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七章 确定要留下?
    ,。

    “呃…”圆方愣愣盯着他,其实他早就有点怀疑,现在对方如此坦白出来,坦白到如此理所当然,让他有点难以置信,想起之前这位故意当众暴露他,不禁低头哀怨:“道爷,何故害我?南山寺帮宋衍青我也是情非得已。【愛↑去△小↓說△網www.】”他还以为人家还在记恨南山寺的事,除了那点事,自己跟这位也没仇啊!

    牛有道拍拍他的肩膀,“你想多了,不是害你,是在帮你。”

    圆方愕然抬头,“帮我?”脸上神色分明在说,是在坑我吧?

    拍的有些黏糊糊的,牛有道收闻了一下,酱味很浓,顺在圆方衣服干净的地方擦了擦,边说道:“你这样藏头缩尾也不是个办法,当时你又不是一个人露面,一群光头,她现在是丢不起那人还没大张旗鼓来查,一旦动真格的,你这样能藏的住?所以说嘛,夜长梦多,不如痛快点解决。”

    就怕痛快死了!圆方心中嘀咕,嘴上继续恳求:“道爷,您就行行好吧,放了我们行不行?我回南山寺在佛祖坐像前给您立长生牌位,日日给您祈福求长生好不好?”

    牛有道拄剑在地,正色道:“要走可以,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踏出了这驿站,咱们可就恩断义绝了,想再回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鬼才想跟你有情有义,贫僧巴不得跟你恩断义绝!圆方腹诽不已,呆在这几乎天天挨揍,哪还愿意呆下去,连忙合十道:“道爷若能成全,南山寺佛祖坐像前绝不食言,否则定让贫僧下地狱。”

    牛有道点了点头,叹道:“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非走不可,那就去吧,牛某在此祝你们一路顺风,保重!”说罢回头朝袁罡招了下。

    袁罡走了过来,牛有道叹道:“猴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别为难他们了,让他们走吧。好人做到底,各送一匹马给他们当脚力。”话毕,顺提剑,转身走人,干脆利落。

    袁罡怔住,放他走,还送马,真的假的?有点不信这是道爷的决定,不过深知道爷既然这样说肯定有他的道理,遂嗯了声,对圆方道:“不送!”

    圆方万分感激地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祖面前的长生牌位必不忘袁爷。”

    长生牌位?袁罡才不信他这鬼话,这老妖怪不咒他死都是好的,不理这虚伪客套,转身跟了牛有道大步而去。

    进了驿站屋内,问了商朝宗这边的亲卫留给他们换衣服的房间,入内换衣。

    牛有道没有换衣服,拄剑在地,闭目运功,身上渐渐冒出雾气,雾气渐浓。

    袁罡边换衣服边问道:“道爷,真的放那熊妖离去?”他其实有点不舍,觉得老妖怪挺适合跟他们一路的,不管在哪里混,身边多点帮总不会是坏事,何况收了熊妖就等于收了南山寺的僧众,身边一下多出不少人跑腿呢。

    闭目中的牛有道淡然道:“离去?他能跑哪去?我的船是想上就能上、想走就能走的吗?你信不信他待会儿得哭着喊着求着留下。”

    刚换上裤子的袁罡愣住,怎么可能?略一琢磨后恍然大悟,明白了道爷之前为何要故意暴露圆方,嘴角一翘,表示笑了。

    果不其然,牛有道身上的衣服刚烘干,外面便传来了“笃笃”敲门的声音,圆方没底气的弱弱声音也在外面响了起来,“道爷,袁爷,我能进来吗?”

    袁罡走到门口将门一开,见到门外圆方那点头哈腰的谄媚笑脸,很不客气道:“要走就走,不需要啰嗦,滚!”咣,门又关了,差点没撞圆方脸上去。

    屋内的牛有道微微一笑,顺推开了窗户,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啧啧道:“这雨呀,来的快,去的也快,反复无常啊!”

    他这里话刚落,外面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附带圆方弱弱的声音,“道爷,袁爷。”

    收捡湿衣裳的袁罡又回头喝了声,“滚!”

    嘎吱门开,圆方不但没滚,反而觍着脸开门挤了进来。

    袁罡上湿衣服一扔,握拳走来,就要揍人的样子。

    圆方退到墙边,连连摆道:“袁爷且慢动,先听我一言,袁爷,袁爷…”

    “猴子,你这急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虽然是恩断义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听个话也不费什么事,听人家把话说完也不迟嘛。”面对窗外,背对屋内的牛有道淡淡一声。

    袁罡举起要砸的拳头悬停,放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双抱头就要往墙角蹲的圆方如蒙大赦,站起连连感谢道:“道爷果然是大人大量。”

    牛有道看着窗外问道:“你不是急着离开嘛,又跑回来作甚?”

