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七十二章 师叔
    ,。

    见到这头凶兽,识货的人联想到了一个人,上一代魔宗圣女,那魔女的坐骑便是一头罕见的金毛吼。后来那魔女和一上清宗的弟子纠缠在了一起,情爱难分,因此而罹难,而那上清宗弟子也因那魔女被逐出了师门。

    之后,那头罕见的金毛吼便跟随在了那上清宗弃徒的身边。

    结合当年那段往事,此时一头罕见的金毛吼出现在上清宗,绝非偶然,识货的人大概都明白,妖魔岭的那位来了!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留仙宗众人脸色变得难看,似乎都没想到。

    看着那只霸气十足屹立山巅金光闪闪雄视下方的金毛吼,唐素素的脸色同样有点难看,因为她很讨厌金毛吼的主人!

    金毛吼这个时候出现,在上清宗最危急的时候出现,罗元功的神情很复杂,心情也同样复杂。

    “师叔!”唐仪自言自语了一声,实在是太意外了,目露惊喜无比的神色,那人是她从小仰慕的人,没有让她失望。

    苏破的眼中亦闪过一丝喜色,他不敢保证那人能来,只是让图汉去试试,没想到那人真的来了。

    很显然的,那人应该早就到了,一直守候在上清宗的附近,否则不可能这么巧,刚好在上清宗遇上大难的时候出现,应该是见到了报警的响箭,听到了长鸣的警钟才现身了。

    听说上清宗有难,一直守候在上清宗的附近,仅凭这份心,苏破就老怀大慰,心中感慨无比,师兄啊师兄,你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还是师兄你有慧眼啊,收的三个弟子个顶个都是好样的!

    有些人只知这金毛吼是异兽录上的异兽,上古遗种,如今已是十分罕见,不知为何出现在这里,根本不知内因。

    乌少欢脸色紧绷且难看,环顾四周,没见到金毛吼的主人,不过与左右师兄弟交换了个眼色后,都知道不宜再轻举妄动了,妖魔岭那位可是个出了名的疯子,凭一人之力横扫了十几个门派,而且还都是不小的门派,丹榜上排名第九的高,根本不是留仙宗能惹得起的。

    这边怎么都没想到,上清宗那位被逐出师门的弃徒居然会为上清宗出头,金毛吼一出现,乌少欢不敢再造次,否则会给留仙宗惹来灭门之祸,现在也没那底气造次。

    乌少欢双上的月轮合在了一起,沉声道:“走!”

    有些留仙宗弟子诧异,什么情况?气势汹汹而来,狠话都说了,啥也没做,就这样回去?

    可是其他长老都在挥打招呼,示意立刻撤离,而且脸色都明显有些凝重。

    这边留仙宗诸人刚陆续转身,四处巡视周围山头的唐仪目光一落,突然一声厉喝,“都给我站住!”

    那人来了,她有了底气!

    留仙宗诸人脚步一顿,乌少欢等人转过身来,乌少欢沉声道:“是我留仙宗有眼无珠,冒犯了贵派,在此告罪一声,还望海涵!”

    唐仪厉声道:“闯我上清宗山门,杀我守山弟子,一句告罪就过去了?”

    “……”乌少欢欲言又止,最终果断从身后捞出一只月轮,伸出一只胳膊,另一的月轮一挥,唰一声,锋刃划过,血花四溅,一只胳膊齐膀子而断,飞了出去落地。

    “师兄!”留仙宗几名长老惊呼,上前扶了他,出为他点了穴道,止住了狂喷而出的鲜血。

    不明就里的留仙宗弟子震惊,留仙宗弟子善使双轮,废掉一只胳膊,无异于废了一半的实力,什么情况能让金丹长老自断一臂?

    脸色有些惨白的乌少欢摇身晃开左右师弟,对着上清宗众人欠身鞠躬,“告罪!”

    说罢转身而去,面露惊疑不定神色的留仙宗弟子迅速跟在了他的身后,快速撤离。【愛↑去△小↓說△網www.】

    不少留仙宗弟子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都看向了山顶上那只威风凛凛獠牙狰狞的金毛吼,事情的变故转折就在这只金毛吼出现之后,有人琢磨着回去后定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群上清宗弟子目送仓惶而退的留仙宗弟子,再看看乌少欢自断赔罪留下的断臂,有人愕然、茫然,搞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人神情复杂。

    见留仙宗弟子远去,“吼!”山顶上的金毛吼再次仰天咆哮一声,声音在山林中回荡,随后那金毛吼亦慢慢转身,身姿雄健,甩着尾巴消失在山巅。

    唐仪突然飞身而起,一个纵身飘落就是百丈外,直飞向金毛吼消失的山巅。

    “掌门,回来!”唐素素一脸愤怒地嘶吼,她知道唐仪想要去找谁。

    她正要闪身追去将唐仪劝回,一旁的罗元功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死死拉住了她。

    罗元功知道她有多恨那位,轻叹道:“师妹,不管怎么说,他帮上清宗化解了一场大劫,于情于理都该谢人家一声。”

