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四章 黄豆
    ,。

    之所以有此一问,是有件事情她迟早得想起来,只不过是看到酒壶提前想起罢了,来到这边后基本上滴水未进,也就是走仪式的时候喝了一杯交杯酒,怎会着了道,难道是这酒水的问题?

    文心回:“家里那边送来的。”

    凤若男又问:“这酒水检查过吗?”

    文心:“奴婢亲眼看到管家带人把送这边的吃用物品仔细检查过,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凤若男默了一下,家里那边担心朝廷对商朝宗这边下毒,肯定是会仔细检查的,应该不会有问题,按理说家里也不应该这样对她才对,那问题出在了哪?

    她又追问:“这酒水中途可有经过其他人的?”

    两人一起摇头,文心道:“其他宴客的酒水不知,送到洞房的酒水是最上等的一坛,来到后特意直接交到了我们的中,不曾经过其他人的。”

    凤若男沉声道:“确认没其他人碰过?”

    两人心想这是怎么了,难道还有人在酒水里下毒不成?再次一起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凤若男心里嘀咕,目光落在了烛台那边,起身慢慢走了过去,步幅不敢太爽快,昨晚被某人给祸害的不轻,今早追杀是一怒之下顾不上。走到烛台,发现两支大红烛已经燃尽,只有销融的蜡块斑驳。

    她伸剥了一块蜡,拿起放鼻子前嗅了嗅,正准备吩咐人拿去检查一下,文丽突然哦了声,“小姐,这酒好像是有人接过。”

    凤若男霍然回头。

    文心惊讶道:“有吗?”

    文丽问:“你忘了吗?昨天那个白胡子老头不是拦住了我们检查吗?”

    文心一愣,想起来了,立刻也对凤若男点了点头,表示确有其实。

    凤若男咬牙道:“这里哪来的什么白胡子老头?”

    文丽:“奴婢也不知道,他说他是王爷的护卫。”

    一听说是商朝宗的人,凤若男立马追问:“快说,怎么回事?”

    “昨个,奴婢二人端着酒水过来时……”文丽把当时的大概情况详细讲了遍。

    听完后的凤若男快步过去,捡起了地上的酒壶,打开壶盖闻了闻,闻不出什么名堂,朝里面瞅了瞅,发现大部分酒水都倾覆打掉了,里面只有一点残余。她推壶到文心跟前,沉声道:“喝掉!”

    “呃…”文心愕然,不知她究竟要干什么,本不以为这酒能有什么问题,结果被凤若男神神鬼鬼这么一搞,弄她都有些害怕了,可是没办法,只能是接到了中,战战兢兢地对着壶嘴,慢慢倒进了自己口中,硬着头皮咕嘟咽下肚,壶里也就剩下了一口的量。

    接下来就是等,走回榻旁坐下的凤若男闭上的双眼,静静等候,似乎已经冷静了下来。

    盏茶的时间过去后,文心忽发出微弱声音,“小姐…”

    凤若男猛一睁眼看去,只见文丽摇摇欲坠,眼看着身子骨软了下去,噗通坐倒在了地上。

    “姐姐。”文丽惊呼,赶紧蹲下去扶。

    凤若男亦抢步过来查看,文心四肢软趴趴的,有气无力的样子,双眼似乎瞌睡了一般,半睁不睁的。

    她一看就明白了,这状况和她昨晚一般无二,那酒果然有问题!

    “小姐,姐姐她怎么了?”文丽着急问道。

    凤若男挥示意她将文心扶到榻上去,自己搭帮了一把。榻上放倒了文心,凤若男对文丽道:“放心,她没事。我问你,那个白胡子你知不知道叫什么?”

    文丽摇头:“奴婢不知。”

    凤若男:“再见到他,你能认出来吗?”

    文丽连连点头:“能认出。”

    凤若男咬牙切齿嘀嘀咕咕了一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狠话,心态似乎转变了过来,开始找自己的衣服穿。

    前面为了追杀商朝宗,她里面不着片缕,只套了身上这件外套,这种事情在这年头还真不是一般女人敢做的,不愧是长期混在男人堆里的女人……

    太守府,凤凌波和彭玉兰坐在桌前用着早点,一旁有人汇报着凤若男那边的情况。

    听到凤若男一大早将商朝宗打出洞房,一路提剑追杀,夫妇二人提着筷子目瞪口呆,小汗一把,知道自家女儿彪,没想到这么彪。

    凤凌波挥了挥,示意禀报者退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埋头用餐。

    彭玉兰却是一脸担忧,伸一把抽掉了他上的筷子,“昨晚打一场,一早又提剑追杀,都闹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吃的下去?”

    凤凌波摊:“那能怎样?人家两口子的事,清官难断,总不能因为这个连饭都不吃了饿死吧?再说了,情况很明显,商朝宗压根不是你女儿的对,打不赢你女儿,你女儿不吃亏,挨打的是商朝宗,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彭玉兰瞪眼道:“你这叫什么话,总不能长期这样下去吧?”

