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一章 上清之劫
    ,。

    他也知道拒绝周守贤的后果,你在人家下讨好处,遇事却不肯出面,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今后还能不能在人家下拿到好处另说,这事传出去后,其他势力也不敢聘用他,遇事就退的人,谁会用这种人?

    后果不可谓不严重,等于自毁前程,可他更明白,这事他根本没办法做到,跑去就是送死。他虽然也是金丹修士,但很清楚自己不是白遥的对,更不用说白遥背后的天玉门,事发后天玉门不可能会放过他,那些门派中人都不愿明着跟天玉门翻脸,他一散修哪来那么大的胆子,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

    拒绝周守贤也许毁了前程,但至少保下了性命,只要还活着,一切就还有可能,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他能说出‘另请高明’的话来,就说明他自知对不住周守贤的给予,不用周守贤赶他走,他自己会走。

    周守贤摆了摆,好言相劝道:“先听我把话说完,并非让你一个人去,我已提前秘调一万精兵埋伏在了商朝宗的必经之路上配合你们阻击,另有五十名修士听你调用,其中金丹修为的包你在内就有十人。无论是大军人马,还是修士数量都胜过对方,拖住广义郡的人马和白遥等人应该不成问题,应该有足够的会让你解决掉商朝宗。”

    严夺愣了一下,一万精兵,五十名修士,内有十名金丹修士,就为杀一个商朝宗,阵容不可谓不庞大,稍作掂量,这样动的话,的确有把握。可他想了想,还是拱惭愧道:“州牧,恕罪!”

    言下之意还是拒绝了,关键问题还在天玉门,他有家有小的,一个散修惹不起天玉门。

    周守贤微微眯眼,语调徐徐道:“严夺,周某这些年没有亏待过你吧?”

    “州牧厚恩,今后定当图报,决不食言,告辞!”严夺拱了拱,转身就走。

    周守贤喊道:“不急,有样东西给你看,看过了再走也不迟。”阁楼外闪入两人,站在了他的左右,正是他的贴身随扈法师。

    走到楼梯口的严夺身形一定,慢慢转身,保持着高度警惕,担心对方要杀他灭口。

    谁知周守贤左边一人随抛了两样东西过来,严夺五指一张,吸附到了掌中,只看了那么一眼,瞬间脸色大变,猛然抬头道:“州牧,你什么意思?”

    接到的是两块玉佩,别人不认识,他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是他老婆和女儿身上的玉佩。

    周守贤心中冷笑,平常提供资源养着,有事立马扭头就走,哪有这样的好事,当我这里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不过表面上还是心平气和道:“放心,尊夫人和令爱好着呢,我南州境内倒也有些风光秀美之地,有人陪她们游山玩水去了,她们心情愉悦欢快,什么都不知道,待到严兄返回,自是一家和和美美团聚的时候,不会让她们受到任何惊吓。”

    这分明是挟持了自己妻女做人质,摆明了在警告他,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严夺可谓满腔愤怒,恨不得扑上去拿了周守贤做人质交换自己妻女,然看看对方身边左右的护卫就知道了,人家早有准备,自己基本上没有得的可能。

    事情明摆着,自己不答应,别说妻女的性命不保,只怕他自己也别想轻易脱身。

    思虑再三,不得不压下怒火,沉声道:“不知那五十名修士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周守贤:“和你一样,都是散修。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要干什么,为免走漏风声,这种事情也不宜事先太过张扬。”

    都是散修?严夺沉声道:“州牧确认他们知道情况后,敢对天玉门的人动?”

    周守贤:“召集的人员都是经过衡量的,不会胡乱招人。动前,你给他们看些东西,他们自然会听你的。”他右边一人又从背后拿了只布袋抛了过来。

    严夺接到中,打开袋口一看,里面有玉佩、有发簪之类的各种杂物,一瞅便明白了,那些修士和他一样,只怕由不得他们不干。一下捏了这么多修士的软肋在中,绝非普通人能做到的,他想也能想到,必然是那些门派中人暗中所为,恐怕还不止一两个门派,他心中好恨,那些门派中人自己不敢明着和天玉门撕破脸,怕遭天玉门的报复,却逼他们干这种事!

    “州牧还真是好段!”严夺冷哼着夸了声。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陛下有旨,做臣子的自当鞠躬尽瘁!”周守贤低眉垂眼地回了声,不管对方的嘲讽,眉眼一抬,正色提醒道:“丑话说在前面,动的所有人必须全部隐藏身份,此事不管成与败,和朝廷,和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严夺:“州牧的吩咐,焉敢不从!”

    周守贤:“不做停留,立刻出发,到了地方自有人接应你们去伏击的地方。”很显然,现在还不会将全部布置告知。

    话落,他身边一人走到了严夺身边,伸相请道:“严兄,请!”

