖起,熟悉的咣咣狠揍动静又出现了,夹杂着圆方的惨叫声。

    “袁爷,别动刀,别动刀,会死人的。”

    “你是人吗?”

    “袁爷,有,我有!”

    “没骗我?”

    “我对天发誓,有,绝对有,有半字虚言你剁了我!”

    “能不能办好?”

    “包在我身上,袁爷等我好消息就是,若有半分失误,我提头来见!”

    屋内似乎又陷入了心平气和的安静中,偶有嘀咕声,不一会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袁罡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大步而去。

    等到袁罡的身影彻底从小院消失了,僧众哄抢着跑到了房间门口,只见圆方正坐在墙角抹鼻血,狼狈不堪,一脸凄惨哀怨。僧众纷纷跑入,东院首座如晦和西院首座如明,两人联将其给搀扶了起来,扶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如明痛声道:“主持为我等受委屈了!”

    “无妨!”圆方抹了把鼻血,看到上的刺眼殷红,神情抽搐道:“那猴子欺人太甚!好汉不吃眼前亏,这账暂且记着,我迟早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外面突然传来“啪嗒”一声,惊的圆方犹如被刀捅了屁股,猛然站起,一脸惊恐。

    僧众亦被那动静吓了一哆嗦,还以为袁罡回来了,结果门外有一僧弱弱回了句,“扫把没放好,倒了!”

    “呼!”众僧松了口气。

    圆方合十:“阿弥陀佛,心有魔障,佛祖怪罪了,罪过,罪过!”

    “阿弥陀佛!”众僧跟着一起合十,宣了声佛号。

    圆方双放下,眼珠在众人脸上滴溜溜转了圈,朝众人招了招,示意靠近了点,抹着鼻血低声道:“有件要紧事要抓紧办,不然那瘟猴子又要找我等的麻烦,他这回可是放了狠话……”

    郡城内敲锣打鼓声一路,商朝宗披红挂彩骑在高头大马上,左右亲卫提着钱袋子不断向两边人群中抛洒兑换好了的铜钱,换来一路的叫好声和道喜声。

    太守府热闹非凡,宾朋满座,能有幸进入的都是广义郡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的富户虽奉上了厚礼,却未必能进入,府外成片的露天宴席是为他们准备的。

    除了调集了重兵戒备四周外,太守府起起落落的屋檐上有人站在上面,警惕目光囊括了太守府里里外外。

    人马护送簇拥下的新郎官到,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恭喜王爷”的声音此起彼伏,跳下马的商朝宗朝左右只能在外面喝喜酒的宾客抱拳不止,不管认识不认识都陪着笑脸,一路表示谢谢。

    真到了临场的时候,商朝宗反而不紧张了,与生俱来的贵族底蕴非常人能比。

    抵达府内,有人引了商朝宗去凤若男的闺房,这是商朝宗第一次见到凤若男,不过也没看到脸,蒙着红盖头。

    但是商朝宗能感觉到凤若男那藏在凤冠霞帔下的块头,一朵喜结连理的红绸花团牵了凤若男出来时,商朝宗明显比较出了凤若男的个头似乎比自己还略高,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对方带着凤冠的原因。

    须知,他商朝宗也算是魁梧的身段,在男人中也算是较高的个头,能跟他比个头的女人不得了!

    不过这都没什么,娶凤若男早就有心理准备,这是他必须做出的牺牲,只是在途中蓝若亭悄悄叮嘱他的事情让他满心惆怅啊!

    一对新人到了正堂,拜堂仪式无非也就那么回事,凤凌波和彭玉兰高坐在上。

    看着终于嫁出去了的女儿,彭玉兰喜忧参半,忍不住淌下了动情的眼泪,反复抹去。

    仪式完成,众人夹道欢送,出了太守府,凤若男上了花轿,商朝宗上了马,一行返回落脚的园子。

    太守府的宾客们开始热热闹闹畅饮,主人热情招呼客人不提。

    迎新返程的队伍中又多了不少人,修士明显增加了,一路高度戒备着四周,打量两旁恭贺声不断的百姓……

    暂当新娘子过门地的园子里,也同样准备好了酒菜,商朝宗在这里没什么亲朋好友,招待的都是随行亲卫。

    主院落的后院,正是一对新人的洞房地,两名丫鬟捧着酒水托盘而来,还没到洞房门口,忽然冒出数人,吓两名丫鬟一跳。也的确吓两人一跳,为首一挂白须的老头有点面目狰狞,确切的说是鼻青脸肿模样,正是圆方。

    数名南山寺弟子以圆方为首,拦住了两人,质问道:“干什么的?”

    两名丫鬟毕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倒也沉的住起,不太怕事,一人答:“新人快到了,给洞房准备交杯酒和茶水,你们是干什么的?”之前两人在这院子数度进出,也没见到过这几个带毡帽的家伙。

    圆方淡定道:“我们是王爷的护卫,负责检查这院子的安全。”

    两名丫鬟相视一眼,倒是没有怀疑,这地方防守严密,没有人放行的话,外人不太可能进的来。

    “这个我们要检查一下。”圆方指了指两人上托盘里托的酒水及器皿。

    一名丫鬟摇头道:“不用了,这些东西都是经过严格检查的,不会有问题。”

    圆方一本正经道:“太守府那边检查归太守府那边,我们王爷这边再检查一下莫非不行?”这话说的两名丫鬟不知该如何回,圆方也不给两人解释的会,挥示意了一下,几名僧众涌来直接抢了二人上的东西。

    “你们…”两名丫鬟对这般粗鲁行为显然不高兴,还没来得及斥责,圆方又出声吸引了二人,“我现在倒是怀疑你们两个的身份,你们能证明你们是太守府的人吗?”

    两名丫鬟回头看来,对此问似乎好气又好笑,一人道:“这位老先生,还需要证明吗?若不是太守府的人,我们能出现在这里吗?”

    圆方问:“你们叫什么,我要核实一下。”

    “文心,文丽。”二女虽然不高兴,可还是回了。

    二女身后,一名僧人对圆方微微点了一下头,给了个眼色,道:“应该没什么问题。”

    圆方挥道:“东西给她们,去个人问一下,这里是不是安排了这两个人。”

    托盘还给了二人,一名僧人小跑着出了院子。

    双方僵持之际了,盯着圆方上下打量的文丽忍不住问了句,“老先生,你脸怎么了,被人打了吗?”

    “呃…”圆方摸了下自己的脸,触之生疼,嘴角抽搐了一下,放下又一本正经道:“摔的。”心里在咒某人。

    文丽啧啧:“摔成这样,摔的可真够厉害的。”

    圆方:“纵马驰骋,马失蹄,故摔的狠了些…”猛然反应了过来,有必要跟她们解释吗?遂瞪眼道:“问那么多干嘛?”

    文丽嬉笑:“我们跟着小姐陪嫁,你们是王爷的人,以后咱们应该会经常见面的。”言下之意是现在先认识一下。

    这话让圆方有点心虚,这个时候在这里出现过,还是尽量不让对方记住的好。

    这时,刚跑出去僧人又快步回来了,对圆方点头道:“是有这两个人。”

    “走吧!”圆方挥,干脆利落地领着几名南山寺弟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文心、文丽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出了院子,圆方挥让跟着的人先回去了,自己则跑去了袁罡落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