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一章 定让他后悔娶了我
    ,。

    一对新人驾到!

    这边都是商朝宗的亲卫,不像太守府那边有头有脸的人要注意形象。商朝宗下马,花轿中牵出新娘子,“噢!”众人立刻欢呼起哄,纷纷簇拥了过来。

    军中上下级不像文官有那么多的规矩,一个好的统帅不会对弟兄们摆架子,对下面人马的要求有令行禁止的时候,也有轻松活泼的时候。令行禁止时是上下级,轻松活泼时就是兄弟,譬如宁王在世时甚至会跟下面的小兵勾肩搭背,这在文官中是不敢想像的情形,而被一群小兵围在一起跟大家吹牛,或跟一群小兵挤在一起同吃同住,帮小兵夹菜、递水,打赌输了脸上被小兵涂墨,那都是常事。

    商朝宗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染目睹,也受到了影响,自然不会跟弟兄们摆什么架子。

    面对弟兄们的起哄,他只有连连拱求饶的份。

    而一群亲卫大多都是第一次见到新娘子,仅看那往王爷身边一站的块头,皆暗暗咋舌,如此健壮的王妃估计全天下独此一号!

    站在一旁假山凉亭里的牛有道笑眯眯看着这一幕,袁罡悄悄来到了他身旁,一颗丸子悄悄塞入了他中,他回头看了眼,袁罡微微点头,牛有道笑意愈浓,回头继续看热闹。

    “抱进洞房!”不知人群中谁起哄喊了声。

    大家立刻响应,振臂高呼,“抱进洞房!抱进洞房!”

    蓝若亭连连挥却没用,只能是苦笑,弟兄们一路上难得轻松欢快一回,他也不好强行阻止扫大家的兴。

    商朝宗拱求饶也没用,没办法了,只好双袖一抖,准备照做,要将凤若男给抱进洞房去。

    谁知凤若男的眼睛像长在了红盖头外似的,啪!侧拐出一脚,踢在了商朝宗的小腿上,犹如无影脚。

    商朝宗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没被这一脚给撩翻,幸好边上一堆人扶住了他。

    凤若男不让商朝宗碰的意味很明显,摆明了不愿配合大家的热闹。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刚还热闹起哄的一群人静默了,虽都是下面的小兵,亲疏还是分得清的,都有一颗敏感的心,聚在一起的亲卫慢慢退开了,默默让开了路,脸上都有些尴尬,热闹气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商淑清看着这一幕无言,蓝若亭看着这一幕皱眉。

    商朝宗小腿被踢痛了,可是环顾四周弟兄们的反应,心却更痛,这都是给他卖命的人!

    霍然看向凤若男,他怒了,一把抓了凤若男的腕扯过来。

    凤若男只是略甩挣扎了一下,也许也是因为军旅出身,对有些东西能感同身受,她那一脚造成的突然静默似乎让她意识到了什么,接下来倒是没怎么反抗,略有挣扎的不甘中被商朝宗横抱了起来!

    “去洞房!”商朝宗气势十足地吼了声,抱着凤若男大步而行。

    “噢!”一群亲卫猛然欢呼,王爷霸气,降的住这女人,不用担心什么!

    一群人追在商朝宗身边,拍掌欢呼叫好,还有人一个劲地吹口哨,那叫一个热闹。

    只是那躺在臂弯中头回被男人这样抱的凤若男心情如何无人知晓。

    “你小看了王爷,人家臂力还是挺不错的嘛!”亭子里的牛有道乐呵呵揶揄一声。

    一旁的袁罡看向商朝宗的眼神中略有欣赏意味浮现。

    将凤若男抱进了洞房安置好后,商朝宗又出来了,对一群人大一挥,大声宣布:“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开席!”

    “噢!”亲卫们再次欢呼,簇拥着商朝宗离去,带走了一路的嘻嘻哈哈欢笑,还了小院宁静。

    小院四周的屋顶上或制高点上,出现了几个人观察着四周,抱了支剑在怀里的白遥赫然是其中之一,冷冷目光慢慢流转四周打量着……

    喜宴上,亲卫们扯着嗓子喧哗,觥筹交错间坐没个坐像、站没个站像,有点放浪形骸,因为真的高兴。

    大喜的原因不说,凤若男过了门,事情就彻底定下了,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多少都知道点,本来前途未明,如今紧绷的心弦总算是可以松上一松了。

    一群人穿梭在各席间,你敬我,我敬你,嗓门不小,商朝宗走到哪都是被一群弟兄摁住灌酒的对象。

    盛情难却,却也挺高兴的,商朝宗似乎因为之前的不快对弟兄们心怀愧疚,所以端着酒杯来者不拒,异常豪爽。

    商淑清、蓝若亭、牛有道和袁罡坐在一张桌上,圆方也在这一桌,是牛有道特意从南山寺僧众那边桌上喊过来一起坐的。与他们平起平坐,倒是让圆方有几分受宠若惊,发现牛有道为人着实不错,袁罡和牛有道比起来,为人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眼见一群人逮住商朝宗灌酒,牛有道面带笑意看着,偶尔举杯动下筷子。

