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八章 挟持
    ,。

    这杀气腾腾的,圆方怕了,正儿八经藏身在了牛有道的身后不敢冒头。

    “王妃这是想干什么?”牛有道淡淡问了声。

    凤若男迈步跨过门槛,“你说我想干什么?”

    牛有道:“难不成想杀我这个媒人?”

    还敢自称媒人?凤若男一想起借钱的事,简直是奇耻大辱,心火腾一下冒出,冷冷道:“你当我不敢杀?”

    牛有道:“怕是没王妃不敢做的事情,不过王妃是不是要考虑一下王爷那边,王爷好歹是你的丈夫?”

    凤若男提搭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冷眼斜睨,“先杀媒人,再杀丈夫,如何?”

    牛有道惊为天人,这话也能说出口?他后面的圆方更是心惊肉跳。袁罡脚步慢慢挪动,换了个有利站位。

    凤若男一指来,“不想死就把人交出来!”

    牛有道瞅了瞅她左右的梅兰竹菊四人,中剑杵在了身前,“事是王爷吩咐的,也是王爷干的,王妃何必跟下面人较劲过不去,有什么事去找王爷,不然,我不答应!”

    这里话刚落,又是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凤若男搞这么大动静,同在一个驿站内,商朝宗等人不可能没有耳闻。

    “怎么回事?”商朝宗一声喝,领着惊疑不定的蓝若亭和商淑清等人挤了进来。

    牛有道瞟了他一眼,淡淡解释道:“王妃不分青红皂白,要带走我下弟兄!”偏头示意了一下身后人。

    商朝宗霍然转身,面对凤若男沉声道:“你想什么?”

    凤若男唰一声拔剑,指去,“让他把人交出来!”

    商朝宗怒了,“不交又如何?”

    牛有道闻言,倒是对商朝宗有了一丝赞赏,这种情况下没问怎么回事,先帮自己人出头再说。

    人都有个慢慢接触了解的过程,有了这句话,牛有道算是不反感这位小王爷。【愛↑去△小↓說△網www.】

    “你不交试试看!”凤若男中剑指向他,也怒了,一看到这家伙,洞房之夜的不堪回首一幕再次浮现眼前,无耻之辈,还敢跟自己猖狂。

    “王妃,别闹了!”白遥漠然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都堆在里面干什么,想自相残杀吗?”

    他一开口,虽然还没见人,梅兰竹菊四人顿时不安了,显然比凤若男的话更管用,四人先陆续退了出去,只剩个文心和文丽陪着凤若男。

    此时抱个剑在怀里的白遥才出现在门口,再次出声喊道:“王妃!”

    “走着瞧!”凤若男剑指了指商朝宗,扭头而去。

    蓝若亭赶紧朝外面的白遥拱了拱,表示谢过。

    白遥淡淡瞥了屋里人一眼,慢步转身离去。

    牛有道亦回头转身,对圆方道:“暂时跟在我身边别乱跑,若有人想动你,先过我这一关!”

    圆方连连点头,哪还敢跑,现在赶他走他都不敢跑。

    蓝若亭却是上前对牛有道拱,“道爷,究竟怎么回事?”

    牛有道指了指圆方,“这家伙在南山寺黑吃黑的习惯难改,王爷洞房之夜,他一不小心在王妃吃的东西里放了点东西助王爷一臂之力!”知道这事瞒不过去,凤若男这样闹下去迟早要揭穿,继续瞒这几人也没什么意思。

    圆方弱弱低头,满心哀怨,什么叫我一不小心…不过事到如今,看起来似乎也只有牛有道能为他出头,他也只能是默认了。

    商朝宗的表情顿时很精彩,“胡闹!”扔下一句话,甩袖而去,又提那事,情何以堪。

    蓝若亭与商淑清面面相觑,有些事情总算搞明白了,尽管牛有道把黑锅甩到了圆方身上,可两人又不是傻子,知道幕后的指使者肯定是牛有道。

    蓝若亭苦笑道:“目前的情况,有些事情,还请道爷多加忍耐,不要让矛盾升级。”

    牛有道笑着点头,“蓝先生放心,该忍的我会忍,不该忍的也没必要忍。”

    蓝若亭无语,说了跟没说没区别,但这边也左右不了这位,只能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了。

    事情看起来暂时消停了,圆方暂时也消停了,不惦记走人了,连轻易出门都不敢,打定了主意,暂时紧跟在牛有道身边避避风头再说。

    然而消停了没多久,便有一名南山寺的僧人急匆匆跑了进来,惊慌失措道:“主持,不好了,王妃的人抓了我们两个人……”他稍微一解释,圆方大概明白了,抓走的两个人正是商朝宗大婚那晚跟他去‘办事’的人当中的两个,估摸着是被认出来了。

