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五章 别离
    ,。

    他知道袁罡身上有某种情结,那是曾经的火热集体生活在袁罡身上打下的烙印,是袁罡心中引以为傲的人生经历。尽管这种情结有时候显得迂腐,但他不认为那是坏事,且认为弥足珍贵,是袁罡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愿意帮袁罡好好维护好那份情结,不希望因为跟着他而慢慢受到侵蚀而改变。

    亏心事做多了,以后渐渐会变得无所谓,他不愿看到袁罡变成另一个他,因此而守护。

    说白了,他压根没打算臣服于商氏兄妹,商氏兄妹想收他的心也没那么容易。

    商淑清欲言又止,很想说这样做是错的,可她是个极为敏感和敏锐的人,意识到了牛有道的话中有深意。

    她犹豫,可牛有道却有点逼迫的味道,再次逼问:“郡主认为我做错了吗?”

    面对他,商淑清最终还是妥协了,“道爷没做错,是为了我们兄妹好。”

    牛有道有些无语,他倒希望商淑清坚决一点,然后大家互不相欠、恩断义绝,他立马带着袁罡拍屁股走人。

    他有种感觉,感觉他们兄弟俩被这女人给陷住了,南山寺的时候兄弟俩就是被这女人给留下的,那感觉就好像他们兄弟俩是百炼钢在这女人的上却化作了绕指柔,硬又硬不了,软也软不下来。

    女人比男人麻烦,牛有道心里嘀咕了一声,摊道:“既如此,还有必要再问吗?”

    商淑清心中暗叹,换了个口吻和说法,“凤若男已经知道自己被人下了药,我哥今后还怎么和她相处?”

    牛有道一听乐了,耳朵上的花摘下,鼻前嗅了嗅,“郡主担心的太多了,只要主方向不歪就行,至于怎么和老婆相处是王爷自己的事,是福王爷自己享,是罪王爷自己受,这事我们好像没必要太在乎吧?世上哪来圆满如意的事,是人总会有点坎坷,你说是不是?”他本就不认为商朝宗被老婆打有什么不妥,又不是他挨打。【愛↑去△小↓說△網www.】

    “……”商淑清无语,事是你搞出来的,你居然无所谓,这也太无耻了,发现这位还真是只管办事却不负责任,真正是管杀不管埋啊!她哭笑不得道:“道爷,这事若是传出去,让我哥如何见人?”

    牛有道反问:“咱们这边会对外宣扬这事吗?”

    商淑清摇头:“自然是不会!”

    牛有道两一摊:“难道凤家知道这事后还会对外宣扬不成?凤若男强势的很,你放心,这事她顶多会想办法报复,是不会对外宣扬的,准保一个字都不会对外吐露。咱们不说,凤家不说,凤若男自己也丢不起那个脸不会往外抖,有什么好担心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泄露出去了,人家夫妻之间的闺房趣事,想怎么闹都行,关别人屁事,王爷再药翻她几回又如何,天王老子也管不着,用得着郡主你帮王爷担心丢人吗?”

    商淑清轻叹了口气,发现自己有够无聊的,敢情自己认为很严重的事情在人家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事,就没必要跑来说这事,说了也白说,人家做了就是做了,无所谓的。

    不说这个了,商淑清目光落在那半袋黄豆上,转移了话题,“道爷,你们弄这黄豆作甚?”

    “呵呵,袁罡嘴馋了,让我弄点吃的给他。”牛有道指了指袁罡,又指向黄豆,“改天弄点新鲜玩意,邀郡主一起尝尝鲜。”

    黄豆还能弄出什么来?蒸?煮?炖肉?还是烤了当零嘴?商淑清琢磨了一下他所谓的新鲜玩意,点头道:“好!是我的口福,改天见识一下道爷的烹饪艺。”

    “包郡主满意!”牛有道爽快应下,回头又对袁罡道:“以后想吃好的,眼睛就放亮一点,注意收集一下调料。”

    在这边也算呆了几年,发现这边的饮食调料品种有些单薄,和这边的烹饪法单调自然有因果关系。

    袁罡点了点头。

    说到吃的,吃早点免不了,商朝宗兄妹、蓝若亭、牛有道和袁罡,几人基本上是吃在一起的。

    几人碰头一坐,牛有道忍不住调侃坐在上首的商朝宗,“王爷,你的脸怎么青一块肿一块的?”

    商朝宗本要和凤若男一起去凤府拜见的,但是被打成这样,不好意思出去见人,找了个托词,说身体偶感不适。凤家那边也十分体谅,派人回了话,让他好好休息。

    商朝宗翻了个白眼,“道爷何必明知故问。”

    牛有道乐了,“怎么感觉少了一人,王妃不一起用膳吗?”

