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二章 一声尖叫
    ,。

    洞房之夜打新婚丈夫,丢人呐!白遥轻叹了声,心里嘀咕,怪不得一直嫁不出去,否则早就嫁了,又岂会落得个联姻的下场,你这样哪个男人敢娶啊,你又不是什么貌美如花,就不能女人点?

    新婚之夜就被老婆打,堂堂男子汉被老婆这样欺负,丢人呐!牛有道摇头唏嘘感叹,看来还真被袁罡说准了,商朝宗还真不是凤若男的对。【愛↑去△小↓說△網www.】他偏头对袁罡使了个眼色。

    袁罡立马拉扯了一下圆方,带到了一旁秘密问话。

    蓝若亭和商淑清也听出来了,商朝宗在洞房里被凤若男给收拾了。

    商淑清一脸焦虑担心哥哥的安危。

    蓝若亭则皱眉,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凤若男能在洞房肆无忌惮的这样对商朝宗,今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可想而知,就算借到了兵去苍梧县,也是个麻烦,休想人家配合。

    “你放!”

    “不放又怎的?敢对我动动脚,没把你爪子卸下来已经是客气,你当我是那种随便任由你们这种纨绔子弟欺负的弱女子吗?”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你是我娶进门的,嗯…”

    “娶进门了又怎样?是你能碰的吗?”

    听到哥哥发出痛苦闷哼声,商淑清急得大声喊道:“嫂子,今后都是一家人,千万不能乱来啊!”

    “外面是淑清妹子吧?一家人怎会乱来,要乱来也是你哥乱来,你放心,我会帮你把你这没出息的哥哥管教好的,保证让他以后乖乖的。”凤若男的语气对商淑清还可以,是因为她自知自己的容貌不好,而商淑清比她还不堪,她至少只要坚强面对还可以堂堂正正出来露面,而商淑清却是连面都不宜外露,听说奇丑无比,会吓到人,同病相怜能理解自然比较宽容,加之商淑清又落得个落魄奔波,她其实挺同情商淑清的,自己比起商淑清来,真的是幸运太多了。

    袁罡回到了牛有道边上,贴耳微声道:“交杯酒已经喝了,他保证有效,他估计差不多快发作了……”

    商淑清走到了洞房门口,对白遥道:“前辈,让我进去谈谈好吗?”

    白遥抱着剑让开到一旁,并未阻止,他也希望这闹剧快点结束,真要把商朝宗弄出个三长两短来,那就麻烦了,不说太守府,掌门那边他肯定没办法交差。

    然而屋里的凤若男立刻警告道:“淑清妹子,还是不要进来的好,里面是洞房内,我和你哥夫妻恩爱都没穿衣服,你一个黄花大闺女跑进来瞎看不合适。”

    商淑清知道她在瞎说,“嫂子,我就进去一会儿…”

    凤若男出声打断,“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这人容易紧张,一紧张就会管不住自己的脚,你一进来,我十有八九要朝你哥裆下来一脚,搞得你们家断子绝孙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

    牛有道闻听差点没乐出来,发现这女人有够彪的啊!

    这话也只有凤若男这种黄花大闺女才说的出口,没办法,长期厮混在军伍男人堆里,一帮臭男人的乱七八糟话听的多了去,偶尔还会跟下面人对上一两句的人,有时候连她自己都差点忘了自己是个女人,所以说点这种话压根不觉得有什么害臊,说她是男人婆一点都不为过。

    总之,她今天肯定要将商朝宗好好折磨一下,前段时间委屈坏了,多少年没哭过了,这几天哭了个够,如今罪魁祸首已经落在了她的上,休想她轻易放人,她又岂会轻易让人进来帮商朝宗解脱,没门!

    “嗯…”商朝宗又发出一声痛苦闷哼。

    商淑清着急道:“嫂子,你别乱来,有什么话好好说。”

    凤若男:“妹子,你这就不懂了,我和你哥这叫打是亲、骂是爱,恩爱着呢,这里没你什么事,不想让你哥受罪,就老实点退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贱人!”商朝宗咒骂一声。

    “啪!”一记掌嘴的脆响声跟着传出,凤若男道:“再嘴贱一个试试,牙给你敲掉!”

    门边上的白遥听得暗暗直摇头,发现商朝宗这是自作自受啊,娶谁不好,偏偏娶这位,这便宜不好占吧?

    听完了袁罡的密语,牛有道暗暗唏嘘,暗骂商朝宗活该,明知道人家凤若男既能打又对你没好感,还那么猴急干嘛,长的又不漂亮,至于么?稍等上一等也不用受这罪吧?