    圆方立刻对牛有道着急求救,“道爷,还请救救他们,那两人正是那晚随我去下药的人,一旦王妃用刑,他们怕是要开口把我给招出来的!”其实他清楚,能一路跟随他的人,嘴巴没那么容易张开,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人多吃苦头而不管。

    牛有道也意识到这事麻烦了,真要是让人把圆方招出来了,对方上抓到了证据,要处置起圆方来,他就会很被动。凤若男对那事的态度,明显有些不依不饶,所以这事是不能有证据落在那女人上的。

    侧身站在窗前不时观察外面的袁罡突然翻身一起,纵身跳下了二楼。

    牛有道迅速闪身到窗前一看,只见跳出去的袁罡直奔外面一人冲去。

    到驿站外对外面临时驻扎人马交代了两句什么的文心刚走回驿站的院子里,便被冲来的袁罡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袁罡一把掐住了脖子,转瞬一支冰凉的匕首横在了她的脖子上。

    文心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和圆方也已经跳下了楼,朝这边走来。

    袁罡挟持的动静立刻引的一大堆人注意,连白遥也迅速冒头出现在了屋顶上。

    走到袁罡身边,牛有道回头问报信的僧人,“抓走的人在哪里?”

    那僧人连忙指向了几座帐篷中的一座有一圈人马围着的帐篷,“就在那帐篷里。”

    牛有道提剑大步走去,袁罡挟持着人跟随,警惕着四周,中锋刃随时要划破文心脖子的样子。

    此时,商朝宗等人也闻讯跑了出来,见状快步跑来,问:“出什么事了?”

    牛有道不理会这管不住自己女人的人,寒着一张脸,大步行进在前,直逼关人的帐篷。

    蓝若亭有些唉声叹气,怎么又出事了,还能不能消停。

    圆方一挥,南山寺僧众全部跑了过来,跟随。

    那边人马围着的帐篷帘子一掀,凤若男钻了出来,见状怒声道:“竟敢挟持我的人,好大的胆子,放人!”

    牛有道脚步一停,杵剑在身前,“放人没问题,王妃是不是该先把我的人放了?”

    听到这里,商朝宗等人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商朝宗脸上渐渐涌起怒色,这女人还没完没了了。

    凤若男怒道:“这里轮不到你讨价还价,我让你立刻放人,否则后果自负!”

    牛有道不吭声了,略显高傲地微微抬起了下巴。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声接连响起,袁罡掐住了文心的脖子,轮开胳膊,当着众人的面,一记又一记耳光狠抽在文心的脸上,很快便打的文心口鼻溅血,眼冒金星。

    凤若男双目欲裂,这哪是打文心,简直是在当众打她的脸,一挥,帐篷内立刻拖出两名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僧人,怒道:“立刻放人,不然宰了他们。”

    下面立刻有人将刀架在了两名僧人的脖子上,南山寺僧众敢怒不敢言。

    牛有道依然傲立不吭声,袁罡立马抓了文心的胳膊一拧,骨头嘎嘣一声脆响。

    “啊!”文心当众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一条胳膊当众被袁罡卸了下来,无力晃荡在身前。

    跟在凤若男身边的文丽脸都吓白了,商朝宗等人皆看向袁罡这边,都意识到了这位是个辣摧花的狠人!

    凤若男指来怒吼,“你当我不敢杀不成?”

    袁罡立马换,又抓向了文心另一条胳膊。

    “住!”站在屋顶上的白遥一声厉喝。

    牛有道微抬,袁罡立马停止了继续下一步,匕首又横到了文心的白皙脖子上,依旧高度警惕着四周。

    此时,凤若男那边的人马,还有商朝宗这边的人马,都迅速集结了,双方人马对峙在了一起。

    白遥身形一闪,从天而降,落在了对峙双方的中间,冷冷道:“都给我把人放了!”

    凤若男银牙咬唇,白遥放了话,她不敢不放,可她不甘心就这样放人,指着牛有道喝道:“小贼,先把欠我的钱还了!”

    “白前辈既然开口了,我这里没二话,相信白前辈的为人!”牛有道一挥,“放人!”

    气魄略显大度,让不少人为之侧目,白遥也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袁罡匕首一收,一把将几乎快疼晕了过去的文心给推了出去。

    晕晕乎乎的文心踉跄而回,对面有人迅速过来搀扶了走。

    白遥朝另一边盯去,梅兰竹菊立刻上前,也不管凤若男的态度,直接将两名僧众给解救了下来,同样推了出来。

    南山寺众也有人上前将人接了过来。

    牛有道打量了一眼回来的二人,见应该没什么问题,又出声道:“既然王妃提到还钱的事,趁着现在有白前辈作证,其中过结不妨解开个明白,免得有人老是没完没了闹事伤了双方和气,不知白前辈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