    除了面无表情的袁罡,还有愁眉苦脸的商朝宗,其他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这里正吃着,外面来了名亲卫,请蓝若亭出去了一下,蓝若亭回来落座后,对牛有道说:“道爷,那个圆方找亲卫借了套衣裳。”

    “衣裳?”咬着中面饼的牛有道抬头,“借什么衣裳?”

    蓝若亭道:“说是挨了袁兄弟的拳脚,几件置换的衣裳都弄破了,没了合适的换,借一件穿穿。”

    牛有道哦了声,颔首道:“一件衣裳借就借了吧。”

    蓝若亭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他特意说一下只是让牛有道心里有数,免得那熊妖图谋不轨。

    “王爷,用膳何故扔下妾身不管?”

    凤若男的声音陡然出现在门外,人也出现在了门外,双目饱含煞气!

    厅内几人陆续站起,商淑清离席过来给礼,“嫂子!”

    蓝若亭等人也给了礼,“王妃!”

    凤若男不管几人,走到了商朝宗跟前,面对面盯着,个头明显比商朝宗略高,双渐渐握成了拳头,给人随时要向商朝宗脸上砸过去的感觉。

    商朝宗高度戒备着,尽量保持气势不弱,“来了就一起用吧!”

    “说说而已,已经用过了。”凤若男看了看四周,道:“妾身到处走走看看,王爷没意见吧?”

    商朝宗:“随便!”

    凤若男也不客气,带着文丽把这屋里的几间房都看了遍,随后又出去了。

    不一会儿,又有亲卫来报,说王妃正到处闯,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是夜,凤若男派人接二连三催商朝宗回新房休息,商朝宗找了借口死活不去过夜……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广义郡郡城外,数里外的长亭边,彭玉兰泪洒,挥送别女儿。凤凌波静默眺望离去的人马,面容于这乱世中有几分萧瑟。

    马背上的凤若男不时回头,回望长亭边的父母,回望那座熟悉的城郭,心中忧伤。

    那座城,她不知多少次来来回回、进进出出,从未像这次这般感伤过,不管她愿不愿意嫁给商朝宗,这次离开她感受到了不一样,真正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嫁人了!

    联姻只是段,男女双方都知道有更重要的事办,儿女情长得让步于大事,大婚后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只在郡城休整了一天,商朝宗便带着下弟兄还有新娶的夫人告辞了。

    从京城一路奔波至此,出行阵容更加庞大了,多了五百铁骑,是凤若男的亲兵卫队。

    整个广义郡,凤凌波麾下有十万精兵,其中铁骑五千,这回拨了五百给凤若男,另有四千步兵给凤若男,这些也都是表面上答应借给商朝宗的,实际上谁都知道兵权掌握在凤若男的中,没有凤若男的军令,商朝宗根本无法调动一兵一卒。借给商朝宗的人马也许不多,但意义不凡,队伍中有凤凌波的女儿,还有凤凌波的女婿,人马也是凤凌波的人马,谁敢轻易攻打试试看。

    包括商朝宗的亲卫在内,一行铁骑近千的样子,四千步兵并未从这里划拨,带着步兵同行的话,行进速度太慢。镇守广义郡西边要地的凤凌波次子凤若节已经接到了军令,商朝宗一行经过时,凤若节会从那边直接划拨四千人马给凤若男带去青山郡那边。回头这边会另行补充四千人马给凤若节。

    凤凌波已经向青山郡那边通了气,要求那边放行,表示并无歹意,借口是护送女儿、女婿,等到人马抵达苍庐县后,会不会撤出就另说了。面对这个借口,青山郡那边也无奈,凤凌波敢对抗朝廷,实力不是青山郡能挡的。

    朝廷那边派人下旨,改了主意,不让商朝宗再去苍庐县,命商朝宗回京,表示另有任用。

    猛虎已经出笼,蛟龙已经入海,想再关回笼子里去哪有那么容易。

    传旨人员绕道的话要绕不少时间,而进了广义郡又莫名消失了,旨意短时间内根本传不到商朝宗上,就算到了商朝宗也不会承认。这自然是凤凌波干的好事,朝廷越是心急,反而让凤凌波越发确信,十万鸦将果有其事!

    凤凌波越发郑重对待,天玉门闻讯后再次加派修士赶往支援。

    凤若男随行亲卫才五百骑,修士却已经多达三十人,白遥也调离了太守府,亲自带领一群同门随行保护。

    一对新人因大婚堆积的礼物和辎重都没有随行,人先走,礼物和其他的东西凤凌波随后会派人押送去。

    远离了郡城后,凤若男收拾了心情,对随行的文丽和文芳道:“去,把那个大胡子给我找出来,找到后先别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