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六十九章 现在,不行!
    ,。

    白遥没有吭声,也不好吭声,虽然他赞成解决掉这事,免得凤若男老是折腾,搞不好要坏事,可他毕竟是凤若男这边的人,他可以出面压住凤若男,却不好当众偏向牛有道那一边。

    不过他不吭声也是一种态度,默许了。

    牛有道自然是会意,继续说道:“大家也许奇怪究竟是怎么回事,许多事情的前因后果可能大家不清楚,王妃说我欠她的钱,没错,我的确是因为囊中羞涩向王妃借了一笔钱,不少,一万金币!王妃讨账,理所当然,我也没说不还。不过有件事情需声明,钱是为王爷借的,我一文没花,至于这笔钱,太守大人已经开口了,说免了。太守大人虽然说免了,可王妃非要追债不可,那我也没话说,在这里请白前辈做个主,我上目前实在拿不出这笔钱,王爷上也拿不出来,能否宽限一下?等到了下一座城郭,等我们王爷把战马卖掉,一定能凑出这笔钱来还上,不知如何?”

    商朝宗等人无语,尤其是商朝宗有点尴尬,又说是他借的钱,偏偏他还没办法否认,又要卖他的战马…

    白遥嘴角抽了一下,凤若男差点气得吐血,听牛有道前面讲的道貌岸然,还以为他请求宽限一下会硬气点还钱,闹了一通敢情又要卖战马,这事若是让凤凌波知道了不发脾气才怪,说到底,说了一大堆都是废话,说白了还是不想还钱!

    牛有道本来就没打算还这笔钱,他也不是欠钱不还的人,可是这钱他一分没花,都是商朝宗花掉了,如今商朝宗和凤若男又成了夫妻,凭什么由他来还这笔钱?根本没道理嘛!

    白遥斜了牛有道一眼,这人倒是无耻的理所当然!

    可其他人不知情呐,有人暗暗嘀咕,多少有点觉得凤若男是在无理取闹,既然这钱是商朝宗借的,你又和商朝宗成了夫妻,再说什么还钱的事的确有点过了。

    尤其是商朝宗的一些亲卫更是心中嘀咕,卖掉战马让我们走去苍庐县不成?

    这就是凤若男差点气得吐血的原因之一,反倒成了她无礼了,偏偏这事她也没什么名正言顺的理来扯,越扯越显得她胡闹,一口气憋的难受!

    她之所以忍不住想闹,和牛有道也不无关系,自从军营那天和牛有道见面伊始,就成了她倒霉的开始,一口气没出不说,屈辱事又一件接一件压她身上,换谁都咽不下这口恶气,尤其是她这种爽快惯了的女将军,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白遥出声道:“既然太守已经开口说这笔钱免了,那这事就过去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再揪住钱不放,凭这牛有道的无耻,真有可能继续干出卖战马的事来,消息一回去,凤凌波不发火才怪了,到时候下不了台的是凤若男自己。

    “好!白前辈既然这样说了,那这事晚辈就不提了。”牛有道拱了拱表示谢过。

    蓝若亭忍不住抬抚了抚额头,满脸无奈,发现牛有道这是和王妃杠上了,这哪是解决问题,这分明是想气死王妃!

    凤若男咬牙切齿,有拔剑杀人的冲动!

    牛有道又继续说道:“说另一件事,也算是今天这冲突的起源,也许大家都奇怪,为什么?其实也没什么,王爷和王妃大婚洞房那天,王妃不肯和王爷行夫妻之实,于是刚才被王妃所抓之人做了点脚,让王妃雌伏,让王爷显了大丈夫威风,王妃咽不下这口气,要找我们算账!”至于‘下药’之事被轻描淡写了。

    双方对峙的人马面面相觑,还有这事?竟是外人帮了一把才洞房成功了?有人忍俊不禁。

    商朝宗神情抽搐,有点牙痒痒,这事怎能拿出来说?

    “无耻!”凤若男瞬间恼羞成怒,没想到牛有道竟然帮她当众公开了这糗事,以后还不知要被人在背后拿来讨论多久,唰一声拔剑,直接冲来。【愛↑去△小↓說△網www.】

    白遥一偏头,梅兰竹菊四人一个闪身,一起拦住、摁住了挣扎的凤若男。

    牛有道:“白前辈,洞房那天你也在,发生了什么别人不清楚你清楚,多的我就不说了,总之今天这事就是因那晚的事而起,王妃若真要算账直接找王爷便可,干嘛非跟我们下面人过不去,还请白前辈主持公道。”转身又对商朝宗道:“王爷,借来的钱是你花了,王妃是你娶了,洞房也是你快活了,后果不能由我们下面人承担吧,这事今天还需做个了结,再纠缠下去没意义,你看怎么办吧?”说完他不管了,招领了袁罡和圆方等人后退,把商朝宗晾在了前面对阵。

    对他来说,实力不济,该退的时候就得见好就收,始终站在最前面硬抗不合适。

    商朝宗恨不得扑上去咬死牛有道,男人洞房哪能说不行,还要人帮忙?让他男子汉的颜面扫地!