    圆方脸上表情精彩,他倒是想离开,召集了僧众正准备离开圈着驿站的栅栏时,外面众多军卒打量下,忽然发现不对,被那王妃盯上了,现在走,能跑哪去?那王妃下可是有不少的高,比牛有道这边可怕多了,被人盯上了还想在人广义郡的地盘上逃跑?

    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凤若男为何暂时没动,因为他是站在牛有道这边的,属于商朝宗这边的人,硬对他动,两边必然要发生冲突,若是脱离了这边的庇护,到了外面没人的地方,想也能想到是什么后果,现在走简直是找死!

    还想各牵一匹马走?这么大动静人家发现不了才怪!徒步走?南山寺僧众用脚跑,只怕跑不了多远就得被拦下!

    至此,他才发现,牛有道送他们马匹跟没送没什么区别,这嘴上的大方让人硬生生消受不起。

    发现被坑了,他有点怀疑牛有道是不是想故意放他们走,好甩开他们撇清那晚那事的干系,毕竟对他来说,并不觉得自己这些人对牛有道有什么用处。

    “那个,道爷,我们暂时不想走了。”圆方在那干笑。

    “刚才死活要走,现在又暂时不想走?那就是说以后还得走!老熊啊,你这样就没意思了,耍我玩吗?”牛有道依旧背对。

    “不敢不敢!”圆方连忙摆,绕开袁罡快步到了牛有道身边,“道爷,我不是那意思,是这样的…”

    牛有道压根不听他解释,“送客!轰出驿站,顺带交代外面一声,这人和我们没了任何关系,再敢擅闯,杀无赦!”

    圆方惊恐瞪眼:“道爷,噢…”

    袁罡闪来,咣一记重拳捣在了他腹部,让他闭了嘴,一把揪了他衣服往外面拖。

    “道爷,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过河拆桥啊!”圆方掰着袁罡胳膊,和袁罡较上了劲,不肯离开,在那连连鬼叫。他目前的力气其实不输袁罡,往日里只是顾及南山寺僧众的安全不敢还罢了。此时真的是急了,牛有道这样搞,简直是要他们的命啊!

    牛有道霍然转身回头,“过河拆桥?好!别说我这人不讲道理,我再给你一次会,让你重新选择一次,是走还是留!”

    “……”和袁罡掰着腕子较劲的圆方愣了会儿,最终弱弱道:“暂时不走了!”

    牛有道:“暂时?继续白吃白喝一顿,然后拍屁股走人?世上哪有这好事?走还是不走,就一句话的事情,你自己选吧,我耐心有限!”见他犹豫,立刻偏头示意袁罡,“送客!”

    圆方立马喊道:“留!我们留!”

    牛有道掸了下,袁罡松放开了,牛有道近前道:“老熊,这可是你自己的抉择,是你自己决定要留下来的,路是自己选的,要负责任的,确定要留下?”

    圆方哭的心都有了,低头道:“留!”心里却在嘀咕,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有会,再跑也不迟。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了下门,紧接着门被直接推开了,文丽出现在了门外,走了进来,目光盯在了圆方身上,指着说道:“你,跟我来一下,王妃要见你!”

    圆方顿时一脸惊恐,那女人可是敢在洞房里打丈夫的人,忙看向牛有道求救:“道爷!”

    牛有道拄剑站在了他前面挡着,对文丽道:“不去!”

    文丽一愣,这人谁呀,这么嚣张,脸一沉道:“你听清楚了,是王妃让他过去!”

    牛有道淡然道:“王爷说了,凡事要经过他同意,尤其是王妃那边。”他才不管,直接将黑锅往商朝宗身上甩,反正只要他不愿意,商朝宗也指挥不动他,正好拿来挡枪,反正凤若男也不敢杀商朝宗,顶多再把商朝宗给打一顿。

    “……”文丽被堵的没话说,扭身就走,砸下了一句狠话,“你们等着!”

    牛有道回头转身,对松了口气的圆方道:“没事,有我在,不会让她动你。今天我把话撂这,今后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谢道爷,谢道爷!”圆方连声感谢,没把牛有道的话当真。

    然而还没一会儿,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

    咣!房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正是凤若男,一脸煞气,身后跟着数人。

    见这阵仗,牛有道不禁皱眉,觉得这男人婆有毛病,夫妻之间洞房那点破事,闹个没完没了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