    唐素素一张老脸绷的紧紧的……

    唐仪没管唐素素的嘶吼,飞身上了山巅张望。

    飞奔中的金毛吼在山林中疾驰如履平地,身影闪没在密林深处,唐仪立刻闪身急追,追向金毛吼消失的方向。

    片刻后,在一山间溪流旁见到了泡水抖甩一身金毛的金毛吼。

    一旁的溪涧大石上有个邋遢汉子,曲了条腿而坐,捧了只酒坛子仰天哗啦啦往嘴里倒酒。没错,不是喝酒,而是往嘴里倒酒。酒水在脸上飞溅,金毛吼抖出的水花溅在他身上,或许还溅进了他嘴里,也不管,继续喝自己的。

    放下酒坛打了个饱嗝,正眼看向了落在跟前的唐仪,微微一笑。

    再见此人,唐仪难以置信,印象中那个诗词歌赋一身白衣如雪丰神如玉的儒雅男子居然邋遢成了这样,乱糟糟的头发沾着草屑,似乎在草堆里躺过,乱糟糟的胡子,脸上污迹证明不知多久没洗过脸,身上衣服应该不是本色,而是长久未洗脏成了浓淡相宜的黑色。

    想起小时候,对方教自己学习的情形,再对比一下对方现在的情形,唐仪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

    本是上清宗最具天赋的弟子,本是上清宗最看好的上一任掌门继承人,上清宗多少人将振兴上清宗的厚望寄托在他身上,然而他却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魔道中人,还是魔宗的圣女,最终被逐出师门。

    唐仪后来听说过他的事迹,不愧是她从小仰慕的人,也不愧是上清宗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公认且看好的人,一身实力突飞猛进,威震天下,丹榜前十名的高中也有他一席之地。父亲唐牧接任掌门后,她时常听父亲感叹,说三师弟可惜了,若不走入邪路,这上清宗掌门也轮不到他来做。

    在唐仪心目中,这位应该是纵横天下、笑看风云的人物,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丰神如玉的师叔居然会落魄邋遢成了这样,为了一个魔女值得吗?

    “师叔!”唐仪鼓起勇气唤了声。

    “呃…”邋遢汉子又打了个饱嗝,摇头笑道:“丫头,这里可没有你师叔,不能乱喊。”

    唐仪还是肯定道:“谢师叔挽救上清宗于危难。”

    邋遢汉子拍了拍身边的两只酒坛子,“当年我和你爹,还有东郭浩然,一人在这山里埋了坛酒,约好了若干年后同饮…听说你爹和东郭浩然都过世了,念想到这酒,不知还在不在,特跑来一看,竟然还在,好酒,美酒啊!我是来找酒的,可没有帮上清宗什么,上清宗的事和我也没任何关系,你想多了。”

    见对方不承认,唐仪没有与之争辩,拱道:“上清宗如今的处境十分艰难,师叔名震天下,正是上清宗急需的倚靠,还望师叔能留下相助!”

    邋遢汉子不接这茬,笑问:“丫头,听说你嫁人了?”

    说到嫁人这事,唐仪顿显尴尬,其中的是非曲直实在是难以启齿。

    “我身无长物,也没什么东西给你,埋了三十年的好酒送你一坛当贺礼吧!”邋遢汉子挥袖一扫,一酒坛呼啸飞出。

    唐仪接到中,有点沉默,轻轻拍着上面的泥土,也不知这酒是不是自己父亲埋的。

    邋遢汉子抱着酒坛又灌了口,呵呵道:“东郭浩然那张乌鸦嘴,当年他曾说我为人与我名字不符,终有一变,不想一语成谶。你那个夫君听说是他的关门弟子吧?虽是临终收徒,有点仓促,可他不会乱收徒弟,他那么做必然有原因,若能挽回,不妨想办法和好吧。”

    说罢起身,又提了另一只酒坛,纵身而起,飘然骑坐在了那只戏水的金毛吼身上。

    见他要走,唐仪急忙喊道:“师叔,难道你真的愿意看到上清宗就此倒下吗?”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回头也无法挽回,大家眼前都没有昨日,只有明日天涯。上清宗走到今日这个地步,守成是没用的,只会越来越糟。丫头,你不笨,不管你是怎么做上掌门的,既然你已经当了掌门,就不要再唯唯诺诺,该拿出掌门的魄力时就不要犹豫,按自己的想法勇敢去面对,否则上清宗要你这个掌门有何用?走了!”

    邋遢汉子背对着留了几句话,话毕,座下金毛吼突然撒开四肢狂奔,在溪流中狂奔,逆流而上,一路激荡出水花,狂荡而去。背上坐的人,在激溅的水花中昂头灌酒,犹如一朵盛开花朵中的花蕊,远去……