    白遥也有点受不了牛有道,这种破事也好意思当众拿出来提?还让我来主持公道?

    牛有道才不管这些,这对狗男女,该干的都干了,凭什么一个不吭声,凭什么一个拿别人来撒气?

    “我誓杀汝!”凤若男怒吼,今天她不但丢了脸,还让下面人认清了一个事实,她是女人,女人就是女人,对她统军的威信影响还是挺大的。其实这些年她在军中一直有意淡化自己的女性色彩,军中嘛,男人对女人上阵杀敌的看法嘴上不说,心里也是‘呵呵’二字,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够了!此事到此为止,以后不许再闹,谁再扯,别怪我不客气!”白遥喝了声,冷目左右,沉声道:“都散了!”

    蓝若亭赶紧朝商朝宗的亲卫挥了挥,很快,两边对峙的人马放下了刀枪,大多都在心里憋着笑散了,没有杀气,都纯当是看了场热闹。

    左右散尽,凤若男气得一脸通红,拄剑气喘吁吁。

    “别再闹了。”白遥上前警告了一句,又靠近她身边低声道:“我知道你因遭受一系列屈辱心中不平,可是你应该知道轻重,误了大事,你我谁都承担不起后果!在此我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东西找到,你想对他们怎么办都行,现在,不行!”

    凤若男咬唇,嫁人之事迫不得已,郡王又如何,不过一丧家之犬,她压根就看不起商朝宗,也知道商朝宗不是真心想娶她,纯粹是为求生存而不得已娶了她,她又岂会委屈自己真愿意嫁给商朝宗。她本就是想着大局为重虚与委蛇一顿,大不了背个名分,不想和商朝宗有夫妻之实,待到任务完成,再宰了商朝宗,谁想居然失身于商朝宗,更甚至她在乎的东西除了她自己外,似乎压根没人在乎,都觉得商朝宗睡了她理所当然一般,让她心中憋屈无处倾诉。

    一场闹剧似乎结束。

    事情挑明了,有白遥做主压着,事情似乎也暂时过去了。

    因一场暴雨,一行稍作休整,再次启辰出发。

    坐在马背的文心算是遭了趟无妄之灾,那条被卸脱臼的胳膊虽然重新复位,却用木板吊在了脖子上,不敢轻举妄动,鼻青脸肿着。

    圆方这回是紧跟在了牛有道的身边,任谁都看出了凤若男那口气并未消,只是暂时被压了下去。

    不过圆方这回倒是对牛有道有了些好感,人家那是真的为他出了头,真的出面帮他扛过了危,不是说说的。对袁罡也有了些好感,人家第一时间冲出去挟持了凤若男的贴身丫鬟,还当众动打了凤若男的丫鬟,这绝对是为他担了风险的。这让圆方有点茫然,自己值得两人这样做吗?他不觉得自己有多大的价值!

    经历了一场事,圆方心里尽管还想着找会逃跑,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跟在这两人身边有了些许莫名的安全感。

    南山寺僧众也有同样的心态,对牛有道和袁罡的感观大大改善,觉得这两人也不坏。

    此行途中,之前巴不得避开两人的南山寺僧众在不知不觉地渐渐朝两人靠拢,之前是觉得这群人都危险,现在觉得这群人当中还是跟在牛有道和袁罡身边比较安全点……

    南州,青山巍巍,碧水悠悠,一艘小船,泛舟湖上。

    小菜小酒小桌案,陆圣中与安小满对坐小酌,安小满是其师弟,两人虽非师承同一人,却都是五梁山的平辈弟子。

    来到了南州境内的陆圣中并未急着赶往青山郡,而是先来了师弟这里打探消息,虽得了王横的吩咐,却忌惮天玉门不敢鲁莽赶去动。安小满是南州州牧周守贤麾下的法师之一,两人之所以一人在王横身边,一人在周守贤身边,自然是因为王横和周守贤都是当今圣上的心腹下。

    一青年踏波飞奔而来,呈上一小卷密报纸轴,复又踏波而去。

    安小满拨拉开小卷纸轴,看过其中内容后,递给了对面的陆圣中,“陆师兄,你要的消息来了。凤凌波对商朝宗空前重视,居然派出了数十名修士随行保护,金丹期的修士就有好几个,更有金丹丹榜上挂名的高白遥亲自领队护送,哪是你一个筑基期的修士能对付的,你想取那个牛有道的首级怕是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