    他也有口腹之欲,但是不贪,暴饮暴食的事情他不干,平常行为举止虽然比较随意,却有一定的矜持度,再高兴也不会放浪形骸,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内敛的人。

    “王爷再这样喝下去,怕是要醉了。”牛有道忽对蓝若亭举杯笑道。

    蓝若亭明白他的意思,也觉得商朝宗有点过了,放下酒杯起身离了桌,把几名百夫长叫到了一旁窃窃私语,也不知交代了些什么,总之那几位百夫长回来后,便开始联为商朝宗挡酒。

    商朝宗走回这边一桌时,牛有道拿了一直护在跟前的酒壶,亲自为商朝宗倒了一碗酒奉上,“王爷,我单独敬你一杯!”

    他的酒自然是要喝,商朝宗道了声好,接了酒碗与之一碰,昂首一口干了!

    牛有道笑了!

    之后蓝若亭又与商朝宗一阵耳语,劝他不要喝了,洞房的事要紧!

    商朝宗有点尴尬,不过凤若男今天的行为让他有点生气,加之刚灌了一通酒,所谓酒壮怂人胆嘛,胆气一生,决心今晚定不对凤若男客气软,转身回了洞房休息!

    牛有道也没了在这热闹下去的兴趣,他一起身,袁罡和圆方都跟着离席走了……

    洞房花烛夜,是件美事,却不宜与外人分享。

    留了一对新人在屋内,文心和文丽双双出来,将门给关好了。

    文心等在了门外听吩咐,文丽则出了院子准备向外面的人报信,好让太守府那边知道该走的仪式都走完了,一切顺利。其实太守府那边也知道凤若男的态度很勉强,也知道凤若男的脾气,担心凤若男会惹出事来,一直盯着。

    文丽刚走出院子,便碰上了外面徘徊的圆方,一见便“咦”了声,问:“你在这干嘛?”

    圆方呵呵道:“今夜我值守护卫!对了,里面还顺利吗?交杯酒喝了吗?”

    “顺利,喝了,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文丽笑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圆方刚乐着点了点头,洞房那边却传来一阵异常动静。

    紧接着,只见文心忙脚乱地跑了出来,着急道:“不好了,小姐和姑爷在洞房内打起来了!”

    “呃…”圆方愣了一下,扭头就跑。

    门口守卫也迅速报信去了。

    面无表情站在屋顶上的白遥偏头看向洞房位置,眉头皱了一下,身形一闪,飘落在了洞房门口,侧耳一听。

    也不用细听,里面绝对是打斗的声音,拳脚呼呼生风,外带桌椅器皿之类的物品被砸坏的动静。

    白遥想推门进去,又怕看到不雅的一幕不合适,遂在外面喊道:“若男,怎么回事?”

    里面传来凤若男的冷笑声,“白叔,不关你的事,居然敢对我动动脚,看我怎么收拾他,定让他后悔娶了我!”

    “……”白遥哑口无言,这叫什么话,沉声道:“若男,大喜的日子别乱来!”

    凤若男声音清脆爽朗地笑道:“白叔,这里面可是洞房,我没穿衣服呢,你千万别进来!”笑的那叫一个痛快,憋屈了这些日子,总算找到会算账了。

    正要推门而入阻止的白遥一僵,也不知凤若男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估计十有八九是假的,摆明了是不想让他进去干预,可万一真的没穿衣服,那就尴尬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凤若男能边打边说话,说明游刃有余,肯定是占着便宜的,忙的连分心说话会都没有的商朝宗肯定吃着亏。

    凤若男的身他也知道,那是驰骋沙场的猛将,一般人还真不是她的对,这商朝宗估计也够呛。

    白遥头疼啊,喊道:“若男,别闹了,注意分寸!”

    “放心,不会弄死他,弄死了我也没办法跟爹娘交差,但今天得让他长点记性,宁王的儿子又怎样?”凤若男一声冷哼。

    白遥抬拍了拍额头,不过有凤若男这话交底,他也就放心了,只要不把事情闹大就好。

    文心和文丽面面相觑,新姑爷这是在挨打吗?

    不一会儿,得了圆方通知的牛有道和袁罡跑来了,得了守卫通知的蓝若亭和商淑清也跑来了。

    洞房窗户纸上,烛光摇影,打斗的人影来回闪动不停。

    商淑清焦虑地喊道:“哥,怎么了?”

    她声音刚落,屋里的打斗动静也停下了,倒是商朝宗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放!你给我放!”

    凤若男冷笑的声音传出:“给我老实点,再动,信不信我把你胳膊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