    严夺朝周守贤拱了拱,转身大步而去,眼中仍有难消的怒气……

    咻!啪!

    一支响箭冲出山林,在上空炸响,报警!

    紧接着,后方警戒人员发现,迅速再放响箭,一支又一支警讯接连升空,一直到上清宗所在的腹地。

    咚咚咚!警钟长鸣,敌袭!

    多年未响过的警钟敲响,上清宗各山峦屋舍内的弟子纷纷冲出,聚集。

    唐仪、罗元功、苏破、唐素素,以及一干上清宗弟子聚集在一片空地,一个个神色凝重地看向警讯传来的方向。

    宋衍青出事后,上清宗高层一直在担心的事情,似乎终于来了!

    也的确是来了,一群修士从后山方向远远而来,在苍翠山林的上方飞掠树梢而来,不时能听到打斗动静,负责警戒的弟子略作反抗的后果可想而知。

    “孽徒!”唐素素咬牙骂了声。

    罗元功等人知道她骂的是谁,除了宋舒应该没别人,事实上他们都认为是因宋衍青的死惹来了宋家的报复。

    殊不知,宋家一开始忌惮于某些原因就没打算对上清宗下,只是想给点颜色看看,上清宗纯粹是在大势博弈之下遭受了连累,不是宋家,而是有其他人不希望再看到上清宗继续存在。

    对有些人来说,灭掉上清宗只是一句话的事。

    “是留仙宗!”罗元功语调沉重。

    已经能看清突袭人员的轮廓,起码有上千人飞掠而来,人人携带着两只弯月般的月轮。

    唰!唐仪这个掌门率先拔出了宝剑,神色异常凝重。

    唰唰拔剑声响起一片,皆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对方能看到的就有上千人,而整个上清宗能摆出来的只有数百人,现在若退,和溃败没什么区别,将面临一场残酷追杀,修为弱的弟子根本跑不快,一退等于扔下他们送死。更何况还不知对方暗中埋伏了多少人,对方突袭之下,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有些晚了,要么扔下少部分人突围,要么死战到底。

    上清宗虽然落魄了,可在还未交战的情况下,还不到最后就扔下弟子逃跑的事情是干不出来的。

    然而有些弟子却无法承受这个压力,眼见大敌来临,有人慢慢后退,稍微退开了点,突然扭头就跑。

    一人逃跑,瞬间动摇决一死战的士气,接连又有数十人临阵脱逃,拼了命地朝山林深处逃去。

    “叛徒!”罗元功回头看了眼,气得瑟瑟发抖。

    回头看了眼的唐仪满怀悲愤,深切体会到了上清宗落魄的滋味,人心真的是散了,大敌来临,不思御敌,居然有弟子临阵脱逃,而且一逃还是数十人,让她这个掌门情何以堪!

    然而这个时候,大敌当前,不是分散精力清理门户的时候,否则就是自乱阵脚,只能是任由那些弟子逃了!

    留仙宗上千人陆续腾空翻落,以长老乌少欢为首的留仙宗弟子迅速呈半月形阵势围上了上清宗弟子,与之对峙在一起。

    罗元功挥剑指去,喝道:“乌少欢,我上清宗和你留仙宗无冤无仇,为何强闯我山门?”

    乌少欢平静道:“罗兄,灵山宝地有德者居之,上清宗这么点人,占着这么好的地方,是不是有点过了?享用了这么多年按理说也应该享受够了,我留仙宗也不想为难上清宗,只要上清宗答应将灵山宝地送给我留仙宗,我们立马放你们走,绝不为难,如何?”

    说上清宗占的地方是灵山宝地并不为过,上清宗开山祖师乃是大燕国师,宗门选址之地在燕国境内自然是上上等的,早就不知有多少人觊觎。

    然而对上清宗来说,宗门所在之地,历代先师皆安葬在此,若将传承这么多年的祖业拱送人,以后哪还有脸在修行界立足,上清宗不可能答应这条件,人家提这条件分明是故意找茬。

    “想抢先看你们有没有命来拿!”掌门唐仪厉声娇喝,怒容满面。

    乌少欢冷笑,“这位应该就是唐掌门吧?看来上清宗还真是没人了,居然让个黄毛丫头来当掌门,果真是气数已尽!依我看…”

    “吼!”一声震撼山林的咆哮声回荡。

    惊得众人纷纷四顾,只见一侧的山巅之上,一只似狮而非狮子的猛兽仰天怒吼,浑身金光油亮的毛发,在阳光下金灿灿发亮。

    “金毛吼!”有人惊讶一声。

    留仙宗不少人为之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