    他稍微估计了一下屋里的情况,心中大概有底后,出声喊道:“郡主,王妃说的没错,这是人家夫妻间的事,外人不宜干预,洞房趣事,随便他们闹吧,翻不了天,咱们该干嘛干嘛去。”

    商淑清愕然回头看来,皱着眉头的蓝若亭闻声亦偏头看来。

    屋内凤若男爽朗的声音传出,“牛有道,你这个骗子总算说了句人话,来日方长,改天咱们再好好认识一下。”

    牛有道无语,他一开口对方就能听出是他的声音,看来这女人是记住了他,这是想改天算账的意思吗?

    “唉,王妃,你们慢慢快活,我们就不打扰了。”牛有道叹了声,又朝商淑清连连招道:“郡主,走吧!”

    商淑清疑惑,就这样放下哥哥不管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牛有道又朝她招示意了一下。

    商淑清有点犹豫,但是因为莫名的信任,居然真的走了回来。

    牛有道又对其他人挥道:“散了吧,都散了吧,人家洞房,咱们凑什么热闹。”重点对白遥挥了挥,还有文心和文丽,“用不着你们照顾了,散了吧。”

    在他的不断招呼下,众人陆续离开了院子,圆方缩了个脑袋,悄悄跟在牛有道的身后,眼神有点飘。

    见人都出去了,白遥回头对屋里叮嘱一声,“若男,我再说一次,注意分寸!”

    凤若男:“白叔,你放心吧,我若连这点分寸都把握不好,还如何统兵作战?”

    白遥摇头叹了声,闪身飞掠而出,又轻轻飘落回了对面的屋顶上,抱着剑默默守候在皓月下。

    然没多久后,洞房内忽又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声,似乎又打了起来,不过这次的打斗似乎很短暂,很快就结束了。站在屋顶的白遥盯着看了会儿,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再听到有什么动静,不禁再次轻叹一声,这丫头真是没办法说了……

    “道爷,我哥不会出事吧?”

    牛有道登上一座三层高的观景楼阁,负凭栏眺望星空,蓝若亭和商淑清尾随而上,商淑清牵挂哥哥的安危,忍不住追问。

    牛有道乐呵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商淑清无语,她都急的难受,对方还有心思开玩笑,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位还真是出口成章,这词头回听说。

    蓝若亭叹道:“道爷,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凤若男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保不准真会对王爷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

    牛有道笑道:“能有什么事?她还敢杀了王爷不成,王爷顶多受点皮肉之苦罢了。”

    蓝若亭和商淑清都以为他有什么把握和论断才敢招呼大家放心撤离,敢情闹了半天就这说辞,蓝若亭不得不郑重提醒道:“道爷,皮肉之苦也分很多种的,万一凤若男下毒将王爷弄成了残疾,岂不悔之晚矣?”

    “不会有事的。”牛有道背对着摇了摇头,徐徐道:“蓝先生,还是考虑下到了苍梧县后该怎么立足吧。”

    问不出什么结果,两人有点失望,最终告辞离去,站在楼阁上的牛有道目送了一阵,见到两人还是往洞房所在的院子去了,“呵”了声,目光偏离,皓月辉洒大地,令人情不自禁想眺望那迷茫夜色的最深处……

    “刀,谁有刀?”

    回到自己院子的圆方四处询问僧众,众人不知他要刀干什么。

    有人摸了支匕首出来,问:“主持,这个行不行?”

    圆方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可以可以。”坐在了烛光旁,指了指自己下巴上的那挂白须,“帮我刮了,刮干净……”

    天际刚露出一丝鱼肚白,一声尖锐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无耻下流!”

    那声音尖锐的程度似乎能把窗户纸给刺破,是凤若男的声音。

    四周屋顶上的修士霍然回头看来,一直守在院子外面昏昏欲睡的蓝若亭和商淑清亦骤然惊醒。

    闭目在晨曦中的白遥猛然睁眼,一个闪身到了洞房前。

    还不待他问话,屋内又咣咣打了起来,白遥皱眉,一晚上没打,还以为消停了,怎么又打起来了?

    凤若男尖锐的声音没刺破窗户纸,砰!一道人影倒是撞破了窗户,撞的窗户木块乱飞。

    商朝宗破窗而出,砸落在地,他是被凤若男一脚给踹飞出来的。

    光着膀子,上身没穿衣服,赤着一双脚的商朝宗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爬了起来。

    咣!房门被人一脚踹翻了,同样光着一双脚的凤若男冲了出来,披头散发,如同女疯子一样,不过她还好点,至少还套了那件大红的礼服,只是衣领子似乎都没来得及扣,脖子下面一抹雪白。

    “若男,怎么了?”白遥拦住她急问。

    凤若男也不解释,似乎也来不及解释,伸抓了他中剑柄,锵一声拔剑而出,光着脚朝商朝宗急追而去,口中厉吼,“我杀了你!”

    商朝宗仓惶,地上爬起,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