    凤凌波叹道:“要我说呀,你当初就不该让她练武,得亏是商朝宗娶了她,换了一般普通人挡不住她的拳脚,只怕新郎官洞房晚上就得被你女儿给活活打死,那才真叫笑话!”

    彭玉兰愁眉苦脸道:“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你想想,商朝宗以后能对她好才怪了。”

    凤凌波低眉垂眼淡然道:“你以为不打就能好了?商朝宗娶若男什么目的你不是不清楚,放心吧,还是那句话,只要他还依附于凤家,就不敢对你女儿怎么样,有我们的人看着,他也不能怎样。若男现在和他保持距离未必是坏事,等到那事解决了你再教你女儿怎么过日子也不迟……”

    旭日初升,花坛前,牛有道躬着身子,弯腰凑在一朵花前仔细观望,一朵他没见过的品种,采下一朵仔细甄别。

    啪!一只装了半饱的麻布袋扔在了他的脚下,牛有道回头看了眼,又看看站在跟前的袁罡,问:“什么东西?”

    袁罡:“你自己看。”

    牛有道脚尖踢了踢,细碎碎的东西,不知是什么,随将花别在了耳朵上,俯身解开了袋口,扒拉开一看,只见里面装了半袋小黄粒,捧了一把在,愕然抬头道:“黄豆?”

    他还以为是什么稀罕东西,值得袁罡亲自拿来给自己看,原来是这么个玩意。

    袁罡:“这东西在这边种植的好像不多,我在小庙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是昨天太守府送过来的食物之一,刚无意中看到。问了下厨子,黄豆因为产量不高,所以这边种的人不多,一般人很少吃到,大多人没吃过。”

    牛有道狐疑:“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想推广种植这东西,还是说,你想弄点去让小庙村的人种?若是这样,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你刚才也说了这东西产量不高,乱世中大家以吃饱为第一,没产量的东西没人愿意种的,推广也没用,省省力气吧。”

    袁罡:“问了厨子,没听说过豆腐,你做点吧。”

    现成的豆腐拿来烧菜他倒是会,但是将黄豆变成豆腐他不会,方法他略有耳闻,但从未尝试过,不过他知道道爷肯定会,道爷对传统的东西一向感兴趣,传统技艺方面的东西会的不少。

    “没有豆腐?”牛有道愕然,再看看袋子里的黄豆,不禁唏嘘摇头,被袁罡这么一提,他倒是怀念起了那味道,也明白袁罡的心情,跟他是一样的,点了点头道:“改天有时间再说吧,明天就要动身了,现在做也来不及。”

    说话间商淑清来了,得了蓝若亭提醒后,就奔这边来了。远远见到两人围着一袋东西,不知什么东西值得二人煞有其事的讨论,近前一看,才发现是黄豆,有点讶异。

    牛有道笑道:“郡主气定神闲,看来王爷那边没什么事。”

    商淑清:“下药的事是你做的吗?”

    看来对方已经知道了!牛有道也知道这事做的有点明显,不过依然摇头道:“不是我做的。”这事他不会承认的。

    商淑清:“道爷不问问是什么事就一口否认?”

    “我需要问吗?首先这事不是我做的,其次,假如这是我做的…”牛有道回头看向袁罡,“我做错了吗?”

    袁罡知道他指的不是下药本身这事,而是为何要去下药,摇头道:“没做错!”

    牛有道立马再回头盯向商淑清,“那么,郡主是不是认为我做错了?”

    只要商淑清说他做错了,对他来说,那就好办了,多话也不用再说了,途中找到合适的会,他会立马带着袁罡遁走,连声招呼都不会打。他如今为商朝宗兄妹所做的一切其实并非是为兄妹两人,兄妹两个还不值得他为之效力卖命,凭什么?影都看不到的所谓修炼资源就能让他冒险留下来?开玩笑还差不多!

    他才不管这江山是哪个帝王的江山,更不会管什么皇族内部的争斗谁吃了亏谁受了委屈,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为别人卖命的习惯。之所以留下帮忙,是因为他让袁罡去办事,结果袁罡亏了心,他这个主使人难辞其咎。两世为人,一世兄弟,讲的是义气,他不想自己兄弟觉得亏欠了别人的而因此负一辈子的良心债,欺人不欺心,他留下是帮兄弟补亏的。

    已经帮兄妹两个开好了局,铺好了路,搭好了桥,其价值相对来说,袁罡欠人家的已经足够还上。若对方觉得他费尽心思的帮助是错误的,那他倒要问问袁罡,咱们该做的已经做了,人家不领情,咱们还有必要留下吗?袁罡心结一了,他自然要带袁罡远离这是非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